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我要上卫视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9:00

姜顺当是个从农村来县城干活的打工仔,天天在建筑工地搬砖、和泥、扛沙子,靠卖力气赚钱。这天,工头招呼他去买几样零件,姜顺当接过钱就上了一辆从工地外经过的公交车。车里很挤,姜顺当身上泥迹斑斑,脏兮兮的,还夹杂着很重的汗味,熏得旁边几个姑娘都皱着眉,直犯嘀咕。姜顺当见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往后退了几步。这一退,又把后面一个胖大叔给惹毛了,他大着嗓门喊:"喂,别挠你那脑瓜子了,起灰了!"姜顺当的耳朵被震得

我要上卫视小说精彩章节

姜顺当是个从农村来县城干活的打工仔,天天在建筑工地搬砖、和泥、扛沙子,靠卖力气赚钱。这天,工头招呼他去买几样零件,姜顺当接过钱就上了一辆从工地外经过的公交车。
车里很挤,姜顺当身上泥迹斑斑,脏兮兮的,还夹杂着很重的汗味,熏得旁边几个姑娘都皱着眉,直犯嘀咕。姜顺当见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往后退了几步。
这一退,又把后面一个胖大叔给惹毛了,他大着嗓门喊:"喂,别挠你那脑瓜子了,起灰了!"姜顺当的耳朵被震得"嗡嗡"响,他一扭头,还来不及开口呢,就本能地出手了!
难道姜顺当受了气,恼羞成怒要打人?胖大叔见状,也正要发作,却见姜顺当的手死死抓住了一只已伸进自己手提包的贼手!
"他是小偷!你看,他偷的是不是你的手机?"姜顺当的五根手指头跟钳子似的,将贼手一扯,便把一个小胡子男人给拽到了人前。
小胡子挣扎了几下没挣脱掉,当即发了狠:"撒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想找死是吧?"
"你偷东西,还有理了?"姜顺当不仅没放手,还用力攥紧了,疼得小胡子龇牙咧嘴。
这时,胖大叔看到那小偷手里拿的还真是自己的手机,意识到错怪了好人,他朝姜顺当愧疚地笑笑,然后一把揪住小胡子的衣领大声说:"简直无法无天!司机师傅,去派出所!"
司机倒是很配合:"大伙没意见吧?那就坐稳喽——"话音未落,便见车厢里有人起身喝起了彩:"好!见义勇为,齐心协力,这才是我们想要的效果!"
姜顺当抬眼看去,只见一个戴墨镜的男子,举着台小型摄像机正在录制,还给了他一个近景特写。小胡子则使劲推开他,将手机交还给了胖大叔,说道:"大家别误会,我们演戏呢!"
姜顺当一头雾水,愣愣地问:"演戏?演啥戏?"
"是这么回事。"墨镜男从兜里掏出本工作证亮给大伙看了看,说他和小胡子都是省电视台的,证件上写着单位和姓名呢。近来,常有些暴露出人们"事不关己""冷眼旁观"态度的新闻,他们就想拍这样一档节目:扒手行窃,故意露馅,然后发狠耍横,看看众人敢不敢管。
"事实证明,大伙都是好样的,尤其是这位农民工兄弟,正直,勇敢,了不起!"说着,墨镜男将镜头再次转向了姜顺当,"我采访一下你,你为什么敢抓小偷?怕不怕遭到坏人的报复?"
姜顺当说得坦荡:"我奶奶说,一正辟三邪,人正辟百邪!"
"说得好,邪不压正。"一车厢的乘客都给姜顺当鼓起掌来。
这时,站点到了,墨镜男冲众人招招手,边下车边说:"这档节目近期就会在省台播出,记准了,是卫视台,希望大家留意观看。"
姜顺当忙问:"你说全省都能看见?"小胡子接茬道:"当然了,上星频道嘛。你就等着在全国人民面前露脸,成网红吧。"
姜顺当稍一愣怔,跟着跳下车,说道:"等等,这节目不能播!"
墨镜男和小胡子齐声问:"为啥不能播?"
姜顺当却犯了犟:"我说不能播就不能播!"墨镜男和小胡子相视一眼,答应了:"放心,这一段全掐,绝对不播,行了吧?"随后他俩掉头走远了。
当天傍晚,姜顺当上了另一辆拥挤的公交车,让他意外的是,他竟发现车厢里又有异常:有个戴鸭舌帽的男人鬼鬼祟祟地贴近一个时髦姑娘,趁她不注意,用镊子夹出了她的名牌钱包。
