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超市防损队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大小超市,那叫一个多;超市里的小偷,那叫一个"贼";超市里的防损队员,那叫一个"酷"!要说怎么"贼",怎么"酷",别急别急,听我给您慢慢讲……1.倒霉上卦摊常言道:财顺买彩票,倒霉上卦摊。可见好多人都盼望时来运转。邓来运当了两年武警,退役回来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闷得整天在街上闲逛。那天路过一家超市,看到超市门外贴了张告示,邓来运想挤上前去看看写的是什么,不留神撞上了旁

超市防损队小说精彩章节

大小超市,那叫一个多;超市里的小偷,那叫一个"贼";
超市里的防损队员,那叫一个"酷"!
要说怎么"贼",怎么"酷",别急别急,听我给您慢慢讲……
1.倒霉上卦摊
常言道:财顺买彩票,倒霉上卦摊。可见好多人都盼望时来运转。
邓来运当了两年武警,退役回来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闷得整天在街上闲逛。那天路过一家超市,看到超市门外贴了张告示,邓来运想挤上前去看看写的是什么,不留神撞上了旁边的一张小书桌,低头看时,书桌后面坐着一个老头儿,长长的白发遮住了脸,捧着本书念念有词。
邓来运赶紧道歉,老头儿放下书抬起头来,眼珠上竟白蒙蒙的是白内障。邓来运不禁叫出声来:"瞎子读书?!"老头儿淡淡一笑:"你用眼读,我用心读。"邓来运细看老头儿面前的书,什么《麻衣神相》、《周公解梦》……再看他身后是个出租图书的小店,原来是个租书捎带算命的!
邓来运觉得这个老头儿有些来历,看他白头发白内障,雪白的山羊胡子,一副异人异相。想到自己都闲荡了两个月还没找到工作,不妨请他算一卦试试,这么一想便坐了下来。老头儿让他报了生辰八字,掐指一算,马上断定他是想找工作,邓来运连连点头称是,老头儿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眼前?邓来运一抬头便看清了那张告示,原来是这家超市正在招聘防损队队员,不但待遇优厚,而且复员兵优先,邓来运大喜,谢过老头儿进了超市。
超市负责招聘的是防损队的牛队长,牛队长果真壮得像头牛,他看也不看邓来运递上来的退役证,拿一对牛眼瞪着邓来运问道:"你当过兵?"邓来运点点头,牛队长又问:"会武术吗?"邓来运说:"会一点儿。"
牛队长起身围着邓来运打量,当转到邓来运身后时,突然一掌向他后颈劈去。邓来运在部队早练成了条件反射,听得耳后风声猛地下蹲转身,反手擒住牛队长劈过来的手腕,顺势一推脚下一绊,牛队长踉踉跄跄向墙上撞去,邓来运又一个箭步抓住他的胳膊,往回一拉扶住了牛队长。
牛队长夸道:"好身手!"邓来运笑道:"过奖。"心里高兴招聘的事已十拿九稳,不想牛队长嘿嘿一笑:"不是过奖,是我们小超市不敢大材小用,请您另谋高就吧!"
邓来运懵了:"你们、你们想要什么样的队员?"牛队长只是笑而不答,这时门外喊了声:"报告!"一个队员揪进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来。
队员拿出一根咬了几口的香肠说:"报告队长,这小叫花子又来偷东西!"牛队长喝道:"给我揍!"队员揪住孩子"啪啪"就是两耳光,邓来运刚要阻止,牛队长把桌上的警棍递过来:"我就要这样的队员,你来练练吧?"看邓来运不动,那个队员抓起警棍便要打孩子。邓来运又惊又气,伸手夺下警棍,脚下一个小踢,队员"啪"地摔了个屁股蹲。
邓来运不理他们,拉起男孩出了超市,到对面饭馆给他买了碗肉丝面:"吃吧,就是要饭吃也不能做贼!"
男孩子看着油光光的肉丝面笑了:"你也找工作?"邓来运点点头,男孩子说:"你被录取了。"邓来运又吃惊又好笑:"你?你算干啥吃的?"
男孩子说他是流浪儿,叫"刁小三",几天前被雇来考验应聘队员,如果邓来运打了他,应聘就算吹了。
邓来运对这种招聘办法很反感,刁小三小声告诉他,最近超市大批物品被盗,队员们被经理处分了好几次,急了眼抓住小偷就打,结果惹了官司,严重影响了超市的声誉,超市的郑经理决定更换队员,并想出了这种考验办法。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情有可原,刁小三吃完面走了,邓来运回超市找牛队长报到,牛队长笑着握手欢迎,当即给他办了手续,工作是在超市内巡逻,牛队长则在摄像监控室统观全局。
邓来运第二天就上了岗,一心要做出点儿成绩来,没想到天遂人愿,当天上岗开门红,刚巡视到食品区就发现了小偷。他蹿上前一把抓住那小偷,扭过来一看竟是刁小三!
