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失鹤帖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一、栖霞有鹤庄灵毓是宋末元初的大书法家,他的字是万金难求的珍品。自从元朝鞑子霸占了大宋的万里江山后,庄灵毓万念俱灰,隐居在栖霞山一带。栖霞山归黑风关管辖,黑风关的总兵冯难敌乃是前朝的降将,要说这冯难敌原也是苦出身,一度在武道渡口当过纤夫,后来投军入伍,在大宋和后金的交战中屡积战功,升至南平关的总兵。元世祖忽必烈举兵南下,他却屈膝投降,为虎作伥,被人送了个外号冯不敌。冯不敌为了掩盖自己曾当过纤夫的卑

失鹤帖小说精彩章节

一、栖霞有鹤
庄灵毓是宋末元初的大书法家,他的字是万金难求的珍品。自从元朝鞑子霸占了大宋的万里江山后,庄灵毓万念俱灰,隐居在栖霞山一带。
栖霞山归黑风关管辖,黑风关的总兵冯难敌乃是前朝的降将,要说这冯难敌原也是苦出身,一度在武道渡口当过纤夫,后来投军入伍,在大宋和后金的交战中屡积战功,升至南平关的总兵。元世祖忽必烈举兵南下,他却屈膝投降,为虎作伥,被人送了个外号冯不敌。
冯不敌为了掩盖自己曾当过纤夫的卑微历史,竟残杀了那些曾经和他一起拉过纤的苦难兄弟。他当上黑水关的总兵后,更是横征暴敛,草菅人命,当地的百姓对他恨之入骨。
别看冯不敌血腥满手,却特喜欢附庸风雅。对庄灵毓的字,他真是朝思暮想、垂涎三尺。冯不敌先是对庄灵毓的墨宝高价收购,接着又派人登门强索,但庄灵毓根本不为所动!
面对傲骨铮铮的庄灵毓,冯不敌也没办法。他找来舅舅阎老四,两人嘀咕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得到庄灵毓墨宝的妙计。
庄灵毓不贪财不慕官,可是他却有喜欢鹤类的癖好。阎老四花高价到江西买来四只白鹤,经过精心训练,这几只白鹤终于都能被悠扬的竹笛声呼来唤去了。
阎老四一见时机成熟,便命人将其中两只白鹤的翅膀折伤,偷偷地送到了庄灵毓草堂前的竹林里。
庄灵毓一大早起来,忽听不远处的竹林里响起了凄惨的鹤鸣声。他推开篱笆墙上的木门一看,两只伤鹤站在竹林边正冲他哀鸣呢。
庄灵毓急忙用谷粒把伤鹤吸引到院子里,然后找来伤药和木夹板,将白鹤折断的翅膀固定好。一个多月后,这两只白鹤伤愈了,看着它们时而昂首信步,时而一飞冲天,庄灵毓的心情别提多兴奋了!
二、砸匾风波
这天傍晚,庄灵毓听到门外忽然响起一阵隐约的竹笛声,他舀了一瓢谷粒,去给白鹤喂食,可哪里还有白鹤的影子啊!庄灵毓房前屋后地找到天黑也没找到,心里一急,竟一头病倒了。
老仆给他熬了草药,庄灵毓喝完苦苦的草药汤,总算能挣扎着爬起来了。他找来一叠宣纸,提笔蘸墨"刷刷刷"写下了七八张失鹤帖,帖上都是十个大字:栖霞山失鹤,庄灵毓急寻,并找人将失鹤帖贴了出去。庄灵毓本想着捡到白鹤的乡民,一定会把他丢失的白鹤送回来,哪成想两天过去,别说白鹤,就是报信人都没有见到一个!他觉得奇怪,等他走到贴帖的地方一瞧,他才明白,原来,那些寻鹤的帖子,早已被喜欢庄灵毓墨宝的人全揭走了。一打听,揭帖的人竟是冯不敌的舅舅阎老四。庄灵毓得知是阎老四在搞鬼,拄着手杖,气呼呼地来到阎老四家的大宅院。
只见阎家的门额上,高悬着一块新匾,上面写着"雪梅山庄"四个大字。
这四个字庄灵毓越看越熟悉,银钩铁划,分明是自己的手笔!可他没给阎老四写过什么门楣匾额啊!
庄灵毓前思后想,突然一拍脑门,原来问题就出在失鹤帖上——"栖霞山失鹤,庄灵毓急寻"——这里面就有山庄两个现成的字。梅花的梅字,取的是栖字和毓字的左半边,雪字更不用说了,是用的霞字和寻字的脑袋组合拼凑而成的!