有小偷!姜順当刚要喊,突然收了声,他再仔细瞧瞧,那戴帽子的男人不就是白天那个小胡子嘛!
姜顺当乐得一拍大腿,直呼"真巧".可不是么,他这会儿坐车就是要去省电视台找小胡子和墨镜男,没想到竟在公交车上就碰到他俩了。估摸着他俩这又是在"演戏"呢,姜顺当想,既然是传播正能量,那就再上去配合他们吧。
想到这,姜顺当几步挤上去,冲到小胡子跟前,搭手掐住了他的脖颈。小胡子被掐得喘不过气,直翻白眼,他歪头一看这男人就瞪大了眼睛,仿佛在说:怎么又是你?
此时的姜顺当已脱下了又脏又破的工装,换上了新外套,洗了脸,头发也拾掇了,看上去清爽又利索。姜顺当冲小胡子使了个眼色,随后转向了那个姑娘,说道:"他是小偷,你的钱包被偷啦!"
时髦姑娘赶紧一摸兜,钱包确实没了,再一看,还真在小胡子手里呢。她立时发了狠,像是一头暴怒的母狮子般,伸出涂着红指甲油的十根指头,冲着小胡子"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抓扯,速度之快,让姜顺当都来不及反应,他还紧紧掐着小胡子的脖子呢!这下好了,小胡子毫无招架之力,一眨眼工夫,脸上、脑门上就多了几条红印子。
更要命的是,这趟车上的乘客,暴脾气的多,一听抓到了小偷,都义愤填膺地涌上来,把小胡子按在地上一顿暴打。
姜顺当急吼道:"假的,假的!他们是电视台的,是演戏呢,别打了!"他在人群中搜索到了墨镜男,赶紧喊:"人都快给打死了,你咋还不出来圆场?"
墨镜男在车厢角落里被这场面吓蒙了,经姜顺当一提醒,他勉强镇定下来,捧着手里的摄像机走过来,谁料不知是他自己腿打哆嗦,还是车厢里人挤人,他一个踉跄,身子往前一扑,手里的机器就砸到了地上。这一砸,大伙都傻眼了,地上碎得掉出零件的"摄像机",分明是假的,是一部仿真的模型!
姜顺当也呆住了,这时,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小胡子也失去了理智,他恶狠狠地拔出一把尖刀,对着姜顺当就捅过去。姜顺当抬手一挡,手臂上被划开一道血口子。
众乘客惊喊:"小偷捅人了,快报警啊——"墨镜男怕了,示意小胡子夺门而逃,哪知姜顺当却像感觉不到痛,用受伤流血的胳膊死死拦住了他俩,他愤怒道:"你们不是电视台的吗?你们不是说全省都能看到节目吗?跑啥?"
姜顺当如此英勇,给众乘客也鼓了士气,大家冲上去合力制服了墨镜男和小胡子。很快,警察来了,一眼就认出了他俩。两人是惯偷,小胡子行窃,墨镜男打掩护,一旦失手,小胡子先耍狠唬人,伺机逃脱。如若不成,墨镜男便出面解围,谎称是在录制节目。这一招,屡试不爽,可天晓得他俩今天会两次碰上爱"管闲事"的姜顺当,最终栽了跟头。
警察也觉得不可思议,问姜顺当是怎么回事,姜顺当支支吾吾道:"我、我是为了奶奶……"
姜顺当是奶奶带大的,他爹是个赌鬼,为躲赌债跑了路,至今生死不明。妈妈把还在襁褓中的姜顺当扔给了奶奶,从此远走高飞。奶奶给可怜的孙儿取名叫顺当,希望他一生顺顺当当。
姜顺当红了眼圈:"当初我爹把奶奶的脸都丢光了,所以我得给奶奶长脸。我怕奶奶在电视上看见我穿得邋遢会心疼,才去洗了脸、理了发、换了新衣服,我想去电视台,请他们给我重新录几个镜头,哪怕就几秒钟也行,没想到在去电视台的车上就遇到他俩了……"
说到这儿,姜顺当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声音却熟悉得很:"顺当,奶奶看见你抓坏人了,你伤着没有啊?"
现在的网络还真是发达,姜顺当见义勇为的画面,墨镜男是没录下,可有别人拍了小视频,还传上了网。老家有人看到,赶紧去拿给姜顺当的奶奶看,奶奶开心极了。
做笔录的警察笑着接过手机,道:"奶奶,谢谢您教育出了一个好孙子!"
奶奶听到了,在电话那一头笑得格外幸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