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逆转大师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9:00

车往前挪动了一点点,后面的车已堆积如山。掉车的念头也算是被彻底打消,在等待的时间里,我追起了往事。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电台工作,成了一名记者。我的第一位访问对象,便是当时的商业巨头——马腾华。他英俊潇洒,口若悬河。我说,您讲的太好了,讲出了这个行业的不为人知,我要好好整理,刊发出去。他脸色稍显难看,表示难为情。我说,您既然愿意说出来,就表示可以对外发的吧?他说,你知道的,我

逆转大师小说精彩章节

车往前挪动了一点点,后面的车已堆积如山。掉车的念头也算是被彻底打消,在等待的时间里,我追起了往事。
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电台工作,成了一名记者。我的第一位访问对象,便是当时的商业巨头——马腾华。他英俊潇洒,口若悬河。
我说,您讲的太好了,讲出了这个行业的不为人知,我要好好整理,刊发出去。
他脸色稍显难看,表示难为情。我说,您既然愿意说出来,就表示可以对外发的吧?
他说,你知道的,我在一个人和在一万个人面前说的话是不一样的。
我说,没事,我第一眼看到您,就感觉您很特别,特别亲切。
他说,thank you very much.
最后那篇文章还是没能发出去,而我当晚也接到主编打的电话,他说,你好,你明天不用来了。
我说,是不是因为马腾华的事。
主编说,你还知道哩,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市委书记爸爸战友的儿子。
我说,哦。
我便因此丢掉了工作。
在我心里,记者一直都是份神圣的工作,它代表着我年少里最纯正的真诚,因为记者就该说实话,做实事。直到我参与进去,才了解,一切并不是我想的那样。你可以说今天召开了什么,却不能说那里爆发了什么。我想做个参与者,到头来却还只是个旁观者。
之后我便意志消沉,每日在王者荣耀与网络对喷中度过,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宣泄方式。直到有一天,一位名叫陈大师的网友在微博私信我,说要给我介绍一份工作。我以为是卖片的,索性不理,直到他把公司的地址,资料等一五一十明明白白告诉我。我才有所心动,毕竟开的薪水不低。经过查实,也的确有那么家公司。
第二天我便带着行李,照他所说的地点,在一家咖啡店见面。他是个干净的胖子,长的不高,穿黑色t恤。他说他正在筹划一家公关公司。我说,为什么是我?
他说,我看了你写的微博,你是个逻辑强硬,层次分明之人,而我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我隐约感觉这家公司规模不大,不然也犯不着网上拉人。微博私信招聘,怕还是第一次。
到达目的地后,果不其然,这是一家只有两人规模的皮包公司,这两人也就是我和他。而照片他也是盗用了一旁的房地产大厦。
他看出我的愤怒与落寞,对我说,别担心,一年后准叫你搬进市区的写字楼。
我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每天轮流登陆老陈给我的500个账号,给明星点赞,如果他们愿意多付块儿八毛,我也可以充当评论,转发的小可爱。我说,不是说好的公关吗,这算什么?
老陈说,现在刚起步,活不好找是应当的。
我说,能不能给我确切解释下我们将要做的事情。
老陈说,其实很简单,公关,公关嘛,说白了就是替人洗白。就像网络上的那些明星,犯了错误,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给他们洗白。
我说,明星都有自己专门合作的公关公司吧,怎么会找到我们?
