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失踪的“王者之星”_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一、二、三!"万峰的话刚一出口,两人几乎同时拔出了手枪对准对方,扣动了扳机,只听"砰"的一声,枪响了……一、商场劫案江中行是海天市刑警队的一名新兵。这个周末,正在休息的他突然接到指令:火速赶往市中心的"金星"珠宝商场。江中行赶到"金星"珠宝商场,才得知一伙持枪劫匪冲进了商场,正在洗劫的时候被警方发现,劫匪于是关闭了商场的大门,劫持了商场内的店员和顾客与警方对峙。现场气

失踪的“王者之星”_小故事完整版小说精彩章节

"一、二、三!"万峰的话刚一出口,两人几乎同时拔出了手枪对准对方,扣动了扳机,只听"砰"的一声,枪响了……
一、商场劫案
江中行是海天市刑警队的一名新兵。这个周末,正在休息的他突然接到指令:火速赶往市中心的"金星"珠宝商场。
江中行赶到"金星"珠宝商场,才得知一伙持枪劫匪冲进了商场,正在洗劫的时候被警方发现,劫匪于是关闭了商场的大门,劫持了商场内的店员和顾客与警方对峙。
现场气氛十分紧张,消防、武警、特警正相继赶来,先期到达的巡警正在疏散现场的围观群众。市电视台的直播车也开到了现场,架起了摄像机。江中行看见了自己认识的美女记者方茹正在做直播准备。
江中行找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刑警队队长、现场副总指挥刘队领受任务。刘队正要说话,方茹也赶了过来。刘队铁青着脸说:"我不接受采访!还有,把你们的摄像机也给我撤了!"方茹愣了一下:"为什么?"刘队生气地说,"你们搞直播,商场里的犯罪分子可以通过电视看到,会泄露警方的行动。"方茹说:"我找你不是想采访你,而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万峰也在商场里,他刚才发了短信给我。"
刘队的脸一下子黑了:"这个万峰,做事老是没点组织纪律性。这么重要的消息,不先和局里联系,倒先告诉记者!"
江中行知道方茹是万峰的女朋友,万峰发给她,也许是想报平安,不过现在可不是解释的时候。正在这时,江中行的手机也响起了短信提示,正是万峰发来的:"我在商场内,劫匪正在抢劫,有冲锋枪,人数不详,保持联系。"
万峰是市公安局的刑侦能手,破过许多大案。江中行还在读警校的时候,就已经把他当作心中的偶像了。巧的是,到了刑警队后,他又和万峰做了搭档。有万峰在商场内,他心中顿时踏实了许多。
江中行马上向刘队作了汇报。刘队和现场的市领导商量了一阵后说:"你回复他,犯罪分子不肯投降,特警队正准备强攻。二十分钟后行动,让他配合。"
江中行的短信发出不久,商场内就响起了枪声,先是一声,不一会儿响起了第二声!商场内传来阵阵尖叫,情况危急,现场指挥紧急命令:"切断商场的电源,提前强攻!"很快,电源就切断了,正在这时,商场里又响起了两声枪响。接着"轰隆"一声巨响,商场巨大的玻璃橱窗被炸得粉碎!玻璃碎片像子弹般激射而出。紧接着,商场里的人质哭喊着潮水般地涌了出来。与此同时,特警队也冲进了商场,同混杂在人质中的劫匪交火。现场一片混乱。
战斗很快结束了。四名劫匪被打死,其余劫匪混入人质中逃脱,有一名商场保安人员殉职。群众多人轻伤,大批珠宝被劫。原来,商场正在进行一场盛大的国际珠宝展览,这次被劫的珠宝都价值昂贵,仅其中一颗从欧洲送来参展的名叫"王者之星"的钻石,价值就在500万美元以上!
