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生态村官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9:00

不和谐的音符这年秋收结束,锥子沟村委会要在半月后换届。对这事,村民们可是连悬念也没有,都说:"那还有谁?肯定还是他蔡老三一肩挑呗。"蔡老三那是锥子沟的大拇指。20年来,他一直当着支书兼村主任。锥子沟背靠原始森林,是个很偏僻、很贫困的山村。但贫困归贫困,山沟人团结、和谐,日子照样过得有滋有味。乡政府提前半月派于助理等人过来召开村民大会,也就是例行公事地宣传一下,其实选不选,村主任都是蔡老三的。蔡老三

生态村官小说精彩章节

不和谐的音符
这年秋收结束,锥子沟村委会要在半月后换届。对这事,村民们可是连悬念也没有,都说:"那还有谁?肯定还是他蔡老三一肩挑呗。"
蔡老三那是锥子沟的大拇指。20年来,他一直当着支书兼村主任。锥子沟背靠原始森林,是个很偏僻、很贫困的山村。但贫困归贫困,山沟人团结、和谐,日子照样过得有滋有味。乡政府提前半月派于助理等人过来召开村民大会,也就是例行公事地宣传一下,其实选不选,村主任都是蔡老三的。蔡老三就在会开到结尾时说了句:"下届这村主任谁爱当谁当,我是死活不干这操心赚挨骂的营生了。"
蔡老三哪回换届都要来上这么一通推辞,也跟例行公事似的。大家也都例行公事似的劝他,说些为人民服务之类的话。可蔡老三这回像来了劲:"真不干了。有人背后捅我的刀子,说我占着茅坑不拉屎。"嘴上这么说着,可老蔡心里话,这山沟一筐木头砍不出个楔子来,吓死你们,也没人敢伸头当这个村官。
谁知这时,人堆后突然有人咳嗽了一声:"一个不足400人口的村主任,屁大个事,值得拿来捏去吗?实在没人干,我干!"这人扔下此话,扭身就走。
蔡老三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寇点子,背地里说蔡老三占着位置不作为的正是此人,也就他,关键时候敢跳出来唱几个不和谐音符。于助理也认得,喊他大名道:"寇文秋,你给我站住。这么不负责任地搅和,想破坏选举吗?"
寇文秋站住,斜了于助理一眼:"你帽子扣得不小呀,那你就以违反宪法罪把我铐起来呀?我看你这是欺骗群众。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鼓励大伙别有顾忌,要畅所欲言。我只说了这么一句不当真的话,你就搬出宪法来恐吓,如此虚伪,你还有脸代表乡政府说话?"
一下子,把于助理噎得两眼翻白,这小子此言极有杀伤力,真让他没有反击的心理准备了。
寇文秋见于助理发愣,又说了句:"走咧。"把门一甩,留下一串响亮的脚步声!
到了这地步,蔡老三也没法下台,对于助理摇摇头:"你瞅瞅,这刺儿头连你们乡领导都不放在眼里,我这村官怎么当?他要当,就让他当吧。"说罢,也扭头退出会场。
提起寇文秋,蔡老三吃饭都得省一碗。这寇点子30多岁还光棍一条,算是窝囊的了。农民嘛,以朴实仗义为处世理念,可他寇点子酒桌不亲,麻将不打,行动独来独往,走路低头数石头,整天尽琢磨怪点子,哪像个庄稼人?俗话说,仰脸老婆低头汉,大伙说,这种人难斗。哪想到前年走了狗屎运,买奖券中了一大笔钱,不但盖上两层小楼,又赶上有位村民重病,声称要把20亩耕地一次性转包10年,价钱便宜得让人淌哈拉子,但谁又掏不出这笔钱来,又让寇点子给捡了去……寇点子乘人之危的做法,山里人大都不以为然。所以,寇点子跟蔡老三叫板,蔡老三压根不在乎,他决心要把这戏唱到底,便对于助理说:"寇点子当众叫号,够嚣张的。他必须当着大伙的面向我赔礼道歉;不然,我这挑子撂定了。"
蔡老三以为这么一叫板,就凭寇点子这么多歪心眼子,不会不知道众怒难犯,一定会当众赔个礼,说自己信口胡说,蔡支书也就借坡下驴。哪知道,于助理从寇点子那边回来,耷拉着脸,说寇点子说自己没错,坚决不道歉;另外还让于助理捎话,村主任是要大伙选举的,并不是谁想夺就夺了去,蔡支书怎么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啊。
蔡老三气得一巴掌拍在烟灰缸上:"选。他不怕丢人,就正大光明地参与竞选,群众最知道好歹!"
