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接了一个大活儿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9:00

黄胜1.遭遇刘东是东山市一个出租车司机,这天傍晚,他去幼儿园接了女儿圆圆后,车开走不多远,就看到路边有一胖一瘦两个人挥手叫车。刘东忙一打方向盘,慢慢把车靠向路边,不料,就在这时候,一辆蓝色出租车突然抢在他前面,猛地一拐,"吱嘎"一声,停在两人身前。幸亏刘东眼疾脚快,及时踩了刹车,不然非追尾不可。他不由摇头苦笑:这些同行,为了抢生意,都快要拼命了。也难怪,本地的出租司机,不你抢我,我抢你,咋挣钱养家

接了一个大活儿小说精彩章节

黄胜
1.遭遇
刘东是东山市一个出租车司机,这天傍晚,他去幼儿园接了女儿圆圆后,车开走不多远,就看到路边有一胖一瘦两个人挥手叫车。刘东忙一打方向盘,慢慢把车靠向路边,不料,就在这时候,一辆蓝色出租车突然抢在他前面,猛地一拐,"吱嘎"一声,停在两人身前。
幸亏刘东眼疾脚快,及时踩了刹车,不然非追尾不可。他不由摇头苦笑:这些同行,为了抢生意,都快要拼命了。也难怪,本地的出租司机,不你抢我,我抢你,咋挣钱养家呀。
刘东理解地没说什么,可五岁的圆圆生气了,她从车窗伸出小脑袋,冲那个司机喊了一句:"你这个叔叔怎么这样开车啊?"
哪知圆圆这一叫,却引起了那个胖子的注意。这招手叫车的胖瘦两乘客,每人手里提着一个大提包。这时,胖子刚打开蓝色出租车的车门打算上车,听到圆圆的喊声后,回头望了一眼,立刻关了车门,一把拽住正要上车的瘦子,说:"去坐后面那辆车。"接着他大声呵斥蓝色出租车司机:"哪有你这么冒失开车的,太危险了。我们可不敢坐你的车。"说罢,拉着同伴,提着行李径直来到刘东车前。
刘东心中欢喜,忙下车打开后备箱,请他们把行李放进去。胖子却一摆手,说:"不必了,我们带在身边就行。"刘东想:看来,提包里面装着的可能是贵重物品,也就不勉强他们了。
胖子坐在了副驾驶座上,瘦子则从后门上车,坐在了圆圆旁边,冲圆圆一笑。圆圆也习惯地冲瘦子甜甜一笑。
刘东主动解释说:"这是我女儿,不好意思,我老婆八点才能下班,现在送她回家也没人照顾,所以我就让她先呆在车上。"
胖子很理解地说:"没事。干你们这行不容易啊。"
刘东道谢后,问:"两位大哥,你们要去哪里?太远的地方我不能去,八点还要送女儿回家做作业。"
胖子说:"放心,我们去机场,你八点肯定能返回来的。"
后座的瘦子对刘东说:"师傅,太热了,你把车窗关上,打开空调吧。"
刘东立即关好车窗,开了空调,然后开车上了路。走了一会儿,刘东见两人都不说话,车里怪闷的,就挑起话头,问身边的胖子:"两位大哥这是要坐飞机去哪里?"
