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曹老太的功劳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曹老太的家住在大山深处,这天,她乘车去城里看望闺女。大客车在通往城里的大路上不紧不慢地晃悠着。车里的人们耐不住寂寞,也不管认识不认识,便东扯葫芦西扯瓢地拉起话来。曹老太是个爱凑热闹的人,也不时地插上几嘴,把自己知道的乡闻野趣云山雾罩地说给大家听。人们说着说着,就把话题引到当今一个吓人的热点病——艾滋病上。曹老太一听,也来了精神,神秘地对人们说:"要说这艾滋病呀!俺村大楞的老

曹老太的功劳小说精彩章节

曹老太的家住在大山深处,这天,她乘车去城里看望闺女。
大客车在通往城里的大路上不紧不慢地晃悠着。车里的人们耐不住寂寞,也不管认识不认识,便东扯葫芦西扯瓢地拉起话来。曹老太是个爱凑热闹的人,也不时地插上几嘴,把自己知道的乡闻野趣云山雾罩地说给大家听。
人们说着说着,就把话题引到当今一个吓人的热点病——艾滋病上。曹老太一听,也来了精神,神秘地对人们说:"要说这艾滋病呀!俺村大楞的老婆就得上了,唉……"人们一听,连那么个偏僻的小村里都有了艾滋病患者,可是不得了啦!有半信半疑者问道:"大娘,你说的那个大楞老婆,她都有哪些症状?""啥叫‘症状’?""就是说,她哪儿不舒服!""唉,别提了,手指节疼、腰疼、脖子疼,脸肿得像个发面馒头……"
曹老太有鼻子有眼刚说个话头,大客车到了终点站。人们失去了兴趣忙着下车,曹老太虽然意犹未尽,但也只好下车往闺女家奔,不想被一个青年人拦住去路。这青年人自称姓黄,是县"爱委会"的工作人员。
曹老太刚才在车上的一番话引起了他的注意。小黄对曹老太说:"大娘,请你等一下,我有个事想问问你,刚才你说你们村大楞老婆得了艾滋病,这事到底是真的还是您老随便说着玩的?"老太太一听,不乐意了:"哎!我说你这个同志,是不是寻思我造谣呀?我活了一大把年纪可从没说过瞎话,不信你上俺们村打听打听,谁不知道俺是啥人!大楞自己都满世界说他老婆有艾滋病,俺怎么能给人家胡编排?"一看曹老太急赤白脸要气急翻车,小黄笑了:"大娘,您老别生气,您提供的情况很重要,我就是管这事的。现在得这病的人还不多,所以我得先问清楚。"曹老太扑哧乐了:"你这话说得对,俺村就她一人得上了!有法儿治不?""大娘,我还想问问,您来城里有啥急事要办吗?"老太太想了想说:"倒没啥急事,就是在家呆腻了,想进城转转瞧瞧闺女!"小黄说:"大娘,那得耽误您一点工夫了,你跟我走一趟,我的单位就在车站附近。"
小黄领着曹老太来到"爱委会",安排她在一个地方休息,自己打电话去了。
过了一会儿,小黄又转了回来,对曹老太说:"大娘,这种病如不及时控制,后果十分严重。现在只得请您马上跟我们回村一趟,找大楞老婆。车已在外面等着了。"曹老太有点紧张了:"啊!有那么厉害?"想了想,只得随小黄来到外面。一看那阵势,曹老太吓了一跳,只见眼前停着一辆黑亮黑亮的小轿车,后面一辆雪白雪白、车门上画着红十字的汽车,车上有几个穿白大褂的大夫。还有几个穿制服,戴大檐帽的,曹老太猜不出他们是干什么的。
曹老太由小黄陪着,坐在前面的小轿车里。这车可比来时的大客车快多了,飞似的眨眼工夫就到了村口。路上小黄说要把大楞老婆带回城里检查。曹老太发毛了,心想:没料到自己几句话捅出这么大娄子。大楞上南方打工不在家,自己领着人把人家老婆带走,他能不恨得俺牙痒……唉!银华呀银华,你可别怪大娘,谁叫你得了这么个蹊跷病呢?停了车,曹老太说:"同志呀,都是本乡本土的,我露脸怕不好,你们自个儿去吧!你看,那个门前有两棵杨树的黑瓦房就是她家,保管没错。可千万别说是我老婆子告诉你们的呀!"说完,颠着脚,头也不敢回地回家去了。
一会儿,曹老太从窗口看到,银华被带出院门,上了那辆白车。然后,两辆车便掀起一溜烟,远去了。
曹老太没心思去看闺女了,银华被带走了,虽说是为她好,可想起来心里总觉得不得劲。这一宿,曹老太一句话也没有,也没能睡稳当。
第二天上午,银华不知啥时已经回来了。她来到曹老太家里,还领来一个周周正正的城里媳妇。银华一进门就说:"大娘,你可帮了我一个大忙哩!"曹老太觉得脸上"呼"一下滚烫:"银华,你,你这是咋说哩?"银华伏在曹老太的耳朵上说:"大娘,你知道啥叫艾滋病?艾滋病就是……"银华嘁嘁喳喳地一说完,曹老太惊得嘴都合不上了:"哎呀我的天,闺女我对不住你哩,俺老糊涂哩,又爱多嘴瞎嘀咕真是作孽哟……"银华赶紧说:"大娘你别急,听我说完嘛!"听了银华的一番话,曹老太这才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转忧为喜地笑了。
昨天,小黄他们来,只说要为她检查身体。银华懵懵懂懂地被直接带到了县卫生防疫站,对她又是检查,又是询问,好一顿折腾。结果,没从她身上发现一丝艾滋病毒。人们诧异之余,只得把对她的怀疑过程说了出来。银华一听恍然大悟。
原来,银华有一嗜好,酷爱编制毛线活,并且织得又快又好,花样翻新,平整耐看,胜过机器织的。村里的姑娘媳妇们都愿意求助于她。银华心肠热,来者不拒,有求必应。因此,她没日没夜地织,常常累得腰酸脖子痛,甚至脸面浮肿……大楞就说她有"爱织病",这本是一句戏言。
一听是这么回事,人们哭笑不得。也巧,小黄的姐姐正是一家毛衣编织厂的厂长,她们急需银华这样的人才。跟银华来的这个城市媳妇,正是小黄的姐姐派来的一个业务主任。她通过对银华手编毛衣的实地考察和鉴赏,已决定聘请银华到厂里去做技术指导,每月工资优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