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执着的恋情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9:00

发现隐情龙子今年二十六岁,在一个小城的电视台工作。这天中午,她和同事在电视台附近的咖啡屋小憩。忽然,同事朝龙子努努嘴:"那不是木偶师彦泽吗?前两天他还来我们台里做过节目呢。"龙子顺势看过去,只见彦泽跟一个穿和服的女人,坐在店里的一个角落,有说有笑的。龙子看似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可心中却已波澜起伏。原来,木偶师彦泽正是龙子未公开的男友,直觉告诉她,那和服女人跟彦泽的关系不一般!不多会儿,和服女人起身独

执着的恋情小说精彩章节

发现隐情
龙子今年二十六岁,在一个小城的电视台工作。
这天中午,她和同事在电视台附近的咖啡屋小憩。忽然,同事朝龙子努努嘴:"那不是木偶师彦泽吗?前两天他还来我们台里做过节目呢。"
龙子顺势看过去,只见彦泽跟一个穿和服的女人,坐在店里的一个角落,有说有笑的。龙子看似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可心中却已波澜起伏。原来,木偶师彦泽正是龙子未公开的男友,直觉告诉她,那和服女人跟彦泽的关系不一般!
不多会儿,和服女人起身独自离开了。龙子见彦泽没发现自己,便找了个借口跟同事告辞。她快步走出咖啡屋,打车跟上了和服女人的车子。一路上,龙子回想起彦泽最近的冷淡和反常,又伤心又不安。
不久,和服女人便在一个住宅区的一座小院前下了车,龙子也下车悄悄地尾随过去。她走近一看,院子的姓氏牌上写着"菊野"二字,房子有些气派,旁边还有水泥墙的车库,开着两扇门,其中一间大概是邻居家的。
和服女人进院前,龙子看见她无名指上的宝石戒指——原来这女人是个有夫之妇啊。
回到家,龙子给彦泽打电话,但一连几天都没联系上。那天,龙子到单位,看到早报社会版上的头条消息,才发觉出事了!报纸标题非常醒目,"有夫之妇遇害",讲的是电铁公司的董事菊野回到家里,在客厅里发现妻子佳江腹部中刀,倒在血泊之中。佳江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失血过多死亡。龙子赶忙一对住址和姓氏,没错,那和服女人死了,而且可能是他杀!龙子越想越害怕,赶紧给彦泽打电话,还是联系不上!她顿时感到一阵慌乱恐惧。
此时,电视台办公室里也传得沸沸扬扬。那天一起喝咖啡的同事还神秘兮兮地跟龙子说道:"据说这次凶杀案的嫌疑人,竟然是那天我们在咖啡屋里看到的木偶师彦泽!有人透露,他和死者的关系暧昧。而且警方还发现,死者家的烟灰缸里,留着烧剩下的木偶展览会宣传单。
自己的男友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竟然失踪了!龙子竭力稳定自己的情绪,仔细想想这些年来对彦泽的了解,觉得彦泽是清白无辜的。于是,龙子决定帮助彦泽做点什么!
疑点重重
龙子开始分析:先是物证,木偶展览会宣传单。如果是彦泽杀了佳江,他为什么不把宣传单带走,却留在杀人现场呢?这显然是个嫁祸的手段。
会是谁嫁祸彦泽呢?
龙子独自来到菊野的邻居家,递上电视台名片,假装采访,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
邻居是个爽快人,龙子得到不少信息。原来,佳江是电铁公司董事菊野的后妻,以前在一个叫"北山"的私立医院里当过护士。据说菊野是为了多病的女儿才娶佳江的。不过才两年,孩子还是死了。
龙子便又试探地问:"孩子死的时候,当爸爸的菊野肯定很伤心吧。"
邻居接下话茬,说:"是啊。孩子遗传的是她妈妈的心脏病。记得那天我正好给他们家送些糕点,才知道那孩子病发作了,菊野在外工作还没回来,佳江和女佣都忙不过来了。到了半夜12点多,我正迷迷糊糊,就听到有车停下,我起床到窗口望望,看见北山医院的车来了,一个老医生正在下车呢,第二天早晨就听说孩子死了,真可怜。"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龙子记得,北山医院虽然名声赫赫,可却离菊野家很远,邻居刚才又说过,那孩子平常都在附近的医院就诊,她便觉得不对劲,追问道:"那天晚上,孩子是几点死的?"
"听说大概是11点吧。"
龙子开始仔细推算,从北山医院到这里,开车大概40分钟,医生到时已经过了12点……为什么孩子死后才跟北山医院联系?关键是为何特地从远处请医生呢?
龙子似乎找到了一线希望。她顺藤摸瓜,忽然想到自己大学时有个要好的同学就在北山医院工作,连忙翻开记事本,借了个房间打电话过去。
这一通电话,让龙子牵出了更复杂的关系:佳江不仅仅是在北山医院工作过,她还是北山医院前院长北山医生的养女!
挂了电话,龙子陷入了沉思:佳江和院长关系如此特殊,就很难从医院方面入手调查了。不过,龙子又立刻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刚才邻居提到过,当时菊野家还有个女佣,或许她知道些什么。
