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情感辣婆婆 我被野蛮婆婆逼的离婚

  和老公是大学时候认识的,我是外地人,父母不在身边,老公是本地人,结婚前他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不对,应该说是前夫,我离婚的时候我二十六岁,还算花样年华吧,我庆幸自己快刀斩乱麻。

  恋情很简单,我刚进大学一学期在校庆认识,他大四,我大一,我二十二岁大学毕业,二十四岁嫁给他,我第一次去他的时候,就感觉他的父母不是简单的人,特别是他妈,让我有些反感,他妈像查户口一样的问我一系列的问题,当问到我妈退休没有问题时,我说我妈没有工作,这个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他妈的态度明显高傲了许多,再问到我爸爸的工作,我说我爸是搞建筑的。

  从我一人独自来这个城市读书的时候,爸爸就告诉我凡事都要留个心眼,对任何人任何事都要三思而后行,所以和老公谈恋的时候我也没有把我家的一切完完整整的告诉过他,我妈确实没有工作,是全职太太,但是在嫁给我爸爸前我妈是学音乐的,在音乐学院教小提琴,嫁给爸后就辞职了。我爸爸原是公安局的警察,后辞职下海和我大舅做起建筑生意,我家的日子虽然比不上什么大企业,但至少也少有规模。这一切是在和老公谈恋爱的时候没有说过的。

  从那一次去过他家后,他父母总是有点瞧不起我的意思,我知道他父母是嫌我家的条件不好,我心想,以后你们就知道了。在老公面前我是很小女人的,很温柔的,无论是在朋友面前还是在他亲友面前我都充当他背后的女人这种角色十足的给足他男子汉气概,但是并不意味着我笨,我蠢。

  结婚前,我爸由于长期在外地出差,偶尔经过我所在的城市,所以老公婚前也只见过我父亲而已,我爸爸给我说,让我对这个男人要留点心,我当时不明白,爸爸还说这个男人并不是他心目中能值得托附终生的人,不是很成熟的人,但是如果我喜欢那就没有办法了。

  我爸爸悄悄的在这个城市给我买了一套一百平方的电梯公寓,让我不要对老公说,并说这套房子是为我以后万一遇上什么时候还有一个靠的地方。这是我结婚那天爸爸告诉我的。结婚的时候,我知道老公他妈不是很高兴,因为他一直觉得委曲了他儿子,意思是我高攀了,其实老公的父母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婆婆是幼儿园老师,公公是搞会计的。凭良心说不知道是他儿子高攀了我。

  结婚的时候,要买房子,当时房价已经很高了,其实当时我有一个心思就是把我爸爸给我的那套拿来当新房,被我爸爸严厉的拒绝了,我爸爸说那套房子不是拿给你结婚的,我可以给你十几二十万的嫁妆,但是房子是绝对不行,买房子应该是你们夫妻两双方的事情,要结婚了,房子都买不起,这个婚结与不结意义不大。听完爸爸的话,我当时其实有点恨爸爸,觉得他自私。

  后来和老公商量,当然没有提这个事情,我和老公工作这么几年,存款也只购付一套七八十平方的首付。

  要结婚了,两家人始终要见个面,婆婆问我,你父母什么时候来,我有个朋友在火车站需不需要我去给你父母买两张内部票,可比你们在售票口买的便宜,而且还可以住在内部招待所。婆婆说这个话的时候有点趾高气扬的意思,我心里一阵冷笑,脸上仍然笑着说到:不用了,我爹妈已经买了机票了。婆婆当时脸一怔,后又说到:那要不要我们找个车去接。我连忙说到:不用客气了,我爸说他有朋友会去接他们的,然后直接送他们去酒店。

  婆婆当时的那个表情,那个脸色,我永远都记得到,我心里就觉得有点好笑,她又说:啧啧,又是飞机又是酒店,得花多少钱啊,那这钱……我知道她很想知道这些钱是谁来说,我马上抢断她的话:“不用担心,我爸他们有钱。”不知道我是太得意了还是怎么了,说了这产的话,婆婆脸上一脸的狐疑。

