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偷心三重奏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9:00

偷心一重奏:白玉马结良缘那是解放前的事了。我母亲的姥姥叫李秀珍,秀珍父亲是个开店的,卖古玩珍品,秀珍长大后一直帮着父亲张罗生意。父亲店里值钱的古玩不多,唯一值钱的是他一个好朋友送的白玉马,晶莹剔透,朋友送给他时说:"可得小心保管着,这可值钱啊!"父亲曾拿出来炫耀过,之后一直私藏着。战乱年代,人员短缺,他们贴出了招工启事,来的人三教九流,再加上1947年那会儿,人心叵测,父亲一直严格把关,看来路不正

偷心三重奏小说精彩章节

偷心一重奏:白玉马结良缘
那是解放前的事了。我母亲的姥姥叫李秀珍,秀珍父亲是个开店的,卖古玩珍品,秀珍长大后一直帮着父亲张罗生意。父亲店里值钱的古玩不多,唯一值钱的是他一个好朋友送的白玉马,晶莹剔透,朋友送给他时说:"可得小心保管着,这可值钱啊!"父亲曾拿出来炫耀过,之后一直私藏着。
战乱年代,人员短缺,他们贴出了招工启事,来的人三教九流,再加上1947年那会儿,人心叵测,父亲一直严格把关,看来路不正的、模样鬼祟的全不要。他对女儿说:"家里有那个白玉马,所以得小心有人惦记着。"
这天,一个白面书生模样的年轻人来应聘,叫高重平,说话文文雅雅的,又是个外地人,应该不知道白玉马的情况,李秀珍父女对他很有好感,就收他做伙计。
高重平干活很有眼色,对古董也有些懂行,很快博得了李家父女的喜爱。可是有一天父亲不在家,李秀珍无意中发现高重平偷偷摸到了父亲的卧室四下观望,似乎在找什么,她不由得起了疑心:"难道这人也是惦记白玉马的歹人?"但是高重平这人看上去挺好,秀珍怕冤枉好人,所以没有告诉父亲。
一天夜里,父亲应朋友之邀去喝酒,很晚也没回来,李秀珍借煮了夜宵为由,去高重平的房间,想看他究竟在干什么,结果发现他房间里空无一人。床上摊着被子,还高高地鼓起,似乎有人在蒙头大睡,可是她轻轻咳了一声,对方没有回音,满心的狐疑令她蹑手蹑脚地溜到床边,仔细一看,床上根本没人,被子下面堆着一堆衣服。
李秀珍吓出了冷汗,她知道那匹白玉马藏在父亲卧室的秘密隔层机关里,此时天已经很黑了,她飞快地跑向父亲的卧室,正和高重平撞了个满怀。他手里提着个包袱,里面露出装白玉马的盒子一一这家伙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李秀珍大叫一声:"小贼,往哪里跑?原来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白玉马,快来人啊!"边喊边和他扭打在一起。
高重平此时什么也顾不得了,一个劲地推她,说:"是的,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这匹马,你让我走。"李秀珍哪里肯,扭打之中,被高重平一把从楼梯处推了下来,李秀珍这一摔可不轻。
这时,邻居听到了打斗和叫喊声向这边跑来,慌忙之中,高重平跳墙跑了,这匹白玉马就此丢失了。父女俩懊恼不已,却也无可奈何,李秀珍为此还住丫好几个月的医院,留下了跛腿的后遗症,从此找婆家也成了难事。
两年后,全国解放了,李家父女继续开店。这天,店里突然来了个人,穿着解放军制服,仔细一看,居然就是高重平!李家父女都惊得张大了嘴,但是看他这架势,也不敢上去质问,人家可是解放军呢。
高重平说:"我是来向你们解释以前发生的事的……"他一回头,看到走路一拐一拐的李秀珍,十分震惊,说:"你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你当年偷白玉马时推的呗。"秀珍父亲压着火气说。要不是高重平是解放军,他早扑打上去了。
高重平脸一下子白了,连声说:"我当年也不是故意的,真是对不起,事情真相是这样的,这匹白玉马里面藏着奉系军阀一大批军火埋藏地的地图,你那交给你白玉马的朋友就是军阀的一个头目,我是地下党专门派来查这地图的,现在可以将这匹白玉马完璧归赵了。"
