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丐帮入帮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相传乞丐的祖师爷叫范丹,而范丹是陈州人,所以陈州很早就有了丐帮。乞丐白天乞讨,夜晚只靠一身破衣。夜间冻醒了,到庄户人家草垛上偷点麦草,放在墙角处,点火烤墙,等火熄墙热,就靠在热墙处度过后半夜。相比之下,入了帮的乞丐就好过不少,因为他们有帮堂。帮堂多设在大庙内,地上铺有麦草,被子少了可多人合盖。人多热气大,不知不觉就度过了寒冬。但乞丐入帮也不是那么轻松,首先要孝敬帮主,接着是插香入盟。初入帮,并不让

丐帮入帮小说精彩章节

相传乞丐的祖师爷叫范丹,而范丹是陈州人,所以陈州很早就有了丐帮。
乞丐白天乞讨,夜晚只靠一身破衣。夜间冻醒了,到庄户人家草垛上偷点麦草,放在墙角处,点火烤墙,等火熄墙热,就靠在热墙处度过后半夜。相比之下,入了帮的乞丐就好过不少,因为他们有帮堂。帮堂多设在大庙内,地上铺有麦草,被子少了可多人合盖。人多热气大,不知不觉就度过了寒冬。
但乞丐入帮也不是那么轻松,首先要孝敬帮主,接着是插香入盟。初入帮,并不让你进帮堂,而是先让你住进破庙里受冻几夜,等尝足了单干的苦头,才让你去帮堂里享受温暖。
分住的那几天,还要试验入帮乞丐的乞德和人品,目的是怕"引狼入室",影响帮内的团结。
这一年,从皖地过来两个乞丐。这两个乞丐都姓张,一个叫张能,一个叫张水。张能、张水都很年轻。他们来到陈州地,按规矩拜了帮堂,要求让出几日口粮,拜过山祖,已不算侵略,也就是说获得了在陈州讨要的牌照。帮主一放"码",弟兄们便知来了新人,再不去找麻烦。不料两位乞丐兄弟讨了几日,觉得能混饱肚皮,便不想走了。不想走就得申请入帮,因为不入帮仍是"客人",而客人是不能住久的。
张能、张水紧讨几日,攒了礼品,首先孝敬帮主。看二人入帮心切,陈州丐帮帮主答应了他们,插香过后,就按照帮规让他们先住进城东关的两间破庙里。
东关破庙也是丐帮的地盘。庙很小,只三间殿堂,敬的是财神。开初香火颇盛,岂料越敬财神越穷,便少人敬了。神有人敬是神,没人敬就成了泥。庙无人修,天长日久,连财神都成了乞丐。
张能、张水住进破庙的时候,正赶寒冬腊月天气。兄弟二人在庙里冻了一夜。第二天,天亮刚想出去讨点热汤撵撵寒气,不想却被人围了,说是此处夜里遭了贼,二位是生人,令人可疑,先进庙里搜一搜。张能、张水没做亏心事,自然不怕搜。岂料来人进庙一搜,竟然在香炉里扒出了十多锭白银。张能、张水一看,目瞪口呆。人们大吼一声,绑了两个乞丐,说是还缺两锭白银,要求交出赃物。张能、张水大呼冤枉,跪地求情,阐明自己清白。庄户人哪里肯信,定要带二人去见官。不料这时候,帮主来了。帮主先作了一圈揖,然后赔笑说:"这两位是刚入帮的兄弟,初来乍到,不懂规矩,望诸位看在我的面子上,饶恕一回,损失银两照赔不误。"有陈州帮主说话,众人熄了火气。帮主让人掏出银钱,赔了失主,然后问张能、张水说:"二位坏了规矩,如何办?"张能、张水怕再犯众怒,只好吞下苦果,乞求帮主开恩。帮主冷了脸说:"乞丐虽穷,但人穷志不穷!念你们是初犯,宽处为怀,五日内不得外出乞讨,闭门思过!"帮主说完,带人走了。
帮主说话,一言九鼎,如偷着外出讨要,被抓住必定断腿。张能、张水懂规矩,坐在庙里又冷又饿,脑际间闪现着往日饱肚的情景,口水直流。张能对张水说:"兄弟,五天不吃会饿死的,得想想办法。"张水想了想说:"咱还是回老家吧!"张能长叹一声说:"回老家那怎么行?老家遭了灾,比不得陈州!若我们熬过了这几日,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张水听后,觉得有理,颓丧地说:"只怪咱们平常不攒体己,若腰中有钱,就去买些吃的、喝的,暖暖身子!"张能一听到"钱"字,陡地亮了眼睛,对张水说:"那帮人不是说还差两锭银子没找到吗?咱何不找找?"张水泄气地回答:"唉!你听他们胡说!哪里会有贼人,分明是陷害你我罢了!"张能摇摇头说:"不会的,咱们两个叫花子,与他们无仇无冤,他们是不会陷害我们的!"张水望了张能一眼,讥讽道:"哥,你真是死脑筋!你想,贼人难道会把银子埋在这里,只拿两锭银子走吗?"张能仍不死心,目光盯着一处,思索片刻说:"难道是帮主试探我们的吗?"张水这才点头称是,坐将起来,伸了伸懒腰说:"他会不会真的留下银子,再试我们一回?"
"有可能!很有可能!"张能说着站起身来,先在香炉里扒了几扒,然后又在神像前后摸索……突然,张能惊叫一声,对张水说:"快看,果真有锭银子!"
张水跑过去一看,原来银子藏在墙壁上一块松砖下面。虽然只有一锭,但足够二人吃上一阵子了!
二人耐不住地高兴,又四处寻找一回,再也寻不到另一锭。但毕竟有了闪闪发光的银子,有它就可以买到吃的、喝的。弟兄俩高兴万分,商量着如何花这笔钱。张水要求先大吃一顿,然后再精打细算。张能说:"应该先吃点家常便饭,再置买一床厚被,以免夜间受冻……"二人商量许久,也未达成协议。
最后,张能说:"干脆,我们不如把银子交给帮主,说不准还能买回禁令!"
经张能一说,张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张能说:"我们差点儿坏了大事!"说完,拿着银子和张能一起去了帮堂,见帮主,拜了三拜说:"帮主,我们弟兄饥饿难忍,但没敢越庙门一步,为寻点儿东西吃,在庙里发现了这锭银子!"
帮主问:"为何不用银子买吃的?"
张能说:"动过此念,可最后还是忍了!"
帮主问:"为什么?"
张水说:"过去有两个叫花子,住在一所破庙里,大雪扑门,三天不得讨要。后来,一香客丢的一锭银子,被他们拾到。二人惊喜若狂,商量一通,由甲去买吃的。甲先在集市饱餐一顿给乙带回了热烧饼。不料甲刚进庙门,被乙一棍打死,乙掏出所剩的银钱,吃了甲买回的烧饼,不一会,也七窍流血归了西天!"
帮主听后沉吟许久,最后对张水说:"想到不做,又勇于揭穿自己的私欲,这叫聪明的善良!起来吧,望你日后能成大器!"
十年以后,张水果真当上了陈州的丐帮帮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