邓来运以为他又是来考验队员的,正要跟他开句玩笑,没想到刁小三甩手把刚偷到的烧鸡丢回货架,大叫一声:"救命呀!保安打人了!"说着就"咕咚"倒在地下打起滚儿来。
事出意外,慌得邓来运一时手足无措,闻声围上来的顾客们一看这么小的孩子被打倒在地,都七嘴八舌地指责邓来运,场内顿时大乱。队员们闻声跑来,超市郑经理也赶来安抚疏散顾客,牛队长一把揪起刁小三,连推带搡赶出超市,局面这才控制住。
郑经理气呼呼地训斥邓来运,没等邓来运解释,牛队长就赶紧承担责任,说邓来运对付小无赖没经验,都怪自己教导不够,郑经理又把牛队长训了一顿。
郑经理走后,牛队长开始教导起邓来运:超市里人多眼杂,这样的小无赖一不留神就会溜进来,如果只是偷点儿吃喝就赶出去算了,闹起来反会因小失大。
多亏牛队长承担了责任,邓来运再也不敢冒失,小心翼翼地坚守岗位,这一天再没发生盗窃。
本来以为平安无事,等到晚上营业结束,盘点货物时却发现了大问题:烟酒区丢失五瓶进口洋酒,加上被窃的其他贵重商品,超市损失近两万元!
又是一起超万元的重大损失,郑经理大发雷霆,集合各组负责人查找原因,货物出库上柜的账目相符,调看了监控录像没发现问题,那就一定是超市内巡视的队员们玩忽职守,郑经理做出决定,扣发内巡队员的全月奖金,每人记过一次。
2. 抓贼遭诬陷
邓来运知道记过三次就要被解雇,又不明不白地被扣了奖金,心里实在冤得慌,他觉得自己巡逻很尽职,那些贼怎么能轻易地把这么多东西偷走了呢?想着想着,他突然想到了刁小三捣乱的情景,这小无赖非常可疑,他很可能就是当诱饵的小贼,故意制造事端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想声东击西,给同伙创造乘乱盗窃的机会。
邓来运左思右想只有这种可能,他决定把这个情况向牛队长汇报,请他在监控室注意这个动向。
第二天,邓来运一上班就找牛队长汇报了自己的想法,牛队长沉吟了一会儿说:"你的分析很有道理,可咱们这套老监控设备故障多,再说摄像头也是有死角的……"邓来运顺口说:"换套设备不就行了?"牛队长哼了一声:"换设备?你掏钱?现在超市被偷得亏了本,连发工资都困难。"牛队长拍拍邓来运的肩膀:"现在只能请大家加强巡视,大家也不会白辛苦的,货损降低奖金就提高嘛。"
牛队长回监控室了,邓来运也开始了巡视,他注意了摄像头的位置,果然发现一个死角,便向死角走去。
刚到死角就又看到了刁小三,邓来运早就告诉守门的队员注意他,怎么又让这个小无赖溜进来了?邓来运看他身上鼓鼓囊囊像是藏了东西,便不动声色地远远盯住,决定到了出口再抓,出口有那么多人在场,不怕他再耍无赖。
狡猾的刁小三似乎有了感觉,闪身拐进另一条通道,邓来运紧走两步也拐了过去,只见他正跟一个推小车的胖女人嘀嘀咕咕,回头看见了邓来运,一把推开胖女人便跑,邓来运可不让他开溜了,快跑几步蹿上去,抢在出口前截住了刁小三。
邓来运冷笑:"自己把东西掏出来吧!"刁小三装傻充愣:"掏啥东西?"邓来运喝道:"还想耍无赖?你衣服里是什么?"刁小三扯开嗓子大叫:"衣服里是光屁股!不信你搜!"说着解开衣扣,露出了光光的肚皮。东西不见了,邓来运又傻眼了。
刁小三这回逮了理,扯住邓来运大喊大叫。正在纠缠,邓来运一眼看见了刚才跟刁小三嘀咕的胖女人,仔细一瞧,这胖女人却长了一张瘦俏的瓜子脸,跟身上的丰满程度极不相称,她正趁着混乱笨拙地往外走。邓来运立刻想到又是声东击西,于是甩开了刁小三,几步抢上前拦住了她。
邓来运一手拦住胖女人,一手拉过刁小三:"你俩配合得挺好嘛,走,跟我去保卫室!"刁小三见势不妙,猛地挣开邓来运就逃,邓来运当然不会再中刁小三的计,只管拦住胖女人,任刁小三逃出了超市。
邓来运把胖女人带进保卫室,向牛队长报告了刚才的情况。牛队长挺和气地对胖女人说:"没冤枉你吧?自己把东西掏出来吧!"