胖子好像想了一下,才不情愿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上海。"
刘东听了一怔,心想:晚上没有去上海的航班啊,想再问,却见胖子往椅背上一靠,闭上了眼睛,一副不愿说话的表情,刘东只得把疑问咽回肚里,专心开车。
此刻正是下班高峰,到处都在堵车。出租车走走停停,半个小时后,才出城来到前往机场的高速路入口。刘东驾车刚要拐上高速,他身边那个闭目养神的胖子突然睁开眼睛,吩咐道:"前面向左拐。"
刘东奇怪地说:"你们不是要去机场吗?右拐才是去机场呀。"
"我们是明天早晨的飞机,你先送我们去桃源镇。"
刘东一听,立刻将车停了下来,抱歉道:"实在不好意思,桃源太远了,我还要送女儿回家,麻烦你们下车另打一辆车吧。"
胖子盯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都到这里了,我们可不想换车,你最好还是乖乖送我们去。"
刘东一听,心中一紧,隐约感觉对方话语不善,就更不想去了,于是,他探身过去,推开胖子一侧的车门,说:"车费我不要了,请你们下车吧。"
就在此时,刘东突然感觉右肋一疼,低头一看,竟是一把匕首顶在那里,刀尖已经刺在肉里。刀锋冰冷,胖子的声音比刀锋还要冷:"你还是乖乖听话吧。"
刘东惊恐之后,正要就势挥肘击打胖子下巴,突然传来圆圆的惊叫声"爸爸".刘东慌忙回头一看,顿时惊得直冒冷汗。只见瘦子左手像抓小鸡一样揪住圆圆的后颈,右手握着一支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在圆圆的头上。
刘东不敢反抗,举起双手,说:"两位大哥,千万不要伤害我女儿!要钱的话我全部给你,要车的话你们开走就是了,放我们下车。"
胖子冷冷地说:"我们一不要钱,二不要车,只想让你当我俩的司机。你放心,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保证你和你女儿都没事。好了,开车吧。不过,我先警告你,别报警,也别耍花招,否则,你女儿……嘿嘿……"
刘东见对方既不为钱又不为车,看来不是一般劫匪,他看着胖子阴鸷凶狠的脸,目光又落在放在他脚下那个沉甸甸的提包上,脑子一闪念,突然想起一件事,心中顿时一颤:难道是他们?
一个月前,东山市发生一起抢劫银行运钞车大案,两名劫匪在储蓄所门口,开枪打死了一名押运员,抢走八十多万现金,然后就人间蒸发一样销声匿迹了。警方抓捕未果,就通过电视台播放了当时的银行监控录像,希望知情者提供线索,悬赏捉拿疑犯。不过,录像画面非常模糊,两个劫匪又头戴摩托车头盔,所以只能看清楚身型,两个劫匪是一胖一瘦。
刘东也看过录像,记得其中一个嫌疑人的身型跟这个胖子差不多。不过,事发是在一个月前,大家早已放松警惕,所以刚才胖瘦二人打车的时候,刘东根本也没往那方面去想。
刘东看着瘦子手里的枪,心里又惊又怕:如果真是他们,那就危险了,对方心狠手辣,又有人命在身,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如果是自己一个人还好些,可女儿呢?女儿可是自己的命呀!女儿现在也在车上。
刘东不敢再想下去,忙说:"只要不伤害我们,我一切听你的。"
于是,他按照胖子的指示,将车驶上前往桃源的公路。
2.胁迫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出租车在路上疾驶。刘东紧握方向盘,双眼凝视前方,可他脑子却在急剧转动。他想,此时,车窗紧闭,又是晚上,外面的人根本发现不了车里的异常情况,不会帮自己;想制造车祸事故?但不行,那样会伤及女儿圆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用这一招。怎样想办法发信号报警呢?
胖子似乎知道刘东在想什么,冷冷地问:"你是不是在想办法报警?"不等刘东回答,他回头吩咐瘦子:"老二,你把眼珠子瞪大点,只要发现他搞小动作,或者看到有警察,就给我马上开枪,杀了他女儿。"
瘦子答应着:"明白。杀这小丫头比一只蚂蚁都容易。"
胖子得意地看着刘东,冷笑道:"嘿嘿,我倒要看看,是警察动作快还是我们的子弹快。"
刘东突然明白,这两个家伙为什么要上自己的车了,其实他们本来是要上那辆蓝色出租车的,可是女儿从车里探出头被他们发现了,他们这才改变了主意,因为有小孩子在手里,会更容易胁迫司机就范,遇到危险情况,孩子又是最理想的人质。
刘东觉得如果他们只是一般抢匪,目的就是为了抢钱抢车,此时亮出凶器暴露自己还可以理解。如果他们是那两个银行劫匪,他们所带的提包里肯定是钱,完全可以装成普通乘客付钱坐车,为什么他们要这样急吼吼地暴露自己呢?
刘东越想越感到心惊,因为劫匪这样做只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他们做贼心虚,怀疑自己认出了他们,所以不肯换车;二呢,就是他们根本就没打算放司机回去,也不想让第二个司机知道他们的行踪,这样逃到外地后杀人灭口,就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去向了,所以才有恃无恐。如此说来,自己和女儿是凶多吉少了。
就在刘东心急如焚时,放在驾驶座中间杂物箱的手机响了。他心中一喜,刚要去抓,胖子却抢先把手机抓到手里,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老婆"二字后,才递给刘东,并阴森森地说:"给我好好接电话,什么也不许透露!聪明点,多想想你女儿吧!"
