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合租房_小故事完整版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1.上北京张女士夫妇原先都在县城的小学当老师,现在退休了。儿子在北京读音乐学院,毕业后留在北京,在搞什么"吉他培训",和人合租了房,当了"北漂".张女士夫妇的意思是要儿子回到家乡来,可儿子不愿意。张女士不放心,这一回就亲自去北京一趟,实地考察一番,看看儿子的工作、生活到底怎么样,实在不行,说啥也得把儿子拽回家。这天,坐高铁到了北京,张女士按照儿子事先规划好的路线进了地铁。十一月的北京还没下雪,却也

合租房_小故事完整版小说精彩章节

1.上北京
张女士夫妇原先都在县城的小学当老师,现在退休了。儿子在北京读音乐学院,毕业后留在北京,在搞什么"吉他培训",和人合租了房,当了"北漂".张女士夫妇的意思是要儿子回到家乡来,可儿子不愿意。张女士不放心,这一回就亲自去北京一趟,实地考察一番,看看儿子的工作、生活到底怎么样,实在不行,说啥也得把儿子拽回家。
这天,坐高铁到了北京,张女士按照儿子事先规划好的路线进了地铁。
十一月的北京还没下雪,却也寒冷异常。张女士靠着儿子提供的路线图已经换乘了两次,儿子之前告诉她换乘三次就到了,可就在这时,她迷路了。
早上八点半,正是地铁里人多的时候,张女士看时间不早了,便决定找人问路,就在这时候,旁边一个姑娘的拉杆箱突然坏了,张女士就上前去帮忙。见姑娘也是刚从外地过来,她觉得亲切了许多,便和姑娘攀谈起来,并趁机问姑娘自己要去的那一站该如何换乘。
巧的是,姑娘也要去那一站,不过因为要先去看个亲戚,得早几站下车。于是张女士便和姑娘一边聊天,一边搭伴上了路。
姑娘很健谈,一路上,她告诉张女士,自己是从老家来看男朋友的。男朋友年初来北京打工,就住在他们要去的地铁站附近,忙活了快一年也没顾上回家。知道她来,男朋友专门跟公司请了假,下午三点下班后就能见面,能在一起待两天呢。
这姑娘虽然穿着不像城里人那么讲究,却也长得标致,见她冻得哆嗦,张女士有点心疼,便问道:"那你怎么这么早就坐火车来北京了啊?"
姑娘有点不好意思:"我买错票了。他忙,也没跟他说。我打算先去亲戚家,下午再过去找他。"
说着,姑娘要下车了,她亲戚就住在附近。她告诉张女士在哪下车,就道了别。现在还有三站,张女士就能见到儿子了。
很快,地铁到了站,张女士下地铁又走了十分钟,便到了儿子租住的小区门口。这是一个老小区,叫"幸福花园".张女士进了小区正找着楼号,儿子小龙就跑了过来,把张女士带的行李一件件往自己身上挂:"您可来了,我的老妈哎!昨天写教案写到夜里三点,早上都没顾上去接您,路不好找吧?"
"就这点路能难***?小瞧人。"看到儿子后张女士长舒一口气,也更精神起来,"北京也不过如此嘛,也不知道哪儿比家里好。刚才路边卖的黄瓜,不知道哪运来的,都蔫了,要在咱老家……"
"行了行了,妈,咱先不说黄瓜,先进屋看看。"小龙打断母亲的话,带她往自己租的房子走。他知道,母亲此番来京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看看他住得怎样,这件事,关系到家里是否同意他继续在北京待下去,事关重大!
2、儿子家
7号楼601是一套100平米的三居室,小龙和别人合租,张女士年轻时住过大杂院,但这种几户人家共用一套房子的大杂屋还是头一回见。儿子告诉她,最大的一间住着一对白领夫妻,其次的一间住着两个考研的女学生,他一个人,住了最小的一间,既清净,也便宜。
进了房门,再进了卧室门,张女士才算是到了儿子的家。所有行李往地上一放,能坐下的也只有床了。屋子整洁,干净,显然是为了迎接她而专门收拾过的。
张女士环顾四周,看到一个用合金支架和厚布搭起来的衣柜,放着儿子的四季衣服,旁边还有个用支架和塑料板组装的储物箱,放着其他杂物。一个不大的电脑桌下面有个小圆凳,再有就是自己坐着的单人床了。十多平米的卧室,虽说不算个正常的家,倒也五脏齐全,找不出一点瑕疵。
张女士指着床后面窗户边上的大衣柜,问,那里放着什么?这个大衣柜,是这屋里唯一一个不是简易组装的正常家具。
那是房东留下的,放着一些被褥啥的,还有我的吉他,支架和给小孩们培训用的教案。小龙回答着,您说要来,我就请了两天假,把东西一股脑都塞进去了,这两天就不往外拿了。
小龙边说边倒了杯水,随后又把水递给母亲,怎么样?还满意吧?
