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谁是过河卒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9:00

一、三个过河卒和一匹马李大明原来只是牛城县招商局一个普通的办事员,但是这个人脑子特别好使,拉来很多项目。由于成绩突出,李大明被提拔为引资办主任,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仕途被局里人一致看好。这一天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李大明招商来的一个项目半途而废了。其实招商项目被搁置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开发商资金链突然断了也是常有的事情,然而这个项目可是非同寻常!事情要回到半年前,那时候李大明刚刚走马上任,新官放

谁是过河卒小说精彩章节

一、三个过河卒和一匹马
李大明原来只是牛城县招商局一个普通的办事员,但是这个人脑子特别好使,拉来很多项目。由于成绩突出,李大明被提拔为引资办主任,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仕途被局里人一致看好。
这一天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李大明招商来的一个项目半途而废了。其实招商项目被搁置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开发商资金链突然断了也是常有的事情,然而这个项目可是非同寻常!
事情要回到半年前,那时候李大明刚刚走马上任,新官放三把火的时候。引资办所有编制内的人都在疯狂地找项目,而李大明自然要一马当先,在一个招商会上,他认识了香港富丽集团驻京办的皮主任,两人相谈甚欢。皮主任告诉李大明,他们集团想在内地投资一家化工厂,由于投资额过大,需要政府贷出巨款,所以谈了很多家都没谈拢。
一听有这么大的项目,李大明怦然心动,要是项目能落到牛城县,自己无疑会成为县里明星级的人物,以后说不定能顺理成章地成为招商局领导。当下,李大明提出要考察一下香港富丽集团的实力,皮主任说:"这没问题,我们集团董事局主席张总两天后飞北京,你直接到驻京办和他面谈如何?"
李大明赶紧给自己的上司、牛城县招商局局长郝强在电话里做了汇报,郝强一听大喜过望地说:"小李,放开手脚干,只要这个大项目你能给谈下来,政府贷款的事情我出面找县领导协调。"有了这颗定心丸,李大明毫不犹豫地带着手下的几个人去了北京。
在北京,李大明一行受到了富丽集团贵宾级的待遇,吃住都安排在了五星级酒店。别看富丽集团只是在京设立一个办事处,可是这个办事处包下半栋豪华的写字楼,装修豪华奢侈,每天来洽谈业务的人一拨接一拨。在见到了财大气粗的张总后,李大明立即把郝局长的意思说了出来,这下,张总很是动心,两人达成了项目投资意向。
很快富丽集团投资的这个化工项目以闪电般的速度在牛城县开工,地点选在县郊一个叫旮旯弯的村旁,旮旯弯四面都是光秃秃的山,中间一大块土地,摊到全村二百多户人口,人均不足三分,村里人大都外出打工或者做小买卖。归拢这片土地几乎没费什么口舌,富丽集团开出的条件是,工厂一建成,旮旯村里愿意进厂做工的,一律录用为终生制工人。
工厂的建设开始很热火,由于考虑到环境污染的问题,一期建设的就是污水处理池,一个长宽五百米,深二百米的大坑立即破土开挖。县政府也兑现承诺,一千万的贷款也拨付到富丽集团的账户上,一切都在正常进行中。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工地上富丽集团的监工人员突然一夜之间全部人间蒸发了!再拨打他们驻京办的几部电话无一能打通,皮主任和张总手机关机!这下可把李大明吓得魂飞魄散,他意识到自己跌进了一个陷阱,上了天大的当了!
果然,秘密调查的结果是,像富丽集团这样的皮包公司在香港多如牛毛,打着财团投资的旗号招摇撞骗,一旦行骗成功,立即改头换面,踪影难觅。
纸是包不住火的,李大明赶紧去找郝局长,心想,这事要是追究责任,你也逃不了干系啊。他哭丧着脸走进郝强的办公室,只见郝局长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一盘棋局发愣,看见李大明进门,他说:"来,帮我看看这残局可如何破解是好,你不是对象棋挺有研究的嘛!"
