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包子有毒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1. 夜半惊魂夜半时分,刘启被院内的嘈杂声惊醒了,赶忙来到院内,看到管家刘贵正和一帮家丁四处找着什么。"那人现身了么?"刘启问。"老爷,刚才是,是一只猫。"刘贵颤颤的说。刘启不满地叹口气但并没有责骂他们,只是说:"把院子的各个角落都检查一遍,看清楚了再行动,如果那人再现身,就一定要弄清楚他的真面目。"说着,刘启不安地看一眼四周,进屋去。剩下的半夜,刘启和夫人再也没有睡着。晋商出身的刘启,十年前到潍

包子有毒小说精彩章节

1. 夜半惊魂
夜半时分,刘启被院内的嘈杂声惊醒了,赶忙来到院内,看到管家刘贵正和一帮家丁四处找着什么。
"那人现身了么?"刘启问。"老爷,刚才是,是一只猫。"刘贵颤颤的说。刘启不满地叹口气但并没有责骂他们,只是说:"把院子的各个角落都检查一遍,看清楚了再行动,如果那人再现身,就一定要弄清楚他的真面目。"说着,刘启不安地看一眼四周,进屋去。
剩下的半夜,刘启和夫人再也没有睡着。
晋商出身的刘启,十年前到潍县做丝绸生意。他诚信为本,童叟无欺,很快就富甲一方。这让济南知府曹连大为垂涎,他软硬兼施,几次想让刘启把他的生意分给自己一半。对于这样无礼的要求,刘启当然没有答应,后来,时间长了,也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可是近来刘府上下却不再安宁。
一连几个夜晚,都有一个神秘黑影潜进院来,将一支钢镖穿着一封信插在刘启的屋门上。每封信上都写着同样意思的话:近日,刘府上下将有灭顶劫难,望赶快将家产生意散尽,速速离开潍县。
字不多,但字字都叫刘启不安。此信像是给自己提醒,又更像是警告威胁。这可能是曹连的,也可能是同行商人的诡计。刘启虽然不安,但并不深信。毕竟,总不能只凭这些匿名信就把这些年辛苦挣来的家业都给散尽了吧?
今天晚上,刘启安排管家刘贵等人埋伏在院中,待那黑影再出现时将其擒获,这样一来就能真相大白了。可是黑影却好像知道了刘府的安排,竟迟迟没有露面。
天快亮了,刘启打个哈欠有了睡意,门外忽然传来嗵的一声响。刘启猛然惊醒,这就是飞镖打在门上的声音啊!
2. 乞丐之死
镖书上的内容还是老一套。生气的刘启将之揉成一团,扔到地上。刘妻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刘启却很慷慨:"不管是谁搞的鬼他都不怕。要是一害怕,自乱了方寸,就正中了他们的诡计。"这话也有道理,刘妻也就不再说什么,吩咐刘贵到厨房看看巧儿把包子做好了没有。
很快巧儿提着一只饭盒,和管家刘贵一前一后走进来。"母亲,为什么要让我亲手做包子么,都快把我累死了。"巧儿将饭盒放在母亲面前,撒起娇来。
刘妻笑道:"只有这样,佛祖才能知道你的诚心,也才能保佑你,保佑我们刘府呀。"
巧儿年方二八,生得国色天香,但自幼身体不好,信佛的刘妻每到初一十五便带着她到城郊的佛光寺烧香拜佛,祈求健康平安,如今府上不安宁,娘俩去的次数更多了。
很快,母女俩提着盛放着包子等祭品的饭盒就来到了城郊。再有半里地就到佛光寺了,母子二人加快了步伐。
没走出多远,一个蓬头垢面,脸上斜着一道疤的乞丐忽然从后面追上来,挡在母女二人的面前,伸出手中的一只破碗,哀求道:"行行好,给点吃的吧。"刘妻掏出几个铜板放到破碗中,而乞丐却又抓起来塞给了刘妻。母女二人疑惑了。
乞丐说:"我不要钱,我只要饭吃。""真是个傻叫花子,给你钱你可以买着吃呀。"巧儿说。"我现在已经饿得走不了路了。"乞丐一边说,一边可怜巴巴的盯着巧儿手中的饭盒。
刘妻叹口气,打开饭盒,拿出了两只包子。"母亲,这是拜佛的。"巧儿拦住说。"我们救人苦难,佛祖不会怪罪我们的。"刘妻说。这时,乞丐一把夺过包子狼吞虎咽了起来。"慢一点,别噎着。"刘妻笑笑说。乞丐冲他们笑笑,又将另一只包子塞进了嘴里。
母女二人笑笑要走,忽然,乞丐一把抓住自己的脖子,大喊了一声。母女二人大吃一惊,赶忙问他怎么了。"这,这包子有毒。"乞丐用力地喊了一句,然后倒在地上,口中鼻中都流出血来。巧儿伸出手指放在乞丐的鼻前一试,惊恐地喊道:"他,他没气了。"刘妻惊呆了。
3. 查找内鬼
很快,母女二人被路人扭送进了县衙,尽管他们一再喊冤,一再申明乞丐的死与他们无关。当管家刘贵将这告诉刘启的时候,他差点背过气去。
匿名信的事至今还悬而未决,如今自己的夫人和女儿竟然又惹出了人命官司,两件事是巧合还是有关联?刘启越想越觉得事情蹊跷。
当天下午,知县李忠升堂问案。刘妻母女跪在堂下显得很恐慌,乞丐的尸体放在一旁。"你们母女二人为什么要毒死这名乞丐,从实招来。"上任不足半年的李忠一拍惊堂木。"这,这不关我们娘俩的事呀。"刘妻喊着。"有人看见乞丐吃了你们给他的包子就倒地身亡了,还想狡辩。"李忠喝斥。这时刘启从大堂外冲进来喊道:"知县大人,贱内与爱女一向乐善好施,怎么会毒死一个素未谋面的乞丐呢?"