后座的瘦子伸出左手捂住圆圆的嘴,右手把枪举起来,顶在圆圆的太阳穴上。
刘东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妻子问:"你怎么才接电话啊?"
刘东扫了胖子一眼:"刚才有车抢道。有事吗?"
妻子说:"我下班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把圆圆送回来啊?"
刘东平静地说:"我刚接了个大活儿,回去要晚一点,别担心。"
妻子在那边顿了一下,说:"那你小心点啊,早点回来。"说完就挂了。
胖子松了口气,他见刘东要把手机放到兜里,立刻伸出手,说:"少给我玩花样,把手机给我。"
刘东只得把手机放到他手里。
一个小时后,车驶到桃源镇。胖子却说:"继续往前开。"
刘东为难地说:"再开就到林州境内了,我不熟悉路况,你们还是另换车吧,我保证,绝不向任何人透露你们的行踪,就当我没见过你们。"
胖子眼里凶光一闪,盯着刘东,问:"你一定认出我了吧?"
刘东急忙摇头否认:"我怎么会认识你,我今天头一次见到你啊。"
胖子恶狠狠地哼了一声,说:"不管你认不认识,反正你……"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你要想活命,就给我乖乖地继续向前开,等出了省界就放你回去。"
从胖子的语气里,刘东已基本确定:这两个家伙一定是潜逃的银行劫匪。从他的话里也可以听出,到达目的地后,他们是不可能放过自己和女儿的。现在的情况是:离目的地越近,自己和女儿就离死神越近。
这时刘东听到一阵阵抽泣声,这是女儿圆圆发出的。瘦子不断恐吓着女儿,说:"你再哭就打***爸,把你扔出去喂野狗。"
刘东转回头,愤怒地说:"不要吓唬我女儿!"又安慰女儿,"圆圆,你别哭了,爸爸向你保证,咱们很快就能回家。"
圆圆吓得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她用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她那大大的泪眼里,布满了惊慌与恐惧。
刘东见了心如刀绞,暗暗为自己鼓劲:刘东啊刘东,你一定不能绝望,为了女儿,你要打起精神,一定得想出办法来!
3.吃药
出租车在夜色中箭一般向前驶去。一个多小时后,小车来到林州市郊。向前穿过林州市,再行二十公里,就出省了。等出了省,劫匪随时可能对他们下手。
刘东心里清楚,林州,是他们父女脱身最后的机会。
此时,已是晚上十点。
刘东提出要给车子加油。胖子看了一下油表,同意了,但他不忘警告:"你最好不要耍花样,多说一句话,就要你女儿的命。"
汽车驶进加油站。加油工是个挺爱说话的小伙子,他加完油,收钱的时候,问刘东:"师傅,没喝酒吧?"
刘东一怔,道:"没有啊,怎么了?"
"没事,就是提醒你一下,今晚城里交警到处都在设卡。"
胖子一听设卡,顿时紧张起来,问道:"设卡查什么呀?"
加油工说:"查酒后驾车呗。我们这里最近抓酒驾都抓疯了。"
胖子试探地问:"不查别的吧?"
"这次是酒驾专项治理,查到了就要扣人扣车,你们看——"他说着,抬手指了指对面,那里的旅店停车场停着的几辆车,笑道,"刚才好几位司机喝了酒,吓得不敢进城,都在这儿住下了。"
胖子说了声"谢谢",便令刘东关好车窗,开车上路。
刘东心想,只要能住下,拖延一下时间,说不定可以找到机会脱身。于是,他试探地问胖子:"到处是交警,要不,咱们也暂时住下吧?"
胖子似乎看出了他的意图,恶声问道:"你喝酒了?"
刘东摇摇头:"当然没有,不信你闻闻。"说着,对着胖子呼了一口气,说,"我是为你们着想,怕出意外。"
胖子哼了一声:"你又没喝酒,咱们怕什么?赶快走!"
