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真假乌纱帽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9:00

1咄咄怪事,乌纱帽不翼而飞明万历年间的一天清晨,县衙门内就像炸开了锅:县令大人的乌纱帽不见了!县令徐孟在邻县主政三年,整肃吏治,弹压强梁,一时政泰民和、百业兴盛,谁知到此上任才五天,就发生了乌纱帽丢失的事。最要命的是巡抚大人今天要到县里来,没了乌纱帽,如何去迎驾?平时一向沉着冷静的徐孟,此时也有点乱了方寸。他夫人还在一旁嘀咕:"你昨夜勘案回来,衣肩上落着一坨鸟屎,我就怕会遇上什么倒霉事,今天果然&

真假乌纱帽小说精彩章节

1咄咄怪事,乌纱帽不翼而飞
明万历年间的一天清晨,县衙门内就像炸开了锅:县令大人的乌纱帽不见了!
县令徐孟在邻县主政三年,整肃吏治,弹压强梁,一时政泰民和、百业兴盛,谁知到此上任才五天,就发生了乌纱帽丢失的事。最要命的是巡抚大人今天要到县里来,没了乌纱帽,如何去迎驾?
平时一向沉着冷静的徐孟,此时也有点乱了方寸。他夫人还在一旁嘀咕:"你昨夜勘案回来,衣肩上落着一坨鸟屎,我就怕会遇上什么倒霉事,今天果然……"衙役班头卫虎则自责说:"昨夜衙内是我当值,没有尽好守护之责,我该受罚……"
徐孟摆摆手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找到乌纱帽才是正事!"但角角落落都寻遍了,就是找不见乌纱帽。
这时有个衙役出了个主意,说大前天从邻县来了个戏班子不妨先到戏班里借顶乌纱帽来应应急。
看来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到戏班借来戏帽一看,嗨,还真就像那么回事。徐孟此时也顾不上再说啥,戴上帽子就上轿出衙去了。好在巡抚大人只是路过,见面时对徐孟好言嘉勉了几句,就开锣起轿走了,根本就没注意到乌纱帽。
眼前的麻烦总算对付了过去,但徐孟的心里依旧很烦乱,就因为这一连出了两件怪事:昨夜刚发现个无头尸,今晨又不见了乌纱帽。回衙路上,徐孟愁眉紧锁、陷入沉思……
昨夜,有人在县城东门三里外的一片树林里发现一具无头男尸。经仵作勘验,死者被杀应是在初夜时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勘验完现场回到衙内,已敲过二更,徐孟虽觉得有点累,却并无睡意,他在后衙来回踱步,为如何着手破案苦思冥想,连头上的乌纱帽何时取下,取下后放在了何处都记不起来了。
三更过后,徐夫人一觉醒来,发现他还未回房,就找到后衙,见他已伏案睡着了,忙拉着他一起回房睡觉。次日清晨,这乌纱帽就找不到了……
2机缘巧合,假乌纱里藏玄机
一声"落轿——"把徐孟从深思中拉了回来,他下轿后径直来到后衙,取下头上的戏帽,拿在手里看了又看,心想今天要是没这顶假乌纱帽,那麻烦就大了,弄不好还会丢了真乌纱帽。他看看戏帽的顶,又翻过来看看戏帽的里子,看着看着,似乎发现了什么,盯着帽里子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好大一会儿,还将鼻子凑过去闻了又闻,然后放下帽子,叫一名衙役去将戏班的班主请来。
落座后,徐孟问班主戏班里演县官的演员是谁,班主说这要看县官在戏里是主角还是配角。徐孟问昨夜戏里的县官呢,班主说只是个应场角,仅在戏的末尾出一下场,台词也只有一句。徐孟问是谁演的,班主说是一个叫许多宝的跑龙套的。
徐孟问:"他昨天夜晚有没有离开过戏班?"
班主想了想说:"昨日暮色时分,有个小孩送来一张字条,他看过字条跟我招呼了一声就走了,直到戏演过了一大半才回到班里,回来后急忙化装穿衣,戴上帽子就匆匆上场了。"
"你有没有问他去了哪里?"
