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白云深处_小故事完整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一、送你一只狗为伴在湘赣交界九岭山脉深处,有个叫冷水冲的村庄。三四十户人家星罗棋布在山脚下、溪水边、田畴旁……这天,村里派团支书何全友来乡上接支教的老师。他原以为来山区支教的一定是个男的,见面时,想不到分到冷水冲的会是一名女教师,更想不到这女教师竟长得十分漂亮。他心里不由得暗暗惊讶。同这位省城来的女教师走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何全友有些拘谨,女教师则对满眼的青山绿水、奇花

白云深处_小故事完整版小说精彩章节

一、送你一只狗为伴
在湘赣交界九岭山脉深处,有个叫冷水冲的村庄。三四十户人家星罗棋布在山脚下、溪水边、田畴旁……
这天,村里派团支书何全友来乡上接支教的老师。他原以为来山区支教的一定是个男的,见面时,想不到分到冷水冲的会是一名女教师,更想不到这女教师竟长得十分漂亮。他心里不由得暗暗惊讶。
同这位省城来的女教师走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何全友有些拘谨,女教师则对满眼的青山绿水、奇花异果觉得新奇。交谈中何全友知道这女教师叫华美,是省师范大学的应届毕业生,这次响应学校号召,来偏远山区支教两年。华美也了解到冷水冲小学只有22名学生,设有一至四年级,五、六年级的学生则要到相隔三里的邻村的完全小学上学。公办教师都不愿来这离乡镇有二十多里山路的山旮旯任教,学校原来有一名本村的女高中生教书,去年她出嫁到县城,这学校也停课了。华美听了这些,许久没有说话,心里异常的沉重。"现在可好了!来了老师,细伢子又可以读书了!"何全友的话慢慢多了起来,爬上牛头岭,望着满山绽开的山花,他情不自禁地唱起来:"一条山路通上天,如今已是幸福年。一年一新日子好,满山满岭红杜鹃。"听着何全友欢快的山歌,华美的心情也豁然开朗。
走过了土笼坑,又过了分水坳,下完了打石窝,透过轻纱般的云雾,华美隐隐约约看见了屋宇,看见了土墙,看见了牛栏,再走到白果树下,整个村落就出现了。支教老师今天会来,村委会主任宋大雄领着村民们早早的就聚拢到小学前迎接。
华美刚来到这里时,一切都感到陌生和新奇,每天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山里人的穿戴饮食,风俗民情。等到慢慢熟悉环境以后,又觉得十分寂寞。上课时,面对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她心中充满了快乐。可是放学后,特别是夜晚,这种寂寞感简直令人窒息。
这天,何全友从几十里外的亲戚家抱来一条半大的狗。他一踏进冷水冲,就把狗放在晒场上,揪着狗的顶花皮,扳起狗头,神气活现地对乡亲们夸耀:"看这小家伙,嘴巴短,鼻子大,两根老虎须,是条好狗。"
大伙围拢过来看热闹,这条狗确实长得威猛:猴子头,老虎眼,豹子身,脚杆弯弯如硬弓,四只雪白的爪子支撑着漆黑的身躯,鼻孔两旁只长有两根须。当地人对狗须有"一龙二虎,三猫四鼠"的说法。内行人一看便知这是条好狗。乡亲们个个啧啧喝彩。
当天,何全友牵着这条狗来到了学校。狗一见华美,就"汪汪汪"狂吠起来,吓得华美脸色突变,双手乱晃,大声惊叫。何全友轻轻踢了狗一脚,大声呵斥:"不要叫,这是华老师!"狗果然听话,立刻对华美摇头摆尾的。何全友笑着对华美说:"华老师,我想送你件礼物。"华美望着两手空空的何全友,心里挺纳闷,不知他要送什么礼物。
何全友指着脚边的狗说:"我想送你这只狗为伴。"华美心有余悸,连忙摆手:"哎呀,我怕!我不要狗!"何全友笑笑,宽慰她:"你不用怕,只要你与它处熟了,它就是你最好的朋友。其实,狗是最通晓人性的动物,也是最讲情义的动物,相处久了,你就会知道的。"
