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厨神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9:00

在天豪酒店掌勺的王大厚,是本市最有名的厨师,人称厨神。同样是一道菜,他能给你做出十几种花样,样样都是色香味俱全。菜还没出锅,隔十米都能闻到香味。要是尝上一口,哎也,都香到骨子里了。王大厚,40出头,为人老实耿直,不善言语。酒店老板李多财知道大厚是棵摇钱树,所以把工资开的很高,就是为了能留住大厚这个能人,大厚也知道感恩,一直没有跳槽,在酒店一干就是五年。酒店的厨师都是大厚的徒弟,他选徒弟非常严格。首

厨神小说精彩章节

在天豪酒店掌勺的王大厚,是本市最有名的厨师,人称厨神。同样是一道菜,他能给你做出十几种花样,样样都是色香味俱全。菜还没出锅,隔十米都能闻到香味。要是尝上一口,哎也,都香到骨子里了。
王大厚,40出头,为人老实耿直,不善言语。酒店老板李多财知道大厚是棵摇钱树,所以把工资开的很高,就是为了能留住大厚这个能人,大厚也知道感恩,一直没有跳槽,在酒店一干就是五年。
酒店的厨师都是大厚的徒弟,他选徒弟非常严格。首先你鼻子要灵,你得知道什么时候该起锅。大厚拿来几瓶洗发膏让前来拜师的人闻,闻完后闭上眼睛再闻一遍,然后能说出洗发膏的牌子,你才算通过。其次你得掌握好火候,火的大小要合适,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大厚扔给他们几个打火机,让他们调出两厘米的火苗,大厚打眼一看,就知道你长了几毫米还是短了几毫米,不多不少,正好两厘米,你才能拜师学艺。还有就是要有手劲,你没有手劲颠不起勺来也不行。最后,每个人都要做一道最拿手的菜,让大厚尝尝,大厚要是觉得你这菜做的还行,OK,这就算拜入师门了。在酒店干了五年,王大厚一共也就收了不到十个徒弟,他这徒弟的工资比一般饭店厨师可是要多几倍,大厚的工资那就更多了。
大厚有个30多岁的老婆,长得贼漂亮,但两人没有孩子。大厚的生活一直很宽裕,但是世事难料,这不上个月,大厚摊上官司了。饭店里的人食物中毒,几十口子人上吐下泻,一个个送进了医院。老板李多财把这事都怪罪到大厚的头上,大厚被告上法庭,花光了十几年的积蓄不说,房子也没了,老婆还跟人跑了,王大厚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兢兢业业地工作,最后会落这么个下场。大厚苦思冥想,这菜出锅之前他可是尝过的,一点问题没有,那些个顾客吃了咋就会中毒呢?大厚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老板李多财也是,平时用得着你的时候,对你跟亲爹似的,出了事了,把责任全怪到你头上了,自己愣是一分钱没出。
大厚又去了几家饭店应聘,都没人敢要他。这一个月,王大厚一直躲破烂的出租屋里,唉声叹气,这他妈什么世道。
这一天,大厚走出出租屋,穿个脏兮兮的跨肩背心,下面穿个大裤衩子,拿着把大扇子在街上瞎逛,一边走一边寻思,现在身上也没剩几个钱了,要在不找个工作,连饭都吃不起了。一个厨师,竟然为了吃饭而烦恼,大厚也被自己逗笑了。当初自己风光的时候,街坊邻居一个个地过来跟你攀亲,现在落魄了,就都拍屁股走人了,一个月过去了,也没见个人来安慰安慰大厚。
这不知不觉就走了几里路,大厚的肚子开始叫唤,行了,也该找个地方吃一顿了。大厚进了一个小饭馆,里面很是冷清,就站着一个长得挺黑的高个子服务员,大厚点了一盘土豆丝,服务员走进厨房忙活起来。大厚笑着调侃他,"你们这饭馆也够省劲的啊,服务员兼厨师,你不会就是这里的老板吧?"
