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怪鼠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寂寂的流年,深深的庭院,听,是谁在缓缓诉说那遥远的故事……周振清是个生意人,有一天,他身带五百两纹银,路过长沙,因天色已晚,便找到他的好友陈县令,在县衙门落脚安歇。晚上,时过三更,周振清被屋梁上的响声惊醒,正瞪大眼睛到处看着,突然从屋梁上掉下一个东西,他借着月光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只两三尺长的大老鼠。周振清一把抓起枕头狠狠地朝老鼠砸去,哪知那只大老鼠就地一滚,竟变成了一个

怪鼠小说精彩章节

寂寂的流年,深深的庭院,听,是谁在缓缓诉说那遥远的故事……
周振清是个生意人,有一天,他身带五百两纹银,路过长沙,因天色已晚,便找到他的好友陈县令,在县衙门落脚安歇。
晚上,时过三更,周振清被屋梁上的响声惊醒,正瞪大眼睛到处看着,突然从屋梁上掉下一个东西,他借着月光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只两三尺长的大老鼠。周振清一把抓起枕头狠狠地朝老鼠砸去,哪知那只大老鼠就地一滚,竟变成了一个人,周振清大声叫喊,守夜的衙役闻声赶来,抓住了这个由老鼠变成的人。
衙门里发生了这样的怪事,自然惊动了陈县令,他听周振清如此这般一说,急忙来到大堂,朝那个被五花大绑的人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啊,这不是乡绅慕蓉怀吗?你家产万贯,富甲一方,怎么也干偷**狗的事呢?"
慕蓉怀慌忙辩白道:"不,不,我、我没有……"
"那你半夜三更潜入民宅,还装扮成老鼠,那是干什么?"
慕蓉怀无法自圆其说,便来了个"死猪不怕滚水烫",任凭陈县令怎样发问,他都低头不语。陈县令火了:"你深夜行窃,铁证如山,若能从实招供倒也罢了,要不然,我立即命人将你乱棍打死!"一听这话,慕蓉怀慌了,忙说"我招,我招",这才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慕蓉怀小时候家里穷得叮当响,后来父母双亡,他的生活就更没有了着落,只得靠四处乞讨或小偷小摸混日子。有一次,他一连两天没吃上饭,饿得头昏眼花,走进一家饭店,发现有个老头正在埋头吃饭,身旁凳子上还放着一个钱袋。他便悄悄地挨上前去,想偷那钱袋,可慕蓉怀的手刚刚摸到钱袋,便被老头一把抓住,老头鼻子里"哼"了一声,说:"想偷我的东西,你还早呐!"也许是老头见慕蓉怀骨瘦如柴,动了恻隐之心,就买了一份饭菜,让他吃下,然后说:"小伙子,跟我走吧。"
老头将慕蓉怀领到家里,拿出一个口袋说:"小伙子,你把手伸进去,随便摸出一样东西来,就归你了。"慕蓉怀虽然闹不清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照着做了。他三摸两摸就摸出了一张老鼠皮,老头笑笑说:"好,有了这张老鼠皮,你就饿不着了。"老头又拿出一黄一绿两张纸,说,"晚上,你把老鼠皮顶在头上,再照着这张黄纸上的咒语,念上四四一十六遍,你就会变成一只大老鼠,便可放心大胆地去偷;回家后再念三遍这张绿纸上的咒语,鼠皮便会脱落,你又成了人。但是,为人在世不能太贪,只要能温饱就该满足了,切记,切记!另外,我还要告诉你,猫是你的克星,一旦碰上,赶快逃离,要不然你会大祸临头的。"最后,老头又给了慕蓉怀一个很小的口袋,说,"你别小看这个口袋,再多的金银都装不满,但你不能跟这口袋一样贪心不足呀!"
慕蓉怀谢过老头,拜别而归,回家一试,果然灵验。从此,他就白天为人,夜晚做鼠,走上了行窃之路,而且从不失手,胃口也愈偷愈大,几年下来就成了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富翁,早把师傅的叮嘱忘得精光,越偷越贪,竟异想天开地要把那只装不满的小口袋装满。
大家听慕蓉怀这么一说,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陈县令好言规劝,希望他以后改邪归正,周振清也在一旁劝他金盆洗手,慕蓉怀听罢,当即跪倒在地,信誓旦旦地说:"感谢陈大人的宽恕,感谢周先生的教诲,小人从今往后再也不敢行窃了。"
话是这么说了,可有道是"贼心不死",一天晚上,慕蓉怀又变成一只大老鼠,钻进一家富户,找到了放钱的木箱,又用老鼠的利齿咬破箱子。正要下手装钱时,忽听"喵"的一声猫叫,扭头一看,一只大黑猫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慕蓉怀顿时慌作一团,他想起了师傅当年"见猫就逃"的叮嘱,急忙转身就跑。不料大黑猫紧追不放,一鼠一猫一前一后,前逃后追,双双蹿出了屋,跑上了街,眼看大黑猫就要追上,那老鼠急忙口念咒语,很快就地一滚,立刻又变成了一个人,大摇大摆、若无其事地继续走着。没想到后边的大黑猫摇身一变,也变成了一个人,依然急步向他追来。这一下慕蓉怀可慌了手脚,他连后面那人的面容都来不及看,就一头钻进了自己拿着的那个永远装不满的小口袋,就势一滚,一动不动地倒在了路边。
大黑猫变的那个人不紧不慢地走了上来,弯腰捡起了那个小口袋,容不得慕蓉怀挣扎,就把他带到了县衙门,当着陈县令的面打开了袋子。慕蓉怀爬出袋子一看,才知道抓他的大黑猫竟然就是周振清!陈县令得知慕蓉怀旧习不改,还在行窃,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你马上交出鼠皮,给我去大牢里待着!"
周振清微微一笑,说:"鼠皮不交也罢,为了清理门户,刚才在途中我已用咒语废了他的法术,他已变不了、也逃不走啦!"
原来周振清与慕蓉怀同出一门,只是当初在师傅面前,他摸到的是一张猫皮,而慕蓉怀摸到的是鼠皮,周振清当年也做过偷**狗之事,但他很快就悬崖勒马了,而慕蓉怀却把师傅的话当作耳边风,这就是两人同出一门却没有同走一路的原因。
最后,周振清对慕蓉怀说:"一个人难免有过错,但不能一错再错。师傅的嘱咐你不听,我的劝告你听不进,到头来只能是咎由自取、抱恨终生!"周振清说完便告辞而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