蔡老三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锥子沟姓蔡的占多半,选举村主任就跟选个族长差不多,本家们哪回不投他蔡老三;姓寇的总共就两三户,寇点子根本没有当主任的本钱,他痴心妄想丢这个人,图的是什么!
轻易"政变"
选举正日子眨眼就到。蔡老三胸有成竹,凭他这些年的威望和本家的优势,期间他又亲自挨家挨户跟选民们做了不少沟通,大伙不可能投寇点子的票,结果这主任还不是他蔡支书的?
于助理首先当众承认自己那天失言,请大家原谅。随后宣布,既然寇文秋同志提出愿意竞争村主任一职,那就请大家投票表决。然后就要分发选票。话音未落,寇点子伸手制止住了:"我可并没答应要参与竞争呀。现在领导把这想法强加到我头上了,那我不参与还叫什么男子汉呢。可是我话得先撂在前头。"这小子平时话不多,今天突然变得滔滔不绝,"乡亲们,我若是当上村主任,首先要为大伙办两件事:头一件,财务公开。从我当选开始,凡上面来人,吃喝费若花村里财政一分钱,我寇文秋头朝下走出这个村子。去年蔡三爷吃掉多少,有账可查,这笔钱有几万块,我给照数省下,到了年底,按人头分给大伙。第二件,今后我每次开会必给大家好处,要不,我就不麻烦大伙。明年这时候,要让大伙都承认占了我的便宜,如不兑现,我那幢小楼卖掉,按人口分钱。"
蔡老三暗叫"邪了门",自己掏钱为集体招待上级的人,开会还给与会者好处?这小子想官想疯了,他小子若是选上了,不破产才怪!这样想着,只听寇点子还有话呢:
"以上两条,我当场跟大伙签协议。我也有条件,大伙选我得拥护我,哪个不听我指挥,那我就撂挑子,这后果责任得他负,包括蔡三爷。"
蔡老三一拍桌子站起来:"你这是贿选!"
寇点子嬉皮笑脸:"三爷,您别气坏了身子,我充其量算个竞选演说。贿选哪有摆在桌面上的?像您老人家挨家串联、许愿那才叫贿选。您要是不敢面对大伙的选择,我退出就是,何必呢。"
这一步好比象棋中的**叫"将"不出门,蔡老三只气得脸色煞白:"投票,我服从选举结果!"
这寇点子意犹未尽,"那我还要补充一点,虽然三爷说他不干了,那是玩笑。大伙如果选他,他还是愿意继续干的。"
哎哟把个蔡老三气的呀,这混小子像是把他蔡老三当众剥光,搞得他一点退路也没有!他暗暗发狠,等选举结果出来,我看你怎么收场!
法定的时间到,于助理只能宣布投票。结果出乎蔡老三意料,寇点子得票率超过了八成,眼睁睁让他当上了新一届村主任!
寇文秋眼泪在眼圈里了,不住地向大伙作揖:"乡亲们如此高看我,文秋若不把锥子沟搞出个名堂来,这脑袋宁愿揪下来,给大伙当尿壶!"蔡三爷转身想走,却被寇点子高声拦住:"三爷您别走哇。我这个村主任,还在党支部领导下。支持还是不支持,你好歹得表个态吧?"
蔡老三直气得眼前一片金花乱舞,他恨寇点子,更恨那些当面答应投他的票,临时变卦的村民们,哪想到这场政变进行得如此容易呢?他深吸了一口气,才稳定住情绪:"支持。怎么会不支持?只要你不违法,党支部坚决支持。"
这样该行了吧,可寇点子没完:"感谢三爷和党支部。可我还有话说,官场上大都是后任维持前任的政策,我要是也那么办,还换届干什么?我得对您从前的领导方法做大手术,您支持不支持?"