说完他将白玉马双手奉上,白玉马完好无损,可是高重平看着拐着腿、一脸憔悴的李秀珍,心中十分内疚。他被党安排到这个城市工作,之后就常常来秀珍家走动,日子一长,和秀珍就有了感情。
就这样。这个叫高重平的男人因为偷东西和李秀珍结下了缘,成了我母亲的姥爷。
偷心二重奏:一包米做红媒
我母亲的母亲叫高永红。那年是一九六二年,刚刚十一岁的高永红来到农村的爷爷奶奶家玩。爷爷年纪不小了,却还是这个村的生产大队长,主管村里的生产、学习和后勤。那时全国闹饥荒还没有过去,粮食都是定量分配的。
村里条件不太好,就把粮仓设到了爷爷的后院,爷爷和奶奶日夜守候,还时不时有饥民来偷粮。这天,高永红的爷爷奶奶全出去干活了,就留下高永红一个人在家里玩,顺便看着粮库。
看着看着,她就打起了瞌睡,突然"啪"的一声响,高永红猛地一抬头,却见屋子里出现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是同村的小强子,正在那里不知寻找什么呢。
又是来偷粮的!高永红大声地喊了起来:"抓贼啊!有人偷粮了!"
可是这个小男孩跑得比兔子还快,背起一包米跑得无影无踪,小永红追也追不上,眼睁睁地看着他不见了。
爷爷奶奶回来之后,小永红就把小强子的事仔细地述说了一遍,满以为爷爷奶奶马上会去捉贼,没想到爷爷叹了口气说:"由他去吧,还不是给逼的,这事再不要给别人说了。"
本以为这事就算完了,可是爷爷晚上突然发现他最喜欢的收音机没了,这可是家里最金贵的电器啊。小永红知道是谁干的,飞快地跑到小强子的家里,指着他骂道:"小强子,你把我爷爷的收音机给交出来,不然我把你揪出来批斗!"
小强子不承认:"我从来没有偷过你家的收音机。"
高永红当然不信,于是就和他扭打在了一起,最后惊动了小强子的父母和小永红的爷爷奶奶,还有不少村里人,小强子母亲哭天抢地喊:"小强子,跟妈妈说,到底你偷东西没有?"
小强子吓得直往后躲,说:"我是偷过米,但是真的没有偷过收音机。"小强子死不承认,小强子的父亲气坏了,把他结结实实地痛打了一顿。
爷爷心很软,回家一想,只是小孩子偷偷东西,可别打重了,小强子父亲下手可是不轻!收音机事小,孩子受伤事大,于是他不安地又来到小强子家。小强子母亲一见到永红爷爷,眼泪就流了下来,苦着脸说:"小强子被他爹打怕了,他爹逼他交出收音机,他不肯,跑出去半天了,到现在天都黑了还没有回来呢。他爹找他去了,也一直没回来,我都要急死了。"
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晚上可是有狼出没,这下可把爷爷吓坏了,他召集全体村民点着火把去找小强子,高永红也要跟着去,可寻了大半夜也没有小强子的踪影。大家正陆陆续续地准备下山,高永红突然发现一个山洞洞口有人的脚印,脚印很小,不像是大人的,她立刻跑了进去,只见小强子缩在那里,脚上还流着血:他没有遇到狼,却被毒蛇给咬了,动弹不得,气息奄奄的。
大伙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幸好这蛇毒性不大,小强子好歹保住了一条性命。从此以后,小强子和小永红就成了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一直到长大还在联系。
至于那丢失的收音机,就在小强子遇险的第三天,被小永红的奶奶在衣柜里找到了。原来,是永红爷爷自己不小心卷到了衣服里,结果叫小强子背了黑锅。
小强子19岁就向高永红求了婚,那年高永红才18岁,因为一场偷窃风波,小强子成了我母亲的父亲。
偷心三重奏:一本《窗外》成传奇
我母亲叫马媛媛,早在少女时代,就已经被评为校花了,平时偷她发卡、纱巾的男生不在少数,搅得她对这些贼不胜其烦,恨恨地说:"平生我最讨厌的就是偷偷摸摸做贼的男生。"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中国的琼瑶热还在盛行,琼瑶的书到处都是脱销的,马媛媛因为母亲高永红在新华书店工作,她有全套的琼瑶书。可除了最好的密友,她轻易是不借给人的,为此好多同学都和她生了气、翻了脸。
一天,马媛媛突然发现自己最喜爱的那本琼瑶处女作《窗外》不见了,这下可把她急坏了,她仔细一回想,前天晚上,曾有好几个同学来她家小坐,四女三男,是不是他们中的哪一个偷了呢?
