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叫声哥哥泪花流_小故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1.你就是和我过不去!这是南中国邻近某个丛林国家的一处军营,战役的空隙更像暴风雨前的宁静,双方都在积蓄力量,等待发动更大规模的冲杀。射击场上忽然枪声大作,侦察排的战士正在进行射击训练,一口气速射十发子弹后黑脸排长开始挨个检查靶子上的弹洞,他的脸一直黑着,没有一丝表情。战士们射击准确极了,这使得他心里十分满意。忽然这张黑脸往下一沉,面前一个靶子上的洞眼居然像天花散花似的东一个西一个,他随即大声命令道

叫声哥哥泪花流_小故事完整版小说精彩章节

1.你就是和我过不去!
这是南中国邻近某个丛林国家的一处军营,战役的空隙更像暴风雨前的宁静,双方都在积蓄力量,等待发动更大规模的冲杀。射击场上忽然枪声大作,侦察排的战士正在进行射击训练,一口气速射十发子弹后黑脸排长开始挨个检查靶子上的弹洞,他的脸一直黑着,没有一丝表情。战士们射击准确极了,这使得他心里十分满意。忽然这张黑脸往下一沉,面前一个靶子上的洞眼居然像天花散花似的东一个西一个,他随即大声命令道:"周小山,出列!"
队列中应声走出一名战士,黑黑瘦瘦,二十岁出头的样子,面对如此糟糕的成绩和不怒自威的排长,这名战士的脸上竟然露出倔强的神色。
黑脸排长大声喝问道:"周小山,你射击一向很准,今天为什么打得这么差?这是军营,有铁的纪律,散漫不得,不是在你老家玩小孩子的过家家游戏,懂不懂?!"
在黑脸排长那近乎魔鬼般的强化训练之下,排里所有战士的军事素质都十分过硬,周小山更是一名百发百中的狙击手,可现在他却突然打得这么差,难怪黑脸排长如此生气。
周小山却不服气地扬起脸,说:"谁让你昨天晚上命令我一口气加练了五十次投弹,外加一百个俯卧撑的?我的胳膊都练肿了,连枪都握不稳,还怎么能射得准?"
战友们一听顿时暗捏了一把汗,排长之所以叫黑脸排长,可不单单是他生得黑!他组织大伙训练时"心黑手辣",训起人来更是暴风骤雨不近人情,这周小山竟敢跟他顶牛,有得受了,何况黑脸排长一直以来就看不顺眼这周小山,好像两人以前有什么过节似的。
不出所料,黑脸排长果然发火了,脖子上青筋暴突,手指周小山吼道:"平时不流汗,战时就流血,这道理懂不懂?我看你不是胳膊疼,而是故意闹情绪!现在我命令,周小山再加练一个小时射击,其他战士休息!"
周小山再也忍不住,转过脸去愤愤地说:"你就是跟我过不去!"
黑脸排长一听眼里直喷出火来,咬牙说道:"你敢再说一遍!这是部队,容不得你任性。你要是不服从命令,我关你的禁闭!"
周小山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却不敢再吭声了,战士们见了心中不忍,毕竟人家岁数还小,黑脸排长也太苛刻了,可谁也不敢开口求情。大伙正要转身离去,通信员从远处疾速跑到黑脸排长面前,大声报告道:"排长,上级命令,我排立即抽调几名精兵强将,深入敌方前沿阵地侦察情况!"
战士们一听立即停住脚自动整齐列队,周小山也站到了队列中,黑脸排长用目光扫过每一张英气勃勃的脸,心里既有战斗前的兴奋,也有一丝凝重,因为这项任务十分艰险,很可能有去无回,派谁去呢?
这时有名战士从队列中大跨步上前,斩钉截铁地说道:"排长,让我去,因为我是党员。"
一句话引发了连锁反应,战士们纷纷上前说道:"让我去、让我去……"
黑脸排长不吱声,却大步走到一名战士面前,沉声问道:"你为什么不主动请缨?"
这名战士正是周小山,只见周小山的目光毫不退缩,大声说:"我不是党员,再说……"
黑脸排长一下子暴怒起来,那样子简直像头凶猛的豹子要把周小山一口吃掉,嘴里大声吼道:"不是党员就不要求上进吗?我问你当兵又是为的什么?不就是保家卫国吗?哼,我的脸、我们尖刀排的脸都给你丢尽了!再说?再说什么?"
周小山毫不示弱:"再说,即使我不主动请战,你也一定会命令我参加这项战斗的,你一直不放过我。"
战友们大大吓了一跳,这周小山真的要引发雷霆之怒才肯罢休吗?谁知黑脸排长没有大怒,反而朗声大笑起来,说:"这回还真被你说中了,周小山,跟我上前线去!"
2.我命令你一定要活着回去!
无边密林中很快出现了几个矫健的身影,正是黑脸排长、周小山和其他几名战友组成的侦察小分队。大伙微躬着身端着枪,悄元声息地向敌方阵地快速行进着。黑脸排长开始还担心周小山心里会有疙瘩,所以时不时地投过去担心的一瞥,却见到周小山目光炯炯敏捷如灵猫,显然早已进入完美无缺的临战状态,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周小山也觉察到黑脸排长不住扫视过来的眼光,他当即毫不领情地回瞪了一眼。
大伙悄无声息地在密林里穿行着,前面忽然豁然开朗,出现一大片绿色的营房,原来竟摸到了敌方的一处指挥所!黑脸排长手掌迅速往下一压,大伙一下子伏进一人高的草丛中,等待着最佳的出击时机。
真是天助我也,过了不久,从一所大营房里出来一名敌方军官,看样子军衔还不低,那家伙竟直奔黑脸排长他们潜伏的地方而来,边走边拉裤子拉链,原来这小子要过来撒尿,这不是送上门的一条大鱼吗?