  我爸爸就在酒店订了一桌宴席,然后让我叫老公他们一家人过来,我把这个事情给婆婆说了,婆婆当时就说XX酒店可不便宜啊,晚上婆婆拉老公密谈了一下,其实不说我也知道是什么事情,他们怕出钱,老公后来问我能不能换一个地方,我一听就知道是他妈的意思,我突然觉得老公这个人太没有主见了,我给老公说,不用担心,那里的负责人是我爸的战友,而且又是我爸掏钱。我知道老公肯定给他妈说了。去吃饭的那天,我爸订了一个十人座的包间,这一点是有先见的,因为老公一家一花来了七个人,加上我们家三个,齐了,刚好一桌,老公的堂姐一家,还有一个表弟。

  吃饭的时候就开始商量婚礼的事情,我爸和他妈在那里商量,满桌子的菜,我突然觉得老公一家人特别的寒碜,特别是他的堂姐,为什么要堂姐来呢,可能这个堂姐在他们家里比较吃得开,至少别人是从新加坡留学回来的,时不时说话还吐点英文出来,堂姐挨着婆婆坐的,这也有用意的,婆婆的话说得很直接,说儿子结婚可以拿五万元出来,我妈在旁边浅浅的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仍然优雅的喝着茶,听着他们商量。

  我看老公很专注的听着,堂姐一边给他的儿子挟菜一边用半中文半英文和他的儿子说话,虽然是这样,但是看上去特别没有家教,这是我在老公家就体会过了,小孩见大人面不仅不打招呼,而且在家里像小皇帝一样,谁都必须宠他的样子,我特别不喜欢这小孩,也不喜欢他堂姐,他堂姐一说话就是我在新加坡的时候怎么怎么样,你也就只去了四五年吧。

  还是继续说婚事,我爸爸说:现在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都是平等的,即然你们出五万,我们拿五万吧,本来是准备了三十万,既然这样,大家都出一样的,至于其他的东西就由儿女自己负责了。我爸刚说话,婆婆就上演了变脸,一下子由晴转阴,不知道怎么去接我爸的话,其实五万元对于我爸爸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

  婆婆还是说到:不太好吧,他们自己负责,我儿子的工资可比你闺女高啊?我爸爸笑着以开玩笑的口吻说:是啊,你儿子工资高那就更应该多出一点钱。婆婆没有接话了,我妈说:大家先吃吧,吃完再继续聊。

  就在这个时候上演了一个戏剧性的小品,堂姐的小孩看来是吃得差不多了,就在包间里玩,不小心打烂了一个花瓶,刚才好碎片弹到我妈妈那边了,那个小孩子不仅不道歉还笑,而且还对我妈说了一句活该之类的词,我妈那里是受气的人,当即用英文帮堂姐教训了一下那个小孩子,小孩子估计是没有听懂,但堂姐听懂了,连向我妈道歉,我看到婆婆的样子,看我妈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惊奇。我妈妈英语可好了,早年学音乐的时候被我外公送到德国去了好几年,我妈会德语会英语,看到婆婆和堂姐的样子,我畅快的吐了一口气。关于堂姐的JP故事,以后再慢慢说。

  婆婆说到:哟,亲家母的外国话说得忒好了,当年我也学得很好,可是久了不说都又还回去了。我记得婆婆当时大概是这样子说的,我们家里就看建安(堂姐夫)和英子(堂姐)文化高些,毕竟是从国外回来的。

  我妈浅浅的笑了一下,说到:那里,在中国说外语的时间不多,我也有些忘记了,这些还是在国外呆久了慢慢练习的。

  婆婆的表情又惊又呆了,我心里那是好笑,她可能一直以为我妈是那种没有文化没有知识没有工作的妇人,因为我妈没有工作,这也是她一直看不起我的原因,今天我们一家人还是狠狠的吐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我想婆婆也应该有些了解我的家庭了,并不是她想像中的那样贫,说到这儿不得不说一个题外的事情,堂姐的家就住在婆婆家楼上,有一次堂姐收拾不要的衣服,拿到婆婆家,婆婆说衣服怪好的,扔了可以,居然给我说,你拿回去看一下,你家要不,你堂姐的衣服好多都是从国外买的,你看,好好的,还没怎么穿过。我当时差点晕倒,嘴上老是国外国外的,不就一个新加坡,唉。