老陈说,不能这么说,机会我们自己也能找。何况,对方不一定非是明星,普通人也行。
我说,怎么找?
两天后,老陈找到了这个机会。当时网上有一条关于主人活活打死爱犬的微博,老陈让我抓紧点赞转发加评论,同时自掏腰包,网上买几千条转发,接着再将此微博分享给个别大V,比如萌犬博主,狗狗保护协会等。三个小时后,此微博顺利上了热搜。
老陈说,快去下面评论,就说人肉狗主人。
为了看上去不像是统一水军,我还特地的用不同账号评论时,后面增添不一样的表情。
第二天一早,狗主人的资料便被万能的网友扒个精光。没过多久,网上又登出狗主被网友找到群殴的新闻。老陈端坐电脑前,说,时机到了。
我说,什么时机?
老陈笑而不语,出去打个电话,回来说,明天跟我去趟南京,去见男主角。
到这里快有一周,钱没赚到不说,还要自掏腰包购置车票。我一脸愁怨,老陈倒是春风自得,一脸闲适。我说,男主角是谁?老陈说,去了不就知道了。
我之前脑海中也有假设,不出所料,是微博里虐狗被公开信息,然后被网友群殴的男人。他摘下帽子跟口罩,露出一脸的憔悴与伤痕。
老陈敲敲桌子,说,我们可以帮你。说着伸出五个手指。
男人乞求道,只要能帮他化解危机,多少钱都行。
老陈正正衣襟,表示失败,一分钱都不会要。
我们问了男人事情的详细经过,大致是这样,晚上他喝了些酒,回家时那狗不知怎么的突然就不走了。男人一急,一上头,就把狗给打死了。
老陈又问,你家狗有没有攻击人的先例。
男人绝望的摇头,说,没有,它一直都很乖。
听完这,老陈脸上浮现一丝胜利的笑容。
我说,这可不是什么有利证词。
老陈说,没关系,没有我们可以造啊。
我说,怎么造?
老陈说,你以前是记者,看能不能借台像机。接着给我俩拍个视频。接着他转过头,对男人说,你就说你这条狗之前有攻击人的先例,刚好我有个朋友在这当医生,到时候我叫他给办张假的狂犬疫苗单子,我就说我之前被你的这条狗咬过。你看,我胳膊上还有条疤呢。老陈说着,伸出他的胳膊。
我说,这疤怎么弄的?
老陈说,被兔子咬的。还有,到时候你得担起主持人的责任。至于出事那晚……哎,不行,这样吧,到时候你就拿着话筒,光让话筒出镜就行,后面你还得充当事发当晚被狗袭击的对象呢。拿话筒的时候,尽量别被拍到手指。咱俩胳膊差不多,但手指差异较大,后面你说话的时候,我得替你拿话筒。
我说,这不是洗白,这是颠倒是非。
老陈说,谁关心呢。白也是相对的,奶黄色跟黑色放一起那也是白。
我花了五千,请来当地摄像师,为我们拍了洗白短片。因为事成后,会有五万酬金。整个拍摄过程异常顺利,这离不开老陈导的好。短片一经发布就引来热议,我以一充百,自己跟自己聊的火热。计划进行的很顺利,众多网友被我们的短片跟言论所煽动,纷纷对自己之前的行为表示惭愧。评论也从"狗狗真可怜","垃圾主人快去死"变成了"恶犬活该被打","为狗主人的大义点赞".
经过这次的事件后,我不禁感叹网络舆论的威力。就像老陈说的那样,群众不好骗,却容易被煽动。我们能做的就是提供相应的信息,让他们自己得出想得的结论,我们只负责诱导,不进行行骗。
老陈决定把公司做大,起初我还有些犹豫,但一周就赚了五万,这实在太具诱惑。我想起之前当记者的日子,一个月基础工资加上别人塞得红包,也不过7000尔尔,要命的是,你还得四处奔波,而现在只需坐在电脑前,动动手指,便能有不菲的收入。况且这次的对象只是个普通人,倘若能帮到某位明星或企业呢?每每想到这,我便兴奋的难以入睡,我相信,美好的日子终会来临。
一周后,我们又帮助一家因产品质量而被诟病的厂家起死回生,并拿到10万元的报酬。这次的获利也让我彻底定下把公司做大的想法。
最大的一单生意,发生在月底。那天天色灰蒙,下着小雨。一个戴白帽跟口罩的女人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她的条件只有一个,搞垮当红歌手范晓阳。我说,为什么?
女人不容质问,只问我们接不接。老陈也很为难,以往只是扭转不利局势,但这次却是毁掉一个与我们毫无相干的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