胖女人挺痛快,马上变戏法似的从腰里、上衣里、袖口里、裤腿里,掏出了剃须刀、收录机、化妆品、高档服装,转眼在桌子上码了一堆。东西掏光了,胖女人变成了瘦女人,看样子也不过二十来岁。
邓来运明白了,刚才刁小三身上藏的东西一定是转移到她身上了,这女人贴身穿着紧身衣,宽松的外衣里面都是暗袋,盗窃的贵重商品都被刮掉了上面的磁性标签,这样到出口就不会被探测到,联想到超市货物的大批失窃,小偷肯定不止一两个人,抓住她就可以顺藤摸瓜了。邓来运问牛队长:"给派出所报案吧?"牛队长想了想,点点头说:"等一下,我先去请郑经理来。"
牛队长刚出门,瘦女人突然涨红了脸,"呼啦"一下撕开上衣,顺手在裸露的胸前抓了一把,尖叫一声扑向邓来运,邓来运被这一幕吓懵了,慌忙一推正推在瘦女人胸上,瘦女人趁机抱住他的胳膊哇哇大叫起来。
闻声返回来的牛队长见状大惊,用力把两个人分开,厉声斥责邓来运:"你这是干什么?咱们没权力搜身!"没等邓来运解释,瘦女人捂着胸脯哭诉:"他不是搜身,他说我乳罩里还藏着东西,撕开衣服就摸……"邓来运气坏了:"你诬陷!是你自己撕开衣服扑上来的!"瘦女人大叫:"是你撕的!你耍流氓!"
"都给我住口!"牛队长喝住两个人,自己点了支烟默默抽起来。过了一会儿,牛队长对瘦女人摆摆手:"把衣服穿好,你走吧。"瘦女人的衣服撕破了,她拿起一件偷来的衣服,穿在身上就走,邓来运跳起来要阻拦,被牛队长一把按住:"冷静点儿!你听我说。"邓来运只好坐了下来。
牛队长毕竟是"老公事",说得很有道理:"这种事情很难缠,如果被人家一口咬定,你就是长了八张嘴也说不清楚,闹起来不但影响了超市声誉,你也会背上黑锅丢了工作。好在货物被截住了,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估计这女贼被抓了这一次今后也不敢再来了。"
见邓来运还是一脸的想不通,牛队长又气呼呼地训了他一顿,警告他再惹祸就自己兜着,不长记性活该倒霉。
邓来运卖力不讨好,本以为牛队长会恨他惹是生非,不去上面告他的状就满不错了,没想到牛队长却跟郑经理汇报,表扬邓来运截获了大批被盗货物,可惜小偷趁乱钻进人堆里逃跑了。郑经理闻报大喜,说这是超市首次"胜利",马上宣布撤消邓来运的处分,恢复当月奖金。
邓来运喜出望外,原来牛队长是刀子嘴豆腐心呀!
3. 厄运再缠身
邓来运第一次拿了奖金,很开心,出了超市才想起应该请请牛队长,于是返身又向超市走。经过租书店时,却见瞎老头儿正给一个女人算命,看背影正是做贼的瘦女人。
邓来运想听听瘦女人要算些什么,他知道老头儿看不见自己,便朝瘦女人身后蹑手蹑脚地靠了上去,不知老头儿掐着手指说了些什么,没等他走到跟前,瘦女人突然起身就走,邓来运想也没想就跟了上去。
此时天已黄昏,步行街上灯火通明,邓来运一心想侦查他们的贼窝在哪里,就保持着安全距离跟踪。可瘦女人却很坦然,一边走还一边打电话接电话,邓来运只顾全神贯注地跟着她,穿过了繁华的步行街拐进一条小巷,出了小巷又拐上大街,跟着跟着忽觉眼前灯光灿烂,原来是绕了个圈子又回到了步行街。
邓来运知道自己被瘦女人耍了,可她一直没回过头呀,难道她脑后长了眼?邓来运回头一看,原来自己身后跟上了拿着手机的刁小三!
突然,瘦女人回过头来站住了,气冲冲地怒视邓来运:"你跟着我干啥?"邓来运一时语塞:"我……我是想跟你谈谈,你真有困难我想办法帮你,为啥要做那种事呢?"瘦女人一撇嘴:"帮我?我刚算了命,今天要碰上灾星!"说着转身要走。
邓来运不愿放弃,跨上一步挡住她:"咱们好好谈谈不行吗?"瘦女人闪过身,邓来运又跟上去,瘦女人眼见无法脱身,索性冲上来抓住邓来运,扯开嗓子大叫:"非礼呀!抓流氓呀!"没等邓来运挣脱,刁小三扑上来抱住了他的腰,三个人顿时扭作了一团。很快巡逻警察闻声跑来,把他们带进了派出所。
经过警察审讯,邓来运才知道瘦女人叫麦花,这麦花竟是刁小三的亲姐姐,刁小三证明邓来运一路跟踪调戏他姐姐,吓得他们不敢回家,只好把邓来运引到人多的地方求救。
麦花姐弟说得合情合理,邓来运却有难言之隐,想说出麦花盗窃超市的事吧,恐怕又要勾出一件"耍流氓"的"前科",若是不说吧,又讲不清为啥盯人家的梢,吭哧吭哧憋得满脸通红。警察看他那憨厚样儿不像流氓,应该找工作单位了解一下,于是打电话通知了超市。
不一会儿,牛队长匆匆赶到,听了情况就连说误会,他给邓来运递了个眼色,便笑着说邓来运是要追求麦花,求爱心切,这才追得过火了。
麦花一听红了脸,瞥了眼邓来运不说话了,邓来运怕把事情闹大也没敢吱声。警察见双方默认,便训斥邓来运:"没出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懂吗!"又批评牛队长:"你这个队长干啥吃的?带回去好好教育!"
