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穷画家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9:00

张远达是油画专业的高材生,去巴黎留学了好几年后,他回国了。大概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回来后这些年,他开始对国画感兴趣,他的国画作品得到了业内行家的认可,有些作品还以高价卖出,并闻名于全国。前两年,东城的一品美院请他去当了院长,张远达想着,争取再努力一把吧,为余下的几年职业生涯再添光辉。这天,学院里的胡老师打来电话,兴致勃勃地向张远达介绍了一个人。这人叫黄宁,是个穷画家,是胡老师在外地出差时认识

穷画家小说精彩章节

张远达是油画专业的高材生,去巴黎留学了好几年后,他回国了。大概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回来后这些年,他开始对国画感兴趣,他的国画作品得到了业内行家的认可,有些作品还以高价卖出,并闻名于全国。前两年,东城的一品美院请他去当了院长,张远达想着,争取再努力一把吧,为余下的几年职业生涯再添光辉。
这天,学院里的胡老师打来电话,兴致勃勃地向张远达介绍了一个人。这人叫黄宁,是个穷画家,是胡老师在外地出差时认识的。据说,黄宁孤家寡人一个,在他居住的小城开了家卖画的小店,可生意少得可怜。胡老师大赞黄宁画画技艺高超,推荐他去学院任教,说保证让张院长满意。
张远达来了兴趣,很想见见这位梵高式的人物,便请胡老师约黄宁周末来家里见面。
周末的晚上,张远达刚吃了晚饭,坐在沙发上正准备看看新闻。这时,门铃响了,他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个中等身高的男人,看起来年龄和自己差不多,但身板瘦弱。那人的头发被寒风刮得乱蓬蓬的,他穿着一件粗呢大衣,墨绿色的裤脚耷拉到鞋面上,脚上的鞋子又脏又旧。
男人用轻微而沙哑的声音说:"您好,张院长,我是黄宁。"
"是你啊,进来进来。"张远达把人请进屋。黄宁走进亮堂堂的客厅,环顾着四周,不禁感叹道:"这真是套不错的房子,我住的地方还没这个厅的一半大。"
"谢谢,请坐吧——"张远达请黄宁在客厅沙发上就坐,自己则坐在他的对面。黄宁坐下后,对张远达笑了笑,露出了几颗黄牙,嘴唇边的一撮胡须向上翘了起来,眼神中流露着几分胆怯。这副模样实在不像是一位艺术家,张远达见了,略微皱了下眉。
"我刚从旅馆走过来——那家旅馆离您的家很近,是胡老师帮忙订的,您知道吧?"黄宁轻声说了起来,"他可真是个好人,眼光也好。他走在路上,一眼看见了我店里的油画,他惊呆了,说我是个天才!后来,他不但资助了我很多,还把我介绍给了您,这真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事!"
想到胡老师平时不轻易夸人,他能给黄宁那么高的评价,让张远达实在好奇,他说:"是这样,胡老师确实跟我提过,他推荐你来我们学校任教,不过不瞒你说,前来应聘的人很多,你需要画一幅作品给我们看看,以便我们了解你的水平,做出公正的决定。如果你想要这份教职,不如现在跟我到画室里去作画吧!"
黄宁爽快地回答:"好啊。"
张远达领黄宁进了画室——就在隔壁房间,画具早已准备好了。
"请你开始吧,"张远达期待地说,"我这里一应俱全,画画工具你可以随意使用。画好后不需要署名,我会把你的画拿给其他老师看,如果讨论下来通过了,你就获得这份工作啦!"
黄宁没有急着开始,他环顾四周,问道:"有笔、墨、砚台吗?"
张远达吃了一惊,问:"你要画国画?胡老师说你是擅长画油画的啊!"黄宁挠挠头,笑笑说:"都行,我很久不画国画了,今天倒是特别想画一画。"
这倒让张远达有点惊喜,他指了指书柜后面的工具架,上面有国画用具。只见黄宁拿起笔来,蘸上墨汁,胸有成竹地将毛笔在纸上精巧地移动起来。
