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文化站来了客人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借我一双再一双慧眼吧,让我看透这个层层迷雾笼罩的世界。位于国道旁的西平乡文化站方站长,最近老是发牢骚,说自己单位没有客人来,一年到头冷冷清清,嘴巴都淡出鸟来。这一天,方站长刚上班,顶头上司林乡长就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说:"老方,刚接到省文体厅的电话,说他们有一位姓刘的处长出差路过咱们乡,听说咱们乡《文化志》修得好,要来看看!"一听说省里要来客人,全站人都高兴得跳了起来,方站长一把拉住林乡长的手说:

文化站来了客人小说精彩章节

借我一双再一双慧眼吧,让我看透这个层层迷雾笼罩的世界。
位于国道旁的西平乡文化站方站长,最近老是发牢骚,说自己单位没有客人来,一年到头冷冷清清,嘴巴都淡出鸟来。
这一天,方站长刚上班,顶头上司林乡长就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说:"老方,刚接到省文体厅的电话,说他们有一位姓刘的处长出差路过咱们乡,听说咱们乡《文化志》修得好,要来看看!"
一听说省里要来客人,全站人都高兴得跳了起来,方站长一把拉住林乡长的手说:"乡长,省里来客人难得啊,今天你可要亲自作陪喽!"林乡长朝他摆摆手:"我有急事要下乡,你们自己负责接待,午饭就安排在喜来楼,标准高一些,我已经给办公室主任交待好了。"说完,他就夹着公文包走了。
文化站来客人,可谓是久旱逢甘霖,方站长领受了任务就如同接到了战斗动员令,立即把全站人员集中起来,擦桌子的擦桌子,拖地板的拖地板,烧开水的烧开水……一切准备停当,客人果然来了,是一位西装革履、提着大公文包的帅小伙子。方站长亲切地叫一声"刘处长",把小伙子迎进办公室,手下一帮人又是递茶又是敬烟,热情得不得了。
一阵寒暄过后,这个刘处长掏出名片说:"方站长,我这次来有两个任务:一是听说你们《文化志》修得不错,想来看看,帮你们总结总结经验,好向全省推广;再一个嘛,省厅最近编了一套书,想请基层文化站帮助征订,请你们多多支持。"方站长一听,心里顿时打了个疙瘩:一年到头没人来,今天来其实是来推销书的啊!可面对省里的领导,他哪里敢说个"不"字,只好恭恭敬敬地接过名片,满脸堆笑地问:"请问刘处长,这书多少钱一套?"
"不贵,不贵。"刘处长摆摆手说,"全套书11本,只收480元。"随即又压低声音补充说,"其中180元是发行费,是给你们个人的辛苦费。"方站长一听,虽说有辛苦费,可毕竟一套书要480元,太贵了,他倒吸一口冷气,嗫嚅着说:"刘处长,我们的经费……嘿嘿……经费有些紧张……"
哪知刘处长就像没听见他的话似的,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大叠订书协议,递了过来:"你看,有的乡镇一口气订了二十几套呢,对我们工作支持很大,听说你们是市里的先进,总不能落在别人后面吧?""那是,那是。"方站长见刘处长说话咄咄逼人,好不气恼,但又不敢得罪,只好唯唯诺诺地应付着,心里急得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刘处长见方站长犹犹豫豫的样子,"嘿嘿"一笑,又从手上的大公文包里拿出一摞印制精美的画册,说:"这套书也不错,也是要求你们征订的,许多内容都是刚解密的历史档案,我保证你们订了不后悔!再说还有发行费,你们不吃亏嘛!""嗯,嗯。"方站长无可奈何地接过画册,漫不经心地一页一页翻了起来。
哪知他不翻不要紧,一翻吓一跳:画册上有一幅图跃入他的眼帘。他发现这幅图是初中历史课本上的,因为这几天他正好在给儿子作历史辅导的准备,而现在这本画册上的文字说明却是"旧社会的兵匪".这是怎么回事?方站长脑子里的弦绷紧起来:难道这画册是伪劣货?这个处长是……假冒的?对了,他刚才来的时候没有出示省里的介绍信呀?
方站长这么一想再也坐不住了,借口要去卫生间,跑出办公室,想打110报警。可他掏出手机,心里不觉又犹豫起来:万一报错了呢?再说,真要报了案,上头肯定要派人下来查,陪时间陪精力不说,招待费肯定免不了……他犹豫片刻,心里有了主意:先得想办法弄清真假。如果确实是假的,撵走最省事。他脑子一转,重新回到办公室,把画册往小伙子面前一甩,说:"对不起,还是收起你这些粗制滥造的破玩意儿吧!"
小伙子一听,跳了起来:"你这同志,怎么这样说话?"大家也被方站长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目瞪口呆。方站长也不多说话,"啪"从抽屉里拿出儿子的历史课本,翻到这幅图的那一页,往小伙子面前一拍:"你自己看看吧!哼,我们可是管这个的!"
果然,小伙子是个骗子,他一听这话暗暗吃了一惊,再一看图,就像吃了闷心拳一样不吱声了。今天是小鬼撞见阎王了,他赶紧收起画册,打哈哈说:"不好意思,我时间很紧,还要到别的乡镇去,就此告辞了,告辞了!"他边说边就脚底抹油般的溜出去了。
方站长看着小伙子狼狈逃窜的背影,如同打了胜仗般高兴,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长长地舒了口气,却突然发现大家嘀嘀咕咕地正在悄声说着什么。他瞪着眼睛问道:"都怎么了?有话就说呀!"可是没人说话,大家都直瞪瞪地看着他。方站长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两口,一看手表,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把手一挥,对大家说:"赶快,都跟我来!"大家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窝蜂跟了上去,三步两步来到大街上。
大老远,大家看见刚才那个自称"刘处长"的小伙子正急匆匆地在前面走着,方站长赶紧追着喊:"刘……喂,你给我站住!"小伙子回过头,看见方站长带着一大帮人正向他追来,吓得两腿直打颤:"你、你们要干什么?"方站长"嘿嘿"一笑:"不干什么,你跟我们走一趟!"小伙子脑子里"嗡"的一声:"完了,现在是老鼠钻牛角—无路可逃了。"只好老老实实跟着走。
于是,方站长在前,一帮人把小伙子夹在当中,沿着大街一路走着。不一会儿,他们走到当街一家挺气派的餐馆门口,方站长朝小伙子一打手势说:"请你和我们一起吃顿饭。"小伙子不禁惊讶万分:他们这是在唱哪出戏?
正当他云里雾里惊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从餐馆里迎出一个人来,乐呵呵地说:"这位就是省里来的刘处长吧,久仰,久仰!我是政府办主任,已在此恭候多时。刘处长,里边请!"小伙子一听这话总算明白了:原来这顿饭是吃公家的呀。他看了看他身后的那群人,心里说:"原来你们也和我一样姓‘骗’呀?这顿饭是不吃白不吃了。"想到这里,他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于是一抹头发,挺起胸脯,拿出领导的风度,说了声"大家请",抬步跨进了餐馆。
这时方站长扭过头来,把手一挥,对大家说:"现在其他话都别说,咱们一起陪省里来的刘处长吃顿饭!"大家对方站长的这番话自然心领神会,"轰"的一声就簇拥着小伙子,一起走进了餐馆。
这顿饭一直折腾到太阳西斜,一个个喝得舌头麻木、分不清东南西北,方才收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