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人往好处推_小故事完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都说忠厚的人逆来顺受好欺侮,殊不知忠厚的人要是被惹急了,也会玩命。虞木根今年五十岁,是个碰着蛤蟆拦路都会绕开道儿的本分汉,他和老伴靠几亩粮田度日,家就在村主任宋文广的屋后。今年春上,宋文广为了避邪,在新造的楼屋后面搭起了一个茅池棚,那茅池棚的露天大粪缸不偏不倚正对着虞木根家的大门,相距不足五米。大热天,茅池里臭气熏人,虞木根一家人天天恶心反胃,咽不下饭,他老伴还因此形成条件反射,捧起饭碗就头晕呕吐

人往好处推_小故事完整版小说精彩章节

都说忠厚的人逆来顺受好欺侮,殊不知忠厚的人要是被惹急了,也会玩命。
虞木根今年五十岁,是个碰着蛤蟆拦路都会绕开道儿的本分汉,他和老伴靠几亩粮田度日,家就在村主任宋文广的屋后。今年春上,宋文广为了避邪,在新造的楼屋后面搭起了一个茅池棚,那茅池棚的露天大粪缸不偏不倚正对着虞木根家的大门,相距不足五米。大热天,茅池里臭气熏人,虞木根一家人天天恶心反胃,咽不下饭,他老伴还因此形成条件反射,捧起饭碗就头晕呕吐。为息事宁人,虞木根捧上三百元钱,赔着一张老脸跟在宋文广屁股后面转了一个多月,可宋文广总是打着哈哈装聋作哑。最后,虞木根实在忍无可忍,一气之下壮起胆子,自己动手扒了茅棚,砸了粪缸。
谁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天虞木根的老伴胃疼得厉害,去医院一查,竟已患上了胃癌,需要尽快动手术。为了凑钱,虞木根赶紧将刚晒干扬净的三千多斤稻谷拉到乡粮站,卖了二千元。没想结账时,这二千元却被会计按照宋文广的吩咐代扣了下来,虞木根拿到手的,只是一张因拆棚砸缸而违反了村规民约的罚款收据,上面盖着村委会的大印。
这还叫人怎么活呀?刹那间,凄凉、悲哀和愤恨一起涌上虞木根的心头,憨厚木讷的老实人失去了理智,他找到一把短柄板斧,"霍霍霍"磨亮了,冲出门就要找宋文广去。可转念一想:宋文广要没上面撑腰,敢这么无法无天?他奶奶的,村主任太小,反正是豁出去了,要干就索性干大点儿,干它个惊天动地,让人家瞧瞧,我虞木根究竟是不是别人砧板上的肉。于是,他将斧头往怀里一揣,跨着大步闯进了乡政府大院,直奔乡长办公室。
乡长办公室的门敞开着,虞木根一脚跨了进去,反手"砰"一声把门关死了。
乡长姓胡,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正伏在办公桌上在写着什么,虞木根决定先给他来个"下马威",便撩开上衣,将怀里那把斧头"刷"地拔出来,往一旁的茶几上一放,只听"咔嚓"一声,茶几上的玻璃碎了。
乡长抬起头来,一下子怔住了:"老虞,你这是干什么?"
见下马威起了作用,虞木根便将自己被宋文广欺负的事说了一遍,然后抓起斧头,两眼射出一股杀气腾腾的寒光,朝乡长吼道:"我虞木根不想活了,今天我要死在这里!不过在死之前,我要先把你这个宋文广的后台劈了!"
虞木根说这番话的时候脸色青紫,"呼呼"地喘着粗气,两只眼睛死死地盯住乡长,像一头随时准备扑上去撕咬猎物的困兽。
乡长不住地打量虞木根,嘴巴张得老大,喉结在急剧蠕动,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正在紧张地思考对策:"老虞呀,你这是何必呢?我与你无怨无仇,也没招惹着你,有话好商量嘛!"
"少啰唆!"虞木根凶狠狠地打断了乡长的话,毕竟是从来没有杀过人,他拿斧头的手抖得有点厉害。现在,他只希望乡长暴跳如雷,或者站起来跟自己搏斗,或者拍桌子喊人来,哪怕是挥挥手打几句推诿的官腔也行,那样,他手中的斧头就能毫不犹豫地砍下去了。
于是,虞木根又蛮横地吼道:"你乡长不是比村主任大吗?你们不是官官相护吗?今儿个你就别想活着出去!"
乡长直直地坐在那里,双手机械地放在办公桌上,胳膊一颤,满满一杯浓茶被碰翻了,茶水沿着桌面"嘀嘀嗒嗒"往地上淌。虞木根看在眼里,忽然觉得有点解恨:他奶奶的,还乡长呢,这会儿倒成了个软蛋?可下一步该怎么办?他反倒有些无所适从。
终于,乡长悲哀地叹了口气,对虞木根说:"唉,既然这样,那你就劈吧,谁让我这当乡长的工作失职呢?不过,在你动手之前,我想吸支烟,这总可以商量吧?"
