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百慕大航班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还有五分钟,由百慕大飞往纽约的1044次航班就要起飞了。空中小姐詹妮正要登机,她的男友迪克匆匆跑来,塞给她一本杂志,说:"詹妮,有人在跟踪我,杂志你收好,照我说的去做!"原来,迪克是名记者,他刚刚查出不久前一艘轮船爆炸是有人在船上放了炸药,策划这起爆炸事件的恐怖分子的名单就夹在这本杂志里,可他已经被对方盯上了,只有交给詹妮带走。"记住,无论如何,一定要将它安全送回纽约报社!"迪克吻了詹妮一下,又摸

百慕大航班小说精彩章节

还有五分钟,由百慕大飞往纽约的1044次航班就要起飞了。
空中小姐詹妮正要登机,她的男友迪克匆匆跑来,塞给她一本杂志,说:"詹妮,有人在跟踪我,杂志你收好,照我说的去做!"原来,迪克是名记者,他刚刚查出不久前一艘轮船爆炸是有人在船上放了炸药,策划这起爆炸事件的恐怖分子的名单就夹在这本杂志里,可他已经被对方盯上了,只有交给詹妮带走。"记住,无论如何,一定要将它安全送回纽约报社!"迪克吻了詹妮一下,又摸出一枚钻石戒指,"本打算到了纽约再拿出来,看来现在就得交给你了,放心吧,过几天我会正式向你求婚的。"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看着迪克远去,詹妮这才回过神来,她将杂志塞进背包,赶紧上了飞机。
乘务长递过来一份登记表,说刚刚又上来三名乘客,分别是6号位哈斯汀、9号位卡尔森和18号位克林顿。詹妮的心一下子揪起来:如果刚才有"尾巴"跟着迪克,那"尾巴"一定看见迪克把杂志给了她,随后跟着上了飞机。究竟是三人中的哪一个呢?
这时,飞机起飞了。乘务长提醒詹妮该去准备饮料和晚餐,詹妮答应一声,便来到厨房,但她的脑子则在飞快地转着:一定要将背包先藏起来,可是藏在哪儿呢?厨房位于驾驶室与机舱之间,乘客一般是不会来的,而且自己在准备晚餐时还可以一直注意着它,对,就藏在这儿!詹妮打开角落处的冷冻箱,将背包塞了进去,起身后却发现袖口沾上了一块油渍,准是碰到了箱中盛放的色拉,她便用餐巾纸擦,不想越擦越糟。
她不再理会,回机舱开始分发饮料。就在这时,乘务长走过来,说:"詹妮,机长让你带乘客去参观驾驶室。"詹妮一下子呆住了,她竟忘了航行中有让乘客参观驾驶室的惯例,这么一来,每个人都有可能进出厨房了!
不等她细想,前排的几名乘客已经起身随乘务长朝厨房走去,詹妮的心登时绷紧了,恨不得马上发完饮料,赶紧回厨房去。不一会儿,托盘空了,詹妮正要跑去,乘务长又叫住了她:"詹妮,行李申报单哪儿去了?"
詹妮只好到舱尾的公文包里翻找,她知道,找不到申报单,乘务长是不会放她走的。这时,第一批乘客已经回来,第二批也跟着去了,眼看就要轮到有跟踪迪克嫌疑的那三个人了!詹妮心急火燎地把公文包里的东西全倒出来,仍不见单子,这时,那三个人已经起身进了厨房……詹妮手忙脚乱地翻了好一阵,最后终于在一件上衣的里层小兜里找到了那些单子,她把单子往乘务长手上一塞,转身就朝厨房跑去,这时最后一批乘客也已经回来了!
詹妮一头冲进厨房,眼前的景象使她心惊肉跳:那只背包被人从冷冻箱里拿了出来,扔在地上,背包口开着不说,那本杂志已经没有了!詹妮一阵晕眩,一定是这三人中的某人干的!
