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不倒脚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巧治怪病明朝洪武年间,新城县里有个大夫,名叫肖子文,专治各种奇症怪病,名声很响。这天,肖子文被一个泼皮告了,说是没有治好他的病,几个衙役把肖子文抓到了县衙。县令是个昏官,根本不听肖子文辩解,就要把他押入大牢。肖子文一听,顿时吓得两腿一软,瘫倒在地。这时,只听外面传来一阵锣声,接着有个差役跑进来,大声通报:"巡抚大人驾到,请地方官员速速迎接!"县令立刻带着手下赶到堂外跪地迎接。那应天巡抚名叫刘湘理,

不倒脚小说精彩章节

巧治怪病
明朝洪武年间,新城县里有个大夫,名叫肖子文,专治各种奇症怪病,名声很响。
这天,肖子文被一个泼皮告了,说是没有治好他的病,几个衙役把肖子文抓到了县衙。
县令是个昏官,根本不听肖子文辩解,就要把他押入大牢。肖子文一听,顿时吓得两腿一软,瘫倒在地。
这时,只听外面传来一阵锣声,接着有个差役跑进来,大声通报:"巡抚大人驾到,请地方官员速速迎接!"县令立刻带着手下赶到堂外跪地迎接。
那应天巡抚名叫刘湘理,他大步走上堂来,见堂下跪着人,就知道县令正在审案子。他看看肖子文,不禁疑惑地问道:"本官看你是个知书达理之人,怎么也会作奸犯科?"
肖子文连忙诉说自己的委屈。刘湘理听了,沉吟片刻,忽然问道:"你说你专治奇症怪病,那你看看本官,可得了什么奇症怪病吗?你若诊得准,本官就做主放了你;你若诊错了,那就两罪并罚,收监重处。"
肖子文上上下下打量了刘湘理一番,说:"大人得了不倒脚之症。"
刘湘理忙问:"什么叫不倒脚?"
肖子文解释说,得了不倒脚的患者,脚心外凸,单足不能站立,走路很容易摔倒,因为血流不畅,脚疼钻心,每到夜晚,更是疼痛难忍,时常惊厥。
刘湘理拍手赞道:"本官正是此状,先生真乃神医呀!不过,可有法子医治?"
肖子文想了想说:"法子有倒是有,但非一日之功。"
刘湘理说:"只要能医好,那就别管需要多少时间了。本官明日回京,你就随行吧。"
巡抚大人发了话,那县令和泼皮哪还敢有二话,只好灰溜溜地躲到一边去了。肖子文逢凶化吉,心里十分高兴,收拾了行装,跟着刘湘理回了应天。
这不倒脚乃是罕见的奇病,肖子文也只是在古书上看到过记载,治疗之法乃是用吸血水蛭吸去脚心多余的血,从而清血化瘀。但他既没有见过此病,更没有用过此法,而且他还面临着一个难题:吸血水蛭钻进肉中吸完血后,如何才能取出来。
刘湘理急于治病,见肖子文久不动手,就一次次地催他。肖子文无奈之下,只得说出了那个难题。刘湘理想了想,让人在门前贴出了告示,谁若能解决这个难题,就给予重奖。
告示贴出的第三天,有个叫梁楚的篾匠来揭了榜。
于是,肖子文和梁楚一起去给刘湘理治病。肖子文把吸血水蛭放到刘湘理的脚上,那吸血水蛭立刻咬开一个血洞,进去吸血。待吸到饱胀时,梁楚就取来一根竹篾,点燃后,又吹灭火,然后把红红的头往血洞里伸去。那水蛭被烫后,立刻缩成一团,梁楚再将竹篾对折,往洞里一探一夹,就把水蛭夹出来了。
经过这一番治疗,刘湘理的脚舒服了不少,他试着走路,也平稳了许多,不再像原来那么疼了,他不禁连呼绝妙。
半个月后,刘湘理的脚病基本好了。肖子文和梁楚上前告辞,刘湘理却拦住了他们,说:"你们不能走,我已向皇上举荐了你们,你们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皇上已经应允了,咱们即日启程。"接着,刘湘理便告知了一切。
肖子文和梁楚听完,都愣住了。他们的任务,竟是到北军中散播吸血水蛭!