李忠冷笑道:"如果这个乞丐不是被刘夫人和令爱毒死的,那么这饭盒里的包子应该没有毒,要是有毒,那么就什么都不用说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刘启一脸坦然。"仵作,验毒。"李忠向站在堂下的仵作发令。
仵作打开刘妻旁边的饭盒,从里头拿出一只包子,然后掏出一枚银针插进了包子里。银针发黑则有毒,银针不变色则是没毒。大堂上下都屏住气息看着仵作手中的银针。
很快,仵作慢慢地拔出了银针,而银针竟然呈现黑色,接着他又检验了饭盒中所有的包子,都是如此。母女二人惊呆了,一向稳重的刘启也无比愕然。
"大人,这绝对不可能,我们做这些包子是去上香的,怎么会在里头下毒呢?这肯定是有人陷害呀。"刘妻哭喊道。刘启也恳切地说道:"这其中定有鬼祟,还请知县大人明断呀。"
李忠冷笑一声:"人证物证俱在,不要再狡辩了。"说着将一块红批令牌扔到地上:"来呀,将两名疑犯押入死囚牢,不日问斩。"
衙役们将痛哭不已,连喊冤枉的刘妻和巧儿押下堂去。刘启心如火烧,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此时,他隐约地感到这里头可能存在着什么阴谋。很快他又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刘府中很可能有内鬼,就是这个内鬼在包子里下了毒,而这个内鬼又会是谁呢?
4. 倾家荡产
刘启相信只要找出投毒之人,就能洗刷夫人和女儿的冤情,可是刘府中从管家到下人有几十个人,查起来又谈何容易?两天过去他一无所获。而这时县衙内却传出这样一条消息:刘妻母女二人人性泯灭,毒死乞丐,其罪当诛,三天后押往菜市场斩首示众。
刘启闻讯大惊,几次前往县衙拜见李忠替母女二人喊冤。每每都被李忠赶了出来,后来干脆关门不见,刘启绝望了。
管家刘贵进言,可以给李忠送点银子试试看。刘启性格刚正,从来不肯做这种事情,要不然就不会得罪济南知府了。可如今眼看着妻女就要丧命,刘启只好让刘贵拿着五千两银票去找李忠说情。
一个时辰后刘贵哭着回来了。刘启心头一沉:"他,他不收?" "老,老爷,要想救夫人和小姐,恐怕,恐怕要倾家荡产了。"刘贵泣不成声。刘启吃惊地问道:"什么意思?"刘贵擦一把眼泪,说他把银票交给李忠,而李忠只看了一眼便扔给了他。他说区区五千两只能救一只蝼蚁的命,要想救两条人命至少也要二十万两银子。
刘启惊呆了,自己所有的生意和家产加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多万两,如果拿出这些去救夫人和女儿可不就是要倾家荡产了么。刘启大骂李忠,可如今他没有任何办法。家产舍不得,夫人和女儿更舍不得,刘启陷入两难的境地。
"老爷,不能再犹豫了,银子没有了可以再赚,可要是夫人和小姐不在了,你就会痛悔一辈子的。"刘贵流着泪说。看着刘贵,刘启长叹一口气,做出了决定。
两天后,刘启遣散所有的下人,卖掉所有的生意和家产共凑得银子十九万两,交到李忠手上,换回了自己的夫人和女儿。
转眼之间,刘启从潍县最富有的人变成了最穷的人,心痛但又欣慰,因为自己的夫人和女儿终于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管家刘贵在城郊找到一个住处,一家人总算是安顿了下来。之前,刘启也曾让刘贵离开,免得跟着自己受罪,而刘贵却坚决不肯,这让刘启大为感动。
晚上,刘启两口子坐在床上共生感叹。"老爷,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刘府就不会落得这般下场了。"刘妻很伤感地说。"这怎么能怪你呢,也许这里头有阴谋,也许就是命。事到如今我们都认了。"刘启叹口气说。
这里头肯定有阴谋,要不然包子里头怎么会有毒呢?"刘妻说。刘启再度叹口气说:"我之前怀疑府里有内鬼,可查来查去都没有一点线索,如今府里的人都已经各奔东西了,也许其中的真相永远都查不清楚了。"
