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试酒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9:00

老杨是东北人,年轻时就热爱二人转,一唱就是几十年。后来有了些名气,就在自家老城区,搞了一家二人转大舞台,十多年来一直长盛不衰。最近几年,新鲜事物层出不穷,二人转大舞台也是这地一家,那地一家,一个劲地开个不停,再加上过春节时,老杨被检查出得了脑梗……于是,这大半年来,老杨就在琢磨:年轻人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可以有更好的桥段和点子。再说自己也太累了,该给自己这家大舞台,找个

试酒小说精彩章节

老杨是东北人,年轻时就热爱二人转,一唱就是几十年。后来有了些名气,就在自家老城区,搞了一家二人转大舞台,十多年来一直长盛不衰。
最近几年,新鲜事物层出不穷,二人转大舞台也是这地一家,那地一家,一个劲地开个不停,再加上过春节时,老杨被检查出得了脑梗……于是,这大半年来,老杨就在琢磨:年轻人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可以有更好的桥段和点子。再说自己也太累了,该给自己这家大舞台,找个接班人了!
说到要找接班人,老杨首先想到的,便是他的大徒弟和二徒弟。这两人不仅聪明,还很忠诚。
说到底,忠诚才是老杨最在乎的……千里送皇嫂,这要把皇嫂拐跑了可怎么办?那怎么知道两人谁更忠诚呢?老杨思索良久,有了办法。
这天晚上,老杨分别给老大和老二打了电话,说他在一个偏远的小镇上,让他们来陪喝酒。老大和老二辗转好久,才终于找到这地方。
整個小镇上,似乎就只有这家小酒馆还亮着灯。老大老二赶到时,桌子上早就摆好了菜。老杨说:"你们哥俩怎么才来,这瓶酒我都快喝光了!"
师徒三人推杯换盏,不一会儿都喝得醉眼蒙眬。老杨絮絮叨叨越说越多,这哥俩才渐渐明白:原来老杨寻到此处来喝酒,并不是偶然……
老杨年轻时学唱二人转,跟了个师父,师父对他情深义重。后来师父死了,老杨最近几年才打听到,师父的儿子出了车祸,落了个残疾,一个人在这儿开了家酒馆……此后老杨有空就来,也不说破缘由,总借故多花点钱。
老杨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说:"一日为师,一辈子都要记恩的!"说到这里,老大老二才明白:今天师父叫他们二人来,是借题发挥,给他们上课的!
当晚,老杨触景生情,喝得酩酊大醉。老大和老二也感触挺深,陪着师父说了一大通知心话。
第二天,让老杨感到奇怪的是,老大没来上班。老杨打电话去问,老大说他腰疼,要歇几天。老杨一听,愣了一下,安慰他好好休息。过了没几天,老大来上班时,老杨告诉他:"既然你腰不好,就先去食堂帮帮忙好了。"老大听了一头雾水,隐隐觉着事情不妙……
又过了几天,老大来到食堂上班。可刚进门,就有人说,食堂被人承包了,让老大回家休息一段时间。
老大问:"谁说的?"
"是杨老板的意思。"那人很平静地说。
老大思索了片刻,最后也只能叹息着,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老大想不通,前几天喝酒时还师徒情深的,怎么一喝完,立马就被解雇了呢?打电话,老杨也不接。但既然逐客令都下了,再解释也没有什么用。老大没法子,只能离开了。
很快半年过去了,老大和老杨一直没有联系。听人说,老二不久前也离开了老杨的大舞台,自己在临城又搞了一个同样的二人转大舞台,生意相当好。
这天,老杨突然上门找老大,手里拎着两瓶酒,说是来找徒弟喝酒解闷的。老大原本记着老杨的绝情,想要拒绝,却见老杨满头白发,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两杯酒一下肚,老杨就流了泪:"老大啊,都是师父不对,错怪了你啊!我哪里想到,这老二才是个贼啊!"