阎老四真是太可恶了,庄灵毓气得胡子直翘,他怒吼一声,挥舞着拐杖冲到了那块木匾下面"咣咣"几下子,楠木大匾就被他捣到了地上,碎成几块。庄灵毓还嫌不解恨,又在上面狠狠踩了几脚。
阎家的家丁吓得一溜烟跑进府里,给阎老四报信。阎老四叫声不好,一溜小跑,冲出了府门。
庄灵毓一见肥头大耳的阎老四,指着他的酒糟鼻子就是一顿臭骂。
阎老四急忙打躬赔罪。庄灵毓伸手向他索要那几张寻鹤帖,阎老四呲着牙,为难地说:"那些帖子,我都做匾额用了……不过本人可以保证,以后再也不敢盗您的帖子了!"
庄灵毓叫道:"以后再敢盗用我的字做匾额,庄某见一回,砸一回!"说完一挥衣袖,拄拐扬长而去。
三、得禽失字
庄灵毓回到家里,想起丢失的白鹤,不由悲从中来。古人都说梅妻鹤友,这没有了白鹤的日子,可叫他怎么过啊!
正犯愁呢,就听屋外响起了"砰砰"的砸门声,有人送鹤来了,来人自称是栖霞山茨坪峪的百长临风舞。
庄灵毓怒砸阎家门匾的事传开后,临风舞这才知道捡到的白鹤竟是庄先生的爱禽。庄灵毓倒穿着鞋子,急忙迎了出来。
临风舞四十多岁,留着两撇小胡子。等临风舞一揭开马车笼子上的布帘子,庄灵毓就惊喜得叫出了声:临风舞送回的白鹤不是两只,而是整整四只!
庄灵毓取出仅有的五两银子,非要酬谢临风舞不可,可是临风舞却坚辞不受。庄灵毓觉得不好意思,便亲自下厨,做了几样山野小菜,然后捧出一坛子茅台酒。失鹤复得,他非要和临风舞庆祝一番不可。
临风舞也是个雅人,两个人推杯换盏,酒至半酣,临风舞望着桌子上的纸笔,一抱拳,说道:"庄先生的墨宝享誉天下,不知道能否给临某题几个字啊?"
庄灵毓最不喜欢的就是给别人挥毫题字了,可今天他却感到盛情难却,他想了想说:"临先生给我送回四只白鹤,我就破例给您题写四个字吧!"
临风舞离座而起,高兴得连连作揖:"谢谢庄先生的美意,您就给我题‘秀日于归’四个字吧!"
庄灵毓乘兴提笔,龙翩凤跹的四个字写罢,他又在字的旁边写上了题款——赠临风舞!
临风舞起身告辞,庄灵毓听着院子里清越的鹤鸣之声,倒头便睡,等他一觉醒来,都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庄灵毓揉着眼睛,走出柴门,望着院心木笼子里的四只白鹤,心中不觉狐疑起来:栖霞山根本不产白鹤,有的只是本地的灰鹤,先前两只伤鹤的来历已经够离奇了,这后两只白鹤又是从何而来?难道自己又中了奸人的诡计?
庄灵毓越想越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他拿起木拐,直奔十几里外的阎老四的大宅子外,远远就见宅门口停放着十几辆马车,府门外人来人往,好像府里出了什么事情。
四、一怒成诗
庄灵毓等了一会,见府门外停下了一辆马车,车上下来了个大腹便便的富商,他便用袍袖挡脸,跟在富商的身后,混进了阎府。
只见阎老四正领着二十多个人围坐在客厅里,大声品评一幅挂在墙上的墨字呢!
庄灵毓透过大敞的厅门,瞧见墙上挂的那幅字竟是一首五言诗,只见上面写道——梅雪临风舞,日昳山雨急。佳鸟失灵秀,林鹤于栖归。这分明就是他的手笔!
那个临风舞就站在字幅前,正侃侃而谈以鹤骗字的经过呢!庄灵毓那七八张失鹤帖,和昨天他赠给临风舞的那八个字,确实能拼凑成这样一首五言诗——林是两个栖的偏旁;那个昳字,就是赠字下的日,加了一个失鹤的失字;而佳鸟,就是把鹤字给拆开了……
为了拼凑这首五言诗,卑鄙的阎老四还真下了一番苦心思!庄灵毓忽然想明白了,那四只白鹤,也是阎老四和临风舞给他设下的套!
