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幸福花开_小故事完整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肖东流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食言了,儿子肯定恨死他了。每次答应陪儿子去滨江公园写生,每次都不了了之。其实肖东流也不想这样,可是他有自己的难处。作为一个事业上刚刚有点小成就的商人,他的首要任务是稳住脚跟,守住阵地。就像今天,他好不容易抽出点时间准备陪儿子,可是一个电话就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电话是梵诗蒂公司中国分公司打来的,这是一家著名的香水公司。倪俊浩在电话里说要谈谈原料供应合同续签的事。这对肖东流来说可

幸福花开_小故事完整版小说精彩章节

肖东流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食言了,儿子肯定恨死他了。每次答应陪儿子去滨江公园写生,每次都不了了之。其实肖东流也不想这样,可是他有自己的难处。作为一个事业上刚刚有点小成就的商人,他的首要任务是稳住脚跟,守住阵地。就像今天,他好不容易抽出点时间准备陪儿子,可是一个电话就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
电话是梵诗蒂公司中国分公司打来的,这是一家著名的香水公司。倪俊浩在电话里说要谈谈原料供应合同续签的事。这对肖东流来说可是头等大事,他又怎么能不放下一切赴约呢?
肖东流赶到梵诗蒂公司,倪俊浩一脸歉意地告诉他,总部刚刚派了一位新老总到分公司来,她正考虑全力以赴上新项目,所以续签合同的事恐怕要黄了。这个消息仿佛晴天霹雳,让肖东流愣怔许久。
"肖总,咱们是老朋友了,我非常欣赏你的为人,也希望能与你继续合作下去。所以,我可以免费向你提供一个信息。你认识李长青吗?"
肖东流终于缓过神点点头。倪俊浩接着说:"据我所知,他培育出了一种新的兰花。这种兰花开花时散发出的香味可以让人闻出幸福的味道。这让我们新老总非常感兴趣,她希望能与李长青合作,可是……"
倪俊浩没有说下去,肖东流知道话外音。肯定是李长青拒绝了他们。
"只要你能说服李长青与我们合作,我保证你的合同可以长期续签下去。"这是倪俊浩最后一句,也是唯一让肖东流听进心里的话。只是如果真的能拿下李长青的话,肖东流可不会傻到劝李长青与梵诗蒂合作。与其那样,不如与他肖东流合作,有了李长青和那花开幸福味道的兰花新品种,梵诗蒂恐怕再也不敢对他呼来唤去了。
肖东流心里打着小九九,驱车朝农业大学驶去。李长青曾是农业大学的植物学教授,而肖东流曾是他的学生。这大概也是倪俊浩之所以告诉他这个信息的原因之一。
肖东流信心满满地回到阔别十四年之久的大学校园,在教授楼找到了李长青的住所。看到当年的学生回来看望自己,李长青显得很高兴。只是,当肖东流说明来意后,他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下来。
"李教授,希望您能伸手帮学生我一把。这一次可是关系到我事业成败的关键。而且,我想您也希望看到自己的科研成果能转化为经济效益吧!"
李长青指着墙上挂的条幅问肖东流:"东流,你还记得当年,我给你们上的第一堂课吗?"肖东流立刻就想起了当年的往事。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李长青。李长青先在黑板上写下两行字:宁静以致远,淡泊以明志。李长青告诉他的学生们,作为一个研究花花草草专业的学生,只有心中常存这两句话才能学好专业。爱钱爱财的人就不用来上他的课了。可是现在,肖东流的生活中除了赚钱,似乎跟以前所学的专业一点也不沾边了。
肖东流又苦口婆心地说了许久,却始终没能打动李长青,最后只得泄气地走出李家。在楼道口,一个人迎面匆匆走来,差一点和肖东流撞了一个正着。憋了一肚子邪火的肖东流正要发作,那人却叫出了他的名字。
"肖东流,是你!"
