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文快讯 > 故事会

九枚硬币_小故事完整

作者:小豌豆 来源: 时间:2018-08-18 09:18:00

讲一则九枚硬币找到一个对象的故事。小伙子是江南化工厂的工人,姓薛,单名一个亮字。生得眉清目秀,相貌像演员,身体像运动员,每月基本工资加奖金,至少可得六十元。薛亮阿爸、阿妈已经去世,他一个人住在工厂集体宿舍里,无牵无挂,逍遥自在。可最近有桩事,使他非常苦恼。啥事?他眼看自己年纪二十九了,对象呢,却八字还没一撇。薛亮为啥不讨姑娘喜欢?原来,他用钞票太大手大脚,是厂里有名的"漏斗口袋",每月工资发下来,

九枚硬币_小故事完整版小说精彩章节

讲一则九枚硬币找到一个对象的故事。
小伙子是江南化工厂的工人,姓薛,单名一个亮字。生得眉清目秀,相貌像演员,身体像运动员,每月基本工资加奖金,至少可得六十元。薛亮阿爸、阿妈已经去世,他一个人住在工厂集体宿舍里,无牵无挂,逍遥自在。可最近有桩事,使他非常苦恼。啥事?他眼看自己年纪二十九了,对象呢,却八字还没一撇。
薛亮为啥不讨姑娘喜欢?原来,他用钞票太大手大脚,是厂里有名的"漏斗口袋",每月工资发下来,不到一个星期就花得精光,姑娘们见了都皱眉头,说他是浪荡公子,嫁给他要吃一世苦头。薛亮自己也想改掉乱吃乱用的坏习惯,可是他经不起朋友们撺掇,几句话一讲,口袋里的钱就"哗哗"地流出去了。
薛亮正苦恼时,车间里的团支部书记给他介绍了一位姑娘,是隔壁东南纺织厂的挡车工,姓吕名芳。姑娘品貌双全,百里挑一,可也有一个缺点——嘴巴上一天到晚好像装了一把锁,不爱讲话,二十六七岁了,也一直没有对象。薛亮在厂际活动交流时和吕芳照过面,现在热心书记一给他提吕芳这个名字,他立刻就想起是谁来了。他想:不爱讲话有啥不好,省得今后自己用起钞票来,旁边"叽哩咕噜"烦死人,所以他立刻就表示要与吕芳见见面。
这天傍晚,热心书记来给薛亮报喜讯,说吕芳七点整在幸福电影院门口第三个花坛的玉兰树下等他。叫薛亮千万不要失约。薛亮一听,喜得一头钻进宿舍就给自己打扮起来。你看他,先抹"美加净发蜡",后搽"丹凤珍珠霜",最后打开小皮箱,挑了一套挺括的银灰色夏装换上,然后对着镜子上照下照、左照右照,照个不停。
这一打扮,足足花了五十九分六十秒,薛亮一看手表,啊哟!已经六点四十四分,离七点钟约会只差一点点时间了,薛亮赶紧抬腿出门。谁知他前脚刚跨出去,后脚就退了回来。为啥?他想起钞票没带。于是赶快从换下的衣衫口袋里掏皮夹,一看,只有一枚两分的硬币;又去开抽屉,"稀里哗啦"一翻,翻出七枚一分的硬币;他急了,奔到床头边一掀枕头,唉,枕头底下只有一枚一分的硬币!
薛亮手心里拽着九枚硬币总共一角钱,在宿舍里急得团团转:自己只顾打扮,这么要紧的事情,怎么事先一点没想到准备呢?现在再出去借,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唉,只怪自己平时用钱没计划,现在"临渴掘井"还有什么用!可不去吧,薛亮又不舍得放弃这个机会,想到吕芳说不定已经在玉兰树下等自己了,于是只好把九枚硬币朝口袋里一塞,硬着头皮冲出门去。
薛亮赶到幸福电影院门口,朝第三个花坛那边一看,果然,吕芳已经等在那里了。薛亮连忙跑上去招呼:"吕……吕芳,真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吕芳没吱声,朝他轻轻一笑,算是回答,然后就要朝电影院售票处方向走去。薛亮一看,心里急了:啊呀,莫不是她想进电影院去看电影?我哪来钱买电影票啊?可第一次约会,总不能叫她请客!怎么办?