"我会不欢迎你进行改革吗?"蔡三爷说,"你敢揽瓷器活,必有金刚钻。只要把村子治理好,为乡亲们谋来福利,我不光举双手赞成,这个书记也要让给你当呢。"
这天,蔡老三那寒气胃一宿没闲着疼。按街坊辈,寇点子得叫他一声三爷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篡了位!他恨恨地想,这个孙子,你往后可得仔细了,只要错一步,哼,我让你想哭都找不到坟头!
歪点子系列
蔡老三让出村委会主任的位置,耳朵眼睛却一直跟着寇点子,他不相信寇点子会比他高明。
蔡老三乡政府有人呢,消息很快就反馈过来。寇点子上任第二天就去了乡政府。跟乡长书记说,自己决心把锥子沟搞成富裕村,唯一的要求是上面别总派人去检查这检查那了,穷村子没钱供饭。乡长一听先火了:"你小子害怕检查,是不是有什么怕人的猫腻?你不供饭拉倒,我们自带干粮去!"寇点子挨了骂,不羞不恼,还一个劲地道谢,说领导体谅下面,他一定以优异的成绩作为回报。
蔡老三差点顶着屋子笑起来。人家要带干粮来公干,不是讽刺是什么?他寇点子听不出好歹来还感谢,这不是痴呆是什么?这时,老伴从外面跑回来告诉他,寇点子的女朋友薛小芳跟他好一顿吵闹,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还用说?寇点子中了奖,有了房子,才招来女朋友,这回房子都抵押出去,说没有就没有,人小芳不跟他黄,怎么会对得起他!蔡老三幸灾乐祸,忙告诉老伴过去安慰一番,实际是把寇点子的痛苦当成胜利成果享受。这时,却听寇点子在大喇叭里喊话,告诉大家,说是他从外地请回来夜校老师,要求每家男女两户主必须轮班听课。凡上课者,只要能回答上简单问题,证明你确实没在课堂上睡觉,那就每人发劳务补贴50元!
乡亲们以为多难的课程,怕拿不到劳务补贴,个个提心吊胆地听课。可人家老师只讲些种地使用化肥、农药的害处,下课前的提问更是容易,只要能答上:"化肥、农药长期使用,对健康不好",就当场领钱。这下子把大伙乐得,都说村主任选着了,选着个财神爷!
支书蔡老三起初不屑一顾,第二天他也沉不住气了,吩咐老婆:"50元不赚白不赚。你先听去,哪天我也去!"就这样,全村300名男女成年人,五个晚上全部轮完一圈课,有老婆的家庭白捡100元。寇点子咧着大嘴笑:"还有好事。大家回去,如实把今年的产量,分门别类给我填了表报来。也不白让你们劳动,一份表格20块。记住了啊,你若是想多报或者少报,大伙的眼睛亮着呢,若看出破绽,钱可就没有了。"说完,让会计把表格发下去。
连听课、填报表都给钱,这将近三万块呢,寇点子他当真是病得不轻呀。支书蔡老三恨得牙根儿痒痒,这不是彻底寒碜他这位前任领导吗?但人家自掏腰包,谁也管不着!
蔡支书这边气还正生着,村民们填表的钱都领完了,就听寇点子又宣布召开村民大会。蔡书记知道拦不住,寇点子亲口承诺开会必有好处,哪个会不来听听呀。果然,还没到点,放露天电影那块空地上,人挤得满满登登,比放电影都齐!蔡书记当然要参加会,还被请到前面,坐在一条板凳上。寇点子见人齐了,清清喉咙,说这次开会,不给现金,然而却要给大家谋更大的福利。
更大的福利!蔡老三听得心惊肉跳,这小子确实是疯了!上任这才几天,折腾出去近三万,如今又要再加码,难道他要提前把小楼分掉?那往下这戏他还如何演?演不下去,这村主任的位置怎么夺去的,还得怎么送回来。
蔡老三这样想着,耳听寇点子宣布了一条新规定,锥子沟村这些年养成了恶习,农闲时节,睁开眼就知道聚一块赌麻将,这个恶习要改掉。他寇文秋承诺要让本村三年脱掉贫困村的帽子,五年内成为全乡最富的村,如果实现不了,那小楼就是大伙的啦。但这承诺需要大伙配合,从今天起,任何人白天不许在家猫着赌博,他已经联系好了乡政府、中小学、敬老院,还有养牛场、养羊场等许多单位,老少爷们可以去那里清除厕所粪便,降雪后,运到各自的田里……寇点子最后说:"禁止赌博,可以减少多少家庭夫妻间的争吵,提高村民的素质,促进全村邻里间的和谐,这本身就是福利,但哪个若是不领受,却就怪不得我了;第二,咱们上回请专家讲课,都知道化肥、农药的害处,所以,明年我要在咱村推行生态五谷种植,禁止使用化肥和农药。哪个人若是现在偷懒,到明年吃亏的还是他!"寇点子颁布完他的土政策,还自以为是地炫耀:"怎么样?咱全村农田约2000亩,每亩地化肥、农药至少150块,总共那叫30万,我寇文秋一句话就都给大家省下了,这福利小吗!"