市公安局成立了以刘队为组长的专案组,要求限期破案。当天晚上,专案组就召开了第一次案情分析会。在介绍完案情后,刘队和万峰发生了争执。刘队指责万峰没有遵照指示,提前开枪,从而引发了混乱。警方被迫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发起强攻,给了劫匪可乘之机。万峰委屈地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去商场,是因为在商场负责这次展览保安工作的一位同学请我去给他们提点意见,是非常偶然的。碰到这样的突发事件,我的思想准备也不足。而且第一枪不是我开的。是因为劫匪抢劫‘王者之星’的时候,一名保安人员试图反抗,结果被劫匪打死了,这名保安人员就是我的同学,他就倒在我的脚下,用死不瞑目的眼神看着我!而且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暴露,所以才开枪还击,击毙了一名劫匪!正在这时,灯熄灭了。商场为了用灯光制造效果,拉上了所有的窗帘,所以灯熄灭后,里面非常黑,混乱中又有人向我开枪,我向火光处还击,击中了第二个劫匪。紧接着,爆炸就发生了,商场里的人拼命往外逃——我认为,造成这次有部分劫匪逃走的原因,恰恰是因为外围的应变工作没有做好,才使他们混在人群中逃脱了——"
刘队生气地说:"现场的警力还没有完全部署到位,你却在里面开打了,上千人从里面蜂拥而出,外围怎么控制!"
会场的气氛显得很紧张。市局领导严肃地看了看双方,说道:"万峰同志在万分紧急的情况下,准确地击毙了两名劫匪,而特警队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强行攻击,击毙两人,都没有发生误伤群众的情况。这次事件非常突然,我们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很不错了。现在,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下一片工作上,也就是追捕逃亡的劫匪,追回失窃的珠宝,尤其是‘王者之星’。"
劫匪的身份和他们的人数、去向是急需弄明白的问题。据现场目击者说,劫匪大约六七个人,但因为都戴着头套,所以没有人看清他们的长相。而被击毙的四个劫匪,也无法确定他们的身份。但万峰却肯定地说:"从这帮家伙的行事风格上来看,计划周密,不怕与警方对抗,应该是马大牙那帮人。"话虽这么说,却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马大牙自从上次侥幸从警方的包围圈中逃脱后,已有一年多没露面了,此人行踪极为诡秘,要找到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专案组仔细地观看了现场的视频影像,但一无所获。劫匪非常狡猾,而且是有备而来,一走到珠宝商场门口视频监控的范围,他们就戴上了黑色的头套,在商场内的抢劫过程中,他们始终没有摘下过头套,无法看到他们的面目。劫匪早有预谋,他们与警方对峙时,在商场出口和玻璃橱窗下安放了炸药,趁着爆炸的混乱冲了出来,而这时他们已经摘下了头套,但因为混在惊恐的人群中,警方无法识别。加上商场出口处的摄像头已被爆炸损坏,没有拍到人群冲出商场的画面,更增加了找出劫匪的难度。
这时,江中行突然想了起来:"市电视台的记者当时也在现场拍摄,他们应该有人群冲出商场的视频资料!"专案组很快做出了决定,由刘队负责追踪马大牙等人的下落,万峰和江中行去市电视台查看视频资料。
二、出枪游戏
二人来到电视台,受到方茹的热情招待。她很快让人调出了当天拍摄的镜头,并说:"当时我们去了三台摄影机。要不是你们刘队发火,让撤了摄影机,我们还可以拍得更详细些。幸好我们没有撤,只是换了个机位,要不然,你们今天可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万峰说:"刘队这个人是搞刑侦的一把好手,人也不错,可就是脾气差点——"
江中行知道万峰和方茹有不少话要说,就一个人钻进资料室里观看影像。现场的画面非常混乱,要从中找出点蛛丝马迹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江中行耐着性子,从千百张模糊的面孔中去寻找、辨认。一台机子拍摄的影像看完了,又看另一台的,三部摄像机拍摄的影像全部看完,他只觉得头昏沉沉的,可还是一无所获。这时万峰和方茹走了进来。方茹还特地给他端来了热气腾腾的咖啡。
