当前位置:首页 > 小小说 > 夜夜缠绵总裁贪欢无度

第632章她终于害死他,

作者:鸭蛋 来源: 时间:2017-06-21 11:59:45

寒冰澈下葬那天,又是阴天,而且是极寒的阴天,天空中看不见一点的阳光。颜洛诗已经两天两夜没合过眼睛,一沾床便开始噩梦连连,睡了两个多小时,频频被噩梦惊醒,刚下床冲了个澡,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少nainai,您准备好了吗?”“嗯,马上来!”颜洛诗沙哑的声音,答应了一声,匆匆换好衣服,下楼。楼下吴妈跟兰姨带着寒御冬,已经准备好一切。颜洛诗从她们手里,牵过儿子的手,带着他走出别墅大门。车队已经停在了大门

第632章她终于害死他,夺得了他的家业_夜夜缠绵:总裁贪欢无度最新章节列表免费阅读全文小说精彩章节

寒冰澈下葬那天,又是阴天,而且是极寒的阴天,天空中看不见一点的阳光。

颜洛诗已经两天两夜没合过眼睛,一沾床便开始噩梦连连,睡了两个多小时,频频被噩梦惊醒,刚下床冲了个澡,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少nainai,您准备好了吗?”

“嗯,马上来!”

颜洛诗沙哑的声音,答应了一声,匆匆换好衣服,下楼。

楼下吴妈跟兰姨带着寒御冬,已经准备好一切。

颜洛诗从她们手里,牵过儿子的手,带着他走出别墅大门。

车队已经停在了大门口,长长的**,几乎看不见尾。

最前面的那一辆,是护送灵柩的车,也是颜洛诗跟寒御冬乘坐的那一辆。

金忠跟库里早已站在车前等着他们了。

颜洛诗牵着儿子走过去,并没有马上上车,而是抬起头来,望向金忠:“为什么没有开寒冰澈以前经常坐的那辆劳斯莱斯?”

金忠有些迟疑的说:“我以为颜小姐你会不喜欢。”触景伤情。

颜洛诗摇摇头:“我们坐他的车!”

“好,我马上让司机去开过来。”金忠去交代司机了。

颜洛诗又对库里说道:“你去车库里,把寒冰澈以前经常开的那辆布加迪威航也一块开出来吧,跟着那辆劳斯莱斯后面。”

“是!”库里点点头,也向车库跑去。

寒冰澈生前最喜欢两辆车,一辆就是布加迪威航跑车,他带着她开过好几次,几次都是穿越生死的飙车;还有一辆就是劳斯莱斯,每次他上班开会,都会让司机开着那辆车来接他。

如今就让这两辆他最爱的车,送他最后一程吧。

颜洛诗在心里微叹。

车队在市区浩浩荡荡的开过,沿途不知有多少人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不重要了。

人都不在了,无所谓什么名声。

就让他最后风光一次,他值得的,他本可以继续叱咤风云下去的……

寒御冬坐在颜洛诗身边,一直默默的低着头,隐忍着哭泣。

虽然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但是这几天的葬礼,已经让他明白发生了什么。

感觉到儿子抽动的肩膀,低低的哭泣,颜洛诗心里更痛了。

她忍不住搂紧了儿子,鼓励他道:“御冬,你长大了。爸爸虽然不在了,可是你要记住,你是寒冰澈的儿子,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给他丢脸。”

寒御冬似懂非懂的“嗯”了一声,抹抹脸上的泪水,抱紧他的黑白照片,端端正正的坐好。

颜洛诗亲吻他的额头,为儿子的懂事,赶到宽慰。

浩浩荡荡的一行车队终于开到公墓,颜洛诗拉着儿子走在最前面。

本来灰蒙蒙的天空,在他们踏上台阶的那一刻,突然放晴。

阳光照在颜洛诗的背上,影子落在她的前面。

寒御冬挺直了腰,和颜洛诗一起一步步向山上走去。

背后跟着一群的保镖助理,以及随行的人员。

都跟着他们,一步步的往山上走。

寒冰澈要葬的那个地方在整座山的最高处。

颜洛诗不懂风水,是拜托金忠请了风水大师,专门挑选的。

他们登上最高处的时候,看得出前方一片开阔,是个好位置。

墓碑上刻着寒冰澈的名字,只用了一半的地方。

这也是颜洛诗对金忠交代的,留下一半给她,将来她要和寒冰澈葬在一起。

为此,金忠好心的曾劝过她。

“颜小姐,您还年轻,未来日子还长着。”

颜洛诗知道他要说什么,他是觉得她以后还有可能再嫁人,何必现在就在寒冰澈的墓碑上留给自己的位置,万一以后再嫁了,也不好弄。

可是颜洛诗却摇摇头:“我颜洛诗,这辈子只会有一个丈夫,就是寒冰澈!”

金忠看着她坚定的眸光,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依照颜洛诗的意思去办。

于是这墓碑上,一半刻着寒冰澈的名字,另一半是留给她的。

起风了,葬礼也开始了。

司仪安排寒御冬跪下磕头,他不用人扶,饶是满脸泪水,也一板一眼的按照司仪的话做完所有过程。

小小的他,仿佛一夜长大。

懂事的陪着颜洛诗,即便是哭,也只是悄悄落泪,不给任何人添麻烦。

寒冰澈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以后的日子,就算没有他,还有御冬和她肚子里的宝宝,陪着她。

那个盒子放进去的时候,御冬似乎明白到了什么,把头紧紧的埋在颜洛诗的怀里。

颜洛诗紧紧搂着儿子,咬紧牙关,在心里对寒冰澈默默的说道:“你放心走吧,我跟儿子会好好活下去。我会好好照顾御冬,培养他长大g人,连你的那一份……”

颜洛诗的心很疼很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眼泪。

流过那么多眼泪的她,在这个时候,竟然完全哭不出来……

司仪宣布入土为安的话还没讲完,队伍后面忽然响起一阵骚动。

一个黑衣的女人直直地奔颜洛诗而来,走进了一看,竟然是舒紫玥。

她的眼睛已经哭得肿到不像样,颜洛诗差点没认出来。

有人拉住她,却被她甩开。

舒紫玥激动的冲到颜洛诗的面前,扬手就朝她的脸上打来。

“啪”的一声,无比清脆。

颜洛诗的脸上被扇了五个手指印。

所有人愣住,四下里顿时一片安静。

舒紫玥瞪着颜洛诗,眼底有着前所未有的愤恨,她歇斯底里的哭喊起来:“你凭什么站在这儿?你有什么资格做寒太太?都是你害死澈的!”

“你这个恶毒狠心的女人,现在终于满意了,澈为了你死了,你却霸占着他的家业,独香了他的家产!你终于得到寒氏,可以为你死去的父亲报仇了!”

“澈,你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这种没良心的女人!她当初嫁给你就是另有目的,你为这种女人送命,不值得啊,你为什么这么傻?”

“颜洛诗,现在澈终于被你害死了,你高兴了?满意了?为什么你连一滴眼泪都没有?你到底有多狠?”

“……”

舒紫玥扑上来,抓颜洛诗的头发。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