"问了,他说是一个多年不见的乡里人来看他,请他在喜福楼喝酒,因为高兴多喝了几杯,差点误了正事……不过,有些奇怪的是。他身上好像并不带酒气。"
徐孟又问:"你能说说那孩子长什么样吗?"班主说:"大约十一二岁,哦,对了,刚才我到这儿来的时候看到他了,就在县衙斜对面街口的一个水果摊上,看上去像是摊主的儿子。"两人接着又闲聊了一会儿,班主拿过戏帽起身告辞,徐孟说:"我送你一段。"说罢脱了官袍,和班主一起走出衙门。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徐孟回到衙门,把班头卫虎单独叫到身边说:"刚才有人向我告发,说我那乌纱帽是戏班子里一个跑龙套的叫许多宝的人偷的。"
"许多宝?不可能!"卫虎脱口而出。
"怎么,你认识他?"
"算不上认识。"卫虎支支吾吾道,"他和我同乡。都是本县石塘乡人,多年前似乎见过一面,知道乡里有这么个人。不过他偷乌纱帽干吗?"
徐孟说:"是呵,这东西不能吃不能用不能卖钱,偷它干啥?但那告发的人确是这样跟我说的。我看这样吧卫班头,你叫上几个人在衙内分头找找,要是再找不到,就把这个许多宝抓到衙里来问问。"
卫虎说声"是",就转身走了。徐孟来到后衙坐定,不过两袋烟工夫,就见卫虎手捧乌纱帽喜滋滋地跑进来:"老爷,乌纱帽找到了!"
徐孟倒显得很平静,好像他早知道乌纱帽会自己飞回来似的。他戴上乌纱帽,又站起身穿上官袍,在屋内走了几个来回,然后拍拍卫虎的肩,亲切地说:"乌纱帽失而复得,可谓皆大欢喜,不过说起来这总是一起事故。虽说昨夜是你当值,理该受罚,可你这几天忙前忙后,没少辛苦,我怎么忍心罚你?但若不罚,只怕今后又难以服众,这让我很为难。这样吧,就委屈你做个样子受罚一下,来个幽禁半日、罚俸三天,你看如何?"
"听从大人发落。"卫虎爽快地道。
3出其不意,拔出萝卜带出泥
待卫虎进了幽禁室,徐孟立命衙役丁桐率两名随从到戏班抓捕许多宝。
公堂上,徐孟单刀直入:"许多宝,说说昨天夜里你杀人的事吧!"
许多宝一愣:"杀人?杀什么人?我没杀人!"
徐孟一拍惊堂木:"许多宝,你放聪明点!告诉你,卫虎已经被关起来了,你不想想,要不是卫虎招认,说你杀了人想求他庇护,我们会抓你吗?"
许多宝一听急了:"不,不是我杀了人求他庇护,人是他叫我杀的……"
许多宝一五一十地交代了杀人的经过和掩埋人头的地点。当丁桐等人押着许多宝去将人头取来时,已是黄昏时分。
再说卫虎进幽禁室时,心想半天时间打个盹就过去了,一进去就倒在草铺上着着实实地睡了一大觉。醒来一看,天色已暮,听见外面开门声,只当是来放禁的,却冷不丁冲进两名衙役,用铁链将他锁住了,随即被带到公堂上。他一看地上跪着许多宝,旁边站着水果摊主的孩子,案桌上放着一颗人头,知道事已败露,无可挽回,只得痛痛快快地招认了。
原来卫虎和许多宝早就认识。五年前,许多宝多次入室盗窃,被卫虎侦知,便到许家抓许多宝,许多宝将大部分赃银给了卫虎,卫虎对上谎称"查无踪迹",就将此案私结了。两人从此一拍即合,成了酒肉兄弟。
两年前,卫虎在乡间偶遇一妙龄女子,见其水灵清秀,淫念顿生,悄然尾随其后,伺机奸污了她。女子兄长事后得知,一气之下犯了糊涂,不去报官,倒找卫虎理论,结果被卫虎三拳两脚打死后,扔进了水渠里。
女子老父连遭横祸,悲愤交加,告到县里。可县里知情人惧于卫虎势力,无人敢出面指认作证。