  继续,公公终于说话了,他忍不住问我爸爸是做什么的,我爸爸说:以前是公安,后来没干了,自己出来搞建筑,混口饭吃。

  反正这一次的饭局是个乌龙局,因为到最后没有吃出什么结果来,后来婆婆他们要走的时候,我妈妈拿了礼物出来对婆婆说:“亲家,这是我和她爸爸去香港旅游的时候买的东西,不知道二位喜欢不,不知道他堂姐要来一起吃,没带什么礼物,下次补上。”婆婆嘴巴上说客气客气,实际上拿到口袋怎么也不放手。

  我本来想送婆婆他们回去的,我妈妈说她不舒服想让我陪她,婆婆走后,我看我妈脸色变了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我妈说话了:“什么玩意儿,一家人要素质没素质,特别是那什么堂姐,俗不可耐。”我知道我妈比较生气,我妈这个人有点理想主义,是属于那种比较优雅的人,以前恋爱的时候我爸爸把她当公主,现在结婚了就当皇后,如果按文化修养和学识来看的话,我妈妈远远高于我爸,结婚这么多年,我爸爸懂得怎么去调节我妈妈,所以他们日子过得还是比较恩爱的,说实话我比较喜欢我爸一点。

  还是回到主题,第二天我去婆婆家,婆婆让老公出门,要单独和我谈谈,婆婆问我,你爸究竟是做什么的?我说您不是知道嘛,建筑?婆婆又说:我觉得你家里还是挺有钱的嘛,要不让你爸给你们买套房子。KAO,不得不骂。这老女人脸皮还真厚!

  我说:“我爸爸说好久还是单独和你们谈谈婚礼,你到时候自己和我爸说吧?”老公不在,我和婆婆说话也不用客气了。婆婆说:其实你爸说得也对,你们两个的婚事应该由自己负责,老人家还是留点钱自己防老,你爸爸不是说准备了三十万吗?我想我们准备的五万元可能用不着了吧?我当时真想骂人。

辣婆婆 我被野蛮婆婆逼的离婚

  婚礼的那点破事还真的点多,其他的也不想说了,再说说,我父母与老公的父母第二次会晤一事,地点:老公父母家,这是我妈要求的,我妈妈她要看看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家庭,我爸爸在这儿的朋友也多,其实我的工作也是爸爸安排的,这个老公不知道。婆婆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下楼去接我妈他们,爸爸从朋友那里借了一辆车做为在这儿的临时代步的,一辆宝马5,婆婆住的那个地方是以前那种机关的房子,一大片儿都是一个厂的,我爸的车一开进来,立即就有人围观了,婆婆的脸上突然很有光,好像这辆车是她的。

  婆婆让堂姐下来吃饭,说是亲家来了,堂姐说她已经做好饭了,就不下来了,这不是堂姐的风格,以往要到吃饭的点,她相当主动的下来敲门。谈话内容,1、关于钱的,我爸的态度是婆婆他们出好多,我爸出好多。而且态度相当坚决。2、关于在那里办,我爸说在这儿办也可以,回我家那儿办也可以,反正坐飞机相当方便。我爸说完,我看到公公和婆婆面面相觑。我爸又说,一边办一场也可以,大不了您二位也多走动一下,如果你觉得这个提议可以的话,就这样办了,飞机票不用担心,交给我来办。婆婆听到我爸这样说,两眼都放光,说到:其实一边办一场比较好,因为各家的亲戚毕竟没有在一个城市。我爸说那就这样定了。