"可是刘贵还在啊。"刘妻低声说。刘启一怔:"你怀疑刘贵?"刘妻点了点头。"他对我们忠心耿耿,要不是他,我们现在说不定还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呢。"刘启对刘妻的怀疑表现出了不满,可是刘妻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吃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5. 内鬼现形
刘妻说当时做饭的王妈告假还乡,那些包子是自己嘱咐巧儿亲手做的,其间巧儿一直在厨房烧火蒸包子,不可能有人下毒。后来她让刘贵到灶房去喊巧儿,而回来的时候却是巧儿提着饭盒,刘贵跟在后面,这里头就大有文章。
说到这里,刘启还是不明白。刘妻接着说:"老爷,你想啊,刘贵虽是管家可也是下人,以前看到巧儿做什么事都会抢着去做。那天他看到巧儿提着一只沉甸甸的饭盒,自己却跟在后面无动于衷,这不合常理啊。最好的解释只有一个,包子就是他下的毒,不替巧儿拿饭盒,就是不想叫我们据此怀疑他。"
刘妻说得头头是道。刘启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尽管他不敢相信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刘贵会做出这种事,可是满脑的疑惑还是让他叫开了刘贵的门,他想直接问个明白。
"刘贵,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刘启盯着刘贵问。"我虽然只是个管家,老爷对我却如同兄弟。"刘贵说。"那你为什么要在包子里头下毒,陷害夫人和小姐?"刘启快语一句,刘贵的脸马上煞白了。
"老,老爷,你,你说什么呢?"刘贵声音颤抖。"我都已经查明白了,你还不说实话?包子就是你下的毒,你为了不让我们怀疑,故意没有替巧儿拿饭盒,而之前你就已经想方设法在包子里下了毒了。"刘启和盘托出自己的猜想。刘贵扑通跪下,两行老泪流了出来, "老爷,你别说了,我对不起你。"
刘启惊呆了,他悲痛地质问刘贵为什么要这么做,而刘贵流着泪只说了两句话:"我对不起刘启,对不起刘府,我这么做有自己的苦衷,老爷以后会明白的。"刘启越听越气,摸起一根棍子雨点般打在了刘贵的身上和头上,刘贵夺门而逃。
刘启将刘贵追到了青河河边,一棍子打在他的头上,刘贵跌进了青河,很快就消失在湍急的水流中。刘启伤透了心。
6. 死而复生
事情过去也有半年了。刘启一家靠卖菜为生,日子虽然清贫,但却安静祥和。然而刘启隔三差五就会在自家门前发现几锭银子,守了几回,都没能探知是什么人放的。
这天刘启和巧儿摘了一些鲜菜到城中去卖,刚过中午就卖完了,父女二人正准备回家。这时,巧儿忽然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刀疤脸很惊慌地说:"父亲,他没死,他没死。"刘启一惊:"谁没死?""就是那个乞丐!"巧儿叫了起来。刘启更加吃惊了,"你不会看错了吧?""不会的,他脸上的那道疤我记得清清楚楚。"巧儿说得很肯定。而这时,刀疤脸已经不见了。
如果巧儿看得没错,乞丐没有死,那这件案子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啊。眼下要想弄明白,就必须确定那个乞丐到底死了没有。
深夜,刘启一家三口壮着胆子来到了乱坟岗的一棵歪脖槐树下挖了起来。当时,很多人都看到衙役们将乞丐的尸体埋在这棵歪脖槐树之下。很快刘启就挖出了一卷席,打开一看,里面并不是什么尸体而只是一块木头做的人偶。
乞丐的确没有死,这就是一场阴谋。肯定就是李忠伙同这个假扮成乞丐的人,买通了刘贵,合伙设下了这个圈套,目的就是想方设法把自己的全部家产弄到手。刘启心中的愤怒像火山一样爆发了。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那个乞丐,把事情弄清楚。
此后一连几天,刘启头戴席帽在潍县县城里寻找刀疤脸的踪迹。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晚上他终于看到刀疤脸从一家饭馆走了出来。刘启一路跟踪,一直跟到了县衙门口。刀疤脸四处看了一眼,叩开县衙的门走了进去。自己之前的判断得到了证实,刘启怒不可遏。而就在这时,县衙的门忽然又打开了,李忠和刀疤脸一起走了出来。
