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倒不掉的楼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拆不了小海大学毕业几年后,来到一个镇上工作,镇长封了个城建站站长给他。小海第一次在自己姓名后面挂个"长"字,不禁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工作干好。来了几天,小海头一回到市场买菜。他走到刚落成不久的新市场大门前,一下子怔住了。只见宽敞的市场入口处,莫名其妙地矗立着一座旧楼,硬生生地把好端端的大路隔成了两边,行人和车辆只好小心翼翼地从两边通过。那座楼看上去很破,四面墙壁只剩下了三面,而且千疮百孔,四根柱子也

倒不掉的楼小说精彩章节

拆不了
小海大学毕业几年后,来到一个镇上工作,镇长封了个城建站站长给他。小海第一次在自己姓名后面挂个"长"字,不禁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工作干好。
来了几天,小海头一回到市场买菜。他走到刚落成不久的新市场大门前,一下子怔住了。只见宽敞的市场入口处,莫名其妙地矗立着一座旧楼,硬生生地把好端端的大路隔成了两边,行人和车辆只好小心翼翼地从两边通过。
那座楼看上去很破,四面墙壁只剩下了三面,而且千疮百孔,四根柱子也只剩下两根勉强支撑着,整座楼摇摇欲坠,不时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来。再看出入市场的居民,经过旧楼时,无不绕得远远的,一边惊恐地盯着旧楼,一边加快速度跑过去。小海纳闷透了,弄不明白为啥要留着这座旧楼。
趁买菜时,小海好奇地向菜农打听。菜农一听他问起这个,似乎就来气了,瓮声瓮气地说:"这是我们镇的‘楼坚强’,十年前就该拆了。你别看它一口气就能吹倒似的,它可是硬挺了十几年而不倒,邪门透顶了!"
小海不禁咋舌,接着问道:"怎么就不拆了它呢?多危险哪!"
菜农瞪起眼:"谁拆呀?政府都不敢拆,谁敢动?这鬼楼的主人狮子大开口,要政府给他五百万拆迁补偿费!换了三任书记镇长,就是拆不了这鬼楼!镇里的人,全都是吃干饭的!"
小海不由得脸一红,匆匆走了。回去愤愤地一想,这事儿正是自己该管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就拿它当第一把火吧!
小海向人打听清楚了"楼坚强"的主人,就一个人去了。这主人是个算命先生,大名老仙。一听小海说明来意,老仙呵呵一笑,什么也不说,冲他亮起五根手指一晃。他儿子在一旁作旁白:"拿五百万来,我们自己动手拆。少一分,免谈!镇长书记来了,也是这句话。"
小海急了,说道:"大叔,您那楼实在太危险了呀,说不定哪天倒下来,砸着人,那就麻烦了……"
"住嘴!"老仙突然脸色一变,勃然大怒,一指门口喝道,"你们不动,我的楼绝对不可能自个儿倒下来,你信不信?你***!"
第一次交锋,小海灰溜溜地败下阵来。他气得头顶都冒了烟,这家人实在太不讲理了,而且态度嚣张至极,别说他一个小小的站长,连镇长书记竟然也不放在眼里。对付这样的人,除了强制执行,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小海立马找到镇长,跟他提到了这件事,并态度坚决地要求强制拆除旧楼。
镇长听完他的慷慨陈辞,一言不发,脸色铁青地抽了支烟,清了清嗓子道:"这是前三任留下的老问题了,前三任都拆不了,我又不是孙悟空,没有办法呀!"
小海没料到镇长会是这样消极的态度,愣住了。镇长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说:"你还嫩着呢,三任镇长书记都拆不了的楼,你不想想为什么?"
"为什么?"小海还真是不太明白,愣愣地望着镇长。
镇长似乎有点不耐烦了,指了指天花板:"人家上面有人哪!"
镇长把话说到这份上,小海就是再傻也明白了。怪不得,那老头那么不可一世。他呆了半晌,怔怔地问:"那……这楼……实在太让人担心了呀。"
镇长吐了一口气:"等着吧,让它自个儿倒。"
倒不掉
小海有苦说不出,感觉自己真是两头受气。他也渐渐明白了,镇长让他当这个城建站长,原来是让他当镇里的挡箭牌。
这么一来,小海更是恨死那座"楼坚强"了,天天晚上睡觉,他都梦见一早起来,发现"楼坚强"已经倒了。可那楼实在邪门,就好像人明明已经死了,却还站得稳稳的一样。
这天,有一股强台风刮到了镇上。小海兴奋极了,他特意冒着大风跑到市场,一看那楼在狂风暴雨中不住地颤抖着,好像竹子一般在半空扭来扭去。小海心中大喝一声:吹得好!嘴也不知不觉鼓了起来,拼命向楼吹去,仿佛能助狂风一臂之力似的。
可小海吹得腮帮子都疼了,"楼坚强"依旧在大风大雨中屹立不倒。有好几次都被风吹歪了一半,可它却像个武林高手一样,硬是又挺了过来。小海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幕,心里直叫见鬼,真怀疑这楼是不是被老仙施了法术。
强台风很快过去了,"楼坚强"又英姿焕发地挺立在市场入口正中央,除了吹落几块瓦片,它居然又躲过了一劫。
过了几天,小海在办公室里忽然听到一个消息,说是市场那儿发生了车祸,一辆越野车撞到了"楼坚强".小海一听,喜不自禁地连连叫道:"老天爷开眼啊!"拔腿就向市场跑去。
到了那儿一瞧,小海不禁大失所望,"楼坚强"还站着呢。车子就撞塌了楼的一面墙和一根柱子,司机却被砸得头破血流。
市场里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盯着"楼坚强".它现在就像一个独腿的老人,而且受了重伤,还失去了一根支撑的拐杖。可它依旧岿然不动,竟然只靠一根柱子和两面墙挺了过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难道被某种神灵附体了?
