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如此恋爱_小故事完整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有一位男子,找对象只讲漂亮。一天,他在公共汽车上看见一位女售票员,弯弯的细眉,水汪汪的大眼,脸上一对酒窝儿,十分漂亮。他便挤了过去,非常客气地说:"同志,买票!"女售票员微微点头一笑,很有礼貌地卖给他一张车票。这本来是正常的工作关系,可是对这位男子来说,女售票员这"一笑",就像是一双纤细的小手,把他的心弦给拨动了:莫非她对我有意思?他心里美滋滋的,急忙掏出一张纸,歪歪扭扭地写了两行字,捏在手里。一

如此恋爱_小故事完整版小说精彩章节

有一位男子,找对象只讲漂亮。一天,他在公共汽车上看见一位女售票员,弯弯的细眉,水汪汪的大眼,脸上一对酒窝儿,十分漂亮。他便挤了过去,非常客气地说:"同志,买票!"
女售票员微微点头一笑,很有礼貌地卖给他一张车票。这本来是正常的工作关系,可是对这位男子来说,女售票员这"一笑",就像是一双纤细的小手,把他的心弦给拨动了:莫非她对我有意思?他心里美滋滋的,急忙掏出一张纸,歪歪扭扭地写了两行字,捏在手里。一会儿,车子靠站了,女售票员在开车门,招呼乘客上下车,好机会!他赶紧把纸条儿压在售票桌上,然后依依不舍地下了车,对女售票员报以热情的一笑。
女售票员卖完车票,发现了那张纸条,她拿起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我叫赵文莲,住在梧桐街柳叶巷22号,有空请来玩!"真是胡闹!女售票员看了心里很恼火,把纸条儿一揉,顺手往车窗外丢了出去。
事有凑巧!这纸团儿不偏不倚,"啪"正好打在一个骑自行车的人的脸上。那人抬头一看,见车上一位穿红衬衫、卷着头发的年轻姑娘,笑眯眯地向他抛来一个纸团,急忙下车拾起,一看,我的天哪!他心里乐得简直就像开了花。此君也是快到三十岁还未找着对象,同那位赵文莲患的又是一样的毛病,没想到今儿个天赐良缘,真像古代小姐抛彩球一样,竟给抛中了。
骑自行车的人回到家里,掏出纸条儿一连看了三遍,越看心里越甜,他本想立即去找赵文莲,可又有点担心:姑娘虽说有情,她父母是否有意呢?
弄得不好把美事儿吹了,岂不弄巧成拙?还是先写封信,逐步培养感情吧!
信,按照纸条儿上的地址发出去了。自然没有寄到女售票员那儿,而是送到了赵文莲的手上。赵文莲高兴得简直像疯了一样,他一口气把信读了五遍,信上全是一些充满感情的话,最后还说:"我住在秋风路流水巷44号,非常欢迎你来做客。李新珠。"
妙啊!"文莲"对"新珠","柳叶"随"流水",连门牌号码都成双作对,真是前世姻缘啊!他想马上按信上的地址去找那位让他一见倾心的女售票员,可又一想,姑娘家都爱面子,直接去找似有点冒失……便也挥笔疾书,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回信。
就这样,转眼过了半个月,双方通了十五封信,开始互相称"同志",慢慢直呼"赵"、"李",后来干脆什么"亲爱的"、"敬爱的"、"可爱的"、"心上的"……全都用上了。
眼看恋爱已经成熟,赵文莲想得周到,他去商店买了块全钢防震手表,配上金灿灿的表带,从邮局给李新珠寄了去。他心想:只要你收下,婚事就成功了一半,我就马上约你见面。
再说李新珠,收到手表,连连敲自己的脑袋:该死啊!人家姑娘都主动寄礼物来了,我还是个男子汉呢!于是他不敢怠慢,赶紧把他妈留下来的一只金戒指,也从邮局给赵文莲寄了去。
双方都收到了礼物,眼看水到渠成,都觉得应该正式见见面了。于是,约定了日子,星期天上午九点在新公园"春意亭"相会。
约会的那天,两人头发梳得溜溜光,衣服穿得笔笔挺,各自戴上对方相赠的礼物,都提早一小时来到了春意亭。
到了八点五十分,两个人都迫不及待地同时立起了身,四下里瞧瞧。到了九点,赵文莲伸长着脖子,李新珠踮起了足尖,都希望那位迷人的女售票员能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眼看九点半过了,十点钟又到了,还是没有姑娘的踪影。
这时候,两个人才开始拉起话来。
赵文莲很客气地问:"同志,我看你好像在等人吧?"
李新珠彬彬有礼地回答:"我是在等我的女朋友。同志,你呢?"
赵文莲说:"不瞒老兄说,我也是在等我的女朋友呀!"
李新珠煞有介事地对赵文莲说:"老兄,姑娘家的心思可捉摸不定,有时她会故意考验你,看你有没有真心哪!比如今天,我和女朋友约好是九点钟见面,可现在已经十点了……"说着,他伸手看了看表。
这一看,赵文莲发现了对方手上的东西,心里不禁一惊:咦?这不是我买的吗?但又不好直说,只能兜着圈子问:"同志,你这块配着金表带的手表是买的,还是借的?"
李新珠答:"不瞒老兄说,这表是我女朋友送的哩!哎,同志,你这戒指……"他也发现赵文莲戴在手上的戒指了。
赵文莲说:"也是我女朋友送的呀!"
李新珠说:"你这戒指是我送给我女朋友的,怎么戴到你的手上了呢?"
"胡说八道!"赵文莲生气了,"你那块表才是我送给我女朋友的哩,怎么被你给戴上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可开交。后来,各自都掏出对方写来的信件作证,彼此一看,都不禁"啊"地叫了一声,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椅子上,两眼直翻,半天说不出话来。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