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公主妙计安天下_小故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丧人伦,尽凶残,昏君刘子业的千古骂名是注定了。但其姑姑,美艳无双的新蔡公主,在历史上又有何微妙地位?一、宫里送来口棺材"驸马爷,不好啦!"驸马何迈正和好友袁忆下棋,管家惊慌失措地跑进书房,喘着粗气道,"宫里送来一口,一口棺材!"何迈心里一惊,腾地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向前院冲去,迎头遇上手捧圣旨而来的太监,忙跪下听旨。只听太监宣读道:"上天不怜,人事堪哀,新蔡公主归宁之日,不幸暴病身亡,现归葬夫婿家

公主妙计安天下_小故事完整版小说精彩章节

丧人伦,尽凶残,昏君刘子业的千古骂名是注定了。但其姑姑,美艳无双的新蔡公主,在历史上又有何微妙地位?
一、宫里送来口棺材
"驸马爷,不好啦!"驸马何迈正和好友袁忆下棋,管家惊慌失措地跑进书房,喘着粗气道,"宫里送来一口,一口棺材!"
何迈心里一惊,腾地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向前院冲去,迎头遇上手捧圣旨而来的太监,忙跪下听旨。只听太监宣读道:"上天不怜,人事堪哀,新蔡公主归宁之日,不幸暴病身亡,现归葬夫婿家,望驸马节哀顺变……"
何迈像是当头挨了一闷棍,他怎么也不相信,妻子奉旨回宫省亲,只三天的工夫,人就没了?他脑子里一片空白,连太监走了也不知道,半晌才慢慢站起来,走向那口棺材想再看妻子一眼。这一看却把他吓了一跳,公主满脸是伤,根本辨不出模样。难道公主犯了大罪,在宫中被处死?何迈解开公主的衣服,想查看她身上的伤口,一看更觉得不对劲,公主脖子上那颗明显的黑痣不见了,只有一道淤青,分明是被勒死的。细看之下,何迈确认她根本不是什么新蔡公主!可皇帝为什么送来这具尸体,又为何说公主死了呢?
何迈越想越怕,越想越急。新蔡公主是南朝宋文帝刘义隆的第十个女儿,也是众公主中最漂亮的,那真是个人面桃花的美女。自从嫁给宁朔将军何迈,两人情投意合,日子过得十分美满,现在突遭变故,让何迈怎么受得了,无论如何他也要查清真相。
"何兄,节哀啊!人死不能复生……"袁忆在一旁劝慰道。
何迈这才想起好友,连忙恳求道:"袁兄,你是侍中大臣,常在主上身边,帮我想办法混进宫去,我一定要查明真相!"
袁忆沉吟片刻,道:"我和宫里的管事太监承喜有过命的交情,他一定会帮忙的,我这就去找他,你就在家等消息吧。"
二、太庙里演荒唐事
天擦黑的时候,承喜来了,还带来一套太监的衣服。一番乔装打扮后,他带着何迈混进了宫。刚进宫就有小太监告诉承喜,皇帝要在新兰苑夜宴,要他赶紧安排宴席。承喜带着何迈立即往新兰苑而去。
来赴宴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当朝新皇刘子业,另一个赫然就是新蔡公主!何迈的心顿时紧张得怦怦乱跳,原来皇帝谎称公主病故,是为了悄悄把她留在宫中!只见刘子业嬉皮笑脸地说:"美人姑姑,和朕喝一口交杯酒吧?"
公主冷冷答道:"论公理,您是圣驾万尊,我是何迈之妻,自古君不戏臣妻;论私理,咱们是亲姑侄,还要讲究个人伦!圣上可别太过分了,就算我皇兄已经归天,皇嫂还在呢,我可要去找皇嫂评评这个理!"
话音刚落,有太监禀报,太后病情恶化,请圣上前去探视。刘子业不耐烦地挥挥手,一撇嘴说:"探什么探,这等小事,还让朕心烦!"说着,转身嬉笑着对新蔡公主说,"美人,干吗这样盯着我看,是不是越看越亲啊?"新蔡公主气愤地把脸扭向一边。刘子业继续道:"既然你不想喝交杯酒,那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跟我来!"
