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空罐头之谜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9:00

父母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给孩子,哪怕走到生命的终点,他们也会把最珍贵的东西留给儿女。故事里的这位老父亲也是这么做的,只是他留下的东西是两个空空的罐子……刘洪五十多岁,是个大老板,他有两个儿子,长子叫刘成,次子叫刘福。两个儿子仗着自己老子有钱,成天花天酒地没正经,把刘洪气得够呛。这天,刘洪病了,他把两个儿子召到病床前,说:"要是哪天我死了,你们怎么办?"儿子们一惊,刘成说:"

空罐头之谜小说精彩章节

父母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给孩子,哪怕走到生命的终点,他们也会把最珍贵的东西留给儿女。故事里的这位老父亲也是这么做的,只是他留下的东西是两个空空的罐子……
刘洪五十多岁,是个大老板,他有两个儿子,长子叫刘成,次子叫刘福。两个儿子仗着自己老子有钱,成天花天酒地没正经,把刘洪气得够呛。
这天,刘洪病了,他把两个儿子召到病床前,说:"要是哪天我死了,你们怎么办?"儿子们一惊,刘成说:"爸,您不就是胃炎吗?很快就好了。"刘福也说:"咱有钱,还有治不好的病?"
刘洪苦笑着摇摇头:"我有东西给你们。"说着,他从床边的柜子里摸出一个盒子,又从盒子里取出了两个罐子,这是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透明罐子,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刘洪又从柜子抽屉里拿出一份病历给两个儿子,说:"你们看看吧,我得的是癌症,最多再活半年。你们再怎么气我也是我的儿子,我把遗产分成了两份留给你们,这两份遗产一份大一份小。要怎么分呢?喏,这里是两个完全相同的‘空气罐头’,你们俩谁能先说出里面是什么味儿,大的那份遗产就给谁。但你们不能以任何方式打开瓶子或使它漏一丝一毫的气,我做有特殊记号,要是谁的瓶子被做了手脚,就取消谁的继承权。"
两个儿子听得一愣一愣的,直到刘洪让他们在事先拟好的协议书上签字,两人才顿悟似的扑在父亲身上大哭起来。
刘洪说:"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签字吧。"
两人无奈签了字,然后接过罐子直发呆,两个普通的透明罐子,罐口被封得死死的,里面却什么都没有。可老头子说了,遗产分多分少就看谁能解开这罐头之谜。于是,兄弟俩心照不宣地看了看对方,然后各自想办法去了。
弟弟刘福好歹念过大学,他决定要借助科学手段来弄清楚罐子的秘密,而且动作要快,因为他心里知道,毕竟哥哥是长子,分遗产时老爸难免会偏心。想到这里,刘福立马给大学里的朋友打了电话,想着让化学专业的高材生弄清一个罐子里的气体成分,应该不在话下。
可是,事情并没有刘福想得那么顺利,朋友拿着刘福的罐子,说:"唉,我这里设备档次有限,你爸说了不准取样,我看很难有结果。兄弟,你爸这是跟日本人学呢,日本富士山景区卖一种特殊的纪念品罐头,就叫‘空气罐头’,说是里面装了富士山地区最清新的空气,听说买的人还不少。其实就是个噱头罢了。"
这下刘福头大了,他回到家,对着"空气罐头"哭笑不得,他正打算打个电话,问问哥哥刘成有没有进展,这时门铃响了。开了门,刘成竟提着酒菜站在门口。
刘成乐呵呵地说:"小子,吃饭了吗?陪哥一块儿吃吧。"
刘福把刘成迎进屋,迫不及待地问:"哥啊,你搞清楚那破瓶子里是什么玩意儿没?"
刘成答得满不在乎:"没呢,又不准弄开瓶子,天知道里面有什么,我看有个屁!"
刘福一听,大笑说:"哈哈,对!就是个屁!我们都别费劲了,直接告诉他里面是个屁得了。"