"陈海平,原来是你小子。"两个人不禁惊喜地拥抱起来。
陈海平望望肖东流,又望望他身后的楼房,问:"怎么,你是来这儿看望李教授的?"听他这样一问,肖东流一肚子苦水立刻涌了上来:"别提了,走,咱们去喝一杯去。"
"等等,难道你也是为了那个幸福花而来?"陈海平惊讶地问。肖东流警惕地望着陈海平,指着他的鼻子说:"难道你来这里的目的和我一样,也为了它?"两人不禁相视苦笑起来,那一段青葱岁月的光影一下子就涌到眼前。

十八年前,肖东流和陈海平考入农业大学,都师承李长青门下。那时候,李长青教授就曾在课堂上无意说过,自己正在培育一种奇妙的兰花新品种,盛开时能发出一种奇妙的香味,让人闻得出幸福的味道。事情隔了十几年,没想到竟然培育出来了,而那时他们还曾经打过幸福花的念头呢!只是青春岁月里,没有那么多现实世界的纠缠,他们想要得到幸福花,只是为了一个他们都曾经深爱过的女孩。
那一年,他们同时爱上了班上的一个女孩安宁宁。一个周末舞会后,一帮男生女生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夏日夜晚的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花香,混杂着各种植物的清新,那味道让所有人都有点微醺了。
不知是谁先讲到了李教授的幸福花上。"你们说,李教授的幸福花真的能培育出来吗?看他昨天在课堂上讲得一脸陶醉的模样,我估计十有八九是真给他培育出来了。"
安宁宁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真想知道幸福花开究竟会是什么味道,那味道真的能让我感到幸福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海平和肖东流两人的眼神在朦胧的夜色中对撞了一下,彼此心中都生出了一个想法,而在自己爱慕的女孩随口一句话里,两人的想法竟然如此一致。和安宁宁分手后,他们就决定去教授楼,想偷出幸福花,让安宁宁闻上一闻,让她感受一下幸福的味道。只是他们各自暗下决心,却都不知道对方心中都打着同一个主意。
第二天中午,肖东流偷偷溜到了教授楼。刚走到小道上他就看到前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陈海平,他怎么也来了这里,难道他和自己想到了一块儿?决不能让他占了先!想到这里,肖东流大步上前,重重拍了一下陈海平的肩膀。
陈海平吓得差一点叫了出来,他根本没想到肖东流会跟在身后。不过,他脑子转得很快,立刻猜到肖东流的来意和他相同。两人协商后,达成合作协议,联手偷出幸福花,然后再猜拳决定由谁捧到安宁宁面前。
两个男生就这样,为了心仪的女生,竟然合作起来。他们走近李教授家的院子,紧挨着铁栏杆的就是暖屋花房。按照李教授的习惯,周末中午总要回岳父家吃饭。此时下手,应该是最好的时机。
肖东流伸手推推铁门,门竟然是开的。两人轻轻推开门正要走进去,就在这一刹那间,一个人从花房里飞奔出来。在他身后还有一连串的狗叫声。那人也看到了他们,挥着手叫道:"快跑,有狼狗。"
陈海平和肖东流来不及多想,立刻转身飞奔起来,狼狗在后面紧紧追赶。三人一直跑到实验楼前的雕塑前,陈海平一个纵跃,一把抱住雕塑边框一跃而上,然后把身后的两人迅速地拉到雕塑平台上。
狼狗在下面扑咬吠叫了半天才离开。好险!肖东流擦着汗,喘着气,坐在地上才注意到身边坐着的人竟然是和他住一个寝室的刘磊。刘磊去李教授家干什么?为什么李教授家的门是开着的,为什么李教授家的狼狗会追咬他?一个个问号出现在肖东流的脑海中,但是什么都没说便各自扬长而去。

"哎,海平,你说那时候刘磊为什么要去李教授家,是不是和我们一样,也是想偷幸福花?"
陈海平说:"别多想了,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问你,这次来干什么来了?是不是还是为了幸福花?"
一提起这茬儿,肖东流立刻蔫了。他把自己刚才的经历告诉了陈海平。陈海平也不禁苦笑道:"没想到十几年后,咱们来这里的目的还是一样的。看来咱哥俩还真有缘分啊!"原来,陈海平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国营苗圃工作,干了十几年的种花匠,他终于狠狠心辞职出来,想找一个挣钱多的工作。
"不都是为了孩子吗,没办法啊!"他应聘的工作单位正是梵诗蒂公司,而对方从陈海平的简历上得知了他是李长青教授的学生,也提出了这个线索,希望他能拿下幸福花,这样就可以和他签订聘用合同。
肖东流听着陈海平的讲述,眼睛望着天空,突然自言自语道:"你说李教授培育的幸福花是真的吗?真的能开出能让人闻出幸福味道的花吗?"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了他们许多年,只是没有人能给一个答案。
在肖东流的提议下,两人决定再次联手。这一次,他们一定要成功。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一盆花,而是他们各自的人生幸福。只是,肖东流没想到自家的后院起火了,而且火势还不小。
肖乐乐给肖东流下了最后通牒,如果这个周末爸爸再不陪他去滨江公园写生,他就再也不认自己的爸爸了。儿子的话很有些威胁的味道,肖东流自然也不敢等闲视之。这个周末,他无论如何都要陪儿子去写生。
旭日初升的江畔,江水被阳光照得金灿灿的,折射出星星点点的霞光。肖东流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立刻精神焕发起来。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他仿佛又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年代,没有合同,没有利益,他变得格外轻松起来。儿子和一帮同样来此写生的同学画得不亦乐乎,肖东流在人群中竟然又看到了陈海平,他也是带着儿子来写生的。
两人坐在草地上,一边看一帮孩子画画,一边感慨万分。
"东流,你还记得安宁宁吗?你知不知道毕业后她去了哪儿?"