"还真让您给说着了,我就是这儿的老板。"
"哎也,您可真是技多不压身。"
菜做好了,端到桌上,大厚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嚼了两下,一口吐在地上。
"我说兄弟,你这一开始的火候就不对,火开大了,出锅出早了,最要命的是啥,你盐放的太多了,我刚吃了一口盐粒子。"
服务员一听,不乐意了,"想吃好的去天豪酒店,看你这一身打扮也不像富贵人家,吃个菜还那么多事儿,你有本事自己做去。"
王大厚心想,自己当初在天豪掌勺的时候,可是天天在那吃。
"行,我就给你做做看,让你知道啥叫厨艺。"
大厚走进厨房,服务员跟在后面,看他能整出什么花样。大厚一手拿着菜刀,一手拿着土豆,刀刃在土豆上飞舞,三两下把皮去的干干净净,土豆皮落到菜板上,竟然连在一起。大厚把土豆放在菜板上,手起刀落,菜刀刷刷刷飞快地切在土豆上,一大块土豆几秒钟就被切成丝。服务员看的是目瞪口呆,这人是有两把刷子啊。随后又想,这都是些花把势,行不行咱饭做出来再说,你要做的不好吃,我不笑话死你。
勺子在锅里翻滚,大厚不停的调节着火焰,不一会儿,锅里传来阵阵香气,饭还没出锅,服务员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他故作镇定,把哈喇子咽进肚子里。饭做好了,盛到盘里,端到桌上。服务员坐下来,看着大厚做的土豆丝。上面铺了一层油,色泽金黄,好像快要融化似的。那香气不断地扑向他的鼻孔,真是香到了骨子里。服务员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哎也,这是土豆丝吗?这不***山珍海味吗。他一口气把盘子里的土豆丝扒光,意犹未尽地抹抹嘴,
"哎呀,叔,你做饭咋就那么好吃呢?这么滴,你跟着我干,不,你收我为徒吧,教我做饭。这饭店算咱俩开的,你看行吗?"
服务员知道遇见能人了,看能不能把大厚留住。
大厚心想啊,反正现在大饭店也没人要我,能在这小饭馆谋个差事也行,再看这小伙子长得也挺实诚的,就答应了下来。
想当年,我收徒弟那可是要进行层层考核,现在随便一个服务员都能成为我徒弟,真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啊。
当天晚上,大厚整了几个菜,服务员开了一箱啤酒,两人边喝边聊。那服务员叫小黑,25岁,以前当过武警,后来复员不干了,找了个工作挣了俩小钱,开了个饭馆。可他哪是开饭馆的料啊,平时顾客就少,干了没几天,厨师和服务员都跑干净了,就剩下他自己。正愁这饭馆怎么经营呢,恰好就遇见了大厚这么个能人。
几瓶啤酒下肚,两人的话匣子打开了,
"师傅,我跟你说,你知道我开饭馆的钱是咋挣得吗?"
"怎么挣的啊?"
"我跟你说,你可别跟别人说。"
小黑喝了酒,脸变的更黑了,他凑近大厚,小声地说,
"我告诉你啊,我接了个大活。"
小黑向四周望了一下,发现周围没有人,继续说道,"我以前是豪泰酒店的服务员,有一天经理跟我说,让我到天豪酒店,冒充那里的服务员,上菜的时候呢,在菜里下药,哎呀妈呀,就这一次,豪泰给我五万块钱。"
大厚喝的满脸通红,捂着脑袋迷迷糊糊的傻笑,
"哈哈,***真够缺德的。天豪也忒倒霉……"
"天豪?下药?……"
大厚一下清醒了,直直的盯着小黑,小黑喝的醉醺醺的,眼神迷离,筷子夹了一根茄子往嘴里送。大厚猛地掐住小黑的脖子,小黑一下喷出刚送到嘴里的茄子,
"王八卒子,***原来是你!"
小黑上气不接下气,憋得翻起白眼,
"师傅……你…这是要干啥呀?……"
"*****的,你知道我是谁不?我就是天豪的大厨,***害的我倾家荡产,老子今天就掐死你!"
"师傅,你掐死我也没用啊,又不是我一个人干的,是豪泰让我们干的。"
大厚松开小黑的脖子,小黑咳嗽两下,喘了几口气,经过这么一折腾酒醒的也差不多了。再看大厚竟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你说我犯了啥错啊,老天要这么惩罚我,钱没了,房子没了,媳妇也跟人跑了……"
"师傅,我要知道你在天豪,打死我我也不能干那缺德事啊!"
大厚还趴在桌子上哭哭啼啼,小黑也慌了,不知道咋去安慰他,这别哭出啥毛病来。
"师傅,只要您一句话,我这就去把豪泰给砸了。"
"***,砸了有啥用啊?我的钱、房子、老婆能回来啊?"
小黑眼睛咕噜转了一圈,
"师傅,我有个注意,只要事成了,钱、房子和老婆都会有,更重要的是,咱们得把豪泰给干趴了。"
大厚一听,来了兴趣,停止了哭泣,
"啥主意啊?"