车子开出加油站,握在胖子手里的刘东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来短信了。胖子打开短信看了一眼,没说话。刘东忙说:"让我看一下是谁的短信,不回的话恐怕不好,对方反而会怀疑我出事了。"胖子这才说:"是你老婆发的。"他说着举着手机给刘东看,短信很简单,只有一句话:别忘了吃药,最好是喝口服液。
"口服液?"刘东念叨了一遍,心中猛地一动,然后他使劲抽了抽鼻子,又揉了揉,痛苦地说,"我最烦的就是吃药。我这几天感冒了,一直都没好。这女人啊,就是嗦,就怕我不吃药。"
胖子哼了声,未置可否。
刘东央求说:"大哥,车里温度太低,太难受了,能不能打开车窗透透气?我就是因为感冒才不敢开空调的。"
胖子一口拒绝:"不行,不能开窗。"
刘东无可奈何地叹口气说:"那我还是吃点药吧。"说着,左手掌握方向盘,右手伸进杂物箱,掏了一阵,掏出一个塑料袋,解开。
胖子一直两眼不眨地盯着他,见塑料袋里面的确全是药物,也就没再阻拦。
刘东将车停下,从里面挑出三支口服液,打开一支,一口喝下,又将另外两支放在仪表盘上,说待会儿再喝。
胖子冷冷地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丝讥笑,很想说你都活不到天明了,死人还害怕感冒啊?当然,这话此时还不能说,他只是不耐烦地催促道:"行了,别耽误时间了,赶快开车走吧。"
十分钟后,他们接近了进城必经的一个十字路口。果然,老远就看到,有三四位交警站在路中央,正在拦车检查。而且,是每车必查。
4.酒驾
胖子不放心,距离路口很远处就让刘东将车靠边停下,他要先观察观察。
没错,的确只是查酒后驾车。只见交警拦下车后,并不让司机下车,只是令司机从车窗探出头对着测试仪吹一口气,没有问题立即放行,发现酒驾的,才让司机下车处理。
胖子连续观察了十几辆车,见都是这样,就放下心来,对刘东说:"好,我们过去吧。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你和你女儿的命都在我手里,你要是敢报警或者出什么花样,别怪我不客气。"
刘东唯唯诺诺道:"我不敢。"
胖子又转回头,扬了扬手中的匕首,一脸凶相地威胁圆圆:"还有你,小丫头,从现在起你就是哑巴,不许你说一句话。看见这把刀了吧,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立刻就用它杀了你爸爸!我问你,你听不听话?"
圆圆吓得紧闭双唇,惊恐地连连点头。
胖子又问:"那会不会说话呢?"
圆圆摇摇头,吓得眼泪又流出来了。
胖子满意地说:"这才是好孩子。"随即吩咐瘦子,"老二,给她擦干眼泪。你盯着她,到时候她要是敢出声呼救,你就开枪打死她!"
刘东听了,忙从车门那一侧扭回头,对女儿说:"圆圆,你千万要听叔叔的话,一定不要乱说话啊,爸爸向你保证,咱们没事的。"边说,边偷偷向女儿挤了挤眼睛。
圆圆看到后,懂事地对爸爸点了点头。
刘东轻轻呼出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了一下,这才把车开到了十字路口,然后停车,跟在前面的几辆车之后,排队等候检查。
在等候过程中,他连打了两个喷嚏,打完,苦笑道:"这感冒真是烦人,看来还要吃药。"说着,随手拿起仪表盘上的一支口服液,打开,一仰脖子,灌了下去。
三分钟后,就轮到他们了。
打开车窗之前,胖子低声警告:"记住,别做傻事!"
后座的瘦子则将握枪的手放在他和圆圆之间的座位上,枪口指着圆圆,上面用衣服遮盖住。
刘东深吸一口气,打开了车窗。
交警走到车前,敬了个礼,说:"您好,查酒驾,请您配合一下。"说完,将手里的测试仪举到车窗前,命令刘东,"请对着吹管吹一口气。"
刘东探出头,用嘴含住吹管,猛吹了一口气。
"嘀嘀嘀……"测试仪上的红灯立刻亮了,发出一连串的报警声。
交警又是一个敬礼,严厉地说:"你涉嫌酒驾,请马上下车处理。"
刘东缩回头,无辜地对胖子说:"不可能啊,我又没喝酒,灯怎么亮了?"
事出意外,胖子根本没想到会这样,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咬牙切齿地低声问刘东:"妈的,是不是你搞的鬼?"
刘东委屈地说:"不是我,你也看到了,我又没喝酒,根本不怪我啊。"
后座的瘦子慌乱地问:"大哥,怎么办?动不动手?"
