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斗酒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古城清河盛产高粱,高粱自古便是酿酒原料,因此清河境内酒坊林立,最有名的要数城东太白楼与城西醉八仙酒楼。太白楼老板姓胡,名汗青,是个精瘦的汉子,他改进了祖传酿酒的配方与工艺,酿出的高粱酒味道极佳。祖上传下来的东西,胡汗青除遵守卖酒不饮酒的祖训,保持后楼酿酒,前楼卖酒的格局外,其他的悉数革新,尤其卖酒,更是立下规矩,每位客人每天最多三碗酒,多了不卖,即便出十倍百倍的价钱也不卖。胡汗青这么做自有原因,他

斗酒小说精彩章节

古城清河盛产高粱,高粱自古便是酿酒原料,因此清河境内酒坊林立,最有名的要数城东太白楼与城西醉八仙酒楼。
太白楼老板姓胡,名汗青,是个精瘦的汉子,他改进了祖传酿酒的配方与工艺,酿出的高粱酒味道极佳。祖上传下来的东西,胡汗青除遵守卖酒不饮酒的祖训,保持后楼酿酒,前楼卖酒的格局外,其他的悉数革新,尤其卖酒,更是立下规矩,每位客人每天最多三碗酒,多了不卖,即便出十倍百倍的价钱也不卖。
胡汗青这么做自有原因,他酿的酒初饮甘冽爽口,再饮透彻全身,三饮则飘飘欲仙,凡来此的酒客,最多两碗就醉倒,无人能饮第三碗!除限制卖酒数量外,胡汗青还逆行情而动,大胆提高酒价,每碗酒的价格比其他酒坊高出一成!但也怪了,越是如此,酒客越是人流如织。
太白楼火了,清河其他酒坊的生意自然也就冷清了,首当其冲是醉八仙,销量直线下降。醉八仙老板叫王道,其人圆脸小眼睛,常年笑眯眯的,一副菩萨模样。他与胡汗青差不多同时接手祖业,开始两家酒楼还旗鼓相当,但自从胡汗青革新酿酒技术成功,太白楼声名鹊起后,他的酒楼便举步维艰了。
王道自然不想祖业在他手上败落下去,思前想后,决定前去会会胡汗青。这一日,他来到太白楼,跑堂的伙计一见是他,忙上前招呼:"王老板,您可是稀客,这边请。"说完把他往酒楼雅间引。"叫你们老板来,我有话对他说。"王道一摆手,沉着脸坐在大堂的凳子上。来太白楼的酒客大都见过王道,见他这模样知是来着不善,纷纷围拢过来看个究竟。
胡汗青接信后匆忙从后楼赶来,进了大堂向王道一抱拳:"哎呀,王兄,哪阵风把你吹过来了?伙计赶快上茶!"
"免了!"王道鼻子哼了一声,眼睛盯着他,一字一句道,"兄弟我来有一事相求,能否把太白楼的规矩改了,给我及其他酒坊的兄弟一条生路?"
"王兄是指只卖三碗及提高酒价?"胡汗青有些愕然地看着王道,沉吟了半晌才道,"恕兄弟难以从命。自古生意都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有你的把式,我有我的手艺。"
"那胡兄是不给兄弟薄面了?"要求被胡汗青断然拒绝,王道的脸一下涨得通红,他腾地站起身,眯着眼道,"别逼人太甚!"
"王兄何来此言?"胡汗青愣住了,"酒是酒楼根本,酒好客自来,难道我使了手段不成?"
"听说胡兄夸下海口,无人能饮完三碗你酿的酒?"胡汗青不卑不亢,王道无计可施,于是冷笑一声,话题一转道,"能饮三碗如何?"
"能饮三碗而出门不倒,太白楼拱手相送,胡某从此不再酿酒!"见王道此行的架势是存心找茬,胡汗青也来气了,便与他打起了赌。
"那好,拿酒来!"王道挽起衣袖,大刺刺坐在板凳上,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两人较上了劲儿,围观的酒客无不替胡汗青捏一把汗,他们都清楚,别看王道酿酒手艺不及胡汗青,但他是海量,曾经与人打赌,连饮十碗而面不改色。
话已出口,胡汗青当然不能反悔,喊伙计搬出一坛酒,取过三只碗,在王道面前一字排开,亲自拍开酒封,给三只碗满上,然后微微一笑道:"王兄请了!"
王道把鼻子凑到三只酒碗前,嗅了几嗅说:"胡兄果然好手艺。"言罢端起第一只酒碗,一扬脖,那酒咕咚咕咚就下肚了,饮完面不改色,一抹嘴巴,手又伸向了第二只酒碗。如果说王道饮第一碗酒是牛饮的话,那饮第二碗就是品了,速度明显慢了许多,刚饮了一半,脸已涨得通红,腿也微微摇晃起来!等他端起第三只酒碗,已不再是品,而是小口小口呷了,而且刚呷了几口,额头不仅汗出如珠,脸色竟也由红变白起来,一只手更是扶住了桌子。这碗酒还未过半,他便支撑不住,手一松,只听"当啷"一声,酒碗落地应声而碎,人也随之轰然倒地!
王道被人抬回了醉八仙,铩羽而归。第二日,他托人带话给胡汗青,说自己手艺不精,甘拜下风,他日再来与胡汗青较量。带话人走后,胡汗青长叹了一声,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便带了几坛酒,去醉八仙登门谢罪,去后却发现醉八仙大门紧闭,王道已不知所踪,只好抑郁而回。
转眼过了半年。忽一日,紧闭多日的醉八仙大门重新打开了,王道面带微笑,抱拳对过往行人说:"从今日起,醉八仙重新开业,并放酒半月!"