推推搡搡地,刘子业居然把公主带到了太庙。这里供奉着南朝宋的历代皇帝,第一位就是开国皇帝刘裕,刘子业指着刘裕的画像说:"都说你是个大英雄,我看也就勉强凑合。"然后指着第二任皇帝说:"瞧你长得一脸福相,怎么就被自家人砍掉了脑袋呢?"说罢,又指着刚刚死去的爹刘骏说:"你鼻子上有疱,怎么不见了?来人呀,拿笔墨来!"
太监端上笔墨,刘子业让把他爹的画像取下来,然后拿起笔,蘸上墨汁,照着鼻子就点,画像上顿时染了一大块黑斑。刘子业满意地点点头,让把画像重新挂好,扭头对新蔡公主说:"怎么样,有祖宗做媒,咱俩就在这儿成就好事吧?"边说边伸出手来,吓得新蔡公主转身就逃,两人围着大殿一个跑,一个追,刘子业边跑边笑,嘴里喊着:"我那亲亲的小姑,别害臊嘛,来让朕抱一下,就一下。"
宫女侍卫无不目瞪口呆!太庙是什么地方,只有皇家子孙才有资格进来祭拜,进来必须毕恭毕敬,出气都不敢大声,现在被刘子业这样亵渎,竟成了嬉戏调情的场所。
站在外面的何迈更是气得快爆炸了,要不是周围环绕着一排武功高强的侍卫,他早就冲进去了。只听刘子业喘着气说:"想不到你跑得还挺快,这游戏好玩,今天就到这儿,明天再想个更好的地方。"他总算放了新蔡公主一马,让她回长春宫休息,并派人严密看管,自己也回转了寝宫。何迈见妻子暂时没事,连忙出了宫,径直奔向江夏王义恭的府门而去。
三、义恭府门搬救兵
义恭是当朝除皇帝之外最有权威的人,也是开国皇帝刘裕唯一还健在的亲生儿子。论辈分刘子业该叫他叔爷爷,年轻时也曾南征北战,是当之无愧的当朝第一元老,也是刘子业唯一惧怕三分的人物。
何迈跪在义恭面前一顿哭诉,义恭气得胡子乱颤:"这个刘家不孝的子孙,越来越不像话了。不要哭,这件事我管定了!"
当下,义恭秘密通知戴法兴、巢尚之、严师伯、柳元景、袁忆等朝中几位重臣前来相会。几人在密室中一商量,都同意废黜刘子业的皇帝位,改立他弟弟刘子鸾为皇帝。兵贵神速,义恭当下分派好任务,决定明晚就动手,先把刘子业控制起来,再逼他退位。
何迈兴奋得一夜没睡,一大早就派出几拨人去打探消息,自己在家专候佳音。好不容易挨到下午,突然,派出去的人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报告说大事不好,几位大臣的家都被抄了,戴法兴、巢尚之大人当场被杀,江夏王义恭也被抓了。何迈顿时像掉进了冰窟窿,这时管家提着一包盘缠跑进来说:"驸马爷,还等什么,快跑吧!"几名随从簇拥着何迈从后门出府,逃出了京城。
何迈躲到朋友家的庄园里住了半个月,派出去打听消息的李二终于回来了,此番密谋起事的几位大臣几乎全被满门抄斩,江夏王义恭及其子女也未能幸免。何迈把牙根咬得咯咯响:"这个昏君,竟然连刘家的血脉也不放过!"说完不禁流下了眼泪,忽然他想起一个人来,忙问,"袁兄怎么样了?"李二说袁忆大人逃出京城,现在下落不明。何迈心里总算得到一丝安慰,命人摆下香案,跪在死者牌位前发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管家突然带着一个穿斗篷的人来到何迈面前,等他脱掉帽子露出脸,何迈立刻喜上眉梢,来人正是袁忆!袁忆告诉何迈,刘子业不知从哪儿听到了消息,抢先一步动手,要不是自己跑得快,下场也和那几位大臣一样。
何迈说他正四处搜罗人才,打算聘请武林高手进宫去刺杀刘子业。袁忆正好认识几位肝胆相照的武林朋友,于是马上飞鸽传书。不几天,庄里已经汇集了五位身怀绝技的侠客,何迈非常高兴,有这几个人和自己一块去,加上宫里太监的接应,刺杀刘子业应该不成问题。
四、皇宫大殿丧人伦