这关键时候,李大明哪有心情研究象棋,可是看着郝局长的神色不像是要开涮他,就小心加谨慎地往茶几前一站,只见这棋局,红方士全象缺,车马炮尽损,但三个小卒都过了河。黑方士象全在还有一匹马,现在红方一只小卒已经贴上了黑方底线上放在象位置上的马,黑马已经被三个小卒压得喘不过气来,唯一还能逃的一步就是窝心。可是一旦黑马窝心,红卒往象眼处一堵,黑棋就是死局了!
要是搁在往日,李大明肯定脱口而出告诉郝局长,黑棋认输吧!但是今日不同,郝局长是执黑的一方,他显然不愿意认输。
李大明看了足足有几分钟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倒是郝局长喝了口水说:"你看啊,貌似我的黑棋必败无疑了,如果我的马不动呢,对方极有可能会干掉我的马,然后稳操胜券,你说对吧?"
"那,那是一定的。"李大明说。
郝局长点点头:"如果是干掉我的马,我的黑棋就能活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李大明心想,这怎么可能呢,人家可是三个过河卒,你啥也没有了呀。看出了他的不解,郝局长说:"你呀,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你想啊,他干掉了我的马,其实自己也拱到了头,难道还有回头的过河卒?我老将往上一挺,它是个废棋子,那么我士象全,红棋能赢我吗?"
郝强的一席话说得李大明从心底里佩服,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呀!
二、可以不用动的过河卒
郝强是真正没事研究棋艺的人,而且从来不张扬,银行一千万贷款就这样被打了水漂,他怎么能不急,但是从得到这个消息仅仅只过了半天,他就想出了一招救棋。
一年前他还是引资办主任的时候,去南方考察过一次,认识了一个养殖场老板,还去参观了那家养殖场。老板姓郑,是个台湾人。郑老板说:"现在南方的水产业也不好做了,主要是当地税收和场地租金过高,企业一直在维持经营,要是你们那里有合适地方建标准化池子,税收能减免一些,我真的愿意把养殖场迁移过去。"可是当时,牛城县招商的项目都是工业项目,对农业项目没什么兴趣,因为农业项目不能带动当地劳动力就业,一个规模养殖场十几个工人就搞定了。不过郝强也没有一口回绝,说是回去和领导商量商量。
就在刚才李大明还没进他办公室的时候,郝强已经电话和郑老板取得了联系,告诉他,本县有一处地方准备搞养殖园区,目前正在建标准化鱼池,对进驻的企业实行多种配套的优惠政策。郑老板一听连说太好了,他明天就赶来洽谈。
一听郝局长这样说,李大明简直想给郝局长磕头,他连声说:"还是郝局您能力挽狂澜啊,只是,那一千万贷款……"郝局长说:"这个事情我先和县领导汇报一下,让银行先不急,只要能填上之前的那个项目,贷款的事情先缓缓,你现在立即去旮旯村,让那个水池继续挖起来,不要往死里挖,就是做个样子给郑老板看,表现一下我们的诚信和决心。"
"明白,我这就去!"李大明说完就立即驱车赶往旮旯村,心想,有郝局长在,我的饭碗是丢不掉了,郝局的大姑父是县长,银行贷款的事情还能捂不下来?
话说第二天傍晚,南方的郑老板和一个手下就驱车到了牛城县。为了招待好这个财神爷,郝强提前预定了县城里最好的酒店,照顾得无微不至。
第三天一大早,郝强连同李大明一起陪着郑老板来到旮旯村,一看见几十个工人正在热火朝天地挖着水池,郑老板连呼:"停!停!停!"
郝强和李大明一愣:"郑老板,怎么了,养鱼不就得挖水池嘛,我们都规划好了,每个池子长宽五百米,多大气!"