这消息像风一样,片刻便传遍清河城,酒客蜂拥而至,争相白饮。这半年王道果然学到了绝技,重新酿造的高粱酒味道极好,一碗下去,人就飘飘欲仙,来白饮的酒客谁也饮不完第二碗!于是,没几日醉八仙便名声大噪。半月后,王道挂出招牌,标明酒价,每碗竟比太白楼还高出一成!但即便如此,酒客仍然如云,醉八仙门前每日都车水马龙!
清河城其他酒坊的生意更加冷清了,连太白楼也不能幸免,有时一天下来,除了一些老主顾,竟无新客上门。王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做法胡汗青无可厚非,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王道酿酒的新配方,那是怎样的方子,竟有如此的魔法?于是差人去醉八仙打一碗酒来,细细呷了,果然奇香无比,不由喟然长叹:"命该王道财源滚滚。"言罢命伙计收拾店面准备关门,他前去摘酒楼的招牌。
刚走出酒楼,胡汗青见一老主顾与老婆在街上撕打,便上前拉开二人,问为何撕打。老主顾的老婆哭道:"自打他饮了醉八仙的酒,人就像着魔一般,每日必饮,我们家境一般,哪能供他如此饮酒?没钱他便变卖家产,我阻拦都阻拦不住!"
老主顾虽然好酒,但胡汗青从没见他如此贪杯过,便劝道:"好酒无妨,怎么贪杯到如此地步,长此以往,身体也经受不住啊。"
"胡老板有所不知。"老主顾摇头叹气道,"自从饮了醉八仙的酒后,一日不饮,便觉得浑身乏力,骨子里像是有虫子在爬,饮了便好,你让我有何办法?"
胡汗青回想起自己饮酒时嗅到的奇怪香味,他恍然大悟,沉吟片刻后径直来到醉八仙酒楼,让伙计叫出王道,说有事相商。
王道像早已料到胡汗青会来,迈着方步来到大堂,得意一笑道:"胡兄此来何意?莫非像我半年前求你放我一马那样来求我?若是如此,还劝胡兄免开尊口,免得话不投机,伤了和气。"
胡汗青还真是来求王道的,尽管王道话已封口,他还是恳求道:"王兄,事忌做满,劝你还是慎用那个方子酿酒的好。"
"胡兄此言何意?"王道闻言一怔,表情怪异地盯着胡汗青。
"王兄是明白人,何须我点破?"胡汗青微微一笑,"此时收手还为时未晚,否则将悔之莫及!" "我不知胡兄在说什么!"王道愣了愣,突然哈哈大笑道,"胡兄若饮酒只管饮就是,别的休得再谈!"
"那如何才能让王兄改变主意?"胡汗青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饮酒!"王道阴阴一笑道,"我酿的酒常人最多饮两碗,胡兄若能饮两碗而出门不倒,酒楼及我任你处置!不过据我所知道,胡兄不擅饮酒吧。"
"那也未必!谁又能想到你能酿出这样的酒来?"胡汗青不以为然笑道,"拿酒来!"
王道从未见过胡汗青饮过酒,所以压根不相信他能饮完两碗,便拿来一坛酒,斟了两碗,然后轻蔑道:"我倒想一睹胡兄饮酒的风采!"
胡汗青挑战醉八仙,来饮酒的酒客都以为他也是酒楼经营不下去了,才来冒险一拼,可醉八仙的酒比他太白楼的更醇香,估计他不会挑战成功,但又想一睹此赌的结局,所以都睁大了眼睛,摒住呼吸瞅着他,一时间,整个醉八仙酒楼里鸦雀无声。
与王道在太白楼里赌酒不同的是,胡汗青端起第一碗酒后,并未用嘴去喝,而是仰起头,张大嘴,把酒碗高高端起,往嘴里倒,也不见他吞咽,只见喉结不停蠕动,那酒就进了他肚子。转眼间,第一碗酒已经倒完,不见丝毫停留,胡汗青又开始倒第二碗!聚拢来的酒客从未见过如此饮酒,个个都目瞪口呆,等他们回过神来,胡汗青又倒完第二碗酒,然后脸不红。心不跳道:"王兄,这回能否答应我的提议?若再执迷不悟,等待你的恐是牢狱之灾!"胡汗青言罢也不看其他酒客,转身就往回走,到家便醉倒不起,三天后方才苏醒过来。
一见胡汗青那种饮酒方式,王道便知他是为延缓酒上头醉倒的时间,但愿赌服输,再者他酿酒的秘密已被胡汗青知晓,便不敢再用新配方酿酒。醉八仙恢复到原来模样,酒客们自然又去太白楼饮酒,但一连多日,太白楼大门紧闭,到了第十日,大门终于开了,酒客们蜂拥而至,却见胡汗青摘下太白楼的招牌,卖起了百货。
酒客们不解,纷纷问胡汗青为何放下利好的酒楼生意,改卖百货,他笑道:"王道在新酿的酒里加了大烟壳,久饮便上瘾,为制止他的害人之举,我违背祖训赌了酒,若再卖酒,便有泄私愤之嫌,况且众口铄金,为避免瓜田李下,只有转行。但若我诚信经营,百货生意也一定能火。"
酒客们惋惜之余,对胡汗青也肃然起敬,纷纷前来捧场。不多久,他的百货生意真火了,只是太白楼酒的配方及工艺从此失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