两人出了派出所,牛队长就教训起来:"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幸好是我接的电话,让郑经理知道,非炒了你不可!"邓来运感激不尽,拉着牛队长要请他吃饭。牛队长一咧嘴:"算了,你挣点钱不容易,还是留着娶媳妇吧!"说着就自顾自地走了。
邓来运正要找个地方吃饭,麦花和刁小三从派出所里出来了,麦花一见邓来运又红了脸,低下头快步走了,刁小三走了几步又返回来,一本正经地问邓来运:"你真的要追我姐姐?"邓来运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嘴里含糊地"唔"了一声,刁小三乐了:"我早看出你是个好人!"撒腿追姐姐去了。
邓来运本想叫住刁小三,张了张嘴没喊出来,他对这姐弟俩又恨又同情,刚才在派出所才发现麦花其实挺俊俏,她红着脸的那一瞥也露出了农村姑娘的朴实,可她们为什么要做贼呢?唉!自己是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她们不再来找麻烦就足够了……
此后两天,果然没见麦花姐弟俩在超市里露面,邓来运倒有些惦记起来,她们断了生路,靠啥生活呀……正想着,手机柜台的售货员惊叫起来,邓来运跑过去一问,才知道有三台高档手机变成了模型手机,邓来运急忙报告郑经理,郑经理跑来一看,那模型手机果然造得惟妙惟肖,只是掂起来分量轻了一些,肯定是窃贼装成顾客,在挑选手机时给掉了包。
郑经理正在训斥售货员粗心大意,门口的队员又跑来报告,说有两位女顾客大吵大闹地要找经理投诉,郑经理只好先去接待。 这两位女顾客都是买了进口化妆品,幸好她们心急,结完账就打开包装欣赏,结果发现里面竟是廉价的洗头水,如果拿回家可就说不清楚了!她们又气又恨,一口咬定超市搞欺诈,要按假一赔二赔偿道歉,否则就要起诉打官司。
郑经理气坏了,这显然又是被掉了包!他安顿好顾客,就派人检查货架上的商品。这一检查不得了,被掉包的何止化妆品,还有很多高档服装等贵重商品也被人掉了包,不用说,一定是窃贼们变换了盗窃手法,声东击西变成了掉包计,把贵重商品装进廉价商品的包装里"买"走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随后又有两位顾客找上门来,说他们买的都是高档商品,可是打开包装一看里面都是同类型的低档商品。
郑经理痛定思痛,想到防损队员是流动巡视,窃贼们很容易避开他们调换包装,可监控摄像是干啥吃的?郑经理气呼呼地找来牛队长,命令他马上整理好录像带,自己要亲自查看,说完又命令检查所有商品,发现问题马上调换。
郑经理查看录像,可录像里一个掉包的场面也没有,郑经理估计是设备出了问题,可自己在这方面外行,于是打算请个专家检修一下。
4. 层层现黑幕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超市出了事,大家都忙到很晚才下班。邓来运草草吃了饭回到宿舍,却见刁小三正站在门外等他,邓来运把刁小三拉进屋,让他坐在自己的床上,倒了杯水递给他:"找我有事吗?"刁小三不接水也不说话,只管收拾床上床下的脏衣服,邓来运问他也不说话,拦他又拦不住,眼看他把脏衣服收到一起,拿床单一包就要走,邓来运明白了,赶紧拉住他说:"放下放下,我自己会洗。"刁小三生气了:"真不知好歹!你怕我们骗你的衣服呀?"邓来运不好再拦,只得任他把衣服抱走了。
此后几天,超市加强了戒备,邓来运几天没见麦花姐弟,正担心他们是不是出了事,就在奶制品的货架前发现了刁小三。只见他东张西望了一番,飞快地把东西揣进怀里就走。邓来运没有声张,看他紧贴在一个去出口结账的顾客身后,趁收银员接待顾客的时候一闪溜了出去,邓来运也悄悄跟着他出了超市,待他走到租书店门前时,才追上去一把拉住了他。
刁小三吓了一跳,看到是邓来运才松了口气。邓来运生气地问:"你怎么又来偷东西?"刁小三红着脸从怀里掏出一袋奶粉:"俺姐姐病了两天了,啥也吃不下,我……"邓来运一惊:"你怎么不来找我!"刁小三说:"她不让我告诉你。"邓来运急了:"糊涂!小病耽误成大病就不好治了!"刁小三为难地说:"可我们没钱治呀。"邓来运看看表:"我就该下班了,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说完,拿过那袋奶粉又跑回了超市。
邓来运把奶粉放回货架,交了班又买了营养品,跑出来招呼刁小三快走,算命老头儿听到了,探出个白花花的脑袋:"听声音是小邓吧?遇到啥难事了,我来给你破解破解。"
这瞎老头儿真是好记性,可邓来运哪顾得上理他,跟着刁小三穿街过巷,来到一座显然是快拆迁的旧楼里。两人走下黑洞洞的楼梯拐到地下室,刁小三打开防盗门,邓来运一进门就惊呆了:屋里烟酒衣物日用品堆得满满当当,简直就是个小超市!