端午节,皇宫里张灯结彩,大摆筵席,皇帝刘子业让新蔡公主陪同赴宴,刚进景阳宫门,就见大殿下的廊柱上绑着几个人,身上衣服几乎被抢光,新蔡公主不愿多看,刚要低头走过,只听有人喊她小名,新蔡公主抬头细看,被捆的竟然是她的二哥,三哥和五哥,他们站在泥水中,旁边还有一个猪食槽,里面有剩菜剩饭。刘子业一笑说,看看这几头我新养的畜生,这个是猪王,这个是驴王,这个是贼王。刚才叫你的是那头贼王,你要跟他说话吗?边说边拿起太监手中的鞭子抽打五皇叔,赶着他吃石槽里的饭菜,新蔡公主不忍再看,扭头向大殿中奔去。
刘子业坐在大殿上面,让新蔡公主坐在他旁边,公主往下一看,又是一惊,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宴席分左右两排一面坐在是刘子业的亲信,新近提拔的官员和他的禁军统领,一面坐的竟是王妃和各位皇叔的女儿,儿媳儿。只听主事太监喊了一声,开宴。宫女们马上端着盘子进来,给每人面前送上一道食物。大家看盘子里的东西都不认识,圆圆的裹着蜜糖,吃起来有点肉味儿,刘子业见大家心里疑惑,得意地说,今天是端午节,这是我发明的肉粽新品,名叫鬼目粽,这粽子做起来可不大容易,得把人眼蒸熟以后,用蜜腌渍三天方成,大家说好吃吗?
听他这么一说,许多人立刻呕吐起来,刘子业也不理会,继续说,朕让你们吃这么精美的食物,是为了庆祝这次打了大胜仗,一次具有安邦定国意义的大胜仗,有一群乱臣贼子妄图篡夺皇位,已经被全部剿灭,他们是大臣戴法兴,巢尚之,严师伯,柳元景,皇祖叔父义恭,皇叔昶,皇弟子鸾。还有他们的亲信党羽和子弟,你们刚才吃的就是他们的眼睛,另外驸马何迈竟敢带人进宫行刺,已经被当场处决,他的眼睛也做成了鬼目粽。说到这儿,他转向新蔡公主,你刚才吃的就是。又转向众人说,此次大捷,全靠侍中袁忆出谋划策,腾要对他特别封赏。
原来十六岁的刘子业,是个喜欢追求刺激、逆反心理很强的少年皇帝,他刚刚登上帝位,怕那些老资格的皇亲国戚和大臣碍手碍脚,自己不能为所欲为,就和袁忆想出这个连环计:先把新蔡公主扣在宫中,然后故意放何迈进宫刺探情况,何迈了解情况后,必定找义恭申诉,义恭定会带领其他大臣反对刘子业,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动手除掉他们。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何迈从头到尾都被利用了。
何迈出逃后,袁忆穷追不舍,找到了他隐藏的地方,假装同意行刺刘子业,其实他介绍的几个人都是宫中的侍卫。他们把何迈骗进宫,突然反目,何迈猝不及防,遇害身亡。
杀掉这些人,朝中已经没有能对刘子业构成威胁的力量,可袁忆又说,几位皇叔也不能轻易放过,如果他们暗中筹划,大臣们还是会跟着造反。于是刘子业把几位皇叔抓来拴在大殿下,管他们叫猪、驴,不让穿衣服,吃饭只能用猪食槽,想用这种办法把他们慢慢折磨死。
新蔡公主没等刘子业说完就昏了过去,当她醒来时,耳边一片尖叫声,大殿里已经乱成一团,刘子业正指挥着参加宴会的男人们去脱女人的衣服,甚至怂恿他们凌辱这些王妃和郡主。四皇子去世后,留下年轻的江王妃,今天也被邀请参加宴会,她性情刚烈,奋力挣脱之后冲到刘子业面前,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
刘子业恼羞成怒,派人抓来了江王妃的三个孩子,威胁说只要同意当众被凌辱,就放了她的孩子。王妃气得两眼喷火,大声骂道:"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我变成厉鬼也要掏出你的心肝看看是什么颜色的!"说完纵身往殿柱上撞去,登时撞得脑浆迸裂,气绝身亡。
刘子业看见了血,不住口地喊晦气,宴会也草草收了场。
五、梦里恶鬼来索命