薛亮到底头脑活络,迅速朝电影院门口的广告牌瞥了一眼,然后对吕芳说:"吕芳,今天电影院放《三笑》,是个老片子,我看咱们还是去散散步吧?"
吕芳还是没有吱声,侧过脸来朝薛亮点了点头。
薛亮松了一口气,庆幸总算蒙过去了,但心里却还是"怦怦"直跳。为啥?今天口袋里总共只有九枚硬币,"后台"不硬,怎么不提心吊胆!特别是后来一路散步过去,看到满街的小吃店,五步一个、十步一家,好像都在朝他俩招手。前后左右,人家一对对情人手牵手,不是进这家就是进那家,薛亮心里越发慌。他偷眼看吕芳,见吕芳倒是连眼睛也不斜一斜,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不过他转念又一想:老是这样走下去,走得肚子饿了,不还是要出洋相吗?不如避开大街走小巷去,小巷里没有店铺,就不用担心花什么钱了。
主意一定,薛亮轻声轻气对吕芳说:"吕芳,大街上容易碰到熟人,咱们不如去小巷走走,好吗?"
吕芳依然没吱声,侧过脸来朝他点点头,薛亮心中一喜,于是就带着吕芳拐进一条小巷。
薛亮平时口齿挺伶俐,今天被九枚硬币一作怪,舌头就不灵了,走在小巷里,说话东一句、西一句,颠三倒四,加起来也不过讲了九句话。吕芳呢,本来就像个哑巴姑娘,见薛亮说话结结巴巴,以为他老实怯生,倒也对他蛮中意:不讲话,就这样走走,蛮好嘛!吕芳对薛亮的问话不是点头就是微笑,顶多喉咙里发一个"嗯"字。
不过,当走到第二条小巷口时,情形就变了。吕芳忽然开口问薛亮:"你口渴吗?"
完了,薛亮心里暗暗叫苦:这不是要吃东西的信号吗?
吕芳见薛亮不作声,就说:"我去买雪糕。"
说完,吕芳就往小巷深处走去。这时候薛亮才看到,小巷深处有一个小小门面的冷饮店,他心想:第一次见面,怎么好意思叫她请客?他只好硬着头皮跑上去,拦住吕芳说:"我去,我去,你在这里等着。"说完,拔脚就朝小巷深处跑。
那个冷饮店门面不大,货色倒蛮齐全,棒冰、雪糕、冰淇淋,样样都有。可要命的是,薛亮口袋里只有一角钱,一角钱买啥好呢?薛亮横算竖算,这个聪明人最后掏出五枚一分硬币,买了一支棒冰。然后跑回到吕芳跟前,气喘吁吁地说:"唉,真不巧,啥都卖光了,好不容易从人家手里让来一支棒冰,你吃吧!"说着,他就把棒冰朝姑娘手里塞。
吕芳见薛亮脸色绯红,鼻尖上冒着汗,觉得很过意不去,又听说这支棒冰是从人家手里转让来的,更感到情意深重,哪里肯去接呢?"你吃吧!""你吃吧!"他们两个人你推来、我让去,谁也不愿吃。眼看棒冰就要化了,吕芳突然红了脸,三下两下把外面的棒冰纸一剥,将棒冰"嗖"一下塞到薛亮的嘴巴里。顿时,薛亮嘴巴里一阵凉飕飕,心里却一阵热乎乎,可他一想到自己明明在骗人家,人家却这么真情待自己,心里就羞愧不已,脸顿时也红了起来。
两人穿过一条小巷,越过一座石桥,前边就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青春公园。可是薛亮一见公园,却像见了老虎一样,再也不敢朝前走了。这又是为啥?喏,还不是为了钱啊!要晓得,进公园要买票的,一张门票六分钱,我们这位相貌堂堂的薛亮同志,现在口袋里只剩五分钱,就是只买一张门票,都还缺一分钱哩!