邓来运正在发愣,刁小三钻到一垛纸箱后面叫姐姐,邓来运忙跟进去,一看原来是纸箱隔出的一间小屋,麦花就躺在地下的一张旧床垫上,烧得满脸通红。她一见邓来运立刻瞪大了眼,转过头来又狠狠地瞪着刁小三,干张嘴说不出话,刁小三忙分辩:"我偷奶粉被他抓到了,是他非要来看你的。"
邓来运不管她们说什么,赶紧伸手摸摸麦花的额头,额头热得烫手,再看她咽喉红肿得几乎没了缝隙,看来这病可不能再耽误了,正要招呼他们去医院,突然有人敲门,先是敲了三下,隔一会儿又敲了两下,刁小三朝邓来运"嘘"了一声,转出小屋去开门。邓来运从纸箱的缝隙里看到,外面的人并没有露面,只从门缝递进来一张纸条,刁小三拿来递给麦花,麦花看了点点头,刁小三就拿了个空纸箱,边看纸条边往箱里装商品,装完了把箱子推到门外,回身又锁上了门。
不用说这是在销赃,这儿就是赃物的仓库!邓来运狠狠瞪着刁小三,刁小三红着脸说:"头儿说我们暴露了,不让我们到外面‘做活儿’就让我们来看仓库,不干我们吃啥?"邓来运问:"你姐姐生病他们也不管?"刁小三"哼"了一声:"管?我们死了才好呢,要不是怕我们漏风,早把我们赶走了!"邓来运也不管男女有别了,叫刁小三把麦花扶到自己的背上,一鼓劲儿背起来就走。
跑到医院,医生诊断是急性扁桃体炎,已经耽误得红肿化脓,必须住院治疗,押金两千元。邓来运身上总共只有一千元,只好央求医生先安排住院,明天一定把钱补上。医生看了邓来运的工作证,同意了。
麦花住进监护室输上了液,刁小三倒心神不安起来,邓来运猜他可能是担心住院费的事,赶紧安慰他:"别着急,我一会儿就去想办法借钱。"刁小三摇摇头:"不光是为钱,还有……"邓来运着急了:"有话就都说出来,你还信不过我呀!"
刁小三终于下定了决心,把邓来运拉到了僻静处,竹筒倒豆子似的讲了起来。
原来,他们姐弟俩都是因为贫困辍了学,麦花的爹妈要把她嫁给一个富家傻汉,麦花不愿意,就偷偷带着弟弟逃到了这里。因为没有技术又没有力气,他们被人诱骗进了盗窃团伙,和另外几个人集中在一起,先由一个秃头"老师"教授盗窃技术和紧急情况下的脱身办法,然后秃头"老师"带他们到超市"做活儿".那天麦花被邓来运抓住,就是按"老师"教的办法脱身的。
后来发现邓来运跟踪,麦花也是用这个办法诬陷他的,当时只是为了脱身,没想到邓来运竟是要追求她,麦花又后悔又感动,她看出邓来运是个好人,也有一身好功夫,只要邓来运肯保护他们,姐弟俩愿意从此洗手不干,跟着他一起走正路挣钱。
邓来运问刁小三:"你知道团伙的头子是谁吗?"刁小三想了想说:"秃头老师教完我们就再没露面,另有人跟我姐姐单线联系,她不敢告诉我这个人是谁,只说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随时都在监视我们。"
怪不得刁小三心神不安,邓来运现在也担心起来,如果他们再发现自己帮助麦花就糟了。他叫刁小三马上回仓库,有自己在这里照顾就行了。
5. 连连爆大案
邓来运在医院守护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来到超市,对牛队长说有个老乡生了急病住院,自己的钱不够,想请牛队长帮忙借点钱。
牛队长盯了他好一会儿,才问:"老乡病了?没听说这儿有你的老乡呀?"邓来运正要编谎儿,牛队长已经掏出一叠钱来:"我只有一千,你先拿着用吧,不过咱们缺人手,你可不能耽误工作。"邓来运本想请假,听他这么一说也就不好开口了。
邓来运心里虽惦记着麦花,可工作是不敢疏忽的,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他在烟酒区巡视,走过洋酒货架时,他透过酒瓶间的缝隙,发现两个人正在货架另一面摆弄洋酒,邓来运轻轻挪开眼前挡住视线的酒瓶,只见这两个人正在刮酒瓶上的磁性标签,邓来运怕惊了他们摔坏洋酒,压低嗓子喝道:"干什么?快放下!"