兄弟两人摸清了对方的进展,都宽了心,便放开肚皮吃喝起来。几大杯酒下肚,刘成说自己要醉了,得回家去睡一觉,说着便摇摇晃晃地走了。刘福也喝得头晕晕的,一头倒在沙发上。刘福不禁感慨:是有多久没和哥哥一起喝一杯了哟……不对,平时刘成习惯了下馆子,怎么今天就想起买了酒菜,特地送到家里来找我喝酒?刘福突然一惊,从沙发上弹起来,往茶几下一瞧—罐子!罐子果然没了!
刘福立即清醒了,一定是刘成拿走了,妈的,这压根就是刘成做的一场戏!刘福骂骂咧咧追了出去。这时,刘成正急不可耐地躲在电梯间,想法子撬开刘福的那个"空气罐头"呢!可不是么,要保证自己的罐子不被动手脚,但又能最快知道罐子里是什么味儿的方法,不就是开了对方的罐子闻一闻么!
可刘成太心急了,罐子还没撬开,刘福就追了出来。两兄弟扭在一块儿,大打出手,最后刘福抢回了罐子,刘成则气呼呼地走了。
就在兄弟俩为了"空气罐头"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刘洪的病情日益恶化。医院开出了刘洪的病危通知,这给了兄弟俩当头一棒,眼看父亲真的要撒手而去,兄弟俩心情沉重地守在床前,真正没了心思去考虑"空气罐头"的事。可是,刘洪却每天都要问事情进展如何,好像这事比他自己的病情还重要。
这天,刘洪又费力地问起这事,兄弟俩哭着要他别管这事了,说他们不在乎财产的多少了,只要他早点好起来。刘洪说:"不,这关系到你们的未来,这很重要,我再给你们一天时间。"
兄弟俩从父亲的病房里出来,拿着各自的"空气罐头"发呆,里面究竟是什么,让父亲死撑着一口气,非得让他们兄弟俩找出结果?
突然,他们都做了个令人意外的举动—打开罐子!刘成和刘福几乎是争先恐后地打开了自己的罐子,他们不禁把瓶口靠近鼻尖,深深闻了一闻……
第二天,兄弟俩来到父亲的病床前,刘洪看着他们手上被打开的罐子,脸上露出笑意:"怎么,都不想多分点财产了?"
刘成开口道:"爸,我俩是兄弟,分多分少全听爸的。我是当哥哥的,理当让着弟弟,我之前真是脑抽风了,才那么幼稚!"
刘福接着说:"我们之前不懂事,一心想着罐子,让您在病床上还操着心。您想让我们知道罐子里是什么,我们兄弟俩只要有一个人打开闻闻,不就行了嘛,兄弟俩还争什么你我呢!"
刘洪露出欣慰的笑容,问道:"看来你们俩都打开了罐子,那闻出是什么了吗?"
刘福说:"闻着好像是—猪身上的气味。"刘成也点头说:"是,就是猪的气味。"
刘洪说:"对了,就是生猪身上的臊臭味,这是我特意请专人从一个猪圈里收集来的。"
兄弟俩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呆呆地盯着他们的老爸。刘洪则拿出两个文件袋,给刘成一个,说:"你的两百万。"又给刘福一个,说:"你的一百万。"
刘洪说:"这是分给你们两人的遗产,已经过公证,有法律效力的,看看吧。"兄弟俩都愣了,没想到他们富商老爸的遗产总共只有区区三百万。刘洪看着两个儿子的表情,说:"嫌少是吧?打开看看吧,看了你们就不嫌少了。"
两人犹豫着打开文件袋来看,先坐着看,看着看着便站了起来,兄弟俩几乎异口同声道:"爸,这怎么可能,遗产怎么都是债务?"
刘洪苦笑一下,说:"你们只知道花天酒地,哪里知道我的公司早就破产了,我没有一分钱留给你们了,只能把这三百万债务分给你们。刘成是哥,应当帮弟弟承担一点,所以我分了两百万给你。古时有‘父债子还’的说法,现在虽然没这规定,可不还上这三百万,我做了鬼也心不安。我用两个‘空气罐头’折腾你们,就是想看看你们兄弟俩能不能一条心。要是你们真为了争点遗产反目成仇,那你们就会像这罐头一样,终将一无所有!我是从养猪起家的,现在我给你们在罐头里装了猪臊气,其实也是给你们装了福气,你们要记住,要当真正的富二代,吃香喝辣的,就要先闻得了臭、尝得了苦,别总躺在钱堆里混日子……"刘成和刘福听着父亲的话,久久地说不出话。
后来,兄弟俩像说好了似的,各自找了工作,靠双手从头开始努力。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把父亲留给他们的债务还清。
据说,很多年以后,兄弟俩果真闯出了一片天,但他们依然留着当年父亲给他们的那两个"空气罐头",时不时忆一忆当年的荒唐,也闻一闻人生的味道……空罐头之谜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