看着江中行一脸的茫然,万峰说:"这可是个苦差事。实在找不到就算了。我可以肯定是马大牙那伙人干的。这样的行事风格,除了他,再没别人。"江中行不肯放弃,呷了口咖啡又进入了"战斗".这次,他把三台摄像机拍摄的资料比对着看。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终于,画面左下角一张模糊的面孔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把画面定格,放大,屏幕上出现了一张中年男人的面孔,尽管较模糊,但嘴里的两颗大板牙却清晰可见。
"马大牙!行呀,你小子终于还是把他找出来了!"万峰兴奋地拍了拍江中行的肩膀。方茹也很高兴:"这就叫‘功夫不负有心人’!"江中行心中却充满了对万峰的敬佩,万峰早就断定是马大牙干的,而自己的工作,不过是证明了他的猜测罢了。
又通过一番努力,马大牙的一个叫卢军的马仔也被辨认出来。
万峰立即向刘队汇报了情况。刘队也很高兴:"马大牙这家伙有一年多没露面了,不过卢军前不久刚因为打架被公安局处理过。公安局应该有他的资料,这是条重要的线索。找到卢军,也许就能找到马大牙!太好了,你们算立了一功!"
从电视台出来,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方茹热情地邀请他们到家去吃晚饭。
方茹的家在市郊的豪华别墅区。江中行早就听说方茹的父亲是本市有名的企业家,但方茹家的豪华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方茹的父母出国旅游去了,偌大的家里就方茹一个人。一进客厅,江中行就不由得"哇"地发出一声惊叹,原来客厅里摆放着几盆非常美丽的花。方茹一边把那些花搬到阳台上,一边说:"这几盆花是我爸的宝贝,我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它们搬出去晒太阳,一会儿又得搬进来,这些花可金贵了,不见阳光不行,晒久了也不行——"方茹在厨房里忙活,万峰想去帮忙,却被轰了出来。他无聊地看了会儿电视,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江中行说:"不如咱们来玩个游戏吧!"江中行一听也来了兴趣:"玩什么游戏?"万峰说:"听说你在警校的时候各方面都很优秀,不如咱们来比比谁的出枪速度快吧!"说着拔出了手枪。江中行犹豫了:"枪口不能对人的,怕走火——"万峰笑了:"笨蛋,把子弹退出来不就完了吗!我以前常和同事玩这个,可惜——"他的眼里掠过一丝阴影。
江中行知道万峰以前的搭档,在一年多前因公殉职了。怕万峰伤感,他忙说:"好,咱们就来比比。"
二人退掉子弹匣,把枪插回了腰间。万峰说:"你来叫开始吧!"二人对视着,江中行叫了一声:"开始!"两人同时迅速地拔出了手枪,但他还是慢了那么半拍,因为万峰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眉心!江中行不服气,要求再来,但一连三次,万峰都比他快,不由得让他心服口服。
万峰自得地笑了:"你的速度算快了,但还不行。下去好好练练吧!在突然遭遇犯罪分子的时候,出枪的快慢说不定能决定你的生死!"
三、人间蒸发
案情很快有了进展。这天,江中行和万峰正驾车行驶在外围调查的路上,突然接到了刘队的电话:"马上赶到兴宁街12号,有情况!"
二人迅速赶到了兴宁街12号。在门外监视的侦察员告诉他们:"我们发现那个马仔卢军就在里面,不知道马大牙和其他人在不在。刘队去监视后门了。等增援一到,咱们就动手。"
正在这时,兴宁街12号的大门突然开了,两个人从里面冲了出来。江中行暗叫:"不好!他们要逃!"万峰喝了一声:"行动!"话未落音,人已从隐蔽处箭也似的射出!接着一个漂亮的"抱摔",将一名嫌犯连人带枪摔倒在地,死死地摁住了。另一名嫌犯正准备开枪,江中行和侦察员已经饿虎扑食似的扑了上去,把他控制住了。
三人迅速将两名嫌犯缴械、上铐,交给赶来增援的同事。正在这时,屋后传来了两声枪响,江中行和万峰立即冲进了屋内,只见一扇朝屋后的窗户大开着,显然有人从这里跳到了屋后。二人跳窗而出,发现一人趴在地上,手里死死地抱着一个包,身下的泥土都被鲜血染红了,正是刘队!