"我认识一个朋友,特有钱,咱去跟他借个几百万,开个酒店,就开在豪泰对面,就凭师傅您这手艺,过不了多久就能把豪泰干趴了。"
"人家能借吗?"
"能不能借,就要看师傅您的了。"
第二天,小黑带着大厚来到朋友家,他的朋友姓杨,是小黑大姨夫的干儿子,家里有钱。他们把事一说,小杨犹豫了,
"我凭啥相信你们呢?万一你们是来骗我钱的呢?"
大厚一听,没戏了,人家咋就会平白无故地借给你钱呢?转身要走,小黑把他拦住。
"杨哥,我怎么会骗你钱呢?你不信,就让我这师傅露一手,您吃了我师傅做的菜,保准啥山珍海味都不愿吃了。"
"哎呀,有那么邪乎吗?还山珍海味都不愿吃,那让你师傅做道菜给我看看。"
小杨领着大厚和小黑进了厨房,这小杨一般都在外边吃,家里也没买啥菜。冰箱里有几根黄瓜,是他老婆留着敷脸用的,大厚拿出两根黄瓜,这么滴,我给您炒两根黄瓜。
小杨乐了,我倒要看看,两根黄光你还能炒出啥花样来?
大厚把黄瓜放进水里洗干净,拿着菜刀刷刷刷切成片,展示出炉火纯青的刀工,小黑兴奋地看着小杨,小杨在心里赞叹,还真有两下子。走出厨房,坐在沙发上看起来电视。
黄瓜片扔进锅里翻炒,不一会儿满屋子都是香气,看电视的小杨坐不住了,炒个黄瓜咋还能整这么香呢?难道是我太饿了,不对呀,我刚在外面吃了回来啊。小杨站在厨房前,看大厚做饭,大厚拿着勺子,在锅里翻滚,不停地控制着火焰的大小,表情十分认真,像是在制作一件工艺品。很快,黄瓜做好了,放进盘里,给小杨端到桌上,小杨忍不住尝了两口,哎呀,咋这么香呢?
"你这是不是有啥秘方啊?别人做的咋就没这么香呢?"
大厚咧嘴笑了,
"杨老板,这哪有什么秘方啊,就是控制好火候和出锅时间,用料要刚好,不多不少,每一道菜我都做过一万次以上,所以知道怎样把握好这个度。其实做菜呢,最关键的还是要用心,在您的心中这是一道菜,在我心中,这就是一件艺术品。"
"师傅说的好!"
小黑给师傅鼓掌,小杨拿起纸巾抹了抹嘴,"哎呀,果然是大师啊!这么滴,这钱,我出,不过不是借。我们合伙开个酒店,你们出力,我出钱,给我合适的股份,挣钱大家分,你们看怎么样?"
大厚一听很是激动,
"行,行!"
一个星期后,由小杨出钱,大厚和小黑在豪泰对面开起了酒店,大招牌上写着四个金色大字:厨神酒店。
大厚联系了以前的几个徒弟,把他们挖过了,又在外面招聘了十几个服务员,这就算正式开业了。创业初期,先得攒人气,小黑想出了一个注意,咱这第一天开张,先免费试吃,把招牌打出去。来的人多了,就凭师傅这手艺,还怕没有回头客吗?
一听说是免费的,这第一天就来了上百号人,吃完后都说,哎呀这菜那叫一个香啊,比当初天豪酒店的菜还要好吃啊。慢慢地来的人越来越多,这招牌也打出去了,还攒了不少回头客。
这对面的豪泰可就着急了啊,眼瞅着对面干的越来越红火,自己店里客人一天天变少,得想想办法。这么滴,咱找个人去对面打探一下,看那大厨是不是王大厚,要是王大厚的话,咱就到处宣传他在天豪因食物中毒被开除的事,这样就没人敢在对面吃了。
这一天,厨神酒店进来五六个穿西装,戴墨镜的小伙子,坐下来,点了一桌子菜。菜上好了,领头的小伙子一下把桌子掀翻了,
"你这菜做的也太难吃了,把你们大厨找来。"
过来一会儿,服务员把大厨叫过来,那小伙子一看,这也不是王大厚啊,王大厚他见过,看上去比这人年轻多了。但把人桌子都翻了,也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你就是大厨啊?***饭做的也太难吃了,那能吃吗?"