肖东流黯然摇头:"我只听说毕业后,她去法国留学了。之后就再没有她的消息。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哪里,过得怎么样?"
两个男人的记忆之门再次被打开,只是这一次涌出的全部是苦涩的回忆……
"东流,安宁宁出事了!"陈海平闯进肖东流的寝室冲他大喊。自从上次偷花事件后,两个人的关系竟莫名其妙地好了起来。
"她现在在实验楼顶,说是要跳楼自杀!"
肖东流几乎吼出来:"她疯了,为什么?""还不是为了爱情!"那次偷花之后,两人都找安宁宁表白过,却都被她拒绝了,因为她早已爱上了另一个人。只是不管他们怎么问,她都不说出那人的名字。可是现在,她竟然为了那个男生要自杀,难道她也像他们一样,向那个男生表白了,可是遭到了拒绝。想起被安宁宁拒绝的那一夜,肖东流心中又是一阵痛楚。"走,咱们看看去!"
实验楼下早已围满了人,连李教授都来了。肖东流和陈海平一口气爬到天台上。当看到是他们时,泪流满面的安宁宁撕心裂肺地叫着:"别过来,过来我就跳下去!"看着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变成这个模样,肖东流心中一阵阵疼痛,他真想走过去,对着楼下那群人大吼一声:"谁是安宁宁爱的那个人,是男人就站出来!"可是,他不能那样做,他不能再刺激安宁宁了。他和陈海平坐在离安宁宁不远的地方,开始讲述起各自的爱情之旅,讲起他们曾经同时爱上同一个女孩,为了那个女孩的随口一句话,他们不惜去做了一次小偷,想偷一盆叫幸福的花,只为了能双手捧到那个女孩面前,让她闻一闻幸福的味道。为此,他们还被狼狗追得魂都要丢了。听到这里,安宁宁再也忍不住了,蹲下身子号啕大哭起来。两人趁机上前拖她离开,三个人相拥而泣,仿佛泪水可以冲刷一切痛苦的记忆一般。
"我本以为,那次以后安宁宁会选择你的。"陈海平叹了一口气说,"没想到,她会选择不辞而别去了国外。人年轻时犯起傻来,可真没个底啊!"
"别说她了,咱们还不都一样。"两个大男人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这时肖乐乐欢快地跑过来,挥舞着一张刚刚画完的画说:"爸爸,看,我画的画怎么样?"
看着儿子稚嫩的作品,肖东流不禁愕然:"这是什么啊?"
"是花啊,它叫幸福花。""什么?"肖东流不禁叫了出来,这就是幸福花?怎么老是阴魂不散般缠着自己。那一边,陈海平的儿子也把自己的画作拿给陈海平看。他们画的都是同一样东西——幸福花,只是相差太大了。
"谁让你们画这个的,这世上哪有什么幸福花?"肖东流一肚子火气没处发,对儿子训道。"谁说没有,我指给你看。"肖乐乐拖着肖东流的手走到江边,指着江畔一座别墅的阳台:"看,那就是幸福花!"

肖东流和陈海平站在别墅门前,忐忑地打量着大门。自从在儿子口中得知事情缘由后,他们便决定来这里看一看。因为儿子告诉他们,这里住着一位漂亮的阿姨,种着一盆美丽的花。上个周末,阿姨出来散步,看到他们写生,便叫他们画她阳台上的那盆花,还告诉他们,那盆花的名字叫幸福花,花开时,可以让人闻到幸福的味道。
肖东流按响了门铃。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后。"怎么……是你们?"
肖东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是十几年前他们深爱、最后却又不声不响远走他乡的安宁宁。
"宁宁,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安宁宁笑而不答,请两人上楼坐下。肖东流和陈海平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到了阳台外的那盆幸福花上。看着他们的样子,安宁宁似乎明白了什么,走到阳台端着那盆花过来,放到茶几上。
这是一株娇嫩的剑兰,叶茎秀气,挺拔的茎秆上,只开着一朵粉蓝色的小花。只是除了兰花独有的香气,他们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幸福的味道。还是肖东流眼尖,他发现这株花的花瓣形状有些不同,像是一个心形,两瓣对生的花瓣仿佛两颗相拥的心,被箭一般的花蕊射穿相连。
"这,就是传说中的幸福花?"陈海平问,"我怎么感觉不到幸福的味道?"这个疑问其实也是肖东流想要问的,只是此刻,他的心中有无数个问题,他却不知道从哪一个开始问起。
"安宁宁,这些年你都在哪儿,过得好吗?"
