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永远的囚徒_小故事完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杜蒂耶是一家公司的职员,平时架一副带链的夹鼻眼镜,蓄一小撮胡子。最近,他的办公室调来个新主任。这位新主任看杜蒂耶左不顺眼,右也不顺眼,后来直接把他轰到了一间半明不暗的小屋子里。这屋子紧挨着新主任的办公室。杜蒂耶这个人平时逆来顺受,十分谦恭,但自尊心挺强,这下哪受得了这种耻辱?这天,他又无端地被新主任骂了一通。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他越想越窝囊,与其这样活下去,不如一头撞死痛快。想着想着,心一横,真的一

永远的囚徒_小故事完整版小说精彩章节

杜蒂耶是一家公司的职员,平时架一副带链的夹鼻眼镜,蓄一小撮胡子。最近,他的办公室调来个新主任。这位新主任看杜蒂耶左不顺眼,右也不顺眼,后来直接把他轰到了一间半明不暗的小屋子里。这屋子紧挨着新主任的办公室。
杜蒂耶这个人平时逆来顺受,十分谦恭,但自尊心挺强,这下哪受得了这种耻辱?这天,他又无端地被新主任骂了一通。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他越想越窝囊,与其这样活下去,不如一头撞死痛快。想着想着,心一横,真的一头向墙上撞去。没想到他这一撞居然穿墙而过,来到了新主任的办公室。他吓了一跳,幸好新主任不在。杜蒂耶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决定再试一下,果然又穿墙而过回到了自己的小黑屋。这种神奇之才反倒使他大为恐怖起来。趁下午不上班,就到医院向医生讲述了自己的病状。经医生检查,原来他患了甲状腺死壁螺旋性僵化症。医生嘱他不要做剧烈活动,另外给他开药,叫他服用一年。
杜蒂耶把药拿回家,扔进了抽屉里,在回家路上,他就在想,何不用特异功能先整治整治那位可恶的新主任?
第二天上班,杜蒂耶走进小黑屋,把头钻进新主任的那堵墙里。新主任正在审阅一份公文,突听墙上有人大咳一声,一抬头,差点吓死过去,只见杜蒂耶的头就悬挂在墙上,而且透过带链眼镜向他射来一道道愤怒的目光。更为恐怖的是,这个脑袋还开口骂他是流氓、**!新主任被吓得四肢无力,费了很大劲才从椅子上挣扎起来,冲出门直奔杜蒂耶的屋子,推门一看,杜蒂耶正在聚精会神地写信哩。新主任把他端详了很久才忐忑不安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稳,杜蒂耶的脑袋又在墙壁上出现了。在这一天里,这个吓人的脑袋在墙上出现了二十多次。在往后的几天里依然如此,更可怕的是那脑袋还吼叫一些稀奇古怪的疯话,不时还夹杂着魔鬼般的狂笑,终于把可怜的新主任弄进了精神病医院。
杜蒂耶总算得到了解脱,然而他并未就此满足,他不愿当一辈子职员,他想凭借这个本领,成为富翁。于是,有天晚上他穿过了厚厚的墙壁,进入了本城一家大银行,钻进各式各样的保险柜里,手里的一只大麻袋里塞满了钞票。临走时他又突发奇想,在保险柜上写下了自己的化名:戛鲁·戛鲁。
第二天,所有大小报纸都登出了这个名字,杜蒂耶仍按时上班,听到同事们都夸这个戛鲁·戛鲁了不起,是个超人神才。他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忍不住向周围人宣布道:"你们知道戛鲁·戛鲁是谁吗?就是我!"