华美收下了这特殊的礼物。她担心狗逃跑,就用绳子把它牢牢拴住。六畜六熟,不管什么**,关它六天就熟悉了环境。开始,这狗也想挣脱而去,可是到了第六天,真个服服帖帖安下心来。华美试着将它放开,它不但不跑,反而后脚一竖,前脚屈到颈脖下,"唔唔"地立起身向华美讨好卖乖。华美乐了,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猛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华美与猛子的感情也与日俱增。上课时,华美在课堂上讲课,猛子就乖乖地蹲在教室门口,和学生们一样,聚精会神地望着华美。下课了,华美走出教室,猛子就"呼"地蹿过来,时而立起身子,时而趴在地上打滚撒欢。假日里,华美或是去家访,或是闲踱村头,或到田间踏青,猛子都形影不离,活脱脱一个好伙伴。有猛子为伴,华美不再感到寂寞了,对关心体贴自己的何全友也有了好感。
二、你坏了我的好事
村里没办食堂,有来驻村的工作组,都由村干部轮流供饭。华美到冷水冲后,村主任宋大雄安排她在自己家里吃派饭。宋大雄一家像对待自家亲人一样热情款待华美,每顿四菜一汤,天天变着花样搭配菜肴。吃饭时,华美望着桌上香喷喷的饭菜,心里真的过意不去。
国庆节放长假,宋大雄的丈母娘满80岁,婆娘茶花就带着读四年级的儿子小宝回娘家给母亲贺寿。宋大雄要弄饭给华美吃,就没去。
这天吃晚饭时,宋大雄特地清蒸了一只野鸡,红烧了一碗野兔,让华美尝尝山里的野味,还温了一壶米酒。华美开始以为喝点米酒不碍事,谁知这米酒里掺了包谷酒,喝着口味好,但酒劲极大,后发制人,胜过白酒。几碗下肚,华美就脸上发烫浑身发热,头开始昏眩,不一会儿就不省人事。宋大雄发了慌,赶紧把华美抱到床上。明亮的灯光下,他着迷地望着华美微烫的卷发,白里透红的脸庞,丰满的身躯,尤其是高耸的乳房,双脚再也挪不开步了,只觉得热血沸腾,心旌乱摇,见四下无人,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迷迷糊糊中,华美觉得有一张热烘烘的嘴在脸颊上乱啃,胸部也有一双手在乱摸。她想挣扎,但人软绵绵的,接着,像有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自己身上。这时,她惊醒了,睁眼一看,妈呀!竟是宋大雄那张涨得通红的脸。她吓得大叫:"救命呀!救命呀!"宋大雄慌了:"不要喊,不要喊,我不会伤害你,只是想……""无耻!不要脸!"华美极力反抗,但浑身绵软无力。宋大雄正要乘势去脱华美的衣服时,突然后背有一只黑黝黝的东西"呼"地蹿了上来,一下咬住了他的衣领。宋大雄扭头一看,哎呀!我的妈,是一条大狗!只见猛子张开血盆大口,龇开白森森的牙齿,一条血红的舌头伸出老长。宋大雄吓得从床上摔下来,满面羞红的华美趁机挣扎着爬起来,跟着猛子跑出门去。宋大雄垂头丧气地坐在床上,拍打着床沿骂:"这该死的**,你坏了我的好事!"
第二天,华美气得早饭也没去宋大雄家吃,中饭又饿了一餐,到了晚上,实在饿得不行了,才无奈地来到何全友家。何全友一见华美的神色,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华美开始羞于说出口,只是摇了摇头。何全友又问:"是人不舒服?"华美眼里泪水流了下来,低着头说:"我再也不到宋大雄家吃饭了!""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何全友一头雾水。华美再也忍不住了,哭诉道:"宋大雄是个猪狗不如的**!"何全友张着嘴瞪大眼睛听完华美的控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华美提出想返回省城时,何全友苦苦挽留:"华老师,你留下吧!宋大雄对不起你,你可以恨他,可冷水冲的细伢子需要你啊!