刘东听了,紧张得几乎窒息,幸亏胖子说,先等等。
外面的交警催促说:"司机同志,别磨蹭了,赶快下车处理。"
只要和交警有单独接触的时候,就有机会报警,刘东心里暗暗欢喜,他装作不情愿的样子,正要打开车门下车,胖子却突然拉了他一把,说等一下。
随后,胖子抬起身子,从刘东身上探过去,满脸堆笑,对交警说:"警察同志,我可以作证,这位司机师傅真的没喝酒,一定是你们的仪器出毛病了。"
交警笑道:"这就奇怪了,怎么偏偏轮到他就出毛病?不信你吹一下试试。"说着,将测试仪伸到胖子的嘴边。
胖子含住吹管,吹了一口气,测试仪却毫无动静。胖子不服,缩回脑袋,吩咐刘东说:"你再吹口试试。"
刘东只得又吹了一口,红灯顿时又亮了。
胖子傻了眼,刘东抱歉地看着他,说:"这仪器也太灵敏了。可能是我中午喝了瓶啤酒解暑,可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起作用啊?"
胖子气急败坏,一时之间,他心中犹豫不决:是就此发难,还是随机应变看一下再说?
这时候,另一位交警来到胖子这一侧,敲开车窗,敬礼,彬彬有礼地说:"乘客同志,这位出租车司机涉嫌酒后驾驶,是对你们乘客极大的不负责任。实在抱歉,他不能继续载你们了,请你们配合,下车另外搭乘出租车吧。这附近就有出租车,很方便的。"
胖子迟疑了片刻,还是侥幸心理占了上风,毕竟,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想前功尽弃、将自己逼上绝路的。最终还是无奈地点头同意了。
胖子恼怒地瞪了刘东一眼,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回头冲瘦子一使眼色,大声吩咐道:"老二,别愣着了,赶快领着你的女儿下车啊。"
瘦子一怔,很快明白过来,答应一声,握住圆圆的手:"孩子,咱们下车吧。"
5.抢客
刘东见胖子同意下车,心里不由松了口气。没想到,狡猾的劫匪要带走圆圆。
女儿在他们手上,即使自己脱险,又有什么意义呢?刘东顿时急得火烧火燎。
但刘东又不敢说圆圆是自己的女儿,如果说了势必逼得劫匪狗急跳墙,可能会当场开枪发难。没办法,刘东只得眼睁睁地看着瘦子,右手抓起衣服,连手带枪,一起缠绕遮盖住,然后用左手紧紧拉着圆圆的手臂,将她拖下了车。下车后,他就将圆圆推到身前,挡住他持枪的手。
胖子眼睛一直盯紧刘东,等瘦子下车后,这才抓起脚下的大提包,开门下车。下车前,他又恶狠狠地瞪了刘东一眼,那意思是:你女儿在我们手里,你放聪明点。
刘东明白,如果任劫匪带走女儿,后果不堪设想,情急之下,他伸手一把拽住胖子的提包:"大哥,你们不能带我……"
胖子眼睛里露出凶光,打断他:"你要干什么?"
刘东瞥了车外的交警一眼,把"女儿"二字咽回肚里,但他仍不肯松手,将目光落在车下的圆圆身上,面露哀求之色说:"你们不能……你们还没给车费呢,我到哪里找你们啊?"
胖子明白他是想问怎么接他的女儿,低声说:"你放心,只要你不乱说话,到时候一定会找到你女儿的。"说完,一抖提包,甩开刘东的手,抬脚下了车。
刘东慌忙跳下车,还想追过去,不料,他刚一下车,一个交警立刻一把攥住他的胳膊,手上加劲,说:"怎么,你还想跑啊?"
刘东转回头,挣扎着刚想解释,却发现那交警向自己挤了挤眼睛,低声说:"不要冲动,别逼急了歹徒,你女儿不会有事的。"
刘东先是一惊,旋即又是一喜,刹那间,如同吃了定心丸:警察既然已经知道了内情,一定是来救自己的。他不再挣扎,眼看着两个劫匪挟持着女儿,向路边走去。
路边,一溜停了四五辆候客的出租车,那些司机看到有了客人,如同饿狼看到猎物,立马行动起来,争先恐后地迎上去,围住三人,七嘴八舌地揽客:"你们去哪里?坐我的车吧。""坐我的吧,我的车好。""我的便宜。"……
这种出租车司机争抢乘客的场面,在刘东所在的东山小城倒也司空见惯,没想在林州这个地级市,司机们的素质还这么差。而身边这些交警对此竟视而不见。
胖子陷入重围,毫无办法,嘴里喊着:"让开,快让开,我们不坐。"可司机们根本没有放弃的意思,而且迫不及待,开始动手争抢起客人来:只见这一位殷勤地去接胖子手里的提包:"大哥,坐我的车,来,我给你拿行李。"另一个见状,不肯相让,抱着胖子的另一只胳膊就往自己车上拽;瘦子那边也一样,有人抱着他的胳膊拖,也有人直接蹲下去要抱圆圆,嘴里还说着:"小姑娘,跟你爸爸上我的车吧。"
等胖瘦两个劫匪意识到,事情有些诡异时,已经晚了。猛听到有人大喊一声:"动手!"