这句话一出口,全场一片哗然。不过,大家都不相信,嘲笑他是想钱想疯了。杜蒂耶的自尊心受到了挫折,他心里很不服气,为了让同事们相信他就是戛鲁·戛鲁,他决定来个大动作。
一天,夜深人静,他钻进了本市最大的银行,把金条和钞票装进麻袋,然后又在保险柜上写满了戛鲁·戛鲁。然后打电话向警察局报了案,他就这样自投罗网了。
杜蒂耶关在监牢里,他感到特别兴奋,穿越厚厚的墙壁对他来说更过瘾。他被监禁的第二天,看守们就目瞪口呆了,他们发现监狱长的金表和藏书《三个火枪手》居然放在了戛鲁·戛鲁的床头上。看守们被戛鲁·戛鲁折磨得精疲力竭,一会背上挨一拳,一会屁股上又挨一脚,但又不晓得这手和脚是从何处飞来的。
杜蒂耶被关了一周,他决定要走了,于是就给监狱长写了一封信,通知他当夜十一点二十五分到十一点三十五分之间他将越狱。监狱长看了信后,就派了大量的看守,把杜蒂耶极为严密地监视起来,结果还是让他逃得无影无踪。
杜蒂耶逃出来后,并没有躲藏,而是大模大样地在大街上走。有人认出他来,竟高兴地叫着:"戛鲁·戛鲁!戛鲁·戛鲁!"杜蒂耶听了心里甜丝丝的。但不到三天,他又在一家咖啡馆被捕了。
杜蒂耶被带回了监狱,关进了一间有三重锁的黑牢里。但当天晚上,他就逃到监狱长的客房里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他给监狱长打来电话:"喂!是监狱长吗?我是戛鲁·戛鲁,对不起,昨天晚上我在你客房里睡了一夜,走时忘带走你的钱包。我现在正在你对面的饭馆用早餐,很抱歉,能不能劳驾你派个人来付早餐钱呢?"
监狱长听完电话,亲自赶了来,把他大骂了一通,然后又把他押回了监狱。这天晚上,杜蒂耶没有睡踏实。平心而论,他现在对声誉已经厌倦了。自从入狱以来,他对穿墙而过的快感也渐渐消失,最厚实最高大的墙壁现在在他看来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屏风,他突然想起了埃及的金字塔。他想何不去金字塔过过瘾呢?想到此,他从监狱里逃了出来,回到了家里。他刮掉了小胡子,换一副玳瑁眼镜,穿戴一新,整个儿就像换了一个人。末了,他还打算去街上采购一些东西。
没想到,他在大街上碰到了一个金发妇女,竟然一见钟情。那妇女看样子对他也抱有好感。他打听到这位美人的丈夫是个醋坛子,一到晚上就把这美人锁在屋里。白天对她也实行严密监视,她上街他就跟在后面盯梢。杜蒂耶听到后,又是同情,又是惋惜。
第二天,杜蒂耶注意到金发妇女进了一家妇女用品商场,就尾随而进。趁众人不注意,向金发妇女吐露了自己的爱慕之心。金发少妇涨红了脸,含情脉脉地低声叹道:"天啊,先生,这不可能。"杜蒂耶非常激动地说道:"无论如何,我今晚要到你卧室来会你。"
当天晚上,杜蒂耶果然精神焕发,穿过了一道道墙壁,一头扎进了金发少妇的怀里。直到深夜,杜蒂耶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次日下午四点多钟,杜蒂耶正准备去约会,突然头疼得很厉害。他为了不影响晚上的约会,就在抽屉里翻出两片药吃了,不一会儿,他的头就不疼了。天刚擦黑,他就急不可待地穿墙进了金发少妇的卧室里。这一夜,他们爱得死去活来,一直到凌晨三点多钟,杜蒂耶还在缠绵不休。在金发少妇再三催促下,杜蒂耶恋恋不舍地出了卧室。不知怎么回事,他在穿墙时觉得腰部和肩部很不流畅。当他穿越最后一道围墙时,他仿佛在流动的物体中运动,这些物体越变越稠,越来越坚实,最后他走不动,终于被墙壁固定了。他才猛然想起下午那两片药吃错了。他当时还以为那是阿斯匹林,没料到那是医生让他服用一年的药片。杜蒂耶彻底绝望了。从此,他就像一个囚徒被永远地僵固在墙里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