这件事我一定会向乡里反映,绝不会放过宋大雄这**,你尽管放心!"华美心想,支教才一个多月,自己就返城,别人会怎样议论自己?还有,冷水冲的学生没了老师,他们该到哪里上学呢?唉,还是再忍耐一下吧……想到此,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何全友这才放了心,又关切地问道:"你吃晚饭了吗?"华美哭丧着脸,有气无力地说:"我今天一餐饭也没吃!""啊!"何全友惊呆了,赶紧吩咐他娘重新涮锅做饭。华美吃完饭后,何全友好言安慰她:"不要再生气了,今后我一定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从明天起你就到我家吃饭吧,我娘烧的菜可好吃呢!"何全友关爱的话语温暖了华美冰冷的心。
当何全友到乡里反映这件事后,乡领导十分震怒,立即开会研究并作出决定:撤销宋大雄的村委会主任职务,由何全友代理。
由于这档子丢人现眼的事,当了12年村干部的宋大雄被撤了职。他除了懊悔,还对何全友的告状怀有一肚子的怨气,但又奈何他不得,对华美更不敢再有非分之想,于是,他将满腔怒火撒在猛子的身上……
三、打死你这**
宋大雄丢了官,整天无精打采,闷闷不乐,只想寻个机会狠狠收拾猛子,以解心头之恨。
这一天,机会终于来了。宋大雄家里瘟了一只老母鸡,他拎着老母鸡往学校门口一扔,躲在一棵树后偷偷观看。这时正是上课时间,猛子蹲在校门口,看见地上有只鸡,不禁来了兴趣,奔跑过来。趁猛子低头正要咬死鸡时,宋大雄突然用一根绳子套住了猛子的脖颈,然后一路拖着回到了自家的厨房后面,把猛子拴在一棵枣树上。猛子凄厉地嚎叫,疯狂地挣扎,但无法挣脱。宋大雄口里痛骂:"打死你这**!"手中挥动竹条,暴风雨般抽打着。猛子跳跃着,哀嚎着,想方设法躲避着,但始终没有博得宋大雄半点同情。茶花从菜地回来,见丈夫正在打猛子,急忙过来劝阻:"你发什么癫,平白无故的打华老师的狗!"宋大雄当然不好明说,只是气恼地说:"我就是要打!我就要打死这**!""不行,不能打华老师的狗!"茶花要夺宋大雄手中的竹条,宋大雄大嚷:"死婆娘,你坏我的事,我连你也一起打!"茶花只得躲开,不停地叹气:"造孽呀!造孽呀!"
这时,猛子绝望了。它发出撕心的呜咽,眼皮下拖出两条粘乎乎的泪痕。见宋大雄还不停地抽打自己,它发狂了,几次要冲过去咬宋大雄,然而,绳子把它牢牢拴住,它只得无奈地哀嚎。
宋大雄见猛子不但不服软,反而要咬他,更是来了火,从厨房内寻来一根拨火棍,劈头盖脸朝猛子一顿痛打。猛子躲闪不及,挣扎了几下后,慢慢地倒在地上,四脚抽搐了一会就不动弹了。见猛子被自己一气之下打死了,宋大雄也发了慌,望着死狗愣怔了好一会,心中暗想,这事可不能让华美发觉,否则她一定会同自己拼命的。干脆用火燎了,红烧几大碗,吃进肚子里,神仙也不会知道。想到此,他解开狗脖子上的绳子,然后到牛栏去拿稻草来火燎狗毛。等他抱来几把稻草时,只见猛子先是"咕噜咕噜"呼气,扭动着身子,接着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看着猛子起死回生,宋大雄简直呆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猛子全身往后一沉,扯长身子猛地一跃,纵过了宋大雄的头顶,后脚还在他肩膀上蹬了一下,借着力跃过了两堆码成短墙似的劈柴,然后飞也似地朝黑风谷奔去……
原来,这狗是土心。猛子刚才没有伤着内脏,它躺在地上苟延残喘,吸收了一阵地上的精华灵气,就复活了。宋大雄像是做了个噩梦一般,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青布衬衫被撕破了一大片,肩膀上清晰地现着几道鲜红的爪印。
自从这次人狗打斗后,牛高马大的宋大雄大病了一场。
四、猛子你在哪里