当那小子近在咫尺时黑脸排长像猛虎一样从草丛中一跃而起,一下子把他扑倒在地,这小子吓得要叫,刚张开口就被塞得严严实实,然后被无比迅疾地捆了起来。整个过程快如闪电,这小子竟毫无还手之力,然后大伙闻到一股浓浓的尿骚味,原来这小子的一泡尿全吓在了裤裆里,周小山忍不住骂了一声。
他们拖起俘虏立即后撤,刚撤了一支烟的工夫,身后突然响起尖利的警报声,随即有敌人哇啦哇啦大叫起来!不好,行动被敌人发现了!
大伙加快了步伐,可敌人还是一点一点逼近,一排排子弹呼啸着飞过来,只打得头上身边的树叶"刷刷刷"往下掉。黑脸排长命令大家边跑边还击,于是战斗越发激烈了,尤其是周小山,手指一扣枪声一响跟着就响起敌人的惨叫声,竟弹无虚发枪枪夺命,引得大伙偷出空来直跷大拇指。
可是敌人还是紧追不放,而且人数越来越多、火力越来越猛,不断有战士倒在血泊中,战斗异常惨烈。
当再次打退了敌人的疯狂进攻后,黑脸排长冷静地审视了一下己方的情况,竟发现除了那名俘虏,只剩下他自己、周小山和另外一名战友了,而且四个人都受了伤,他和那名战友是胳膊受伤,俘虏脚受了重伤,周小山伤得最重,右大腿血肉模糊,连行动都困难了。
黑脸排长快速说道:"我们中必须有一个人留下来拖住敌人,以掩护其他战友突围。"
那名战友说:"排长,干脆把俘虏杀掉好了,这小子受了伤,我们背着他跑不快……"
黑脸排长坚决地摇摇头,说:"我们冒险深入为的什么?不就是侦察敌情吗?这小子是个军官,肯定知道不少秘密,有了他就能减少战友们更大的伤亡。好了,别说了,现在我命令,你们俩背着这小子撤退,我留下来拖住敌人。"
留下来意味着什么谁都知道,周小山突然叫了起来:"不,我留下来,排长,你不是一直对我看不顺眼吗?现在我留下来可称了你的心了。"
黑脸排长眼一瞪,刚要发火,周小山又说了:"排长,我这是气你的,实际上非我留下来不可。你瞧我这腿,我还能跑吗?更甭说背人了。"
这时突然枪声大作,显然敌人又开始进攻了,黑脸排长还要说,周小山竟发起火来,叫道:"再不撤就没机会了,你想完不成任务吗……别忘了代我在妈面前尽一份孝……"
另一名战友也争着要留下来,猛听得黑脸排长咬着牙一声命令:"别争了,就周小山留下来,周小山,我命令你一定要活着回去!"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黑脸排长忽然哽咽了,然后三人一齐扔出一排手榴弹,在敌人的惨叫声里、在冲天的硝烟中,黑脸排长和战友把所有子弹留给周小山,背着俘虏快步撤退了……他们跑出好远还听到身后响起零星的枪声。
3.谁让我们是兄弟更是战友呢?
黑脸排长和战友拼死拼活地背着俘虏往回跑着,当终于看到有战友冲上来迎接时,两人再也撑不住,双双倒了下去,黑脸排长只来得及说了一句:"快去营救我的战友、我的兄弟,周小山……"
不知过了多久,黑脸排长醒了过来,是军医把他抢救了过来,那个一同出生入死的战友也被救活了,黑脸排长一醒来就不顾护士的强烈反对,拔下输液针强撑着来到营房外,朝敌方久久地凝望起来……
就这样像雕塑一样也不知站了多久,黑脸排长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绝望,越来越悲伤,几乎都要崩溃了,就在这时忽然听到身后有个微弱的声音响了起来:"排长……"
黑脸排长像给钢针狠刺了一下似的惊跳起来,猛回头,面前站着一人,黑黑瘦瘦的,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包扎着洁白的纱布,不,这人不是站着,而是用双拐夹在胳肢窝里撑着,他不是周小山又是谁?
周小山满脸自豪地说:"我没有浪费一颗子弹,一个人一杆枪射杀了好几十个敌人,结果老半天工夫他们才像蜗牛一样行进了一点点,就在我受伤多处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战友们冲过来了……刚才有首长说要为我请功哩,我没有丢你、丢咱英雄排的脸吧?排长,现在我理解你了,要不是你以前严格要求我,我哪能成为一个神枪手?排长……现在我可以叫你一声哥吗?"这一声"哥",叫得黑脸排长和周小山都眼泪直流。
黑脸排长抢步上前,踉跄着一把抱住周小山,这个钢铁汉子哽咽着说:"小山、小弟,你要是不回来,我怎么向咱妈交代啊?可谁让我们是兄弟更是战友呢?我不派你上前线又派谁?"
是的,黑脸排长也姓周,他和周小山是亲兄弟,战争年代队伍时常因为减员等原因重组,这么着亲哥俩就到了一起,可他们不想让战友们知道。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