这两个贼实在大胆,以为隔了货架就是隔了堵墙,非但没停手,反而加快了行动。邓来运忍无可忍,正要喊队员过来堵截,忽见眼前的货架摇晃起来,没等他看清是怎么回事,两个贼在对面奋力一推,酒架轰然倾倒,把邓来运重重地砸在了下面。
这一下乱子大了,摔下的酒瓶鞭炮似的"啪啪"粉碎,香槟酒炮弹似的"砰砰"爆开,超市里登时像炸了庙,收银员也乱了阵脚,顾客们挤出出口四散奔逃,超市里转眼间人去屋空。
郑经理带人跑到出事地点,邓来运正在酒架下挣扎,大家把他从酒架下拖出来时,他嘴里还在喊着抓贼,气得牛队长大骂:"抓你娘的贼!你知道这一下的损失有多大!"邓来运这才清醒过来,两腿一软坐在了地下。大家赶紧搀他起来检查了一番,虽然身上都是被玻璃划破的血痕,但幸好没有伤到筋骨。
满满一架进口洋酒呀,再加上踩坏丢失的货物,损失之大可想而知。
郑经理听了邓来运的解释半信半疑,因为以往窃贼偷东西被发现后都是逃跑,怎么敢明目张胆地动武?牛队长把郑经理拉到一边,也说这事出得蹊跷,把最近发生的几件事联系起来看,很可能是有人里应外合故意制造混乱。
牛队长的话勾起了郑经理的思虑,他想起自从邓来运上班后就不断出事,而且似乎每件事都跟他有关系。前几天,派出所来电话说他调戏妇女,郑经理念他上次抓贼有功,派牛队长把他保了出来,没想到他今天又惹了这场大祸。郑经理想想又怕冤枉了邓来运,他叫牛队长带人清理现场,自己带着邓来运来到监控室看重放录像,可录像里并没有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洋酒货架可不是摄像死角,难道真是设备出了问题?但不管怎么样,邓来运是不能留了……
邓来运被解雇了,他也想不通窃贼怎么偏跟自己过不去,再细想这几天连续发生的事,是不是他们发现自己帮助了麦花,生怕暴露了盗窃团伙的秘密,所以才想这个办法把自己赶走?可这会儿,邓来运没时间多想,因为惦记着生病的麦花,他把行李寄存在算命老头店里就去了医院。
麦花的高烧已经退了,看到邓来运就流下了眼泪,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放,只是喉咙还肿得说不出话来,邓来运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就索性把今天被解雇的经过说了出来,麦花眼泪流得更多了,掀起被子蒙住了头。
邓来运想:尽管自己无意间已经知道这盗窃团伙的赃物仓库,但现在还不能报案,因为如果赃物仓库被警察查抄,那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团伙头子肯定会逃跑,那么很多事情就很难搞清了,再说最好能让麦花病好后主动去揭发,这样不但可以把盗窃团伙一网打尽,她自己也可以立功赎罪。
邓来运正在动脑子,刁小三匆匆跑来了。他告诉邓来运,今天上午竟接到了秃头"老师"的电话,问他姐姐是不是生病了。刁小三见没办法隐瞒,只得说姐姐发高烧去了医院,"老师"啥也没说就把电话挂断了。
邓来运感觉事情不妙,"老师"上午发现麦花住院,自己下午就被暗算解雇,盗窃团伙肯定已经有所察觉,应该尽快动员麦花主动揭发。看看麦花好像睡着了,刁小三又急着要回仓库,邓来运送他出来,跟他讲了尽快动员麦花揭发的想法,刁小三"嗯"了一声,答应明天配合他说服姐姐……
邓来运哪里想到,窃贼那边可不想等到第二天,就在当天深夜,超市发生了重大盗窃案。
凌晨四点二十分,巡逻警车经过超市,发现超市的卷帘门裂开了一条缝,警察下车查看,发现锁被撬坏了。他们马上冲进超市,在保卫室里发现了两个昏睡的保安,再看报警器和监视器都没有打开,财会室的门却大敞着,室内两个保险柜也被撬开,柜中的钱物被一扫而空。
经清点,金银饰品全部被盗,再加上部分流动资金,损失将近二百万元!