猛子的失踪让华美急坏了,一连三天,华美放学后就去找猛子,可寻遍了冲里的每一个角落,就是不见猛子的踪影。茶花见华老师焦急万分的样子,就告诉她说猛子好像跑到黑风谷去了。华美想不通猛子为什么会离她而去,常常一个人面对大山发呆。周六放假,她再也忍不住对猛子的思念,决定进山去寻猛子。
黑风谷是冷水冲旁最为险恶的山谷,虽是初夏时节,这里仍是寒气袭人。泉水里漫上来的习习凉气和迎面吹来的阴飕飕的山风,使华美一进山口就禁不住打了几个寒战。
华美在路旁捡了根木棍壮胆,一路上谷底两边都是高高的山岭和苍天古树,手臂粗的山藤巨蟒似的在树上缠绕着。太阳很难照射到谷底,雾气散得很慢,朦朦胧胧的景象使得谷底阴森森的。远处不时传来麂子"嗷嗷"的叫声,近处从草丛中突然扑棱飞起一只野鸡,华美浑身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后背直冒冷汗。
处在极度惶恐之中的华美不禁想打退堂鼓,但这个念头在她脑际中转瞬即逝。她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坚持住,说不定猛子就在前面。如果此时放弃,自己将要后悔一辈子。
华美加快了步伐,一边走,一边焦急地大声呼唤:"猛子,你在哪里?"但是,除了山谷回声,剩下的只是一片死寂。
进到谷底深处,脚下的路越来越难走。华美一手拄着木棍,一手扯着路旁的树丛枝桠,艰难地踽踽前行。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响动。华美循声望去,透过灌木丛,她隐约看到一个黑影朝她的方向跑来。她心中一阵紧张,再定睛细看,是猛子,是她的猛子!她情不自禁大声喊着:"猛子——"猛子也看见了主人,欢快地扑过来,立起后脚,前脚搭在华美身上,喉咙里发出"唔唔"的响声,像是在向主人倾诉出它心里的委屈和愤懑。几天不见,它比原先瘦多了,毛色也枯涩了。华美抱着猛子,难过得流下了眼泪,猛子也泪眼汪汪,像一个久别的孩子见到了父母一样。
找到了猛子,华美心情由阴转晴,开心地带着猛子回家。一路上猛子忽而前忽而后地撒欢。快要走出谷底时,突然,一头浑身黑黝黝长嘴巴极像猪的野兽"呼哧呼哧"低着头迎面走来。这是头野猪,华美没有见过,心中一惊,暗暗叫苦:"不好!不知是什么野兽?"正想蹲在灌木丛后不让野猪发现时,猛子头一次遇上这种庞然大物,不知个中厉害,大声吠着勇猛地冲了上去。华美想制止,可是来不及了。野猪抬起头,看见了对面的人和蹿过来的狗。野猪并不惊慌,前弓后沉站稳了桩,龇开獠牙,缩头拱嘴准备迎击。猛子不顾死活扑上去,等猛子冲到跟前,野猪长嘴一拱,把猛子打出丈余远。猛子就地一滚,又凶狠地冲上去,在野猪脚杆上狠咬了一口。"呜——"野猪发怒了,用獠牙朝猛子顶去,猛子躲闪着跑开了。不见了猛子,红了眼的野猪又朝华美扑过来,.华美吓得大叫,慌忙将手中的木棍扔过去。趁野猪惊惶之时,她手脚并用,好不容易爬上了一棵老松树。野猪昂起头朝华美大吼一声,随即就在树蔸下拱起土来。
猛子从来没遇过这么凶的对手,加上刚才结结实实摔了一跤,再也不敢大胆进攻,只在一边发狠地吠叫,趁野猪不留意时蹿过去,偷袭一下又退回来。野猪根本不把猛子放在眼里,它好像知道猛子会来偷袭似的,每一次都轻易地挡开了。猛子无可奈何,只能傻呆呆地望着野猪拱树根。
华美胆战心惊地朝树下一看,我的妈呀!手指粗的树根已有三四根被拱出了地面。她面如死灰,急得大声喊:"猛子,快去村里喊人,快去!"
猛子似乎听懂了主人的呼喊,"汪"地叫了一声,然后箭一般朝冷水冲村庄射去……
五、快去救华老师
猛子从黑风谷一路狂奔而来。一进冷水冲,它就冲到何全友家,一边乱钻一边伤心地哀吠。何全友正在看书,突然看见猛子蹿了过来,不由得惊喜万分,在它头上亲热地轻轻拍了一掌:"好你个猛子,这几天跑到哪里去了?害得华老师到处寻找!"猛子不像往日那么撒欢,先是对着黑风谷的方向一阵狂吠,然后咬住何全友的裤管直往外拖。何全友纳闷了,以为猛子拖他去学校。当他出门正要去学校时,猛子即发急地将他往黑风谷的路上拖。顿时,何全友醒悟过来:华美在黑风谷出事了!