郑老板摇摇头说:"大气什么呀,你们这是不懂装懂,养殖业也要看养的什么东西,你以为我到你这里来养鲢鱼草鱼啊,那是农民才干的事情,我们养的是景观鱼,又叫宠物鱼。"郑老板开始介绍起自己的景观鱼,"景观鱼的品种一共有一千四百多种,其中顶级高档的有两百多种,我们一条景观鱼,光是育苗价就是几百上千,养成后卖几千上万都不稀奇,我们一年的产值三五千万轻松得很,你说,你这池子能养我那名贵的鱼?"
这下,郝强和李大明蔫了,心想养个鱼还有那么多讲究,这可这么办,池子都挖了一大半了,而且还挺壮观的,难道要填上?
回到招商局,郑老板拿出了改造意见,让南方一家专业的鱼池建设工程公司包下这个项目,对已经挖得半拉的鱼池做小块隔离手术。另外仅有的这一个池子的面积还远远不够,大概需要十个这样面积的池子!
这下可把郝强难住了,如此下来,这个规模化的鱼池建成没有个几百万怕是难成,可是他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一咬牙答应了请南方的那个鱼池建设工程公司来做项目,并且越快越好。郑老板满意地走了后,李大明有点怵了:"郝局,这钱难道还找银行贷?"
"贷!不贷难道你有?"郝强没好气地说。
很快南方那家鱼池工程建筑公司一帮人马进驻了旮旯村,郝强就是有办法,很快从银行里贷出了五百万工程建设款打进建筑公司的指定账户,为了赶进度,他亲自在旮旯村坐镇。
工程红红火火地搞了半个月后,又出大事情了,这家南方鱼池工程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突然人间蒸发了,工地上的工人纷纷跑来找郝局长讨要工钱,原来这百十个工人都是那个项目经理在南方某劳力市场临时找来的!
郝强把这家鱼池工程建筑公司的经营执照和建筑资质拿到有关部门一鉴定,全都是假的,他连跳楼的心都有了!后来的调查结果是,郑老板的养殖公司早在半年前就破产了!
郝强急得团团转,东拼西凑,把百十个工人的十多万元工钱垫付了,他可不想雪上加霜,再来一场群体性事件。
旮旯村原有一个大池,现在成了两个大池了!郝强办公室茶几上的那盘残棋还摆着,他突然发现自己是聪明过头,马失前蹄了。他的黑马如果不动,红卒也可以不动,动了之后还是无法改变老帅无法上挺的事实,但是人家还有两卒可以左右进攻,而他却只有守的份了……
这时候,电话铃急促地响了起来,郝强一看来电显示是他大姑父刘县长的,看来刘县长知道项目又出了大事了,两起事件,一千五百多万打了水漂,这可咋整!
三、过河卒不是一般地危险
虽说郝强和刘县长的这层关系人人皆知,可是这次是接连出现大事,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搞不好连刘县长也会被牵连,落得个锒铛入狱。
郝强敲开了刘县长的办公室,他没想到自己的大姑夫秃着个脑袋也在一盘象棋残局前凝神注目呢。看见郝强进来了,他冷冷地说道:"棋要是走不下去了,我们都要被吃掉,你过来看看。"
刘县长的棋艺在牛城县算得上是一流的高手,当初他当招商局长的时候,郝强是引资办主任,两个人也时不时地切磋切磋,可是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郝强凑到刘县长的办公桌前一看,红方一马一帅一过河卒,黑方是双炮一士一将,总体上来说,双方旗鼓相当,但行家一看,红方有优势,炮若没炮架则形同虚设,这不,红马上蹿下跳,护住过河卒直奔黑方的中军大帐而来,目前的情况是两门黑炮叠加打黑马,而黑马可跳也可不跳,因为过河卒紧挨着它呢。
刘县长说:"郝强啊,你看看这盘棋怎么走好呢,我们执黑,我们现在很黑啊!"很黑的意思就是很被动,郝强心想,这棋要是想赢很难,想和很简单,用个炮换掉红方的马,这红方的一个卒也就成不了气候了。他刚想张嘴,刘县长说:"和棋是要不得的,我们只能赢!"