听到寇点子这番疯话,蔡支书差点要蹦起来。你号召积肥没错,那要有个自愿的前提。化肥、农药怎么了,国家允许生产,那就是允许使用,它增产增收,利大于弊,莫非你没看焦点访谈节目?有多少政府强行干涉村民们种植自由的事件,都被无情地曝光、揭露出来,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小小村官有什么资格胆敢下这样的禁止令?
当天晚上,蔡老三就去一些亲信家走访。大家也觉得寇点子这话不靠谱。不让买化肥农药,再怎么忙活,农家肥肯定还是不够用,必定会减产的,这损失他寇点子负不了。这些人商定,先让他寇点子做一冬好梦,明年春耕,化肥农药该用照样用,他寇点子敢阻拦,咱拿政策给他叫板,那时不但罢他的官,还得分他的楼!
不认输不行
一个冬季很快过去。听话的村民把自己田里运满了优质肥,蔡老三身为书记,不好公开跟寇点子对着干,就推说年纪大干不动,只做了点表面文章,他们暗地里把农药化肥运了回来,这些年用惯了化肥,土地板结,一旦离了化肥,庄稼定会大幅度减产,别说富裕村,干脆讨饭去吧。
眨眼春暖花开。这天,锥子沟开进来四辆轿车,坐的是寇点子特邀的贵客,省城某粮油经销公司的董事长代表。来干什么?跟全体村民签约。寇点子这才揭开谜底:所有听课、填表的劳务费,一分钱没用寇点子出,全是这家公司支付的,为的是今天这次签约。前些日子他寇文秋已经统计了村民自填的去年收入报表,全村共有农田2000多亩,年产毛粮160万斤,刨除化肥、农药等费用,净值120万元。如禁用化肥、农药,再没有农家肥的话,产量连一半也达不到。也就是说,不含农家肥因素,村民要损失60万元。寇主任说:"现在就把这60万元亏损提前补贴给愿意签约种植生态五谷的村民。前提是,种植、秋收全过程由公司派人监管,打下的粮食由公司以高于市场价格的3倍全部包购。当然,哪位仍然坚持使用化肥、农药,你只要不签约,我是不敢干涉的。"
蔡老三一伙就打算用化肥、农药跟寇点子对着干,感觉姓寇的没本事推行他那个生态五谷的馊点子,哪料到人家会走出这样一步杀棋!寇点子那60万元的价值只是个理论数字,山区村民不会算计,打下的粮食除了自己吃掉、还要喂牲口,全村卖掉的余粮连10万元也没有,不然怎么能叫贫困村。每年春耕,家家户户口袋里没钱,都苦着借钱、贷款买化肥、农药,而眼下如果签约,非但不用投资,每家还平均有近2000元的现钱,到秋天收的粮食还给3倍的钱,这好处傻子也不会放过!所以,一天不到黑,协议顺利签完。蔡支书只好咬着牙夸奖寇点子这主意好,也领到了2000元的补贴。
这一天,锥子沟比过大年还热闹。备足了粪肥的人家喝醉了酒,跑到街上扭秧歌庆祝,他们不单白赚到补贴,粮食照样增产,秋天卖3倍的价钱,哪个不庆幸听了寇主任的话!那些偷懒怠工抵制寇点子号召的村民打掉了牙往肚子咽,都后悔当初不该盲目跟着蔡老三走。没有农家肥,地里减产是命中注定的了,眼看着3倍的高价格,到时候却没的粮卖,他姓蔡的有能力赔偿吗?他自己还不知道冲哪里哭去!