片刻也不能耽误。他赶紧从屋内取来一面铜锣,站在门口边敲打边大声呼喊:"快去黑风谷救华老师——""快去黑风谷救华老师——"激越的锣声打破了村庄往日的宁静,村民如同听到号令一般,纷纷抄起扁担、锄头,步履匆匆往黑风谷奔。有几个中年级的胆子较大的男同学听说华老师出了事,也拿起柴刀跟着大人去救华老师。
有猛子在前面领路,人们很快就来到了华美遇险的山旮旯。一看这场面,人们顿时吓得大惊失色:这棵松树已被野猪拱得东倒西歪,摇摇欲倒。华美抱着树干,面如土色,满头大汗,口里声嘶力竭地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敢向前,只是对着野猪狂吠。野猪停止了拱树根,发怒地转向前来救援的人们。何全友正要挥着柴刀过去与野猪搏斗,身后赶来的宋大雄拦住他:"这很危险,还是我用鸟铳来收拾它吧!""你也来了?"何全友心头一热。宋大雄也不多说,只是点了点头。原来,他听说自己的儿子小宝也跑来了,唯恐有闪失,抄起鸟铳来保护儿子。宋大雄端起鸟铳,瞄准野猪扣下了扳机。但这一铳威胁不大,轰然一响的铁沙并未伤着野猪的要害,只是在它的身上击了几个小洞。"呼——"受惊的野猪发威了,瞪着恶狠狠的小眼睛,跳起来纵身朝宋大雄扑了上来。装硝已来不及了,危急之中,宋大雄扬起鸟铳朝野猪狠狠砸去。野猪头一摆,鸟铳砸在它的腰上,几乎是同时,野猪长长的獠牙一挑,正刺中宋大雄的腹部,顿时血糊糊的肠子流了出来。宋大雄"哎哟"一声,"扑通"倒地。见此惨景,人们吓住了,只是挥动工具嚷叫,并不敢向前。
这时,猛子却忘了恐惧,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冲了上去。野猪又是用獠牙一挑,将猛子撂倒在地,然后在猛子身上一阵乱咬。何全友趁野猪低头撕咬猛子时,一个箭步从野猪身后扑上去,挥起锋利的柴刀,朝它的头部奋力砍去。由于用力过猛,柴刀深深地砍进了野猪的脑袋。野猪头顶着柴刀痛苦地踉踉跄跄在原地打转,血汩汩地直往上冒,不一会,就像塌方似的轰然倒下。
何全友将惊魂未定的华美抱下树。华美不等站稳,就跌跌撞撞过来跪在奄奄一息的宋大雄身旁,流着泪说:"宋村主任,感谢你来救我!"宋大雄脸色苍白,愧疚地说:"华、华老师,我对不住你!我做了坏事,猛子……是被我打进黑风谷的。还有,我对你那样,你对我细伢子还这么好,我、我有愧啊……"尽管宋大雄没有明说,可华美心里明白这回事。几天前,放学时小宝突然肚子痛,华美背着他回去,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当时宋大雄就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弥留之际,宋大雄还惦记着这件事。华美宽慰他:"我是老师,不管是谁的孩子,只要他是我的学生,我就要尽到老师的责任。"宋大雄突然一阵激动:"冷水冲的细伢子能有你这样的老师,真是福气啊……"说着,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宋大雄死了。尽管他对华美犯下了深深的罪孽,但在生死关头,又为冷水冲人做出了榜样。人们原谅了他,为他的不幸而伤心难过。
猛子也静静地躺在地上,身旁是一滩鲜红的血液。华美面对心爱的狗伴,禁不住又热泪盈眶,一遍又一遍撕心裂肺地呼喊:"猛子!我的猛子!"当她要求何全友将猛子扛回家时,何全友摇摇头,若有所思地说:"还是将它葬在山里吧!"华美默默地点点头。何全友脱下身上的T恤衫盖在它身上,只露出狗头,然后又砍了些松枝铺上去。
六、让我同你作伴
村民们抬着宋大雄的尸体回到冷水冲,天渐渐黑了下来。华美正在何全友家吃晚饭时,觉得饭桌下有个毛茸茸的东西在脚边蹭来蹭去。华美放下饭碗,弯腰一看,"哎呀!猛子,我的猛子!"华美激动不已。猛子从桌子下钻了出来,只见它神情委顿,伤口处血肉模糊。何全友急忙找来毛巾和药水,替它擦拭血迹并上药,感慨地说:"幸亏在黑风谷没有立即扛着它回村,让它躺在地上歇了一阵。"
刚才在黑风谷,何全友不让把猛子扛回来,就是心存一线希望,想不到猛子如此命大,又一次奇迹般地复活了。