刘队声音微弱地说:"是马大牙!他从窗户跳出来,我冲上去抱住了他,从他手里夺过了这个包,他拼命想夺回包,刺了我一刀,我开枪打中了他。听到了你们的声音,他就逃走了!"
万峰吩咐江中行:"看着刘队,叫救护车!"自己沿着马大牙逃走的路线追了下去。
刘队被送进了医院。还好刀伤并不致命,但需要住院治疗。可狡猾的马大牙逃得无影无踪。令人惊喜的是,刘队拼死夺下来的那个包里,竟是满满一袋珠宝,正是被抢的珠宝!但遗憾的是,其中并没有"王者之星".
因为刘队受伤住院,万峰接替他当了专案组组长。当晚的案情分析会上,大家一致认为:"‘王者之星’一定在马大牙手里,必须尽快抓到他。马大牙受了伤,行动不便,他一定会在本市找地方隐蔽起来。"
一张大网撒了下去。民警们开始了夜以继日的搜查。但奇怪的是,马大牙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搜捕马大牙的行动在紧张地进行。江中行却发现万峰憔悴了不少,有时明显精神恍惚,不在状态,他关切地问:"峰哥,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万峰摇了摇头,好半天才说:"方茹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打电话她也不接,家里也没人。近来她常常闹小性子,但也没有玩过失踪啊,也许是这段时间我太忙,没工夫陪她,她生气了。"
当天下午刚好是个周末,有半天休息时间,江中行决定陪万峰去找方茹,如果可能的话,帮万峰解释一下,给他们"调解调解".
二人到了方茹家楼下。万峰按了几下门铃,没人应答,打电话也没人接。看着那些紧闭的门窗,万峰失望地说:"单位领导说她两天前请了假,也许是出门散心去了。算了,咱们走吧!"江中行仔细观察着那幢房子——所有的窗户都紧闭着,而且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看起来方茹确实不在家。他的目光落在了阳台上,眼睛突然一亮:"她一定在家。"万峰一愣:"你从哪里看出来的?"江中行说:"你看那些花,都晒在阳台上。方茹说过,这些花不能久晒阳光,只有她在家的时候才会搬出来晒一会儿。"万峰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对呀,我一急就把这茬儿给忽略了!"接着拍拍江中行的肩膀,"好好干,你小子是个干刑警的料!""可是她在家却不肯开门,咱们有什么办法?"江中行搔了搔头皮。万峰说:"你瞧我的吧!以前她把钥匙忘在屋里了,还是我给她开的门呢!"说着,他纵身一跃,抓住墙上的排水管,像猴子一样攀了上去,不一会儿,他就弄开了二楼的一扇窗户,钻了进去。
楼里好一会儿没有声响,江中行暗想,万峰这会儿说不定正在"负荆请罪"呢,自己还是先出去走走算了。正在这时,楼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是枪声!不好!江中行迅速拔出了手枪,正准备沿着刚才万峰的路线攀上去,大门却突然开了,披头散发的方茹扑到了他怀里:"你快进去,万峰受伤了——"她满脸恐惧,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江中行把手机塞给她:"你赶快报警,我进去看看!"