  然后他们把杂事一说,也差不多了,我和老公完全插不上话,婆婆说:亲家这个人还真本事,刚才那车一开进院子,就引来好多人。(后来我妈对婆婆这句话报以鄙夷的态度)我爸说:朋友多,谁有个什么事,车子随便借来开开。婆婆又说:唉,现在有个车就方便,特别是上班,我们大海(老公小名)拿了本儿,本想弄一车开开,上下班使,结果现在又是结婚又是买房,看来拿那本儿,也没意思,也没车开,要是有车开,上班也方便一点,不用挤公车再挤地铁的。说完,婆婆叹了一口气。(其实这句话,再笨的人也听得出来是什么意思,想让我爸给他弄辆车。我妈妈说:也别这么说,大海这么本事,想买车也不是那么困难嘛,再说现在堵车的情况这么严重,坐地铁好过坐车啦。我妈妈又问老公:其实我还不晓得,具体做什么得呢,你在哪儿上班?老公说到:在XX公司做四年PM。我妈妈说:四年一直做PM,没有升过。老公傻傻的笑了一下。我爸爸说:XX公司,你们市场总监是不是是刘,叫刘MM,老总是卫X。老公点点头。我爸爸说:这个世界太小了,哈哈哈。老公突然想到什么说到:难怪刚才看您开的车那么熟,原来是卫总的。(这个小插曲为以后的故事做了一点铺垫,随后细细道来。)

  婆婆一听我爸居然认只他儿的老总,立马说到:都是一家人,既然这样,可以多关照一下。我爸爸说:大海这么有本事,总有一天会升的。如果他自己没本事那就没办法了。

  那次会晤以后,其他的我也不想说了,难得啰嗦,直接说婚礼的事情,喔对了,房子买了,二手房,一次性付清,因为便宜,就在老公妈妈家后面的一个楼盘,七十平方,小套二。我妈妈最终还是塞给我们了十五万元,加上婆婆家的五万和我爸爸的五万,加上老公借了一点,总算付清了,二手房的好处,我们只换了墙纸,其他的基本没动,这套房子运气比较好,别人买了装好,一直没人注,也算是新房子。

  在这边办婚宴的时候,我家只有我妈妈和我爸爸,然后就是我爸爸在这边的几个朋友,当然也有老公公司里面的老总,我才知道那是我爸爸小时候穿开档裤的朋友。这边的婚礼没什么好说的,我想说的是我家那边的婚礼。婆婆一大家子听说要坐飞机过我家那边去,兴奋了几天几夜,飞机票一家人都订好了,就等着出发了,这个时候婆婆问我,我们的机票,你爸什么时候报销呢?我愣了一下,我不记得我爸说要报销呢?我说:我不知道嘛,我问一下我爸。我当既打电话给我爸告诉他。我妈接过电话:那老太太又犯糊涂了吧,我们什么时候说报销的。我告诉婆婆:老爸没有说过,婆婆当即变包公,说我来和你爸说。婆婆又给我爸拨了电话说:上次在家里说的,我爸爸说:我是说如果你们要订票的话,我可以帮你们订,又没有说要帮你们付钱。话毕。

  我当时心想,幸好婆婆没有高血压和心脏痛,不然肯定晕倒,听到这个如情天霹雳的消息,一大家子人都呆了,我看到当时的场景,我一直忍住了笑,使劲的掐自己,回到家,我就在床上笑个不停,老公问我怎么了,我没有说,说到老公,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人没意思,特别听他妈的话,有点开始后悔了,不过想想或许会改变呢。

  后来听说他们要退票,结果要收退票费,只好算了,所以最后还是去我家那里参加了一个内心相当滴血的婚礼,不过他们也没有白来,从我家拿了好多东西走,吃的,穿的。临走的时候我妈妈说:怎么像农民进城。