张女士喝了一口水,说,我看不怎么样,我告诉你,这个居住条件,是我能允许的底线了 ,要是折腾半天住得还没这个好,就趁早给我回家去。你二表舅还没退休,在咱中心小学弄个音乐老师还是可以的,总比在这儿给人做什么吉他培训强……
好了,知道了,妈,都会越来越好的。走吧,也快中午了,我带您尝尝新鲜玩意儿。小龙如释重负,拿起钱包准备出门。
去哪?吃啥?还有事没办完呢。张女士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小龙有点疑惑:什么事?
只见张女士从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翻了几页后合起来放床上,站起身拍了拍衣服,说,买菜去,我要在你这儿给你做一顿饭。
啊?这件事完全出出乎小龙的意料,他急切地看看表,十一点半,便站起来说,好,买菜去。
娘俩一起出了门……
离幸福小区不远处就有一个菜场,母子俩逛了一圈,又到附近一个超市转了转,买了黄瓜,西红柿,茄子,鸡蛋,肉,几瓶简单的调味料是小龙刚从超市闪购的,一起闪购来的还有一把筷子,三个盘子和两个碗。
所幸的是,厨房里有共用的锅和刀,在小龙租到这间房子的一个月里,他从来都没关注到厨房里还有这些东西。
工作日的白天,合租的其他人都在单位或学校忙着,不会回家,小龙便和母亲在厨房忙活了起来,一会儿工夫,一桌简简单单的家常便饭便做好了。
娘俩坐在客厅里边吃边聊,其乐融融。看得出,张女士做了一顿饭,对儿子的这个住处已经满意了许多,大概对于一个母亲来说,给子女做一顿家常饭,是对牵挂着他们的心最好的抚慰了吧。
3.巧相逢
吃完饭,小龙看看表,已下午一点。他快速收拾完碗筷,对母亲说:"下午给您安排的日程是看电影,让您感受一下大城市最简单的娱乐生活。"
张女士却说:"我不喜欢看电影,在家待着挺好,多陪陪你,晚点你再送我去宾馆。"
"哎呀,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能待家里呢?"小龙坚持着自己的主意,"这两天我跟您都住宾馆,陪我时间多着呢。"
正说着,"啪"的一声,家里断电了,小龙说:"看来是该交电费了,您在这儿等着,我先去物业交个电费,回来跟大家平摊,二十分钟就回来。"说着,他就拿着钱包出门了。
不到两分钟,便传来了敲门声,张女士心想怎么这么快,一开门,惊呆了:门口站着一个姑娘,她竟然就是早上地铁里遇见的那一位,手里还拉着那个坏了的拉杆箱!张女士惊讶地问:"姑娘,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姑娘显得一样的惊讶:"阿姨,您怎么在这儿?"
"这就是我儿子租的房子啊,早上我下了地铁就来这儿了……先进来再说。"张女士把姑娘让到客厅,姑娘抬头似乎想找门牌号,她一边找一边说:"是吗?我男朋友给我说的地址好像也是这儿,这是……"
"幸福花园7号楼601呀,不对啊,我儿子跟我说,这里三间屋子,一间住着一对白领夫妇,一间住着两个考研的女学生,剩下一间就是我儿子的屋了。"张女士请姑娘坐下,姑娘显出一些不好意思:"哦,是吗?那是不是我听错了?我也不记得是7号楼还是4号楼,反正大概就这附近。我男朋友三点下班,我看完亲戚时间还早,就先过来了,心想,住在一起的会给开门,先进来歇会儿,没想到找到您这儿来了,要不我再去找找吧。"
"那就一会儿再找,外边那么冷,我儿子去交电费了,一会儿他回来我们再出门。你先歇歇,你男朋友下班还得有一会儿呢。"张女士把姑娘请进儿子的卧室,给她倒了杯水,两人又聊了起来。
姑娘说她男朋友是给小区安空调、修电线的,也是跟人合租一套房子。平时一忙一白天,电话都顾不上打。看到屋子里用支架、厚布和塑料板组装的衣柜和储物箱,她激动起来:"原来组装的家具是这样的啊,我男朋友说他住的地方小,家具都是网上买来材料自己组装的,我心想用塑料组装的家具能用吗?没想到还挺结实。"
张女士笑着说:"看来这大城市的生活啊,都一个样。"
一点二十分左右,小龙回来了,看到屋里坐着个姑娘,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母亲从家里带来个相亲对象呢,听母亲说是路上认识的,找错地儿了,才放心下来,他对母亲说:"时间差不多了,那咱出发吧?"