此时,两个劫匪的胳膊都被几个司机或抱或拽,动弹不得,刹那间,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已经被按倒在地,双臂被反扭住,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
几个司机动作麻利,在毫秒之间,有的夺枪、搜身,有的则亮出明晃晃的手铐,干净利落地铐在了两个劫匪的手腕上。
6.收网
一位"司机"抱着圆圆向刘东走来,刘东抢上几步,接过女儿,紧紧搂在怀里。父女俩劫后余生,忍不住喜极而泣。
此时,两个劫匪被押向警车。经过刘东身边时,刘东忽然想起一事,忙对一个警察说:"这两人可能是上个月在东山市抢劫运钞车的劫匪,他们有两个提包。"
警察忙喊人打开劫匪所带的那两个提包,只见提包里面满满当当,全是一摞摞的百元大钞。众人又惊又喜,击掌相庆。他们原以为只是抓获两个抢劫出租车的持枪歹徒,没想到竟然破获了一起大案,真是一箭双雕啊!
一个警察兴奋地对刘东说:"师傅,看来你也是因祸得福,警方的悬赏是非你莫属了。"
胖劫匪咬牙切齿地对刘东说:"是你报的警,对不对?你到底捣了什么鬼?"
刘东笑道:"也可以这么说,我只是在接我妻子电话的时候,用暗语告诉她我出事了。"
胖劫匪气急败坏地说:"你接电话的时候我在旁边听着,怎么没发觉?是什么暗语?"
刘东说:"现在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开出租车的,许多人都跟家里人有暗语,像我,如果家里人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正常的情况,我就会回答我现在在哪儿,大约几点回去。如果我说我接了个大活儿,你千万别担心,那就说明我遇到麻烦了,家里人就会及时报警。"
"那警察怎么会知道我们跑到了哪里?"
"这就更简单了。我的车上装有定位仪,警方很容易追踪到我所在的位置的。"
胖劫匪实在忍不住好奇,疑惑地问:"那刚才测酒驾的时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没喝酒那玩意儿也响?"
刘东笑道:"那是因为我喝了口服液啊。其实,那是藿香正气水。我接到妻子让我别忘了吃药喝口服液的短信后,想起妻子为我准备的常用药里面有藿香正气水。那水里面含有酒精成分,喝下它在十几分钟内会被测试仪测出来,容易被误认为是酒驾。当我知道有交警在查酒驾时,便猜到妻子可能是想让交警以酒驾为由扣留我,从而脱离你们。不过,我也想不到,这里怎么会埋伏着这么多警察。"
旁边一个警察听了,插话道:"是东山警方请我们协助抓捕的。他们说有劫匪劫持出租车向我市靠近,因为车上有孩子,千万不能强行抓捕。我们研究后,就定下这条计策,决定以查酒驾为名拦车,然后设法将劫匪骗下车,再实施抓捕。哈哈,不过,我们还真没想到刚才测试仪会响,你跟我们配合得这么圆满,丝毫没引起劫匪的怀疑,不然的话,把这两个狡猾的家伙骗下车还真有些困难呢。"
胖劫匪面如土灰,怨恨地对刘东说:"本来就是看你带着女儿,才坐你的车,以为有你女儿在我们手里,你只能乖乖听话,万万不敢反抗的,没想到还是被你钻了空子。"
刘东打断他:"你大错特错了,正因为我女儿遇到了危险,才激起我的斗志,这斗志逼迫我必须想办法救她、保护她!"
两个劫匪黯然地垂下脑袋,警察把他们押上了警车,伴着警笛声凯旋而归。
刘东抱起女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好孩子,咱们这就回家,你妈妈一定等急了。"说着大步朝出租车走去。
圆圆纵声欢呼:"回家了,我们要回家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