詹妮定了定神,回到机舱,装作逐一向乘客讲解飞行路线图,重新打量起这三名可疑人来:6号座的哈斯汀是一位老者,头发灰白,戴一副眼镜,正专心看着报纸,像是经理或总裁之类的人物。9号座的卡尔森四十开外,很健壮。他显得不很自在,害羞地说他是第一次来百慕大看儿子,还掏出一张他儿子的照片给詹妮看。他的行李是一只老式黑包,放在座位下面。
也许杂志就在包里,但凭直觉,詹妮觉得里面应该是旅游纪念品之类的东西。
18号座的克林顿长相帅气,衣着考究,二十四五岁年纪,他说他父亲心脏病突发,现在赶着回去。他头顶的行李架上有一只拉链包,拉链也没拉上,如果杂志真在里面,他敢就这样放着?詹妮摇了摇头,怎么看都不像。时间已过去大半,仍没能从三人身上查出蛛丝马迹,詹妮沮丧极了。突然,她看到自己衣袖上的那块油污,眼睛登时一亮:我那么小心,还是碰到了色拉,偷包人那么匆忙,衣袖上也一定会沾有油污!哈斯汀没穿外衣,他把折叠好的外衣放在报纸下,这样做是否为了遮盖外衣上沾着的什么?卡尔森先把詹妮递来的飞行路线图放下,再去口袋摸儿子的照片,为什么不直接用另一只手呢?还有,克林顿的右手一直靠在扶手上,这是举止优雅还是在遮掩什么……对,一定有问题!等詹妮端着咖啡再出来时,哈斯汀已把报纸收起来,外衣也穿在了身上,没有找到油渍!下一个是卡尔森,这回他是伸双手来接咖啡的,袖口上也没有油渍;现在只剩下一个怀疑对象——克林顿!詹妮把咖啡端到克林顿身旁时,一开始他摇头说不想喝东西,架不住詹妮再三邀请,这才接过杯子,不过用的只是左手,右手仍靠在扶手上没动。詹妮笑了笑,跟他闲聊起来,说着说着,突然她停住话头,指着窗外说:"瞧那团云!"
趁克林顿侧身望去的瞬间,詹妮将杯子一倾,几滴滚烫的咖啡滴在他手臂上,他骂了一句粗话,右手抬起来,旋即又放回去,这一下已足够了,詹妮清楚地看到了那块油渍!一切都已明了,接下来就是怎样把杂志再夺回来。
这时,乘务长又在喊她:"詹妮,你在机场买什么东西没有?我得填写海关申报单了。"海关!对,只有在海关克林顿才会打开包,如果能在那里拖住他……詹妮本来已在申报单上写下"钻戒一枚",这时,一个念头突然出现了,她来到衣帽间,取下标号"18"的那件风衣……这时候,蜂鸣器响了,飞机就要着陆,詹妮开始替乘客取衣帽,那件风衣也递给了克林顿。
海关检查站里,詹妮交了一张空白的申报单。轮到克林顿时,他对检查人员说:"我就一个包。"然后他一样样取出来:几件内衣、一套剃须用品和一本杂志。
詹妮的目光死死盯住那本杂志,她果断地走了上去,大声说:"你为什么不申报你藏在风衣夹衬里的那枚钻戒?"
"什么钻戒?"克林顿不知所措。
检查人员紧张起来,示意他举手接受检查。詹妮在一旁对检查人员说:"我借给他这本杂志的时候,看见他正在欣赏一枚钻戒,然后用刀片在风衣夹衬上划开一道口子,八成是想躲过……"
克林顿掀起风衣,脸色陡变,夹衬上果然有一道口子!检查人员围上来,从里面摸出一枚光闪闪的钻戒。克林顿的手举在空中,眼里满是迷惑、愤怒和沮丧。詹妮一把抓过杂志,说:"再见了,先生!"说完转身离去。背后传来检查人员对克林顿的吆喝:"别去打扰那位小姐了,跟我们到办公室来!"
詹妮刚走出站口,一名男子拿着手机奔了过来:"杂志在吗?"她无力地点点头,从包里取出杂志。男子说:"谢天谢地!迪克从百慕大打来电话,他已经在那边等了很久,他说肯定有人盯上了你,你没事吧?"
詹妮问:"电话挂断了吗?"
那名男子把手机递给了詹妮,她听到电话里传来了长长的吐气声:"亲爱的,把戒指戴上,我不想给你时间考虑是否接受我的求婚。"
詹妮流下了眼泪:"迪克,对不起,我失去了那枚戒指,它和杂志我只能选择一样。"
电话那头迪克笑了:"傻瓜,不要紧,等我回来,再去买一枚新的!"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