吸烟?虞木根知道乡长是在磨蹭时间。可转念一想:反正门被关死了,斧头又在自己手里,谅他也跑不了。
乡长小心地看了虞木根一眼,见没表示反对,这才伸手从身后的一排文件柜里找香烟。可那柜里的一大摞文件书报不知怎么弄的,晃了几晃,"哗啦啦"全翻倒在地上,乡长从翻倒的文件书报里捡起一包香烟,揭开盖头,但手指头捏了几捏竟捏不出一支来,于是便将整包烟撕开,立刻,散了壳的香烟又一大半"扑落落"地滚在了地上。
哼,你乡长也有哆嗦的时候啊,平时那些威风哪去了?虞木根心里不由充满了一种自豪和满足,打从娘胎里出来,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扬眉吐气过。
正在这时,忽然"笃笃笃"一阵敲门声,外面有个粗粗的嗓门喊道:"胡乡长,胡乡长……"显然,敲门人知道乡长屋里有人。
虞木根一怔,本能地瞪起了眼睛。此时此刻,只要乡长走过去开门,他就会毫不迟疑地拿起斧头砍上去,砍一个够本,砍两个赚一个。
你别说,在这一触即发的节骨眼儿上,乡长还真够识时务的,他先仰着身子往椅子上一靠,那意思就是明白地告诉虞木根他不会去开门,接着又抬高嗓门对门外说:"请等一会再来,我正在跟人谈话。"
门外人的脚步声离去了,虞木根握着斧头的手也软了,到底砍还是不砍,他禁不住有些犹豫起来。
乡长似乎已经从虞木根的神情变化中看出了一线希望,他谨慎地站起身来,递一支烟给虞木根:"抽支烟吧?"
见虞木根没有反应,乡长又竭力用坦诚的语气说:"烟酒不分家,抽一支嘛,今天,就算我给你虞大哥拍一回马屁吧!"
"你……你叫我大哥?拍我马屁?"此时,虞木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这真是"人怕凶,鬼怕恶"呀!他木然地接过烟,看着乡长恭恭敬敬地给他打火点烟,又倔起了劲,说:"哼,你算了吧,你是乡长,我一个小百姓,高攀不上!"
乡长说:"你比我大三岁,应该是我称你大哥嘛,别看我是乡长,你是小百姓,可要是咱们两人换个位置,说不准你比我还强哩。"
虞木根听乡长这么说,有些受宠若惊,那斧头不经意地从右手换到了左手。
乡长继续察言观色地说:"老虞呀,你可记得,去年在乡里的文明户表彰会上,我还给你发过奖状哩。你这人我是了解的,为人厚道,老实本分,逆来顺受,不被惹急了,是不会来当拼命三郎的……"这话,虞木根当然知道是拍自己马屁的,可倒也觉得是说到了自己心坎儿里:"这口气,你说我能咽得下去吗?"说这话的时候,他虽然声音还很大,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已经没有了刚进门时的那股恶气。
"那……你用斧头把我劈了,问题就解决了?这口气你就咽得下去?"
"我一无后台,二无靠山,我还找谁去呀?"
"我说呢,原来你是信不过我这个乡长老弟嘛!"
"这……这怎么说?"
乡长欠起身,伸出手:"那张二千元的罚款收据带来了吗?我看看。"
虞木根不免有些意外,他迟疑片刻,"咣"地扔下斧头,掏出那张罚款收据递了上去。虽然他这时候对乡长还半信半疑,但劈人的念头已经消失了。
乡长仔细看过收据,然后就给宋文广打电话,口气非常严厉:"你给我说实话,虞木根的二千元罚款是怎么回事?"
宋文广那头怎么说,虞木根听不见,但接下来乡长的话他却听得很清楚:"我告诉你,这笔罚款和你这种做法,都是不能容忍的!我现在马上把这笔罚款如数代退给虞木根,这笔钱以后就从你的工资里扣!"
宋文广在电话里不知又说了什么,乡长火了:"村干部都要像你这样霸道,我这个乡长脑袋提在手上也没法当!"
宋文广好像还在嘀咕,乡长吼了起来:"你愿干就干,不愿干打报告来,少了你,地球照样转!"说罢,他"啪"地挂了电话,然后撕下一张办公用纸,又抄起笔在上面写了几行字,交给虞木根,说:"拿我这条到乡财政所去取回你的二千元,抓紧给嫂子治病去。"
一把斧头,竟把万人之上的乡长给治服了?虞木根满腔的凄凉、悲哀和愤恨此时都已烟消云散,他接过乡长写的纸条,止不住有了一种胜利的激动:"这就好,这就好!刚才真是差一点点……"
乡长从地上捡起斧头,将它递还给虞木根,说:"老虞呀,今天的事算是过去了,但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做是错误的,也是很危险的!"
虞木根先是漫不经心地点头,接着就不由暗暗责备起自己的莽撞来,着实感到了一阵后怕:刚才手里的斧头要是真砍下去,那现在自己即使不是杀人罪犯,也是一个行凶歹徒了,幸亏……
想到这里,虞木根极不自在地揣好斧头,本想打开门出去,一看地上还散落着那一大堆书报文件,便不好意思地赶紧上前收拾。忽然,书报里滑落出一张照片,是一个身着特警服的军人,虞木根一看,不由愣住了:"你……"
乡长拿过照片,淡淡一笑:"噢,这是在总队参加大比武时候照的,那时我在防暴支队当队长。"
"这么说,刚才……你不是因为怕我这把斧头才……"
乡长看着虞木根,轻轻吁了口气:"人往好处推啊……"
刹那间,虞木根什么都明白了,他没说一句话,只是泪流满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