江中行持枪小心翼翼地搜索到了二楼,眼前的情景让他吃了一惊:只见窗户大开,万峰躺在窗台下,手里还紧紧地握着手枪,而房间的一角躺着一具尸体,二目圆瞪,嘴张得大大的,正是马大牙!在确认马大牙已经死亡后,江中行扶起了万峰。万峰的左臂中了一枪。巨大的疼痛使他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他艰难地说:"我刚跳进来,就发现马大牙举枪对准了我,幸亏我出枪够快,要不这次就亏大了。"
原来,狡猾的马大牙竟然劫持了方茹,隐藏在她家里!他胁迫方茹请假后,就断绝了她和外界的联系,造成她出门远行的假象,想借助这个意想不到的地方避避风头。
专案组的人随后赶到,勘察了现场,马大牙被一枪毙命,但在他身上,并没有发现"王者之星"!
四、一层阴影
抢劫"金星"珠宝商场的嫌犯要么被击毙,要么被抓获,这个轰动一时的案子本该结案了,但"王者之星"的失踪,却给这个案子蒙上了一层阴影。专案组也是损兵折将,刘队和万峰都住进了医院,专案组虽然没有撤消,但大部分人却被调到了其他案子。江中行因为在本案中表现出色,被任命为专案组组长,负责继续追查"王者之星"的下落。
同事们都笑江中行是个"光杆司令",但江中行却不愿放弃,他知道,一天不找到"王者之星",这个案子就一天不能结案。
江中行去医院看望刘队和万峰。刘队鼓励了他一番,又帮他分析了一下案情,但并没有什么新的突破。在万峰的病房,万峰笑着对他说:"升了官了,怎么还愁眉苦脸的?"江中行说:"峰哥你就别取笑我这个‘光杆司令’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我穿一天警服,我就一定把‘王者之星’找出来!"万峰竖起了大拇指:"我早说你是个当警察的料,好好干,你会成为一名出色的警察的!不过我就不同了,伤好后,我准备辞职了!""为什么?"江中行吃了一惊,万峰看了看在一旁削水果的方茹,没有说话。
江中行从医院出来,方茹送他出来,她提议找个地方坐坐,二人便在医院外找了间茶室坐了下来。江中行关心地问:"方茹姐,我看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太累了?"方茹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间眼里涌出了泪水,一滴滴地都掉在了茶杯里。江中行一愣,一时间手足无措。方茹擦干了眼泪,微微一笑,注视着江中行说:"你有没有女朋友?"江中行老老实实地说:"以前有过,不过没谈多久就吹了。这是第一次有女孩子在我面前哭,而且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说到这里,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赶忙打住了。
方茹看了他好一会儿,直看得他红着脸低下了头。方茹说:"听说那天是你发现我在家的?"江中行点了点头,方茹接着说:"那我要谢谢你了。你峰哥说得对,你以后会是个好警察,你也是个好男孩,会有很多女孩喜欢你的!对了,过些天我生日,你可一定要来呀!"
方茹走了,江中行还呆呆地坐在原地。方茹看他的眼神里,有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东西。江中行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才让自己从心猿意马中醒过神来。
十几天过去了,刘队和万峰已经出院在家中休养。江中行寻找"王者之星"的努力仍然没有任何结果。这天,他突然接到天福路派出所的报告,说有人正在联系珠宝商,企图出售"王者之星".江中行不由得精神一振,迅速赶往天福路派出所。
天福路派出所的吴所长告诉他,天福路有个"珠宝一条街".这里鱼龙混杂,有正经卖珠宝的,也有搞走私和卖假货的。这两天,"珠宝一条街"上几家大店的老板都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是马大牙的一个马仔,"王者之星"在他手中,现在马大牙死了,他想卖个好价钱。
江中行怀疑地说:"不会是有人想用赝品骗钱吧?"吴所长说:"这点我们也考虑到了。但那几位老板都说,打电话的人为了消除他们的怀疑,主动向他们介绍了‘王者之星’的特点。几位老板都是内行,他们说,听起来那人手里的‘王者之星’很可能是真的。因为如果没有亲手接触过那宝石,一般人很难说出那些特点。怎么样,咱们是不是逮着条大鱼了?"
