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清宫残宴_小故事完整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边关告急,军粮不继,广州戍边将军赵武只好赶回京城求援。谁知皇上哭穷,官员推诿,十万担粮草该向谁去要呢?一求粮不得咸丰八年,太平天囯起义在各地如燎原之火,见有机可乘,英法两国也派兵来犯。内忧外患之下,原本就空虚的大清国库一下子就见了底,到最后竟然连军粮也拨不出来了。眼看着手下的儿郎们拼死保卫国土,却连顿饱饭也吃不上,广州戍边将军赵武只好日夜兼程赶回京城求援。谁料咸丰皇帝两手一摊,说他手上就连一个铜板

清宫残宴_小故事完整版小说精彩章节

边关告急,军粮不继,广州戍边将军赵武只好赶回京城求援。谁知皇上哭穷,官员推诿,十万担粮草该向谁去要呢?
一求粮不得
咸丰八年,太平天囯起义在各地如燎原之火,见有机可乘,英法两国也派兵来犯。内忧外患之下,原本就空虚的大清国库一下子就见了底,到最后竟然连军粮也拨不出来了。
眼看着手下的儿郎们拼死保卫国土,却连顿饱饭也吃不上,广州戍边将军赵武只好日夜兼程赶回京城求援。谁料咸丰皇帝两手一摊,说他手上就连一个铜板也没有了。而周遭的那些大臣们也纷纷苦着脸摇头,说实在凑不出赵武所需的十万担粮草。
这天,好友刘思齐来找赵武。刘思齐是赵武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他的舅舅乃是权倾朝野的户部尚书肃顺,只是他厌恶官场恶习,平素里不愿意跟那些人来往。
看到赵武眉头紧锁的样子,刘思齐神秘地一笑,说:"别担心了,粮草包在我身上,走,我先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说着,便连拉带拽将赵武拖上了马车。
不多时,马车驶入了一条幽静的小巷子,在一座大宅子前停了下来。刘思齐拉着赵武一起跳下了车,伸手抓起门前的铁环,轻轻叩了两下,停顿了一会儿,又轻轻叩了三下。没过一会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朝刘思齐和赵武上下打量了一番。刘思齐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亮了一下,说:"两位。"
里面那人点了点头,转过身拿出两件黑斗篷,让刘思齐和赵武穿上,这才打开门,说:"两位,请进吧。"
一进大门,只见偌大的一个大厅里摆满了桌椅,每个桌子上都放着一个写着号码的木牌,在这些桌椅的前方,则是一个两丈见方的戏台子。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二一掷千金
两人坐下后没多久,从屋外又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披着黑色的斗篷,难辨身份。只一会儿,偌大的客厅里便坐满了黑压压的人。赵武正等得不耐烦,忽然从内堂走出一个穿着红色斗篷的人,只见他径直走到戏台子上,拿起一个木槌子一敲桌子,用尖细的嗓音说:"吉时已到,现在拍卖开始!"
赵武一怔,拍卖用得着把人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吗?难道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正想着,只见从后堂里又走出一人来,手里端着一个碟子,小心翼翼地走上台来。
赵武睁大眼睛一看,差一点笑出声来,这碟子里装的竟然是一道看起来极其普通的花菇鸭掌。
谁知这道明显已经凉透了的花菇鸭掌刚一端上来,坐在底下的人就开始迫不及待地举起手中的牌子报价,最后竟卖出了一千两的高价。
一个时辰后,红斗篷已经拍掉了上百道菜,每道菜都是天价。就在这时,红斗篷停顿了一下,说:"接下来这道菜是本次拍卖的压轴品了,各位可都睁大眼睛看好喽!"话音刚落,一个小厮就将那道菜捧了上来,原来是道白扒鱼唇,而且这道菜只剩下一半,竟然早已经被人吃过了!
让赵武没想到的是,底下的人像饿狗见到了肉骨头一般,一个个疯了似的举起了手中的牌子,到了最后,价格已经拍到了七千两白银!出价的是个瘦高个,一副得意洋洋、志在必得的模样。
就在这时,在整个拍卖过程中始终端坐不动的刘思齐突然举起了牌子,朗声道:"一万两!"那个瘦高个显然没料到还会有人跟他叫板,怔了一怔,举牌道:"一万两千两!"刘思齐不紧不慢地举牌:"两万两!"
人群中一阵骚动,瘦高个显然气急了,猛地站起身来,沉声说:"不知阁下是哪里人氏?做人做事还是不要咄咄逼人的好!"说着,缓缓将手中的牌子举起,从牙缝中吐出几个字:"两万零一两!"
刘思齐却毫不理会,冷笑了一声:"三万两!"