原来,数月前那次喝酒,老杨的本意是想考验一下两个徒弟,看谁对他更忠心。
老杨假装喝醉,趴在桌上人事不省,眼看着老大和老二一同走出小酒馆。
在那破地方,根本招不到出租车,这点老杨心里非常清楚,他只想看看,在自己行动不便时,两个徒弟会有什么做法。结果过了很久,只有老二拉了一辆木板车,回到小酒馆……
老杨接着唠叨,说老二用木板车拉着自己回家,一路上坡,累得满头大汗。老杨最后看不下去,就从车上跳了下来,搂着老二,动情地说:"徒弟,以后这大舞台就是咱师徒俩的!这管理权啊,我交给你了!"
第二天,老大没来上班。老杨心想:肯定是老大听说老二把自己拉回来,没脸见人了,便谎称腰疼。老杨气不过,便把老大请出了大舞台。
可谁知,这老二天生就是个贼,那天他看出老杨在故意装醉,便特意表现一番。等他拿到了管理权,就在外地另起锅灶,把老杨的大舞台完全掏空了。
老杨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边说边不停地喝酒。老大在一旁默默地听着,突然说:"师父,人心是不能试的!"
老杨抬起头,不解地看着他。老大叹了口气,缓缓地说了起来……
那天,见老杨在酒桌上人事不省,老大和老二一同走出酒馆,老二说:"哥,师父是装醉。出门时,我看见他拿眼偷偷瞅我俩。小酒馆和他熟,我们只管走我们的就是。"
老大说:"师父心脏不好,万一夜里有了病,连急救的药都没有。我们还是想想办法,把他送回家吧!"
老大和老二打了很多电话,可没有出租车愿意来。他们一路走一路打车,最后在离小酒馆很远的地方,找到一处工地。工地上亮着灯,有个工人正在用一辆板车拉水泥。
老大和老二便上前说,想借板车一用。那工人有些为难:"明天清早前,我得把水泥运到前面那个空地上。正巧我家里孩子生了病,所以我要赶紧运。这样吧,你们用板车也可以,但必须留一个人,在这里给我运水泥。不行的话,你们就别打扰我干活了!"
老二一听,当即答应。他让老大在这儿先等着,待他用板车把老杨送回家后,再回来帮老大运水泥。老大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答应了。可等了很久,老二一直没回来,老大也联系不上他。眼看着那一大堆水泥,老大没办法,只能一袋袋地往空地背。
一百斤一袋的水泥压在肩上,老大觉得越来越沉,似乎只要一松气,立刻就会被压扁似的。眼看着就要天明了,水泥终于还有最后一袋,老大面露喜色,可是就在这时,他脚底一滑,连人带水泥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老大歇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此时他的膝盖处已是鲜血淋漓……
一直到天大亮,工地有人开始上班了,老二才拉着板车回来。他见老大膝盖破了,显得很内疚。他告诉老大,自己把老杨送回家,怕他有事,又陪他说了会儿话,不知不觉天就亮了。老大听了,只是笑着说:"没事就好!"
老大一瘸一拐地回到家,不一会儿就接到了老杨的电话,问他为什么不去上班。老大想:如果我说运水泥摔了腿,师父肯定会觉着我是在邀功呢,还是别说了……于是他就回答说:"我有点腰疼,想在家歇一歇!"
老杨头次听老大说起这一段,不由得百感交集。再看老大憨厚朴实的样子,他更是觉得愧疚重重:"老大啊,这话你为什么不早说?"
老大"嘿嘿"一笑:"人心毕竟隔肚皮,您试都试不出来,我说了就行?"说着,他掏出一个笔记本递给老杨,"不过这半年,我也琢磨了很多新的段子,师父您看看,能不能用啊?"
老杨一怔,感动不已:"我的好徒弟啊,师父老了,早就写不出好段子了。你的水平一直是下一辈里最高的,编的段子哪会不能用啊?大不了我招一批新人,从头教起!老大啊,你可要来帮忙,以后这大舞台,就是咱师徒俩的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