蔡老三给弄得灰溜溜的,恨那个浑身上下长满心眼的对手,又不得不佩服人家就是棋高几招!然而这地里没肥,那不是眼睁睁地损失吗?家中的化肥农药烂在手里却不敢用,因为协议上白纸黑字,公司派来监督的人虎视眈眈,一经发现,那惩罚是受不了的!
蔡书记一筹莫展,急得拿脑袋撞墙。就听寇点子又在大喇叭里检讨上了,说都怪自己没能力彻底说服大家,让几户人家减少了收入。作为补偿,他已通过有关渠道,收购到一些地沟油,廉价卖给缺肥的村民当肥料用。蔡老三本身是个优秀的庄稼把式,他怎么会不明白,地沟油若是食用,确实对身体有害,可当肥料用,既增产又肥田!蔡老三在一片欢呼声中羞愧万分地领到了购废油的指标,心里也不得不佩服:寇点子呀寇点子,你小子好心眼坏心眼一样多,我蔡老三这真得高看你一眼呢。
这一年恰巧风调雨顺,知道粮食是3倍的价钱,村民们照顾得格外精心,虽然没有化肥农药,锥子沟并没大幅度减产。寇点子提醒村民:"咱种的是生态五谷呀,总价值360万!大家信我的好不好,咱穷人暂时吃不起这么奢华的精品,一粒不留。全卖掉吧。"他给村民出了主意,从外地"进口"平价粮做口粮,至于牲口饲料,他联系购买回一批廉价的陈化粮代替,仅这一笔,就给锥子沟省了几十万块钱!
现在寇点子根本不用号召积肥,早在伏天农闲时,人们就开始从树林里田头捣腾腐殖土肥田,到外地打工的劳动力,也被叫回来积肥……村民们正拿着卖粮的银行卡左一遍右一遍地看呢,大喇叭又传来好消息,所有的庄稼秸秆一律不许像往年那样就地烧毁,寇点子已经与奶牛场签了合同,对方以高价收购,因为喂生态秸棵可以提高奶和肉的质量和价格!锥子沟有史以来没人听说过玉米秸和稻草还能换钱,这不是拿馒头往油里煎嘛。寇点子还告诉乡亲们,今年是第一年,粮食中仍然有少量化肥、农药的残余,构不成正宗的品牌;明年,公司会将收购价再涨一倍。他已经申请注册了"生态五谷"的商标,三年后,咱们收获的生态五谷可以直接打入市场。上级不是明令禁止干涉农民的种植品种吗,他寇文秋偏偏背道而驰,兹决定,明年开始,为便于公司收购和今后销售上的方便,全村种植品种要统一规划,如有标新立异者,后果自负。村民们确实不情愿哪个人来硬性干涉他们的种植计划,但更不情愿失去高于市场价格6倍的粮价!大家伙串联起来,一起找寇点子请求:"主任哪,您隔三差五给我们开个会吧。我们不再要工钱,还给您发高薪行不行啊?"
紧要关头看人心
寇点子上任的第三年,他跟那家公司重新签署了协议,锥子沟的粮食涨价到原价的10倍。"生态五谷"已经让他注册了商标,并且很快将形成品牌。如果不按照这个价位收购,他将独力经营锥子沟的生态五谷。到了此时,寇点子才向大家透了底,如今人们的养生意识提高了,城里有钱人多的是,锥子沟的生态五谷在公司的宣传运作下,均价已达到40元一斤,最贵的经精心设计成礼品装,单价超过了百元,难怪公司肯出这么多血跟寇点子合作。
锥子沟的村民们一下牛了起来,许多人嫌干农活累,索性从外地雇工来帮忙。寇点子更是忙得脚打后脑勺,他两眼瞪得鸡蛋大小,狠歹歹盯住不让外地粮食"入境".著名穷村锥子沟一下子暴发,惹红了外地人的眼,他们千方百计试图把粮食弄进来,掺到生态五谷中卖高价。寇点子在会上扯着嗓子吼,锥子沟的生态五谷品牌,要紧的是保护,但真的出现害群之马,从外地偷运进粮食掺杂谋利,或者是偷偷使用化肥,生态五谷必然坏了名声,那可就一蹶不振了。村民们异口同声地喊:"寇主任不用担心,哪个要是敢坏咱的风水,全村人一齐往他家院子扔石头!"