"这次的事千万要小心,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李忠对刀疤脸说。刀疤脸一抱拳:"大人放心。"说着转身就要走。刘启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了,摸起一块石头冲过去,照着刀疤脸和李忠就要打,两个人大吃一惊。
这时,刀疤脸忽然一把攥住了刘启的手腕,刘启手中的石头掉到了地上。李忠借机掀去了刘启头上的席帽,吃了一惊。"怎么是你?"同样吃惊的刀疤脸也松开了手。"狗官,你害得我倾家荡产,今天我要和你拼命。"刘启说着,又要捡地上的石头。李忠向刀疤脸使个眼色,刀疤脸点点头,忽然用一只手抱起了刘启,刘启大惊,要喊,又被刀疤脸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嘴巴。
刀疤脸抱着刘启迅速走进了县衙,李忠四处看一眼也迅速跟进去,关上了大门。
7. 真相大白
刘启被刀疤脸抱进县衙,按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我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前仇未报,如今又要性命不保,刘启又气又急,极力挣扎。
出乎刘启预料,李忠和刀疤脸并未动手。正在他疑惑之时,李忠忽然叹口气向刘启深施一礼,道:"先生不必惊慌。既然你已找到了这里,我们也就不瞒你了。不错,尊夫人令千斤包子毒死乞丐之事,的确都是我们安排的。"
刘启愤怒地说:"我知道这都是曹连安排的,你们都是他的走狗是不是?"
李忠叹口气说:"不错,之前确实是他让我想方设法把你干掉。可是我没有,我这么做其实是在帮你啊。"
"这可真是吃肉不吐骨头啊,你害得我倾家荡产,一家人流离失所,这还是帮我?"刘启冷笑道。
李忠叹口气:"我要不是用这个办法让你倾家荡产,也许你一家老小早就尸骨无存了。"
李忠接着说:"曹连小肚鸡肠,有仇必报,而且不择手段。你几次拒绝他的要求,他早就有了杀心。他数次致书给我,让我见机行事除掉你。而我不忍加害你,就让捕头王乾,也就是后来假扮乞丐的刀疤脸数次潜进刘府,留下镖书,希望你能舍弃家业,远走他乡,或许能躲过一劫,可是你却纹丝不动。而这时,曹连又不断催促我动手,如若不然他就另派人潜进刘府将刘府上下杀个干净,然后侵吞刘府家产。我实在没办法,就让王乾找来刘府管家刘贵,共同策划了这个计谋。事情一切顺利,我将你的二十万两银子全部交给了曹连。眼看着你倾家荡产,钱财都到了自己手上,曹连果然不再想着杀你一家。所以说你的家产虽然没有了,但一家性命却保全了。"
真相竟是如此,刘启惊讶不已,看着李忠,疑惑地问道:"我们之前并无交情,你为何这般帮我?"
"恩人真的想不起来了么?十年前,有一进京赶考的举子,路遇劫匪,盘缠被抢光了,是你救了他呀。"李忠说。刘启这才想起来李忠竟然就是自己当年资助过的那名书生。
李忠感叹道:"当年我曾到山西找过你,却不知所踪,直到我来潍县上任后,才知道恩人在这里,但值此危急时刻我一直不敢与你相认。我所能做的就是在你倾家荡产之后,不时地将一些银子放在你家门前。"这可真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当年我不过资助了你几百两银子,如今你竟救了我一家性命。"刘启连连感叹。
感叹过后,刘启又为自己不辨真相打死了刘贵而悔恨不已,而就在刘启伤感之时,刀疤脸王乾却将刘贵带到了刘启面前。原来刘贵跳下青河后,正好被李忠派来给刘启一家送银两的刀疤脸王乾给救了。主仆相见,哭成了一团。
两年后,李忠联合各县知县,汇总曹连的罪证,呈到了都城。皇帝大怒,将曹连革职查办。李忠升任济南知府,而刘府也又恢复了往日的景象。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