庄灵毓气得拎起拐杖,就冲进了客厅。阎老四没想到庄灵毓竟能混进府内,他两臂一伸,挡在那幅墨字面前。临风舞原来是阎老四的家奴所扮,他一见庄老头打上门来,猛地一把,将庄灵毓拦腰抱住了。
庄灵毓气得嗷嗷直叫,今天不管怎么说,他都要毁掉这幅拼凑而成的五言诗!阎老四冷笑道:"庄先生,你好没道理,这幅五言诗可是我用四只白鹤换来的,把官司打到京城,我也不怕!"
阎老四请来的客人们也在一旁帮腔,纷纷指责庄灵毓。庄灵毓想着自家庭院里的四只白鹤,后悔得直跺脚:"阎庄主,庄某今日登门,倒不是追究你以鹤骗字的诡计,本人是不满你这卑鄙的拆字拼凑手段。一个书法家,最忌讳的就是有人毁坏自己的作品,进行随意的拆解组字!"
庄灵毓的意思,是要给阎老四重新写一幅字,然后毁掉这幅拼凑而成的五言诗。阎老四听完,眨巴着眼睛,不相信地问道:"您不会骗我吧?"
庄灵毓将手杖在地上狠狠一顿,怒道:"君子存德,唯信不立……铺纸拿笔来!"庄灵毓挽了挽衣袖,接过仆人递过的毛笔,一口气写道——问何吾道,诗成四言;千福所至,天归名算——这十六个大字重若雷斗,掷地有声!
庄灵毓写完投笔,接过原来那幅拼凑的五言诗,"嚓嚓嚓"就撕毁了,望着满地的纸片,庄灵毓长笑一声,拄着木拐昂然出府去了!
五、剪诗灭贪
阎老四用鹤定计,终于赚来了庄灵毓的亲笔题字。听着满屋子的喝彩声,阎老四转了转眼珠说道:"庄灵毓这点小伎俩,还想骗过阎某人?"
那十六个字如果从头看,根本就瞧不出什么毛病来,可是将第一、第二和第四句倒着念一下,就成了——盗我鹤帖,阎四成尸,千夫所指,算命归天!
家奴临风舞恨恨地说道:"真没想到庄灵毓竟这样狡猾啊,老爷用不用我追上他,将其暴打一顿?"
阎老四摇了摇头,他在桌底下一掏,就摸出一把裁缝剪布用的大剪子来,他先把那十六个字仔细端详了一下,然后抄起剪子"喀喀喀"几下,十六个字就分家了。阎老四先丢掉八个没用的字,然后用剩下的八个字拼出了两句话,分别是——"吾道千福"和"诗成名归".
这八个字可以刻成两块大匾,阎老四总算完成了外甥冯不敌交代的任务了!
冯不敌望着舅舅送来的两块匾,一双绿豆眼笑成了两道细缝,但等他仔细地瞧着这两块匾,忽然脸色一变,气得抬手便把面前的桌子掀翻在地。
阎老四愣住了,难道大匾上的字犯忌讳了吗?冯不敌眼睛里凶光闪闪,咬牙道:"吾道千福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他就是说我是武道渡口的一个纤夫。而诗成名归那就更气人了——冯不敌拉纤的时候浑身都被汗湿,这是骂他好像一个刚出水的乌龟啊!
阎老四又赶紧找来被剪掉的字,分别是问何、四言、所至和天算,这八个字根本就组成不了什么吉庆的词语。看来那十六个字,只能拼凑成"武道渡口一纤夫,挥汗如雨似乌龟"这两句话。庄灵毓算无遗策,真是太厉害了!
其实出身低微并不可耻,只是这个冯不敌降元后,竟残杀和自己一起拉过纤的穷苦兄弟,这是最叫人不齿的!
这两块大匾被暴跳如雷的冯不敌砸得粉碎,等他派人到栖霞山擒拿庄灵毓的时候,庄灵毓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冯不敌怒气难平,命令手下一顿鞭子,把阎老四赶出了黑水关。他越想越气,最后一股逆血,冲爆了脑袋里的血管,中风昏迷了。
庄灵毓自此不知所终,有人说他云游天下,有人说他跨鹤成仙了。栖霞山仍旧是花开花落,不知道什么缘故,山中的白鹤却忽然多了起来,在那清越的鹤鸣声中,栖霞山的老百姓至今还在传诵着那段关于失鹤帖的传奇故事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