这年秋收大忙季节,镇上来了工作组,纪委楚副书记带队,当晚就召开村民大会,当众宣布,有群众举报,寇点子涉嫌收受贿赂和以权谋私。举报信上说,这寇点子的小楼和他所谓中奖的故事,全是他编出来欺骗群众的。寇点子看到锥子沟的种植优势,感觉有利可图,就找到那家公司,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说活了那老总的心,他指山卖磨,预先从公司拿到了一大笔钱,又是造楼,又是用来收买人心……这些钱羊毛出在羊身上,还不都是从所谓生态五谷的价格里扣的?楚副书记冷笑道:"你寇主任让镇里的人背着煎饼进村,你多廉洁呀?岂不知钱你赚着,清官你当着,好人全你一人做了,你把党支部放在了哪里?"
寇点子脖筋蹦得老粗:"楚书记,话不能这么说。实话说了吧,那公司老总跟我沾亲,不然,我就是说破了天,他会来投资吗?因此,那钱应当是他资助我的,就算是我拿的回扣,这也跟廉洁、党支部什么的扯不上关系吧?"
楚副书记说:"扯不扯上关系,那要用事实说话。请你配合一下,跟我们到镇里接受调查,假如举报信是子虚乌有,组织上会还你清白的。"
寇点子一脚踢翻了椅子:"眼下马上要卖粮了,这时候弄我走,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意思,你得问组织去。"
正僵持,门开了。蔡老三披着棉衣走了进来,他这几天生病,在县城住院,听到消息特地赶了回来。蔡老三盯着楚副书记看了足有10秒钟,问:"你要带走寇主任,党支部怎么不知道?"
楚副书记没想到蔡老三这时候回来,更没想到这位对寇点子一包意见的他会偏袒寇点子,吭哧了半天,说:"他不是党员,跟党支部无关。"
"既然不是党员,怎么劳动你纪委领导?我感觉,纪委是管党员的吧?"
这位纪委副书记业务水平有限,一时居然语无伦次:"寇文秋凌驾于党支部之上,所作所为全是他一意孤行……"
蔡老三对寇点子意见大着呢,如此一点拨,他还会执迷不悟吗?会议室紧张得点火就着。
"错。"没想到蔡老三出语惊人,"你刚才说的那些,文秋主任全跟我汇报过。本村党支部5号召开的会议,集体认为,文秋同志那点所得太少了,锥子沟还要给他重奖,计划从每亩地里提出500元,也就是总数100万,奖励给寇主任,让他娶个媳妇,然后带领大伙奔小康。支委们说话呀,开过会没有?"
在场的支委七嘴八舌:"是5号开的会,大家一致通过的!"
蔡支书又问:"全体都在。每亩地拿出500元奖励寇主任,多不多?"
"不多!"村民们感激寇主任,顿时掌声雷动。
其实此事的内幕寇文秋和蔡老三都不清楚。邻村村支书跟寇点子沟通,希望把他几户亲戚的粮食偷运进锥子沟,夹杂进生态五谷里出售,承诺一半的好处费给寇点子,遭到寇文秋的严辞拒绝。寇文秋事后忘记了,那位支书却恼羞成怒,央求亲家楚副书记帮助收拾寇点子。老楚挖空心思找出寇文秋这些短处,没想到,让蔡老三轻易化解。蔡老三拍拍裤子上的褶子:"楚副书记,责任全在我,需要调查什么,我跟你走。眼下售粮的紧要关头,动我们主任,那就是要配合假生态粮混进本村,性质恶劣着呢。你可不要上坏人的当啊。"
楚副书记一行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
寇文秋一把抓住蔡老三的手,握了又握:"三爷,我的好三爷!您根本没开支部会,这样撒谎,不怕楚副书记知道了报复您吗?"
蔡老三哈哈大笑:"傻小子哎,三爷确实是糊涂过一阵子,但不能总犯混呀。你把一个穷村,弄成全市的致富标杆,这能力,别说三爷,就是全国有几个?三爷这年纪的人,不怕报复,我正想要求辞职呢。会虽然没开,可支委们商议好了,立即上报发展你为预备党员,明年这支书担子由你来挑。我再占着茅坑不拉屎,那还算个人吗?"
寇文秋堂堂五尺汉子,据说长这么大没掉过泪瓣瓣儿,此时,他紧紧抱住蔡支书,号啕大哭……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