小黑打老远就看到这边有闹事的,心想八成是豪泰的那群***派来的,一听服务员说他们要找大厨,心里就明白了个八九不离十,就把一个50多岁的厨师叫出来,说是这里的大厨。
小黑站在大厅中,跟在座的顾客说,今天有点事情要处理,大家明天再来,这顿饭不用给钱了。顾客们一个个走出大门,小黑走到那群小伙子的桌旁,很客气的说:
"对不起,请问刚才是谁掀的桌子?"
那个领头的小伙子一脸**,
"怎么滴,我掀的。"
"哦,你掀的啊。"
"***,我让你掀!"
小黑抄起一个啤酒瓶,一下砸在他脑袋上,血顺着头皮流到脸上,
"草,兄弟们,给我干他!"
五六个小伙子,站起来,围住小黑,拳脚相加。武警出身的小黑哪怕这些花拳绣腿,三下五除二,咔咔咔把他们放到地上,还有几个人胳膊脱臼了,躺在那里,一脸痛苦。领头的一看不好啊,这家伙肯定练过啊,撒腿就跑,小黑从背后一把抓住他衣服。
"你要去哪啊?"
"大哥,这不关我们事啊,都是豪泰出钱让我们过来的啊。"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那帮***搞的鬼。不过我不能就这么放了你,你们几个把地上的菜都给我吃干净,一滴油都不剩,听见了吗?"
"行,大哥,我们吃,我们吃。"
领头的表情痛苦地抓起一把白菜,放进嘴里,还挺香呢。又吃了几口,嗯,真滴很好吃啊。倒在地上的几个人湊过来,尝了几口,果然香啊。
几个小伙子趴在地上,狼吞虎咽地吃着掉在地上的饭菜,服务员和厨师们在后面看呆了,捂着嘴傻笑。地上的饭菜竟被他们吃的连渣都不剩,吃完后,在领头的耳边嘱咐了两句,小黑才满意地让他们走了。
那几个小伙子来到豪泰,告诉经理,对面的大厨不是王大厚。那边的人托我给您带个话,厨神酒店的剩菜都比你们这边好吃。经理气的满脸通红,叫他们赶紧滚。
此后,这几个小伙子每天都要来豪泰闹事,让这边的客人不得安宁,都跑到对面厨神去了 .原来这几个人被小黑抓过来做保安,薪水很高,这几个小伙子以前是无业游民,现在突然有人要给他们工作,而且待遇不错,还能每天吃到美食,自然很高兴地答应下来。小黑让他们每天到豪泰去闹事,豪泰的人想要报警,领头的小伙子对经理说,你曾经叫我们做过多少缺德事你也清楚,别以为我们没有证据,人在社会混,谁不留个心眼。你要敢报警,我就把录音交给警察,到时候你吃不了也得兜着走。经理没想到还被他们给将住了,却也无可奈何。
厨神酒店做的越来越红火,在整个市里都干出了名声,豪泰酒店渐渐无人问津,没人来吃饭,也就挣不着钱,可房租,水电还是要按时交,时间一长,豪泰也撑不住。
一年以后,酒店赔的也差不多了,老板就想着把酒店卖出去,可是也没有人肯买啊,谁能干的过厨神酒店。只能卖给对面了,对面知道豪泰心急着把酒店卖出去,除了厨神之外,也没有别的买家,所以他们也不急着去收购,直到把价钱压得不能再低时,双方同意签订收购合同。小杨带着小黑和大厚来到豪泰老板办公室,推开门,大厚呆住了,这不天豪老板李多财吗?李多财也愣了,捂住脑袋,一脸垂头丧气,哎,我早就该猜到是你啊。
原来李多财既是天豪的老板也是豪泰的老板,贪心使然,时间长了就嫌大厚和那帮徒弟工资太高,又不敢给他们降,万一大厚尥蹶子不干了,到别人那里去,还不得把自己生意搅黄了,就给大厚摆了一道,我不用你,也不能让别人用你。从豪泰叫过去几个人,在菜里下药,就有了食物中毒事件,也难怪小黑那么容易就从豪泰混进了天豪。原来两边都是一个老板,早就商量好了,就是要算计大厚。把大厚撵走后,他把天豪卖掉,专门做豪泰,却没想到会落得这么个下场。
事到如今,大厚也明白了 ,一切都是李多财这王八蛋搞的鬼,大厚走到李多财身前,用手指着他,狠狠地说,李多财啊,李多财,老子兢兢业业地为你工作,你他妈给老子出阴招,狗娘养的,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这正应了那句老话,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