"我一直在法国,读完硕士后,进了一家大公司。为了忘却曾经的痛苦记忆,我拼命努力工作,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可以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了,所以我回来了。"
肖东流很想问问她究竟为什么而回来,这一盆幸福花又是怎么得来的。只是这些问题到了嘴边,他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因为在他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发现,他不敢去证实,而这个发现也许早就深埋心中了。这么多年了,始终是他不敢碰的地方。
安宁宁问:"你们怎么会找到我这里?我回国只不过才一个月啊!"
陈海平把他们带儿子写生,看到他们画的幸福花说了。这大概也是三个人之间的缘分,多少年过去了,各自都还在围绕着这盆幸福花绞尽脑汁,不想却意外地又重逢在这盆花前。
陈海平问安宁宁是怎么得到这盆花的,这是不是当年李教授说的那盆幸福花?
"是的,这就是李教授所说的幸福花。也是他培育出的两盆其中之一。这次回国后,我去看他,他把这盆花送给了我,希望它能带我找到幸福。你们想知道这盆幸福花的故事吗?"
安宁宁开始娓娓讲起往事。
十八年前,让安宁宁倾心爱慕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李长青。那时候,李师母因意外去世,为了她生前的一个梦想,为了能实现对亡妻的爱的承诺,李长青开始培育这种剑兰新品种,并给它起了幸福花的名字。当他在课堂上提及时,那种期冀的目光深深打动了安宁宁。尤其是当她成了李长青的助手,得知了他培养幸福花的目的是为了纪念亡妻时,安宁宁发现自己爱上了李长青,爱上了他对爱的执着。毕业前夕,她向李长青说出心意,却被他拒绝了。表白被拒,让她痛苦得差一点跳楼。在肖东流和陈海平的劝慰下,她终于走出失恋的阴影,去了国外。
刚到国外,人生地不熟,又不会法语,安宁宁过得很艰难,甚至一度想放弃。幸运的是,她得到了一个朋友的帮助,那人一直留在她身边,默默地照顾她。有那个朋友的支持,她终于坚持完成了学业,事业有成,最后成了梵诗蒂公司的高级合伙人,并被派回国内,开拓市场。
"其实,那个朋友你们也认识,他就是刘磊。"
"什么!"陈海平惊讶地叫道,"那么说,当年他和我们一起去偷幸福花也是为了你?"安宁宁惊讶地问起这事,眼神中充满了疑问。肖东流告诉她那次偷花他们碰到了刘磊的事,之前他们一直没有提过。
安宁宁的眼圈红了:"我一直都不知道这些。这次回国,本来是想圆自己青春年少时的一个梦,没想到一切竟然是这样!"
"那你和刘磊已经结婚了吧?"肖东流小心翼翼地问。安宁宁摇摇头:"他从未开口对我表白过,只是默默地在我身边陪了我这么多年,默默为我做了许多事。我也曾经问过他是不是喜欢我,可他总是憨憨一笑,什么也不说。那天,我去李教授那儿,他给了我这盆花,还和我说了许多他和师母的往事,让我深深体会到他对师母的爱意。他还说每个人对幸福的要求不同,越是觉得幸福遥不可及,越是拼命去追寻幸福的人往往转了一大圈,才发现其实幸福并没有离我们多远,它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只要我们盈手一握幸福就来了。现在,我才真正体会到了这话的含义。回国后,我发现没有刘磊在我身边,这一个多月一直心里空空的……"
安宁宁的话深深触动了肖东流和陈海平。他们扪心自问,自己一直追求的幸福究竟离自己有多远,是不是就在自己身边?就在三人陷入沉思之际,房门被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刘磊!你也回来了!"安宁宁的泪光中闪烁着惊喜,她不顾一切地奔过去,一把抱住了刘磊,这倒把刘磊惊得手足无措。
"对不起,这么多年我一直忽略了你的存在,你的感受,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默默地关心我,爱护我。其实我错了,一直错得很厉害,直到回国后,没有你陪在身边才知道心中的真实感情。李教授说得没错,其实我的幸福一直就在我身边。你能永远这样陪在我身边吗?"
肖东流和陈海平悄悄掩上门走了,让两个相爱的人去感受幸福的瞬间,而他们也应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那些被他们忽略的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许正是盈手可握的幸福啊!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