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孝心发屋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孝心发屋前段时间,巷口新开了一家理发店,店名是"杜姐发屋".店主当然就叫杜姐了,她四十来岁,自来熟,很快就和巷子里的居民都混熟了。玉清嫂也是杜姐的常客,她比杜姐大,是个粗线条,快人快语,跟杜姐挺合得来。不过,每次玉清嫂来,杜姐都爱说玉清嫂的老公大徐。这回,杜姐又说开了:"你也不打扮打扮你家大徐,人还不到五十,鬓发都白了,叫他染发也不愿意,就跟个小老头儿似的。"小店里坐的人一听,都"哈哈"大笑。玉清

孝心发屋小说精彩章节

孝心发屋
前段时间,巷口新开了一家理发店,店名是"杜姐发屋".店主当然就叫杜姐了,她四十来岁,自来熟,很快就和巷子里的居民都混熟了。
玉清嫂也是杜姐的常客,她比杜姐大,是个粗线条,快人快语,跟杜姐挺合得来。不过,每次玉清嫂来,杜姐都爱说玉清嫂的老公大徐。
这回,杜姐又说开了:"你也不打扮打扮你家大徐,人还不到五十,鬓发都白了,叫他染发也不愿意,就跟个小老头儿似的。"
小店里坐的人一听,都"哈哈"大笑。玉清嫂有点脸红,冲杜姐说:"小老头儿就小老头儿,你嫌俺不嫌,俺看着放心。"小店里又是一阵笑。
玉清嫂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公年轻精神,自己也有面子。老公和她同岁,平时不修边幅,穿衣服也不讲究,现在又白了鬓发,看上去的确显老。
玉清嫂回到家里,忍不住问老公:"看你老的,杜姐要给你染头发,你为啥不愿意?"大徐说:"染什么头发,你没听说过那化学药水有毒?还是自然的好,又省钱。"
玉清嫂说:"省你个头,以后别跟我一起出去,那么老,我嫌丢人。"
两口子斗嘴,说说就完了,大徐依然还是老样子。
没过多久,一个周日下午,大徐要回父亲家看看,玉清嫂忙着收拾屋子没跟去。
玉清嫂忙完,出门去超市,经过杜姐发屋时,杜姐在里面喊她。玉清嫂进了小店,店里没人理发,杜姐正闲着,只见她一脸神秘,说:"你家大徐剪完头刚走,今天还主动叫我给他染了发。甭说,你家老公这一染发,至少年轻了十岁。"
玉清嫂听得一愣,说:"他只说回家看自己父亲,没说来剪头染发。"杜姐说道:"不是你叫他染发的?"玉清嫂摇摇头。杜姐脱口而出:"这就怪了,一个从来不打扮的人,突然打扮起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有啥问题?"玉清嫂听得心里发毛,"就他这样的,还能有外遇?"
"还真甭说!"杜姐有意逗她,"你家大徐一修饰,还真是一表人才,真能叫女人动心。说不定是去约会,不然去看父亲,染头发干吗?"
玉清嫂掏出手机就拨了老公的电话,那边通了,她劈头就问:"你在哪儿?"大徐回答:"我在父亲这儿,有事?"玉清嫂说没事,就把电话挂了,又对杜姐说:"他在他父亲家。"
杜姐撇撇嘴,说:"他说在那儿你就信,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玉清嫂觉得这话有道理,慌忙出了店门,骑上自行车匆匆走了。她很快来到公公家,按了半天门铃,却没人应声。玉清嫂又拨通了老公的手机,没人接,她不停地拨打,可那边就是不接电话。玉清嫂有点相信杜姐的话了,她想到老公才当了部门经理几天,就开始讲究仪表了,先是说谎欺骗自己,现在又不接电话,肯定是出问题了。
玉清嫂没有办法,只好先回到家里,可做什么都没心思。等了许久,她又拨通老公的号码,传出的声音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玉清嫂那个气呀,心里嘀咕道:好呀你,等回来再跟你算账!
这一等就等到夜里十点多,大徐才从外面回来。看着老公满头黑发、神采奕奕的样子,玉清嫂积攒了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的怒火爆发了,她指着老公的鼻子问:"你今天到底去哪了?"
大徐不明白老婆为啥发那么大的火,说:"不是跟你说回家了吗?"
玉清嫂怒道:"胡说,我去你家了,怎么没人?"大徐说:"你啥时候去的?我后来带父亲洗澡去了。"
玉清嫂竖起了眉:"你就编吧,那我打电话你为啥不接?"大徐说:"洗澡我就没带手机,怎么接你电话?"
玉清嫂说:"哎哟,编得真圆乎,那我问你,晚饭时我打电话,你为啥要关机?"大徐笑了:"我的手机都叫你打没电了,哪是关机呀!"说着,拿出手机给她。玉清嫂接过手机一看,果然没电了,火气才有点消了。
不过,玉清嫂还是有点不信,沉着脸问:"你没骗我?"大徐说:"骗你不是人,你要不信,打电话问我父亲。"说着,大徐拿起老婆的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那边父亲问什么事,大徐说玉清有话问他,说着就把手机递给老婆。玉清嫂不能不接,只好跟父亲闲聊了几句,证实了老公今天的确都跟父亲在一起。
可玉清嫂心里还是有疑问,不好意思说出来。老公见她仍然沉着脸,问她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她才说道:"你今天为啥要染发?"
大徐一听,还是这么回事,不由乐了,说:"我告诉你为啥要染发。"
大徐妈一直在外地女儿家为女儿带孩子,家里就父亲一个人。每周休息,大徐都要回家带父亲洗澡,给他搓背按摩。就在上周给父亲搓澡时,父亲看着大徐鬓角的白发,对他说:"你也老了,头发也白了,唉——以后少为**心,多注意保养自己。"父亲显得很伤感,大徐心里也酸酸的,这才知道,外表年轻不年轻,不单是自己的事,于是,他决定再去看父亲时,一定要把自己弄精神点,所以,他今天剪了头,染了发。
最后,大徐又对老婆说道:"你想想,要是我们看到孩子的头发白了,心里会是啥滋味?"
此刻,玉清嫂的火气连一丝都没了,她叫老公坐在沙发上,自己靠在他身上……
第二天,玉清嫂见到杜姐,自豪地说了老公染发的原因。杜姐听得一怔一怔的,对她说:"你真有福气,有这么好的老公。"
以后,小店里每有不修边幅的男人,杜姐就讲大徐的故事。甭说,小巷里那些邋遢男人,还真都叫她给说通了。杜姐说:"我这不是为了赚钱,我这是为了孝心。"
再后来,杜姐干脆给小店换了个名字,就叫"孝心发屋".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