张女士说声"好",便对姑娘说:"那姑娘你就委屈一下,再去找找吧。"
姑娘拿起行李说:"阿姨,没事,我再去4号楼看看,我男朋友也快下班了,谢谢你们。"
三人出门,姑娘去了4号楼,张女士和小龙出了小区,准备坐地铁去电影院。
路上,一个看上去不到三十的年轻人跟小龙打招呼,小龙告诉母亲,那是邻居李大哥,平时挺照顾他的。
娘俩来到地铁口已经是一点四十分了,小龙看看表,说:"还好,来得及。"说着,他便带母亲进了地铁站……
4、撞上啦
张女士当了一辈子的老师,她做事喜欢条理清楚,按部就班。这次来京考察儿子的生活状况,她感觉任务重大,专门把每一件要做的事记在笔记上,完成一件打一个钩,这样做能让她觉得安心。
而这时候张女士却一点也安心不下来,因为她翻遍了身上的口袋和随身带的包,记事的本子却不见了踪影,小龙见母亲突然停下脚步,急切地在包里翻来翻去,就问了一句,什么东西落家里了吗。
哦,对,想起来了!小龙这一问提醒了张女士,我那个记事的本子,落你床上了。
嗨,我当是什么呢。小龙毫不在意地说,放在家里没事的,明天我取了给您送宾馆去。
那可不行,张女士倒固执了起来,我这几天要做的事全在上面呢,不拿着它我心里老觉得没谱。
哎呦,我的老妈哟,我在您身边呢,有什么没谱的,几件事而已,我提醒您不就得了?小龙极力劝阻母亲,却不想母亲竟执拗得像个孩子。不行,我还是得看本子,回去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陪我去拿吧,乖儿子。
见拗不过母亲,小龙只好让母亲在地铁站里等着,他跑回去帮她拿,说完,还没等母亲开口,他就向着来时的方向,飞奔了过去。
张女士先是在地铁站里等,等着也无聊,于是就沿着刚才的路又往回走了起来,尽管儿子已跑远,她依然慢悠悠地往回走着,走过菜市场,儿子 没回来,张女士接着往前走,走到小区门口,儿子还没回来,张女士继续接着走,走到7号楼梯口的时候,依然没有看到儿子回来,张女士便觉得时间有点久了 .那么大点地儿,总不至于找不着吧?她一边想,一边上楼去了。
才上到一半,张女士就听到楼道里一阵争吵声,又上了两步,便听到了一个女子气急败坏的叫喊声,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说清楚,咱俩就没完。
这声音是歇斯底里地喊出来的,张女士听着觉得 有些熟悉,她心头一紧,一肢跨两个台阶,往楼上跑去……
张女士跑到601室门口,只见房门大开,客厅里,小龙,还有那个刚才楼下碰到的李大哥,和早上地铁里遇见的那个姑娘,三个人正僵在那里,因张女士的突然闯入,三人瞬间停止了争吵,那姑娘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张女士隐约感到,一个深藏的,她毫不知情的秘密就要揭开谜底了……
5.说真相
北京是一座忙碌的城市,即便是工作日的下午,也到处人来人往,热热闹闹。"幸福花园"小区旁边有家麦当劳,此时,店里点了餐的人们都端着盘子寻找着座位,脚步匆匆,表情淡淡,谁也不会注意到角落里的一张小桌旁,四个坐在那里默不作声的人。
四个人中,张女士和那姑娘坐在一侧,神情凝重,小龙和李大哥坐她们对面,低头不语。四人像是被一个透明的罩子罩着,和整个店里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女士开了口,像是学校里的老师在审学生:"说吧,谁先来?"