这次在黑风谷的危急关头,何全友、宋大雄和村民们还有猛子,一起救了华美,华美心里深深地感激他们,尤其是对何全友,她发觉心里不知从何时起竟爱上了这个勤劳聪明的年轻人。
支教两年转眼就要结束了,母校这次选择20名应届毕业生支教锻炼,结束后全部留校,安排在团委、学生处、政教处、招生办工作。华美原来是抱着"镀金"的想法来的,但真要离开冷水冲了,又依依不舍,总觉得离不开这里可爱的学生,离不开极有灵性的猛子,更离不开舍身救自己的何全友,但又不知何全友的想法……就这么思想斗争了几晚,最终做出了如期返回的决定。
华美离开的前一天,尽管放了暑假,但孩子们像往日上课一样,不约而同地按时来到学校,走进教室,一个个神情肃然,坐得端端正正的。当华美走进教室最后见一次孩子们时,孩子们"哗"地起立,整齐地大声喊:"华老师好!"华美十分感动,回道:"同学们好!请坐下。"可孩子们都没坐,而是变戏法似的从课桌抽屉里拿出一包包家长准备的笋干、香菇、茶叶、杨梅干、野猕猴桃糕等土特产,一窝蜂地拥过来放在讲台上。望着堆成小山似的礼物,华美忍不住鼻子一酸,泪水模糊了双眼。她哽咽着说:"同学们,我以后有空一定会来冷水冲看你们……"
送别的路上,何全友与两年前来接华美的情绪简直判若两人。他拎着提包,边走边想:华老师就要离开了,今后再也见不到她了。如果她能留下该多好!但是,人家是城里人,又是大学生,怎么能长期呆在咱穷山村哩!尽管他早就爱上了这位纯朴善良的女大学生,但一直不敢表露自己的心迹。华美也是满腹心事,郁郁寡欢。猛子见主人不高兴,知趣地低着头默默地跟在后头。
九岭山脉云海碧波在蓝天下涌动,莽莽苍苍的林海蒸发出一片缥缈的雾气,人走在其中,仿佛在云中穿行。
何全友一直没有说话,沉默地走着。突然,他深情地唱起来:"哥吹竹条妹戴花,我留妹妹骑竹马;山高路远马着力,驮到天边看彩霞。"华美听着这山歌,似乎明白了何全友的心思,心里涌起一种酸楚的感觉。
快要走出冷水冲时,路旁有一泓清泉。华美有些感伤,说:"全友,让我最后喝口冷水冲的泉水吧,今后在省城,再也喝不上这清凉的泉水啦!"何全友点点头,把提包放在青石板上。华美俯身清泉旁,用手捧着痛快地喝了几大口,立起身,正抹着嘴巴,蓦地,从草丛中蹿出一条毒蛇,狠狠地在华美的脚背上咬了一口,就倏地不见了。"哎呀,蛇!蛇!"华美吓得脸色发青,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何全友也吓坏了,但他很快镇定下来,扶着华美坐在青石板上,赶紧从自己穿着的解放鞋上解下鞋带,紧紧地扎在华美被咬伤的脚脖子处,然后用一只膝盖跪在地上,抬起华美的脚掌,要用自己的嘴来吸吮蛇毒。这种抢救方法真是太危险了,华美坚决不让何全友用口吸:"不行!这样你会中毒的!"何全友坚持要这样做,安慰道:"这种方法排毒最有效,只要我不吞下,就不会中毒!"当华美还要争执时,何全友急了,强行搬起华美的脚,去吸吮伤口,吸一口,吐一下。华美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真担心何全友中毒,同时也为他这种舍己救人的行动感激不已。她热泪盈眶,怦然心动,一种想法已经萌生。何全友吸了一会后,先用泉水漱了口,又寻来一块片石,在伤口处划破几道口子,接着双手掬泉水来冲洗。忙过一阵,才松了口气,说:"离乡上还有20里路,你今天不能再走了,还是先回村,在伤口处敷上草药,过几天好些了再走吧!"华美默默地点了点头。
猛子则焦躁地在草丛中不停地用爪子抓挠着,企图找出那条咬伤主人的蛇,为主人报仇。见何全友背着华美往回走,它赶紧跟上来,又快活地跑前跑后地撒欢。
华美伏在何全友的身上,感到何全友结实的背肌上散发出的热气正冲击着她的心扉。她心潮一阵阵涌动着……当再次望见远方熟悉的房屋,熟悉的土墙,熟悉的牛栏时,华美心头一热,柔声说:"全友,我……想留下!"何全友听到这句话,心里一个激灵,旋即回道:"好啊!你能留下,是我们冷水冲人的福气!"说着,又忐忑不安地问:"让我同你作伴,好吗?"华美没有回答,只是在他的颈脖上深情地吻了一下。
走在身后的猛子抬头看见了这动人的一幕,懂事地奔到前面,对着云雾缭绕的山村,"汪汪汪"欢快地大声吠起来……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