新蔡公主三天没有吃饭,刘子业也没来打扰她,而是忙着带领一帮爪牙,肆意凌辱伺候过先皇的嫔妃和宫女们,皇宫里终日充斥着女人们的惨叫声。
第四天,刘子业来到长春宫,只见新蔡公主已经梳理一新,容光焕发。刘子业顿时淫心大起,一夜过后,刘子业立马册封她为贵妃,怕天下人笑话,公主不再姓刘,改姓谢,宫人们都得叫她谢娘娘。从此两人出双入对,形影不离。
数月过去。这天晚上,刘子业刚刚睡着就觉得有人碰他。睁眼一看,一个身穿白衣、长发披肩的女鬼,鲜血淋漓地站在他面前幽幽地说:"我是江氏的鬼魂,还我命来!"说着伸出长长的指甲向他抓来,吓得刘子业一下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见新蔡公主正用手巾给他敷头,连忙问:"爱妃,你听到什么动静没有?"新蔡公主说:"我正睡着,听到主上大叫一声,连忙起来,叫你也不应,赶忙传太医抢救,别的什么也没看见。"
刘子业心里纳闷,嘴上不好再多说什么,支吾几声掩盖了过去,让人知道自己被鬼吓昏,有失皇家脸面。
第二天晚上,刘子业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后半夜实在熬不过去,才抱着新蔡公主迷糊着了。突然,他又被一个奇怪的声音惊醒,激灵睁开眼,只听昨天那个女鬼在窗外说:"刘子业,还我命来,还我命来……"他一骨碌爬起来,使劲推醒熟睡的新蔡公主:"你听,你听到没有?"新蔡公主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问:"怎么了?听什么呀,没有声音呀!"
可那个女鬼还在重复着那句话,刘子业赶忙问伺候的宫女、太监,大家也都说没听到任何动静,吓得刘子业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让太监掌灯到窗外搜索,却没发现任何闹鬼痕迹。
从此只要刘子业一睡着就闹鬼,害得他夜夜提心吊胆,精神疲惫到了极点,无奈之下,想找人商量个对策,于是想到了老谋深算的袁忆。
袁忆听说闹鬼,眼睛转了几圈说:"我认识在天母山中修炼得道的天母四仙,身边带着一百个少女徒弟,打鬼消灾十分灵验,陛下可以召她们来作法,区区一个女鬼不在话下。"
刘子业立刻命袁忆找来天母四仙。为首的女巫说:"看陛下的气色是被仇家跟上了,必须找个长满竹子的清净园林作法,然后用竹箭射死这个女鬼,不过作法时除陛下之外,不得让任何男人靠近,因为男人身上阳气重,冲了女鬼的阴魂,就无法把她招来射死。"
刘子业听她说话的嗓音,就像踩到了鸡脖子一样难听,稍加思索就点头同意,让她们赶紧退下。
作法这天,刘子业来到郊外的华林园,除了随身伺候的宫女,其他禁卫军等在五里外戒严待命,所有大小女巫经过搜身检查,除射鬼用的竹制弓箭,不准携带任何利器。
刘子业走进竹林堂,法事正式开始。四个女巫先在祭坛前祷告四方,接着念咒、烧纸,折腾了半天,最后为首的女巫向徒弟们一挥手,百名少女一齐拉开了弓箭,只听女巫一声呼哨,少女们同时转身,对着坐在后面观看的刘子业,没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百支竹箭同时向他射去,顿时把刘子业射成了个竹刺猬。
六、借刀杀人连环计
就在刘子业疼得大喊大叫时,袁忆迈着方步出现了,他得意地对刘子业说:"圣上,对不起啦,我辛辛苦苦扶持你这么多年,不为别的,等得就是今天。"
"你,难道胆敢篡位不成!"
袁忆回答:"有什么不敢,你杀害亲叔祖、亲叔叔、亲弟弟,奸污亲姑姑、亲姐姐,霸占亲爹的女人,戏辱祖庙,戕害功臣,坏事做绝,我只不过步你的后尘而已。"刘子业忍着痛回答:"你胡说,他们根本不是我的亲人!"