此时此刻,真所谓"一分钱逼死英雄汉"了!小伙子慌忙拉了姑娘一下:"我们往回走吧,时间不早了!"
谁知这回吕芳不像上两次那样百依百顺了,她破天荒地开口道:"咱们进公园去坐一会儿嘛!"
薛亮顿时傻了眼,一时又找不出理由推脱,没办法,只好磨磨蹭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心里盘算怎么办。
不一会儿,两个人就走到了公园大门口。怎么办呢?薛亮抬头一看,那边有家冷饮店,顿时计上心来。他拉了吕芳一把,走到公园售票处前,伸手将口袋里最后的"家当"——四枚硬币共五分钱摸出来,趁售票员不注意,"哗啦"一声撒进售票处放硬币的纸盒里,响响亮亮招呼道:"买张门票。"
售票员是个上了年纪的女同志,见眼前站着一对年轻人,又听到撒硬币的响声,丝毫不怀疑缺了一分钱,随手扯了一张门票递给薛亮,还挺关心地问:"怎么只买一张?"
薛亮心里在苦笑:买一张还赖了一分钱呢!算了,今晚是特殊情况,下次多撒一分就是了。他把票递给吕芳,说:"你先进去,在仙鹤亭里等我,我去那边买了雪糕就进来。"说完,不等吕芳回答,转身就跑。
原来,薛亮记得有一位高中同学就在那家冷饮店里当售货员,所以才想出这个缓兵之计,他准备去同学那里借点钞票救救急。可谁知吃素碰到月大,薛亮跑进冷饮店一问,那位同学偏偏已经下班了。这下薛亮真到了"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境地:进公园去吧,没钱买票;不进去吧,把人家吕芳丢在里面算啥名堂?
此时此刻,薛亮真正从心里后悔了:以前,师傅们苦口婆心劝我要勤俭节约过日子,我却拿这些话当耳边风,认为年纪轻轻不吃点、不穿点,是戆大;团支部书记几次三番教育我,要发扬老一辈艰苦朴素的好传统,我却认为那些都是老一套、过时货。看,今晚我倒真成了十足的傻瓜啦!这样一个既漂亮又温柔的姑娘在公园里等我,我却因为拿不出六分钱,现在就走不进去。何况这是第一次约会呀!唉——
薛亮越想越悔,越悔越气,越气越急,急得在公园篱笆围墙外搔头摸耳。突然,他觉得眼前一亮,这也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啦!原来,薛亮发现篱笆旁有一个缺口,大概是前几天有人在这里钻进去过,虽然洞小了点,紧紧身,估计还是钻得进去的。事到如今,薛亮也顾不得啥面子了,只见他头一低,腰一弯,上半身就进了篱笆内。他正用力拼命往里钻,突然被人"嚓"的一把拖了进去,抬头一看:糟糕!两个园林纠察像两尊金刚立在他面前。"我,我……"薛亮要想申辩,两个纠察喝住他,把手一挥:"走!"
一路上,游客们见两位纠察铁板着脸,押着一个衣冠楚楚的小伙子,就围过来七嘴八舌猜测起来,"扒手"、"流氓"一个个词儿直朝薛亮耳朵里灌,好似钢针扎在他心上。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心想:完了,彻底完了!
倘若吕芳见了我这副样子,不气跑才怪哩!所以他拼命低下头,走得特别快。
来到纠察亭里,纠察开口就问:"叫啥名字?"薛亮低着头不作声。纠察提高了嗓门:"你再不开口,我们要送你进派出所了。"
围观的人也一齐"轰"了起来:"不要脸,坍我们年轻人的台!""叫他老实坦白!""先查查他身上,到底扒了人家多少皮夹子!""查!"