李大哥看看小龙,小龙清了清喉咙,说话的声音轻轻的:"我先来吧。既然这样,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就都说了吧。妈,我其实没做吉他培训。刚毕业的时候想跟同学组成一支乐队演出,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梦想,可实际情况是,我们还是想得太简单了,遇到了一系列没预料到的困难。两个月后,乐队解散了,但是我们没有放弃,以后有机会还会再组起来的。"
小龙说,乐队没组起来,就打算找工作。毕业都两个月了,总得挣钱吃饭呐。他想过去做乐器培训,但面试了一个,人家没要他,说他能力很强,但是不适合教学。其实他也不想去做培训,毕竟心里还惦记着乐队的事,所以后来进了一个朋友开的酒吧,干驻唱。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小龙的语速和声调都一下降了很多,他偷偷抬眼看了母亲一眼,果不其然,他看到了母亲生气加失望的表情。
小龙继续说着:"其实干驻唱挺好的,一直练着不手生,就是得晚上工作,也就是……对,上夜班,白天睡觉。一开始跟朋友一起住的地下室,住了一个多月,听说您要来北京,我想这地下室无论如何难过您的法眼,便想着换个住处,但又确实没攒下什么钱,所以就打算想个办法糊弄过去。"
张女士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愤怒了,小龙怯怯地看了母亲一眼,说:"李大哥我们早就认识,他来我们酒吧改装过线路。那天聊到没钱租房子,李大哥就出了这个主意——两个人合租一间屋。我觉得挺好的,于是我俩就达成了共识,就这么合租了。"
姑娘生气地看着李大哥,李大哥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开始供述自己的"罪行":"对,最初主意是我出的。认识小龙之前我没觉得什么,认识小龙并看到他的作息时间后,我突然觉得我们之前租房子挺浪费。我白天一天不着家,晚上回去也就睡一觉,醒来又得干活;小龙正好相反,一晚上不在家,白天回家睡觉。我想,要是我俩合在一块儿,一间房子不就充分利用了吗?两人合租,房租还减半了呢,毕竟我来北京一年,挣得也不多。"
姑娘难以置信地看着李大哥,望着姑娘的眼神,李大哥慌了,沉吟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了下去:"我俩一拍即合,就租下了这间屋子。我每天从晚上七点用到早上七点,小龙用剩下的12个小时,我们这么租了有一个多月啦。小龙之前说过,阿姨这几天要来北京探他的班儿,可我们都没想到盈盈突然也要来,而且还是同一天……哦,对,我女朋友,夏盈盈。"
李大哥把姑娘简单地介绍给小龙母子,然后继续"交代":接待家人总得是白天,但两人同一天来,这就不好办了。这次小龙出了个主意,把白天再分开,两人合用。只要挺过这个白天,接下来小龙母子去宾馆住,就不会露馅了。
两人定在下午两点交接,小龙头天下班后直接接待阿姨,李大哥再上半天班,两点小龙母子离开,李大哥下班回去收拾。之所以对盈盈说三点下班,就是想利用这点时间把小龙的东西换下来,码到窗户边的大衣柜里,然后李大哥把自己的东西摆出来。这大衣柜,是他俩东西的中转站。
李大哥说着,连他自己也感觉到了其中的苦涩,眼眶不由自主地湿漉漉的了。张女士和盈盈一言不发,听得很入神,也很惊讶。
李大哥咽了一口唾沫,说:"可我没想到盈盈买错了票,在北京已经转悠了一上午。快两点的时候我回来,碰到了小龙和阿姨刚出来。我打了招呼,心想还好来得及,然而刚进小区就碰到了盈盈。我打算先不收拾东西了,就说是朋友寄存的,先带盈盈进屋,我一点都不知道在这之前她已经来过,还碰到了你们。盈盈让我解释清楚为什么这屋子已经被别人占了,我正焦急地想找借口,小龙就冲进来了。见我俩还在支支吾吾对眼色,盈盈终于忍不住,大喊起来,然后,阿姨您就来了……"
事情"交代"完,四人一阵沉默。终于,张女士站起身,说了一句:"收拾收拾东西,尽快把工作辞掉回家。"说完,她就转身离开……
小龙随即追了上去,到了宾馆,办好了手续,在房间里,小龙软磨硬泡,声情并茂地说了自己的理想。张女士听了,最终答应让他继续留在北京,条件是必须尽早换一份正常作息的工作,然后重新租个房子,合租没问题,起码自己住一间,钱不够可以先向家里要。
让大家欣慰的是,没过几天,李大哥所在的公司也开始给员工张罗住房问题,他和工友们可以一起租住一套房子,加上公司的一些补助,算下来也能省不少。
张女士离开北京那天,儿子小龙、李大哥和夏盈盈过来送站,他们在检票口外一起向她挥手,大声喊着"路上小心"、"到家了说一声".
火车开了,张女士拿出笔,在随身带着的笔记本上加了一条:"帮儿子实现他的梦想",这一条还没打钩……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