郝强又仔细地看了一下,心里一阵发凉,能捞个和棋已经不错了,赢?不太现实,须知过河卒在红马的掩护下步步紧逼,黑方再不采取果断措施,几乎败局已定!
刘县长手一指棋盘上的那只过河卒说:"我教你一招,打卒比打马好,过河卒不是一般地危险!卒打掉了,先保个平局,再图反攻,别忘了我还有个独角士,下面就是它唱独角戏的时候了!"
郝强在心里连连说好,自己怎么没想到呢,须知过河的小卒赛大车啊。
刘县长开始说正事了,他告诉郝强,旮旯村的那两个池子还要继续挖,不能停,一停下来,后果才叫不堪设想呢!
郝强不解:"姑夫,问题是挖了干啥呀?难道您有合适的项目?"
刘县长拿出了一份去年的文件扔到他面前说:"我考虑了一上午,只能拿它做文章了,这事情好像你也知道,去年搞评估会的时候,你不是参加了嘛!"
郝强一看那份文件一下子想了起来,嘿,这真是芝麻掉到针眼里,还真是巧极了的一个好项目啊!刘县长说:"你快去旮旯村,留住那些工人,让他们继续小挖着,下午县上开常委会,我一定把这个项目给通过了。"
这下,郝强太高兴了,他马上转身,立即打电话叫上李大明,让赶紧去旮旯村,两人碰头。第二天下午的常委会上,刘县长提的这个工程果然全票通过,大家一致表示,该项目刻不容缓。
四、疯狂的过河卒
很快,更多的施工队进入了旮旯村,工程速度进展超快,不到三个月,一座规模超大的垃圾处理场诞生了,总投资三千万元!
牛城县地处三县交界的偏远处,被垃圾处理问题困扰了几十年,尤其是招商局成立后,招来的企业越多,产生的垃圾就越多,一年下来,垃圾运费就是上百万,垃圾处理费更是个庞大的数字。
原先的两处大池正好当了垃圾处理场垃圾堆放处,刘县长把这盘棋下活了,重要的是一千五百万贷款全部填平到这个项目里去了,从此大家高枕无忧。
这天下午刚上班,刘县长心情一高兴打电话叫郝强来和他"切磋切磋".郝强心情一高兴叫上了李大明,告诉他,刘县长的棋可不是一般地厉害,你也跟着去学学,可不许大嘴巴!李大明屁颠屁颠地坐上了郝局长的车,心想自己可得好好学学,棋如人生,一步不慎,满盘皆输!
今天刘县长的心情特别好,提议和郝强对弈一盘全局。一阵厮杀后,刘县长以四个过河卒包围了郝强的中军大帐,破象的破象,挑士的挑士,他笑呵呵地说:"郝强啊,我今天教你一招,一个人下棋,能把过河卒坐到对方的中堂上,是一件很享受很值得骄傲的事情,有些人一辈子也碰不到哦。"说完,刘县长的手指一捏,卒坐中堂了!
郝强堆上笑脸连连说:"就是,姑父就是坐中堂的将才嘛!"心里想道,不就是县里要换届了,你要当一把手了嘛!
李大明这回真开了眼,他刚要张嘴奉承一番,忽然刘县长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刘县长伸手就按下了免提问道:"李秘书,什么事情?"
李秘书说:"刘县长,可不好了,旮旯村几百个村民一早都集体到省里上访去了,说是把那么大的一个垃圾场建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还让不让他们活了……"
闻听此言,刘县长的脸色发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头上的汗立即渗了出来,看着眼前那几个耀武扬威的过河卒说:"完了,我怎么把老百姓搞忘记了,把他们逼急了,那才是真正的过河卒啊……"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