江中行沉思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这条线索很重要,但我相信那个人决不会卖掉‘王者之星’的!"
果然不出江中行所料。在"珠宝一条街"守株待兔几天,一无所获。那个神秘的"马仔"在打了几个电话后就消失了,再也没有进一步联系出售"王者之星"的事。调查发现,那个电话号码也是个公用电话。这条线索就这么断了。但江中行却突然兴奋起来,开始夜以继日地研究案情,仿佛有了什么重大发现。
五谁在栽赃
这天江中行突然接到了万峰的电话:"今天是方茹的生日,你不来给她庆祝吗?"江中行这才想起那天方茹告诉过他,自己一直在忙,竟把这事给忘了,不过他隐隐觉得奇怪,为什么方茹本人不打电话来呢?
江中行做了些准备,就驱车赶往方茹家。
站在宽敞的客厅里迎接江中行的,是西装笔挺的万峰。不知为什么,江中行竟然对万峰这种以主人自居的态度有些醋意,但他随即在心里暗笑自己,人家相恋这么多年,说不定就要结婚了,万峰当然有资格以主人自居了,自己应该祝福他们才对呀!
没有见到方茹,江中行稍感奇怪:"方茹姐呢?今天她可是主角!"万峰说:"她正在楼上打扮,今天她要盛装出来迎接你。好多天不见了,咱哥俩先聊聊吧。"
江中行这才发现,客厅的一角用红色的天鹅绒罩着什么东西,看来方茹和万峰为这个生日准备了不少惊喜。
万峰沏上了茶,江中行坐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空气中有一股紧张的气氛。"案子怎么样了?‘王者之星’有下落吗?"万峰问。江中行苦恼地摇了摇头:"没什么进展。‘王者之星’不知道被马大牙藏在了什么地方,也许永远也找不到了!"
"是吗?"万峰的眉毛一扬,似笑非笑地看着江中行,"你也认为是马大牙抢走了‘王者之星’?你今天不是来抓我的吗?"
江中行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怎么知道?"万峰哈哈大笑:"你以后会是个了不起的刑警,不过现在还稍微嫩了那么一点。从你一进门,我就发现了你很紧张,你总是避开我的目光,尽管你经过了掩饰,但我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你衣服里面藏着手枪和手铐,这可不是参加生日派对的行头。你的手一直没有离开过腰间,这说明你防备的人是我,因为你知道我出枪很快,哈哈,我说得不错吧?"
江中行的手握住了腰间的枪柄:"万峰,你一直是我心中的偶像,你的眼光的确厉害。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拿走‘王者之星’?要知道,你是一个警察啊!还有,方茹姐在哪里?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一个人来的,刘队带人已经包围了这所房子,你不要干傻事!"万峰冷冷一笑:"威胁我?你还嫩了点!你一个人先进来,就是想稳住我,先把方茹保护起来吧?我只能告诉你,在你激怒我之前,她是安全的。不过,你得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我最感兴趣的是,你怎么知道是我拿走了‘王者之星’?"