薛亮一看这气势,再不开口是过不了关啦!怎么收场呢?他灵机一动:对了,只有将计就计,在扒手上面做文章了。他抬起头,正要开口,眼前两道光却射得他心里"怦怦"直跳。
哪两道光?吕芳两只眼睛里射来的光。
原来,吕芳在仙鹤亭里左等右等不见薛亮的影子,倒真有点心急了,以为他出了什么事,于是就离开亭子,顺着原路朝公园门口走,想去找薛亮。
走到纠察亭边,她无意中看到了这一幕,气得咬紧牙关,两只眼睛狠狠瞪着薛亮。
薛亮想:我再不开口,恐怕吕芳就要"飞"走了。吕芳呀吕芳,是我对不起你。为了你,就让我再撒最后一次谎吧!他避开吕芳的眼光,问纠察道:"纠察同志,你的话说完了吗?"
纠察火了:"我们问你为什么钻洞,你非但不回答,倒反而来问我们,真是岂有此理!"
薛亮扯开喉咙说:"什么岂有此理?你们放掉扒手,才真正是岂有此理!"
"啥?我们放掉扒手?你这不是‘猪八戒倒打一耙’吗?"
"让他讲,啥人是扒手?"
"扒手已经逃了!"薛亮扫了众人一眼,说,"刚才,我在公园大门外面冷饮店买雪糕,只觉得口袋边被人一擦。我心想不好,有扒手!一摸口袋,果然皮夹已经没了。我抬头一看,只见扒手朝公园这边逃,我拔脚就追。追到篱笆围墙这边,正好有个洞,扒手人小,一骨碌就钻进去了,可我才钻进一半,却被纠察当扒手抓了!唉,我冤不冤哪?"
"噢,原来如此!""这倒是冤枉了这个小伙子!""看他的样子,倒也像是个正派青年。"一瞬间,围观的人又纷纷站到了薛亮这一边,有人还提出搜查公园各个角落,把扒手抓出来。
薛亮怕事情闹大,赶紧摇手说:"扒手又不是木头人,会等着我们去抓?这会儿工夫,肯定早跑了!再说,我皮夹里也只有二十元钱,算了,算了,算我倒霉!"
两个纠察早已被弄得晕乎乎,想想篱笆有洞也是事实,不过,他们总有点怀疑薛亮说的是不是完全真的,一个纠察问:"谁能证明你刚才说的都是事实?"
薛亮一愣,不由抬眼望了吕芳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去。没想就在这时候,"我!"随着一声清脆响亮的回答,吕芳真的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对纠察说,"是我口渴了,要我朋友去买雪糕的!"两个纠察这才相信确实是自己搞错了,他们正要向薛亮道歉,可薛亮早已拉着吕芳朝公园门口走去。
出了公园,吕芳低声对薛亮说:"真对不起,刚才害你受委屈了。"说着,摸出皮夹,从里面抽出两张十元头,塞在薛亮手中。可这二十元钱对薛亮来说,就像千斤石头压在他的心上。
薛亮想:吕芳这样真诚,我却处处骗她,倘若再收下这二十元钱,不就真成了骗子了吗?我再也不能这样胡闹下去了!他牙一咬,红着脸把九枚硬币前前后后的事,一五一十全讲了出来,最后说:"吕芳同志,我就是这么一个糊涂虫,如果你相信我还能改正缺点的话,我们就交个朋友!"说完,瞪着眼睛直愣愣地望着吕芳。
吕芳姑娘想起当初红娘曾对自己说过,薛亮主要毛病就是爱虚荣,乱花钱,现在他能如此坦率地向自己承认错误,这不分明是在向自己交出一颗赤诚的心?
吕芳很感动,她深情地望了薛亮一眼,意味深长地说:"诚实是朋友的基础嘛!"
"你……你同意和我做朋友啦?"
吕芳点了点头,此时,她又成了一个哑巴姑娘。
自打这以后,薛亮痛下决心,一定要改掉乱吃乱用的缺点,还让吕芳时时提醒自己。
第二年国庆,他的存折上就积攒下了五百五十五元五角五分。这对有情人终于携手走到了一起,他们参加了厂团委举办的集体婚礼。洞房之夜,大家少不了要新郎新娘介绍恋爱的经过。吕芳当然是哑巴新娘,倒是薛亮,甘挑重担,站起来念了四句顺口溜:
乱吃乱用糊涂虫,九枚硬币敲警钟;
艰苦朴素是正道,美满婚姻乐无穷。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