昏迷的保安被送到医院救治,据一个醒过来的保安说,他出去买晚餐,一出门就遇到一个送外卖的人,那人说今天的盒饭多了两份,愿意半价卖给他。保安图便宜就买了下来,谁知道吃了就开始犯困,不一会儿就啥也不知道了。
超市的监视器没有打开,警察只好调看大街上的监控录像,发现超市被盗期间有一辆夏利轿车停在超市门外,车牌模糊不清,只能看清字头是外地的,估计是外地窃贼流窜作案。警方马上启动应急方案,在全市各个出口设卡拦截检查。
牛队长也很快赶到,配合警察到附近商店住户了解情况,一连问了几家没有线索,倒是旁边租书店的瞎老头儿提供了一些情况:老头儿说他上了年纪睡觉轻,后半夜隐隐约约听到超市里有动静,还听到门外有外地口音的人说话,他以为是超市夜里进货也没在意。这个线索又加强了外地人流窜作案的可能,所以警察兵分两路,一路在内部排查,一路在车站宾馆和各个路口监控。
天亮以后,刁小三去医院路过超市,发现超市已被警察封锁,他赶紧跑进租书店,一问瞎老头儿才知道超市被盗了,老头还给他掐算了一下,说他灾星缠身,劝他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刁小三匆匆跑到医院报告了邓来运,邓来运大吃一惊,这肯定是盗窃团伙感到了危机,最后破釜沉舟大捞一笔!只怪自己没有及时动员麦花揭发,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看邓来运着急的样子,麦花再也忍不住了,她示意邓来运把耳朵凑过来,费力地从喉咙里挤出了三个字:"牛队长……"牛队长?邓来运差点叫出声来,冷静下来一想终于明白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能够如此得心应手地指挥盗窃,除了牛队长还能有谁!
邓来运问刁小三:"你刚才在超市看到牛队长了吗?"刁小三点点头:"他正带着防损队配合调查呢。"这就奇怪了,牛队长得手后为什么不挟赃逃跑?
不过邓来运再一想,也就明白了:换了自己是牛队长也不会跑,一跑就被警察锁定了身份,很可能来不及逃出本市就被困住,再加上全国通缉追捕,整日像丧家犬一样颠沛流离,岂不是抢来钱找罪受!只要案子做得没有破绽,待事过境迁再慢慢享受,那有多好。
邓来运决定马上报警,虽然不能最后确定是牛队长指挥了这次盗窃,但麦花的揭发就是一个重要线索,事不宜迟,越早报告警察就越有利。
邓来运带着刁小三来到了警局,报告了他们所知的一切情况。
警方经过几个小时的前期调查,已经派技术人员调看了超市以前所有的录像带,经检验发现有剪接的痕迹,也正打算对嫌疑人牛队长进行调查。他们听了邓来运的报告非常重视,马上召集专案组开会,会上破例让邓来运介绍了情况,大家分析案情后认为:这次被盗的财物还不知去向,所以还不能对牛队长采取行动,只能是明松暗紧严密监控,想办法逼牛队长挟赃逃跑,争取人赃俱获。
可是谁来执行这引蛇出洞的任务呢?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团伙其他成员的情况,他们肯定也在暗中注意着警方的动向,如果警方出面很可能会惊得他们一哄而散,难以达到一网打尽的效果。这时,邓来运提出了一个计划,并自告奋勇担起这次任务。警方研究认为很可行,这样既可以引出牛队长又不至于引起整个团伙溃逃,于是又对计划做了进一步补充和完善,调集警力做好了安排。
说干就干,当天刁小三在超市外面等牛队长,邓来运走进了瞎老头儿的租书屋。瞎老头儿也真厉害,邓来运一进屋就立刻认了出来,瞪着两只死羊眼:"算卦还是租书?"邓来运笑道:"闲得没事儿,看会儿书解闷儿。"说着拿起本书胡乱翻着,两只眼只盯着外面。
将近中午的时候,牛队长出来了,刁小三跑上去一把拉住他,说是姐姐生了急病,派他来找牛队长要钱治病。牛队长起先装傻,刁小三就威胁要带姐姐来超市找他,牛队长一听赶紧改了口:"想让我帮你们没关系,别胡说八道瞎嚷嚷,我今天没带钱,你明天再来吧。"刁小三不听他这一套,只管拉住不放,牛队长没办法了:"我真没带钱呀,好吧,我先借点儿给你们!"说着就向租书屋走来。
算命老头儿像长着眼,急忙"砰"地关上了门,邓来运忙问:"你关门干啥?"老头儿顶住门不动:"我不想惹是非!"
看到租书屋关了门,牛队长转身就走,刁小三又闹起来,气得牛队长大骂:"小兔崽子真难缠,走走走,跟我回家拿钱去!"拉着刁小三走了。
邓来运从书屋出来,心想这老头儿真怪,平时见他跟牛队长他们很熟,照理应该帮忙才对,今天怎么吓成这样,难道又算出什么灾星来了?