刘子业做太子时,任性胡闹,几次差点被废除太子位,都是袁忆帮他出主意,说好话,才蒙混过关。刘子业非但不思悔改,反而对父皇怀恨在心。一次他又受了处罚,心里不服气,就找袁忆哭诉,袁忆叹了口气说:"毕竟不是亲生骨肉,就是不一样。"刘子业听他话里有话,逼着他说出实情。
袁忆说,刘子业的亲妈姓殷,本是大臣的妻子,一次进宫给太后祝寿,恰巧被皇帝看到,因为皇上垂涎她的美貌,当时就将她留在宫中据为己有,接着就找茬杀了她的丈夫。殷氏已经怀孕,皇帝不知道,册封她为美人,刘子业出生时,皇帝以为生下了皇长子,十分高兴,大宴群臣。
这件事惹恼了爱妒忌的皇后,设计害死了殷氏,还想害死刘子业,但终未能得逞。殷氏已经死了,刘子业就归皇后抚养,后来被册封为太子。
袁忆口中的真相,对刘子业而言,犹如五雷轰顶。刘子业本就对父皇、母后的管教十分不满,于是立刻信以为真,发誓要为亲生父母报仇。
此时,袁忆阴笑着道:"你本就是皇家正宗的血脉,什么亲生父母,那都是我编的,我看你小子太不争气,从来不听父母的话,就钻了个空子。处心积虑这么多年,就是要借你的手除掉所有的绊脚石,最后再杀了你,让你们刘家绝种,然后取而代之!"
其实,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最好时机,因为那几个被抓的皇叔还没有死,他们不死,袁忆做皇帝就名不正言不顺。可是,最近情况发生了变化,刘子业对他越来越冷淡,几次求见都吃了闭门羹,让袁忆感到事情有些不妙。
那天,袁忆又请求召见,好不容易得太太监传话,让他在颐和轩外等候,袁忆站在门外等了半天不见动静,见左右没人,他就往窗下凑了凑,只听屋里新蔡公主说,圣上,你不是讨厌袁大人吗?过几天降职的诏书就要颁下,见面岂不尴尬,不如让他回去吧。刘子业嗯了一声,接着就有太监出来说,皇帝今天不接见任何人,让袁忆回府。
这件事让袁忆下了决心,一定要快速行动,不然与皇帝的宝座就要失之交臂了。正好在这时,刘子业找他商量驱鬼之事,于是他就想趁机设法杀死刘子业,提前篡位。
刘子业虽然全身中箭,不过毕竟少女们力气不大,竹箭也不够锋利,因此并没有射到要害。但此刻,他心里的悔恨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想想自己年少无知闯下的祸端,和那些不可饶恕的罪孽,他越想越气,越想越悔,大叫一声,两手抓着肚子上的竹箭,猛力推了进去,血顿时像泉水般涌了出来,殷红的血迹,无法洗去他的罪孽,更无法弥补那心中永远的悔恨。
突然,喊声四起,满朝文武官员带着军队,拥着几们皇叔闯了进来,原来他们分别接到新蔡公主的密报,说袁忆预谋刺杀皇帝,速带兵围剿,同时,新蔡公主又让太监放了几位皇叔,袁忆的部队和党徒被一举拿下,大家拥戴二皇叔做了新皇帝。
当时,公主强忍失去亲人的痛苦,看出了袁忆篡位的野心,意识到王朝已经危在旦夕,于是她假意迎合刘子业,做了他的贵妃,然后慢慢收买周围的太监,宫女,让他都成为自己的人。她利用刘子业怕鬼的弱点,设计了闹鬼的骗局。又几次假传圣旨,拒绝袁忆的求见,并在颐和轩演了一场戏,其实当时刘子业根本不在场,袁忆果然上当受骗,这才一箭双雕,除掉了刘子业和袁忆这两个朝廷的祸害,新皇感念公主大恩,封她为义阳长公主,享受郡王待遇。
由于刘子业的种种恶行,已经没有资格进皇陵祖坟,就用一口薄棺把他草草葬在荒土岗上,连块墓碑都没有留下。人人都觉得他是个臭名昭著,恶贯满盈的皇帝,其实,他只是个被人利用的无知少年,如果他不那么任性和叛逆,或许能成为一代英主,流芳史册,可惜,他最终只留下了千古骂名。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