瘦高个浑身一震,恶狠狠地扔掉手中的牌子,怒视了刘思齐片刻后便气冲冲地离开了。
三陷入混战
刘思齐付了银票,然后带着那盘只剩一半的白扒鱼唇登上马车,急速离去。
上了马车后,憋了半天的赵武再也忍不住拉着刘思齐问:"你老老实实告诉我,这玩的到底是哪一出?"
刘思齐微笑着说:"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等我们安全回到府邸以后,我再详细说给你听吧。"
赵武更加觉得奇怪了,还想再问,忽听"咴"的一声马嘶,马车陡然停了下来,紧接着,就听得车夫惊慌失措地喊道:"公子,公子,有十几个蒙面黑衣人拦住我们的去路了!"
刘思齐似乎早有防备,不慌不忙地下了马车,指着那些黑衣人大声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究竟想怎么样?"
那群蒙面黑衣人中走出一人来,嘶哑着声音说:"嘿嘿,现如今兵荒马乱的,我们也不想怎么样,只听说公子马车上有些吃食,所以就想讨些来给兄弟们果腹!"
刘思齐冷笑一声,说:"要是有本事,就自己来拿!"说罢,一挥手,身边二十多名护卫一拥而上,和那群黑衣人斗了起来!
谁料那群黑衣人武功高强,虽然刘思齐这边人数众多,但显然敌不过他们。眼看着十多名护卫接二连三地倒下,情势岌岌可危,忽然从另一边又冲出十多个身手敏捷的白衣蒙面人来,二话不说就加入了混战之中,转瞬间就将那群黑衣人杀得溃逃而去!
可没等赵武来得及高兴,那群白衣蒙面人忽然调转枪头,朝刘思齐所剩不多的护卫攻来!
见情况危急,赵武连忙拽着刘思齐要突围而去,不料刘思齐焦急地喊道:"别忘了带上那个食盒!"
赵武又好气又好笑,转身钻进马车,提起食盒交给刘思齐,一只手拉着他,另一只手操起一把大刀劈倒了几个追上来的白衣蒙面人,几番辗转,终于安全抵达了刘府。
一进府邸,刘思齐小心翼翼地将食盒放在桌子上打开,看到里面那半盘白扒鱼唇依旧完好后,这才如释重负,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四命如草芥
赵武一把将刘思齐拽起,大声喝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刘思齐抹了抹额头的汗,说:"我的好哥哥,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说罢,他指着那盘白扒鱼唇问道,"你知道这盘剩菜是从哪里来的吗?"
赵武一愣:"哪里来的?"
"皇宫!"
"这,这皇宫里的御膳怎么会流落宫外?难道是……"
"不错,这些御膳就是宫里的太监们偷出来拍卖的!"刘思齐沉声说,咸丰皇帝继位后,沉迷酒色,荒废朝政,宫里的太监们也开始想尽办法中饱私囊,竟然将皇上用过的御膳偷出来拍卖!那些达官贵人、巨商富贾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但唯独没有尝过御膳!于是乎,一时间洛阳纸贵,御膳的价格越炒越高,尤其是皇帝吃过的菜肴更是天价!
赵武恍然大悟,可心念一动,道:"可谁能确定这菜真是皇帝吃过的?"
刘思齐淡淡一笑,说:"真正谁吃过的又有什么打紧?只要大家认定是皇帝吃剩的,那就是了。"
赵武又问道:"刚刚我们遭遇抢劫,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顺天府衙就在附近,怎么不见一个官兵出来?"
刘思齐冷笑一声:"敢在京城闹事的哪一个不是权势滔天,一个小小的顺天府尹敢出来搅和吗?"
赵武叹了一口气,道:"为了这么一盘残羹冷炙,你们居然舍得一掷千金,还赔上了那么多条人命,可怜我们这些在前线拼命抗敌的战士,却连顿饱饭也吃不上!"
刘思齐苦笑道:"我的好哥哥,要不是为了给你筹措粮草,你当我愿意花这钱吗?"
接下来的两天里,赵武眼看着刘府中人来人往,这些人口音各异,但一个个眼中都闪烁着兴奋、激动的光芒,仿佛捡到了什么罕见的宝贝似的。赵武心里明白,这是刘思齐拿着那半盘吃剩下的御膳在玩"手段".而这些人,正是江浙一带的粮商巨贾。
几天之后,刘思齐利用这一盘皇帝吃剩的菜,居然真给赵武筹来了十万担粮草。然而,赵武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这能够挽救前方数十万官兵性命的粮草,居然只抵得上皇宫里的一道残羹冷炙,而那些达官贵人、巨商富贾不舍得拿出一文钱来救国抗敌,却舍得为了这道剩菜一掷千金!
在返回广州前线的路上,赵武只觉得前途茫茫,巍巍大清,还有前进的路吗?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