邓来运一则惦记医院里的麦花,二则急着想知道刁小三"引蛇"的效果,就急忙赶回医院。几乎是在同时,刁小三回来了,得意地拿出一叠钱显摆:"看吧,两千块,手到擒来!都是按计划做的,我说我们不给他干了,要他明天给我们两万块散伙费,敢不给就去揭发他!"邓来运问:"牛队长说什么了?"刁小三笑了:"他敢说啥!给我拿完钱就回超市了,说是要给我去凑钱。"
邓来运马上向警方做了汇报,放下电话兴奋地告诉刁小三:"这条蛇引得差不多了,今天夜里咱们就开始监视。"
三个人吃过了晚饭,等到天黑透了,邓来运让麦花安心养病,自己跟着刁小三来到牛队长住的楼下,牛队长住在二楼,屋里黑漆漆的没有灯光。两个人躲在墙角耐心守候,可等到半夜还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刁小三急了:"你在这里盯着,我爬上去看看!"说着就飞快地跑到楼下,抱住排水管三下两下就爬上了二楼阳台。他先轻轻推开窗子看了看,又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过了一会儿,刁小三又钻出窗子,飞快地顺着排水管滑了下来,焦急地说:"坏了,屋里没人!"
邓来运忙问:"你没搜搜屋里?"刁小三"嗖"地掏出个皮夹子来:"没发现赃物,只找到了这个!"邓来运打开一看,里面除了一些钱还有一个小本子,小本子上列了一条条商品名称和价钱,有的被勾掉了,没勾掉的显然是欠账,乍一看像个货单,可商品的价钱比批发价还要便宜,显然这正是他们出售赃物的账本!
既然这样,牛队长就一定会回来,邓来运正要打电话向警方报告情况,就远远地听到了脚步声。 邓来运一拉刁小三,两个人躲进了楼门洞。
不一会儿,果然见牛队长提着个沉甸甸的提包匆匆走来,待他走进门洞,邓来运突然伸腿一绊,牛队长一个踉跄趴在地下,邓来运扑上去反臂擒拿,疼得牛队长"哎呀哎呀"大叫起来,邓来运压在他身上扭住胳膊,招呼刁小三打电话报警。这一闹腾就惊起了楼内其他的住户,纷纷打开灯跑了出来,牛队长趁机搅浑水:"打劫了,救命呀!"
居民们信以为真,拿出棍棒吆喝着围上来,急得刁小三大叫:"别听他的,他才是贼!"随着叫声几个警察突然现身,冲进来给牛队长戴上了手铐。
刁小三急忙拿过提包,兴奋地一下子拉开:"这里就是赃物,你们看!"警察过来一看,满提包里都是书!
大家都愣住了,邓来运心里忽然一动,拿起一本书仔细一看,封面上不是算命老头儿租书屋的标记吗?邓来运急得跺脚:"咱们中了掉包计了!跟我来!"说罢,推开人们撒腿就跑。
邓来运一路飞跑到租书屋,却见屋里黑洞洞的没有动静,他放轻脚步走到门前,刚刚把耳朵贴上去,屋门猛地打开,门板重重地撞在了邓来运脸上,撞得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下。与此同时,一个黑影飞快地窜出来,此时,后面的警察已经跟上来截住了去路,逃跑的人返身再跑,邓来运跳起来猛扑上去,终于把他拿下。
警察们上前扭住他,在手电筒的照射下,邓来运一看那一头白发就知道是算命老头儿,真没想到一个瞎老头儿竟会那么利落!邓来运看他的腰里鼓鼓囊囊,一把扯开了他的上衣,只见腰里拴着一个包裹,警察解开一看,竟是亮闪闪的金银首饰!
正在这时,刁小三跑来了,骂了声:"臭瞎子!"狠狠一个巴掌打过去,算命老头儿的白发掉在了地下,露出了亮光光的秃头,刁小三惊得瞪圆了眼睛,警察喝道:"把头抬起来!"老头儿一抬头,两只眼黑亮黑亮,哪里是瞎子!刁小三同时大叫一声:"秃头老师!"
……经过审讯,谜团揭开了,盗窃团伙的真正贼首就是算命老头儿,他戴上假发和特制的隐形眼镜伪装瞎子,以算命租书为掩护,幕后操纵。
这个盗窃团伙分工明确,由精通盗窃技巧的"老师" 培训一批窃贼,培训好就交给牛队长指挥,在超市里应外合进行盗窃,"老师"从此销声匿迹,扮成算命老头儿在外面监视。他们原打算拉邓来运入伙,哪想邓来运竟成了他们的克星,于是便策划陷害邓来运。后来又发现邓来运救助麦花,跟她联系的牛队长很可能会暴露,老头儿感到危机迫近,指挥实施了最后一次大盗窃。他设计了外地人作案的假象,反把赃物藏在近在咫尺的租书屋,等待有利时机分散转移。
他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邓来运又让刁小三"威胁"牛队长,于是决定再使掉包计,他派牛队长提了一包书进行试探,这样即使被抓住也没有证据,同时也争取了时间,老头儿可以携带赃物撤离。可他万没想到邓来运会在抓捕现场,并认出了书上的标记,没来得及逃跑就被邓来运堵了个正着……
盗窃团伙彻底覆灭,超市重新开张营业了,邓来运当上了防损队长,麦花也在超市有了工作,刁小三呢?背起书包上学了。邓来运追到麦花了吗?问问刁小三就知道了。 (完)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