合理猜测
菊野家的女佣已被辞退了,所以对佳江没有好感,龙子一找到她,她就吐出了很多隐情,许多真相也似乎慢慢地浮出水面。
当年菊野家的孩子常发病,大多都是佳江给她静脉注射的。出事那天夜里,佳江给孩子打了针,又给丈夫菊野打电话报平安。可等菊野回来后,女佣却听见菊野在房里大声叫唤着女儿的名字,不久,又传来了佳江打电话慌乱地呼叫北山院长……接下来的事情,就跟菊野邻居看见的情形接上了!
从女佣那儿回家的路上,龙子把事情的经过理了个顺:那晚菊野不在家,是佳江给孩子打的针。等菊野回来后,发现孩子已经死亡,孩子向来不喜欢佳江,菊野很自然会怀疑是佳江故意为之。大概菊野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当时竟帮着佳江把事情隐瞒下来,转而求助佳江的养父——北山医生开出了正常死亡的证明。但从此,菊野必定对自己的妻子佳江怀恨在心。最近他很可能又发现了佳江和彦泽之间的暧昧关系,这更成了导火索。这样一来,菊野伺机杀害自己的妻子菊野,然后嫁祸给彦泽,完全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龙子自认找到了案子关键的突破口,她必须去面对佳江的丈夫菊野了。
新的疑点
龙子几经斟酌,准备好了对策,才以采访的名义约见了菊野。
两人约在一家俱乐部见面。寒暄几句后,龙子决定主动出击,详述了自己对菊野家孩子死因的猜测。听完后,菊野惊慌地问道:"你和佳江是什么关系?"
现在,龙子更加坚定自己的猜测,决定依计亮出身份:"我和佳江没有直接的关系,可我是彦泽的女朋友。我猜测,您没有揭发佳江,却心生嫉恨。在发现佳江和彦泽来往时,您下定了决心要除掉佳江。那天夜里,您对不在现场证明作了安排之后,悄悄回家,杀了佳江,紧接着将准备好的木偶展览会宣传单放在烟灰缸里烧了,做完这些假象,您又叫了急救车,对吧?"
此刻,菊野沉默了。龙子决定乘胜追击:"您只要承认就行,我并不想告发您。毕竟,彦泽背叛了我,我不会原谅他。即使他受了冤枉,我也无所谓,这就是我最大的报复。我只不过是要确认下实情而已。"
这当然是诱使菊野坦白的圈套,因为在此之前,龙子已经把一个性能良好的录音机打开了。
谁知,菊野突然露出冷冷的嘲笑:"我无可奉告!因为我没有杀人。那晚孩子开始发病,佳江没联系上附近的医生,所以她决定自己注射,可却不小心弄错了剂量,那孩子后来便呼吸困难了。但她确实出于无意……不过从那天起,佳江绝对不可能离开我了。"
这是为何?龙子有些吃惊,菊野却继续说道:"因为她担心我会将孩子的死因向警察告发。那样一来,她不仅有杀人的嫌疑,而且还要牵涉北山院长,所以她对我不敢造次。那么,我为何要杀掉一个不会离开我的妻子呢?何况我还很爱她呀!我就是这个态度,如果你还不满足,就去向警察告发吧。不过那样的话,我想彦泽会一辈子都恨你……"
龙子愕然:"为什么?"
菊野冷笑道:"彦泽迷恋佳江,如果你揭穿了佳江的秘密,他不会原谅你的!"说完,菊野轻蔑地看了龙子一眼,付了账,悠然离开。
菊野的话深深地震撼了龙子,然而,一个问题马上在她脑中闪过:如果凶手不是菊野的话,又该是谁呢?难道彦泽他真的……
真正凶手
没有新线索,龙子只好无精打采地往家里走。刚到家,电话便响了。
她拿起听筒,电话那头传来的竟是彦泽的声音!龙子急忙追问彦泽现在在哪儿。彦泽却并不打算跟她谈这个,而是干脆地解释,打这个电话,是为了表达歉意,还正式向龙子承认了他和佳江的恋情。
接下来,彦泽跟龙子描述了事发当天的情形:"我去她家,表面上是送展览会宣传单,实际是为了说服她离婚,跟我结婚,可她却一直沉默。那天我喝了点酒,被拒绝了,便火冒三丈,骂她贪图菊野的财产和地位……她神情反常,忽然走进厨房,用水果刀要割自己的脖子,我大吃一惊,忙冲上去抓住她的手。我们扭成一团时,没想到,一不留神,刀尖刺进了她的腹部。
"其实当时伤口并不深,可当时外面车库忽然传来开门声,其实是邻居家车库的动静,佳江却以为是菊野回来了,要我赶快从后门走,说自己可以找个借口搪塞过去……第二天早上,我看报纸才知道她死了。很明显,菊野回家发现佳江昏倒在血泊中,她一定是因为失血过多死的……后来,我心里乱得很,不知去哪里好,才在外头晃荡了几天,即便说我是畏罪潜逃,我也无法争辩,只是这几天,我心里只有一个疑问……"
龙子忙问道:"什么疑问?"
彦泽定定神,困惑道:"佳江为何如此爱着我,却又一味地拒绝与我结婚?她跟菊野没有孩子,离婚也不麻烦,为什么那么害怕菊野知道我们的关系呢?"
此时,龙子已经得到了答案——佳江肯定认为自己和彦泽的关系一旦被菊野知道了,曾经的往事便会被丈夫公布于众。这样,不但会牵连到自己的养父北山,甚至连彦泽都会怀疑自己曾经杀害了菊野的孩子。恐惧使她不能对彦泽挑明。彦泽走后,受伤的佳江最后选择了自杀,却又担心彦泽会背上杀人的罪名,便挣扎着用尽最后的力气,在烟灰缸里将木偶展览会宣传单烧了。
龙子之前还因为自己在彦泽的事情上总是付出而备感失落,此刻,她真正理解了"爱是不需要解释的!"这句话,难道不是这样的吗?佳江为了对彦泽的爱,舍弃了生命……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