前任县令又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他知道卫虎是个盘踞公门十多年的蠹吏,与地方上的黑恶势力多有勾结,因而不敢也不愿深究此案,就草草下了个"事主寻衅失足落水、意外死亡他杀无据"的断语。老父不服,当堂呼冤,县令却以赵父"无理取闹、喧扰公堂"为由,将赵父责打二十大板后,逐出衙门。
前几天,老父听人说起新到任的县令是个秉公执法的清官,就连日赶到县城告状。在写字摊上请人写好状纸,但临到衙门前却又犹豫起来。就在他徘徊不前之时,卫虎在水果摊附近看到了他,知道他必是来告状的,就花了几个小钱叫水果摊小孩传送字条唤来许多宝,授意他伺机杀死女子老父。卫虎则索性走到县衙正门前,双手叉腰,傲然而立。
可怜那老头见卫虎依然威风不减,心想新县令在邻县惩恶除奸的那些传闻或许并非真事,还是等几天看看动静再说,待见了真佛再烧香也不迟,于是又转身回家。孰料,丧尽天良的许多宝悄悄尾随其后,待到东门外树林里时,正好赶上天黑,许多宝见四下无人,便下手将其杀害,并按卫虎所嘱割下人头到另处掩埋,为的是不让人知道死者身份,也就不会怀疑到卫虎头上。
今晨徐孟的乌纱帽失踪,也是卫虎所为。自徐孟到任以后,卫虎终日惴惴不安,总觉得徐孟是悬在他头上的一把利剑,保不定哪一天会砍劈下来。
昨夜当值,见徐孟深更半夜还在反复推敲无头尸之案情,更加惶恐不安。当他第二次巡至后衙时,见徐孟伏案而睡,乌纱帽就搁在窗台上。他知道巡抚大人明早要到县里来,便把乌纱帽藏了起来。这样,徐孟即便不会因此去官撤职,也会被巡抚大人严厉训斥,传扬出去必然成为丑闻笑柄,从此威信扫地,在本县再也呆不下去。谁知这时偏偏有人给徐孟出了个主意,借了顶假乌纱帽蒙过了巡抚。而更令他始料不及的是,正是这顶戏帽让徐孟很快就找到了许多宝这个杀人凶犯。
4天不藏奸,多行不义必自毙
上午徐孟接驾后回衙,在后衙翻看戏帽时,发现帽里子上有鸟屎的痕迹,与他官袍衣肩上的鸟屎迹印相似,气味相同,都有一股腐鼠臭。他断定是猫头鹰的屎,因为只有猫头鹰才在夜间出没。东门外那片树林是猫头鹰群居的地方,方圆十几里内再无第二处。难道这个叫许多宝的戏子昨夜去过凶案现场?
徐孟送戏班班主出衙后,找到了水果摊主的孩子,根据孩子的描述,那送字条给许多宝的人正是卫虎,而卫虎却说他不认识许多宝。徐孟由此断定:如果许多宝是凶手,那么卫虎对此不仅知情,而且极有可能是共犯!徐孟在邻县时,就听说过卫虎的一些恶行劣迹,并且他本就怀疑乌纱帽的失踪与卫虎有关。他故意跟卫虎说有人告发了许多宝,再找不到乌纱帽就要抓许多宝。卫虎怕许多宝抓米后节外生枝,牵带出杀人的事,就赶忙把乌纱帽拿了出来。这样一来,徐孟不但巧妙地找回了乌纱帽,更坚信了自己的推测。于是当机立断,计囚卫虎,突审许多宝,果然一举破获了这起凶杀案。后经查实,卫虎竟负案二十多起,牵涉到的地头豪强、盗贼恶棍三四十人全部被依法惩处,已经升任他省巡抚的前任县令也由当朝内阁首辅张居正下令撤职查办。
卫虎、许多宝被处决那天,城乡民众争相围睹、拍手称快。知道破案经过的人都说:"卫虎若不藏起真乌纱,徐孟就不会去借假乌纱,不借假乌纱就不会这么快就找到许多宝,卫虎也不会这么快就落入法网。这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自搬砖头自压脚,天不藏奸啊!"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