两军交战
原来,太祖皇帝朱元璋把皇位传给了长孙朱允,他的儿子朱棣不服,带领北军,一路杀向应天。朱允派出的南军,只战了一场,就大败而回。朱允正焦急万分,刘湘理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就是让肖子文和梁楚跑到北方去,伺机加入北军,传播水蛭吸血会死的谣言。而他这边派人捉了大量的水蛭放到河里,令北军心生惧意,不敢过河,南军趁机进攻,必然大胜。朱允听后,欣然采纳。
刘湘理派了一条小船,偷偷送肖子文和梁楚过了河。两个人装作行医的郎中,一路往北走,很快就遇到了北军,营中正缺郎中,就把他们俩留下了。
几日之后,北军行至河边。这天夜里,梁楚突然私自逃跑,被士兵抓住后,带到了长官那里。
长官问他为何要跑,梁楚哆嗦着说,前面河中的吸血水蛭异常凶猛,万一被叮到,必死无疑。他怕死,这才想到要跑。
长官将信将疑,命士兵押着梁楚到河边去试试。此时,那河中的水蛭已是密密麻麻,有的水蛭正往堤岸上爬着。
梁楚吓得大喊大叫,众人也不禁往后退了几步。长官命令士兵把梁楚往河里按,梁楚的腿刚伸进水里,那些水蛭就蜂拥而至,不一会儿的工夫,就钻进了他的腿里,梁楚疼得鬼哭狼嚎。士兵们吓得浑身发抖,赶紧放开了梁楚。梁楚爬上岸,惨叫着逃跑了。
很快,军营里流言纷纷,说河里的吸血水蛭是何等厉害,瞬间就把梁楚给咬死了。士兵们听了,害怕极了,都不敢到河边去了。
而在河的南岸,刘湘理一直在偷偷观察着,他见北军如此害怕过河,就知道他的计谋得逞了,便赶紧跟南军的主帅报告。南军的主帅见时机成熟,就命令士兵立刻渡河,对北军展开进攻。
眼看南军就要攻过来了,北军的主帅就命北军全力反攻。在北军中有一条铁规:主帅不下令,后退即死!士兵们既知道这个铁规,又知道河中都是吸血水蛭,动作稍微慢一点,被吸血水蛭吸上了,那也得死。所以,他们就拼命地奔跑,拼命地砍杀,快速过了河,打到了南军中心。
南军见北军如狼似虎地冲过来,纷纷调转马头,落荒而逃。北军乘胜追击,很快就逼近了应天。
肖子文和梁楚眼看应天即将发生大战,赶紧逃跑了。梁楚指着自己腿上的伤疤,懊恼地说:"害我白白挨了几刀!"
原来,那天晚上,梁楚偷偷逃跑,然后再让士兵抓到,就是为了散播吸血水蛭可怕的谣言,让北军不敢过河。他故意被抓后,长官命人把他押到河边试水蛭,他事先在腿上割了几个小口子,水蛭闻到血腥味,自然会吸他。
此时,肖子文早就溜出了军营,藏在不远处接应梁楚。两个人碰面后,肖子文帮他取出了水蛭,又敷了药膏。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一石二鸟
几年后,朱棣当上了皇帝,天下也太平了,肖子文和梁楚这才悄悄返回应天。
不料,他们刚来到城门口,就被士兵抓住了。再一看,城门两侧贴着他们俩的画像呢。很快,他们被押到一座豪华的府第里。
只见刘湘理快步迎过来,笑呵呵地说:"你们可来了,让我找得好苦啊。我这老毛病啊,可把我害惨了。除了你们,没人能治啊!"
两个人面面相觑。朱棣登基以后,大肆展开报复行动,刘湘理早该死了,怎么却还当着大官呢?刘湘理让他们赶快治病,肖子文和梁楚就到城外去找水蛭。
刚来到城门口,他们就被一个叫花子给拦住了。肖子文仔细一看,叫花子竟是当年的新城县令。想起当年的不白之冤,他恨恨地说道:"你还敢认我?就不怕我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
老县令重重地叹了口气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你给我顿饭吃,我就把真实情况告诉你。"肖子文把老县令带到一家饭馆,给他点了几样小菜,一壶好酒。
老县令狼吞虎咽地吃着,直到酒足饭饱,这才说出了当年的实情。
当年,刘湘理得了怪病,无人能医,听说肖子文身怀绝技,但脾气倔强,特别不爱给官员看病,他怕肖子文不肯给自己医治,就暗中找到那个泼皮,让他以未治好病为由,状告肖子文。等到老县令假装要严惩肖子文时,他再及时出现,救下肖子文,肖子文自然感恩戴德,就会给他看病了。
肖子文听了,恨得咬牙切齿。他想了想,又问道:"一朝天子一朝臣。您都跟着倒了霉,怎么那刘湘理不但没有被治罪,反而还升了官啊?"
老县令苦笑着说,像刘湘理那样的聪明人,当真是世间无二啊。当年,他料到北军和南军会在河边僵持不下,就偷偷给朱棣献了一计。后来,北军果然异常神勇,很快就过了河,攻占了应天。朱棣感激他那个奇妙的计策,不但不治他的罪,反而又给他升了官。
肖子文这才明白,当初刘湘理派他和梁楚到北军去执行的特殊任务,原来是个一石二鸟的计策,无论哪方获胜,都有刘湘理的功劳。
肖子文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一旁的梁楚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他能把两个皇帝都玩弄于股掌之间,咱们又能拿他怎么办?"
肖子文想了想,忽然笑着说:"偏偏就咱们能治他。"
梁楚好奇地问道:"怎么治?"
肖子文小声说:"溜之大吉,让他病重不治。"
梁楚点点头。两人乔装打扮一番后,偷偷离开了应天,此后再无消息。
没过多久,刘湘理病重不治,一命呜呼。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