为了不干扰黄宁,张远达回到客厅等着,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黄宁走出了画室,张远达迫不及待地起身去看他的作品,一看,他震惊极了。黄宁画的是山水,几座宏伟的大山占据了画面大部分空间,山顶树木稀疏,山脚却有茂密的树林。林中隐隐约约可见溪水潺潺地流淌着,一位老者在小溪旁捕鱼,溪流最终从林子里钻出,撞上一块陡峭的巉岩,溅起白色的水花,然后直冲下去,落进一片不可见的幽谷。再细看画面,才发现有一道细细的石阶向上通往搭在半山腰的一座小亭子,亭中还有饮茶的姑娘和嬉戏的孩童……画面简直无可挑剔,不仅有着不凡的气势,还有着丰富有趣的细节。张远达忍不住称赞道:"看来胡先生对你的评价很正确,你的技艺的确精湛!"
黄宁很激动,笑着说:"您能这样说,真是太感谢了!要知道,在遇到您和胡老师之前,我对生活都已经绝望了,不怕您笑话,我连遗书都写好了……没想到,老天能让我遇到你们这样的伯乐!"
张远达拍拍黄宁,开始重新打量起这位穷画家,他如此消瘦,笑的时候脸颊都会凹下去一块,露出骨架子,看着很是可怜。
张远达不禁问道:"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来得及吃。我一心想着与您见面,就先赶着上这儿来了。张院长,我想——"
"我这儿有现成的饭菜,我给你端上来,你吃点。"
黄宁不好意思地说不用了,但张远达却坚持道:"既然来了,就是客人,我不能让客人饿肚子。"
张远达回到厨房,给黄宁盛了一碗米饭,锅里的麻辣鸡丝还热着呢,他盛了一大盘,也端了出去。黄宁像是饿坏了,拿起筷子埋头猛吃起来,不一会儿就光盘了。
"这碗鸡丝辣味十足啊,真香!"黄宁被辣得满脸通红,说话倒是少了点拘束,"张院长,今天我真是高兴,我听说您也画国画,虽然我还没来得及学习到您的作品,但您是美院院长啊,您对画的鉴赏力一定非常了不得!我的画在我们那小城市根本得不到认同,但今天我得到了您的认可,真是什么都值了!"
张远达告诉黄宁,一个星期后就会通知他录取结果。黄宁点点头,就告辞了。
第二天傍晚,张远达接到了同事胡老师打来的电话,声音有些紧张:"老张!昨天黄宁来过你家吗?"
张远达说:"对,我正打算聘用他呢,怎么了?"
"他昨晚死在宾馆里了!"
张远达惊叫道:"什么?"
胡老师心痛地说:"他服用了铅白,他自己那种廉价的油画颜料里就有!警方初步判断他是自杀,因为已经查到了他患有忧郁症的诊断报告,警察还从他包里找到了遗书。我想,他可能是再也受不了那穷困潦倒的生活了。"
"我们这么关心他,他也就要得到一份好工作了,怎么会……"
张远达深表惋惜,他挂上电话后,走进画室,望著昨晚黄宁的那幅画出神:其实,自从见到黄宁的画,张远达就知道他是谁了。自己那些满载荣誉的国画作品并非原创,而是抄袭了一位不知名的外地画家多年前的作品。没想到,这位画家竟然就是黄宁!原本以为这一切不会被发现的……
张远达拿起毛笔,蘸了墨汁,在那幅画上题上了自己的名字。他看着画,得意地笑了:黄宁是个绝望的穷画家,他甚至已经写好了遗书,真是天助我也!我可不能让他发现真相,更不能让他来败坏我的名声。幸好我想到用麻辣鸡丝的辣味,来掩盖米饭里铅白的苦味……
几天后,张远达将这幅最新的佳作放进了学院的展览厅,他等着接受新一波的赞誉,为他的职业生涯再添光彩。
那天,胡老师也来欣赏了张远达的作品,他看得出神,久久没有说话。看着看着,胡老师掏出了手机,点开一张照片——是张风景照,山水、树林、潺潺的小溪,还有老者在溪边捕鱼……照片和黄宁的画,不差毫厘。
张远达的脑袋一下子炸了,眼前也一抹黑,恍惚间,只听胡老师问道:"我出差时请黄宁为我拍的这张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画里……"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