江中行知道方茹被控制在万峰手里,自己不能激怒他,就平静地说:"本来,马大牙被你击毙后,案子已经进入了死胡同。因为我们以前所有的推断都是建立在马大牙抢走了‘王者之星’这一基础上的。在马大牙把‘王者之星’抢出珠宝商场后,还有两个人有机会拿走它,一个是刘队,那天正是他夺得了那袋珠宝,但‘王者之星’却不在其中;另一个是方茹,因为马大牙曾经把她劫持了两天之久,并且最后也是死在她家里。但是我仔细分析过,刘队夺得的那袋珠宝,外面锁着一把大锁,我们赶到的时候,锁仍然是锁着的,刘队不可能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开锁拿走‘王者之星’,再把袋子锁好——""那么方茹呢?"万峰打断了他问道。江中行微微一笑:"方茹?我根本就没怀疑过她,因为凭直觉,我就知道她不是那种贪心的女人!""是吗?"万峰鼻子里哼了一声。
江中行接着说:"既然刘队和方茹都不可能,而马大牙又死了,身边并没有发现‘王者之星’的蛛丝马迹,这个案子看起来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可是,这时候你扮成马大牙的马仔联系出售‘王者之星’,正是你这看似聪明的举动使案情有了重大转机。你这样做,当然是因为我不肯放弃,所以你想让我相信,‘王者之星’的确是马大牙盗走的,现在还在他马仔手里。但是我一眼就看出了破绽。因为马大牙为人阴险凶残,不会相信任何人,他把所有抢来的珠宝都带在自己身边,连和他一起出生入死、亡命天涯的贴身马仔都信不过,又怎么会把最贵重的‘王者之星’交给其他马仔保管?所以只能有一种解释,马大牙根本就没有盗得‘王者之星’,但有人却想栽赃给他,这只能说明‘王者之星’在另一个人手里。会是谁呢?当珠宝商场里一片混乱的时候,有哪些人有机会盗走‘王者之星’?于是我重新回到了现场,回到了案子的起点。"
"案发时,‘王者之星’四周有三个摄像头对着它。任何盗走它的行动都会被记录下来。录像表明,当第一个持枪劫匪冲向‘王者之星’展柜的时候,一个保安企图反抗,这个保安被劫匪开枪打死了,劫匪用铁锤砸开了‘王者之星’的玻璃展柜,这时,站在不远处的你开枪了,击中了劫匪。几乎在同一时刻,现场指挥部切断了电源,开始强攻,因为电源被切断,所以视频中断了,但商场里的应急电源很快起了作用——他们的安保工作做得算不错的。几秒钟后摄像头就又开始工作了。但这时,‘王者之星’已经不见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谁有机会拿走‘王者之星’?"
"你忘了,当时附近还有另一名劫匪,他完全有机会拿走‘王者之星’。"万峰说。
"是的,当时附近的确还有一名劫匪,就是在黑暗中向你开枪然后被你击毙的那名劫匪,他完全有机会拿走‘王者之星’并把它交给其他同伙。最初,专案组也是这么认为的。但重新研究现场的示意图和劫匪尸体的相片之后我发现了一个疑点——那名劫匪尸体的姿势。他倒下后依然保持着向前奔跑的姿势,也就是说,他是听到枪声后才从另一间展厅冲过来支援同伙的,而他还没有到达‘王者之星’的位置,就被你击毙了!这样一来,几乎可以肯定,唯一有机会在那么短时间内拿走‘王者之星’的,就是你!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六、公平决斗
万峰的脸上阴晴不定,良久,他突然哈哈大笑:"我没看走眼,你是个天才的刑警。我不妨告诉你吧,我拿走‘王者之星’,是因为方茹。"
江中行瞪大了眼睛:"方茹姐?这不可能!"
万峰恼怒地说:"有什么不可能?我追了方茹好几年,可是她一直对我若即若离的,我弄不懂是什么原因。我想最大的原因也许是我们的地位很悬殊吧。她家很有钱,而我一个小警察,永远也不可能给她什么惊喜。我一直在苦苦思索,她到底最喜欢什么?我曾经陪她参观过珠宝展,我发现她对‘王者之星’很感兴趣,痴痴地看了很久。我断定她很喜欢‘王者之星’,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手捧‘王者之星’向她求婚,她一定会惊喜地答应。没想到机会那么快就来了。在灯火熄灭的那一刹那,我把手伸向了‘王者之星’。其实,我心里是很矛盾的,但是手一伸出后,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我觉得这个机会是绝好的,没有人会怀疑我。而马大牙即使被抓住,也没有人会相信他没抢走‘王者之星’。马大牙被我亲手击毙,我心里更踏实了,没想到你这小子——我本来很喜欢你,觉得咱俩搭档,一定能破不少案子,但自从盗走了‘王者之星’,我心里开始怕你,才会干出‘画蛇添足’的事,唉——"
江中行冷冷地说:"万峰,话说完了,方茹呢?‘王者之星’呢?你交出来,还能减轻你的罪行!"