马媛媛找到其中的一位女同学询问,女同学不高兴地说:"你把我们都当成什么人了?我可没偷你的东西,你再这样疑神疑鬼,小心一个朋友也没有。"马媛媛不敢再问其他几个人了。
有一天,马媛媛去学校附近买瓜子吃。卖瓜子的是个比她大一点,约二十岁的姑娘,她刚刚买好瓜子准备离去,姑娘在背后叫她:"喂,你的钱包忘了呢。"马媛媛回头去拿钱包,突然发现姑娘的瓜子摊上放着一本书,正是《窗外》,而书皮上分明写着自己的名字:马媛媛!这本丢失的书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姑娘从来没有去过自己家呀,马媛媛感到很奇怪。
马媛媛忍着不发作,平静地说:"请问,你这本书是哪里来的?"
"是朋友送的。"姑娘眼也不眨地说。
"那是谁送的,可以告诉我吗?"
姑娘说:"是我朋友吴剑送的。"
马媛媛立刻全明白了,吴剑是她的同班同学,那天也是去她家的同学之一,原来是这小子偷了她的书。
接下来自然是赶过去一通质问,吴剑低着头承认了:"对不起,只是我实在找不到这本书,小苹非常想看,她除了看看书,再没其他娱乐和爱好了,我想向你借,但你肯定不肯,所以我就悄悄拿了,本来是想等她看完,再还给你的。"
"她是你姐吗?"
"不是,是我的邻居、好朋友。"
马媛媛厉声说:"那你马上还给我。"吴剑摇摇头:"等过两天行吗?小苹还没有看完。"
"不行,你偷了我的东西,我没有追究,你还事情多!"
吴剑沉默了一会说:"因为,因为小苹是个特别的女孩,她和其他人不同,她真的除了看书,生活中没有其他的快乐了。"
马媛媛不明白:"为什么这样说?"吴剑犹豫地说:"要不,要不你明天跟我到她家去看看吧。"
马媛媛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第二天,真的和吴剑去了小苹家。只见破旧的小土房里,小苹坐在椅子上看书,一位驼着背、瞎着一只眼睛的大叔在炒着瓜子,一看到吴剑,他们的脸上立刻绽放出光彩。吴剑急忙去扶住小苹,把她抱到床上,说:"别一天到晚地光看书,光线这么暗。"
马媛媛愣住了:这姑娘居然是个瘫子。这时候,她相信了吴剑的话:小苹除了看书,再没有其他快乐的事了。小苹的父亲人称"驼老四",是位天生的残疾人,父女俩就靠卖瓜子为生。
马媛媛原谅了吴剑,还从此成了小苹的朋友,常常来看她,和吴剑一起照料她。小苹原来并不是残疾人,只因两年前和吴剑的一次郊游,从悬崖上摔了下来,才成了这样。
渐渐地,马媛媛发现,吴剑看小苹的眼神很不对,那是只属于情人的眼神,不知为什么,她心里酸溜溜的,但仍在内心为这位可怜的姑娘祝福着。
可那一天还是来了,小苹病倒了,病得很重,临死前,她留给吴剑一封信,又留给马媛媛一封信,她在给马媛媛的信中说:"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照顾我,我看得出来,你非常喜欢吴剑,我衷心地希望你和他能永远在一起。我一直把吴剑当弟弟,当姐姐的哪有不希望弟弟幸福的?相信你就是那位让吴剑幸福一生的女孩。"
小苹离去了,吴剑曾一度消沉,但马媛媛却一直陪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照料着小苹的父亲。爱情之花终于在两人之间绽放了,吴剑看马媛媛的眼神也终于有了看小苹时一样的光彩。
吴剑偷了马媛媛的书,同时也偷走了她的心,对啦!就是他,后来成了马媛媛的丈夫,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我的父亲。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