镇长也到现场看了,处理完交通事故之后,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命人在"楼坚强"周围拉起了警戒线,不让人靠近它。
人倒了
这事才过了两天,小海去市场买菜时,在入口处碰见了那个算命老仙的儿子小仙。他马上把脸别开,没想到小仙存心要戏弄他,阴阳怪气地问:"站长,那天我爸让你拿五百万来,怎么没见你来呀?"
小海年轻,血气方刚,闻言大怒道:"你们别得意,你最好叫你老爸尽早拆了,要不然,它自个倒了,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
"放屁!"小仙怒气冲冲地嚷道,"就是你死了,我家的楼也不会倒!"
小海讽刺道:"你别吹牛皮,说不定哪天,我就是打个喷嚏,也能把它打塌了!"话音刚落,他忽然觉得鼻子痒痒的,忍不住"阿嚏"一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这时,奇迹出现了。随着小海的一声喷嚏,面前的"楼坚强"轰的一声,凭空倒了下来,而且倒得干净彻底,原来的地方只剩一堆碎砖烂瓦。
小海和小仙都是大吃一惊。呆了半晌,小仙一把揪住小海的衣服:"五百万!你得赔我!"
小海又惊又喜,辩解道:"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打了个喷嚏。"小仙哪里肯饶过他,抓住他直嚷赔偿。
不一会儿,"楼坚强"周围就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纷纷拍手叫好,有人甚至还放起了鞭炮。
小仙赶紧打了个电话报告老爸。几分钟后,老仙赶来了,他拨开人群,两眼直直地瞪着地上的一堆碎砖,脸色煞白,两手颤抖,像被人点了穴一般,久久不动。
小仙指着小海说:"爸,就是他打喷嚏震倒楼的。"
老仙像没听见一样,瞧也不瞧他们一眼,突然两腿一阵激烈的颤抖,不由自主地跪在烂泥上,捧起一堆碎砖,眼泪刷地流了下来。
小仙疑惑不已地问:"爸,你咋啦?你倒是说话呀!楼倒了,补偿费还是一分不能少!"
老仙不理不睬,嘴中喃喃自语:"完了,完了……我早知道会出事,果然……"
这时,镇长率领着镇干部们到了现场,看了看"楼坚强"的"尸体",脸上露出了微笑。
老仙猛地回过神来,爬起来向镇长走去,摸出一包烟,毕恭毕敬地给镇长递上。镇长摇摇头,说了句不会。
老仙脸上堆着笑,尴尬地说道:"镇长,您看,楼倒了也好,倒少了一笔工钱,那个拆迁款……五百万,那是我们说笑的,怎么可能呢?有个几十万,我看就很合情合理了。"
镇长沉吟不答。老仙一看有些发慌:"当初定的是十万,照这个数其实也不错了。"
镇长淡淡地说:"这个以后你到镇里再说。"老仙连连点头:"是,是。"
小仙在旁边一听,不干了,冲上去喝道:"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当初十万,现在还要十万,你疯了呀?你是不是怕他们这些人了?一个镇长有什么了不起的!爸,五百万,一分也不能少!"
"你给老子闭嘴!"老仙愤怒地扭头冲儿子吼道,"你懂个屁!"
镇长嘿嘿一笑,神色自若,指了指那堆碎砖烂瓦,命令老仙:"你们负责把这堆东西清理掉,拆迁款的事,才好说话。"
老仙怔了怔,接着"啪"的一个立正:"是,请镇长放心,我们一家保证完成任务!"转头对儿子命令道,"快去叫你妈和你老婆来搬砖头。"
小仙气得直咬牙,不顾一切地嚷道:"爸,你是不是睡昏头了?咱们没理由怕他们的啊!"
老仙怒不可遏,回身"啪"地抽了儿子一个耳光:"你才睡昏头不知天光!你姐夫倒了,知道吗?你打个电话问问你大姐……"说着,他老泪纵横,如哭似泣,"人在楼在,人倒楼倒啊!"
小仙闻言大惊失色,飞快地掏出手机打电话,刚说了两句,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
小海看到这儿,惊讶极了。他不禁向镇长看过去,镇长得意地冲他眨了一下眼,说:"你以为真的是你一个喷嚏,把楼打塌的啊?我刚接到上面的消息,说这楼真正的主人倒了,没想到很快就听说,连这楼也倒了……"
小海恍然大悟,怪不得镇长今天像变了个人似的,这么有底气哩。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