万峰哈哈大笑,笑声里满是凄凉:"没想到我万峰会落到这步田地!方茹和‘王者之星’就在这里!"他猛地扯掉了那块天鹅绒,只见方茹被绑在一把椅子上,嘴里塞着一团布,而她的脖子上戴着一颗闪闪发光的宝石,正是"王者之星"!
"今天是方茹的生日,我拿出了‘王者之星’向她求婚,我告诉她,我神不知鬼不觉地为她取来了这块宝石,没有人会发现,以后,‘王者之星’就是她的了!我以为她会赞赏我,答应我的求婚,没想到,她却让我去自首!并想打电话给你,没办法,我只好把她绑了起来!"万峰扯掉了方茹嘴里的布团,愤怒地质问道:"当初你不是说很喜欢警察,崇拜警察吗?为什么对我总是若即若离?而且,我发现这一年来你对我更冷淡了,为讨你的欢心,我才会铤而走险——"
方茹的眼里涌出了泪水:"小时候,我有一次走失了,在我伤心绝望的时候,一个民警救了我。他把我背回派出所,我在他的办公室里睡了一夜,而他自己,通宵都在工作。他那伏案工作的背影成了我心中抹不去的记忆,从此,我就很崇拜警察,长大后,我自己没当成警察,但我一直想找个警察做自己的另一半,我相信他会给我安全感。我们认识后,起初我觉得你很不错,但我渐渐发现,你虽然聪明,但却心浮气躁,比如经常发牢骚,觉得刘队不如你,挡了你升官的道。尤其在你的搭档牺牲后,你更不想干警察了,常对我说想转行,工作也不认真了。总之,你离我心中真正的警察已越来越远,所以我——"
"你骗人!"万峰恼怒地大叫,"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喜欢上了别的人。你背叛了我!"江中行以为方茹会否认,没想到方茹却平静地说:"你猜得没错,这段时间,我心里的确喜欢上了另一个人,他是一位真正的警察——"
"是谁?"万峰逼问道。方茹看着江中行,眼睛里充满了深情:"就是他!"
此言一出,江中行和万峰都吃了一惊。万峰大叫:"这不可能!"方茹平静地说:"我喜欢他,不仅因为他才是一位真正的警察,还因为他其实比你更了解我。他和我相处不久,却能更细心地照顾我,比如我说过那几盆花的事,他就记住了,并因此救了我一命;还有,他凭直觉就知道,我不会偷走‘王者之星’,而你呢?和我相处这么多年,却以为我会看重珠宝之类的东西!没错,那天我的确表现出了对‘王者之星’的好奇和喜爱,但那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的天性而已!我心里真正看重什么,你从来就不明白,以你的脾气,也不屑去弄明白,所以你才会失去我——"
万峰绝望地大笑。
"峰哥,放了方茹自首吧,还来得及!"江中行真诚地劝道。
"不!"万峰歇斯底里地叫道,"既然咱们是情敌,那就来个公平的决斗吧!咱们同时出枪,看谁能打死对方,赢了的人,才有资格带走方茹和‘王者之星’!"
江中行刚说了声"不",万峰已经开始数数了:"一,二,……"江中行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他把手放在了腰间的枪柄上,"三!"万峰的话刚一出口,两人几乎同时拔出手枪对准对方,扣动了扳机,只听"砰"的一声枪响,万峰沉重地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刘队带人冲了进来。江中行扶起了万峰,万峰竟然笑了,他艰难地说:"你进步很快啊,咱们几乎同时出枪,我没看错,你是个优秀的警察!盗走‘王者之星’后,我整天都生活在矛盾和痛苦之中,谢谢你帮我解脱!"
他摊开手掌,手里竟然是一个弹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