  婚前的事情大概是这些,想起了再补点,现在开始讲述和婆婆斗争的事情。

  和婆婆大斗法,自从那次他们花了几大千举家前往我爸爸那儿参加婚礼后,婆婆一直开始对我恨和牙痒痒的。

  吃饭问题,我不是不会做饭的人,我从小就喜欢研究菜谱,而且我做的菜尽得我姨妈真传(我姨妈是电视台教烹饪的),但是婆婆硬要我们去他家吃,注意,这是她的要求,我们只有办,买菜,洗菜,做饭,炒菜,我都做,不仅做给老公吃,还是堂家一家三口,真TM累,不好意思,骂一下,但是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洗碗,其他的我都不介意,于是我让老公洗,婆婆不安逸了,前几次没好发做,有一次我在厨房里面忙,堂姐下来了,一来就如瘫坐在沙发上,我手机响了,我正好出去拿手机,就听见婆婆和堂姐在说我的事情,堂姐说我妖里妖气的,穿衣打扮,而且花钱大手大脚,婆婆说在家里什么事情也不做,懒呀。我听后,怒火中烧啊。马上走进客厅,笑着对他们说:亲爱的婆婆和堂姐,麻烦你们以后要说我的坏话可以当我面说,我不介意,妖里妖气是我有这个本钱,现在不穿,难到老了穿吗?花钱大手大脚是花我的钱,没拿您二老一分钱,至于懒嘛,我承认,既然我懒了,那么厨房的事情hai烦劳您二位动手,辛苦。

  当我说完,就把围裙一解,放在餐桌上,以最快的速度出门了,免得听到他们反映过来后骂我的话。我是高兴啊,于是慰劳自己去吃了一顿西餐,当然叫上了老公,然后直接回我们家,我估计晚上电话都会响,一看来电显示就知道是谁,老公接完电话,就说我:你怎么这样对妈呢?我说怎么了。妈说了你两句,你怎么发脾气就走了呢?我问老公:什么时候?今天婆婆说他有事情和堂姐说,让我们今天不用回去吃饭了。于是我一脸委曲的看着老公。老公还是相信我的,因为一直在老公面前我都是那么楚楚可怜,甚至于我从来不会向他撒谎,这一点我自信

  老公停顿了一下:算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嗯,反正下次妈再说你,你听到就是了,毕竟你是儿媳妇。我点了点头。

  第二次,周末的时候天气好,老公加班,婆婆让我过去帮忙,他要洗床单,哼,堂姐就在你楼上,你不叫,偏叫我,而且是早点九点半,我还想懒会儿床。婆婆的原话是这样的:今天我要弄床单,你空了过来搭把手。后来我一想起她说让我帮忙,又没有说几点钟,于是我继续睡了,当然把电话线拔了,下午起床,想起约了几个朋友去逛街,于是化妆打扮就出门了,大概玩到四点钟的时候,凤子提议去K歌,于是我们来到KTV,当我唱棋子的时候,婆婆电话来了,太烦了,人家正唱到用情的时候,于是接通了电话放在音响旁边,呵呵让婆婆也听一听我的歌声。虽然这样,还是有点担心,老公加班六点下班,路上要花一个半小时,我算准了时间去到婆婆家,我看婆婆黑了个脸坐在沙发上。

  婆婆黑起脸说:你疯到那儿去了,也不看看几点了,我看了看表,现在是七点零五分。婆婆怒发冲冠的盯着我,还说帮我的忙,现在才回来,还晒个什么劲。我看到觉得特别好笑:您又没有说几点钟,而且您说我有空就过来,上午下午我都没空,现在空了,咱晒吧。婆婆听到我这样说更来气了:现在,谁家晚上晒床单。我说:喔,我家。婆婆估计再和我说下去会晕的。

  婆婆依然向老公告状,而且添油加醋的,老公看着我委曲的表情,又不好说些什么。这一仗我又胜了。

  第三次,婆婆突然端了一碗汤到我家来,还有堂姐,奇了怪了,婆婆一脸奸笑,堂姐也是,婆婆带我绕了一大圈,我实在忍不住了,老公不在家,我说:婆婆,有话你就直说吧,何必绕这么大的圈子。堂姐说:妹妹啊,你姐夫上个月辞职了,你是知道的,现在外面四处不好找工作,我们一大家子又需要你姐夫来养,姐夫是IT人员,总不好随便找个公司吧,想原来那家公司规模特大,现在也不好委曲一小公司里面,而且工资又不高……

  然后说了一大车话。我算是明白,想让我帮忙,不,主要是想让我爸帮忙。

  我说:是啊,现在世道不好,只有慢慢找了。姐夫其实也挺不容易的……你想绕,我就陪你。婆婆说话了:其实你堂姐的意思就是……绝对不能让婆婆说下去,我抢白:姐姐的意思我明白,大家都是女人,诉诉苦,姐姐啊,姐夫的事情你不要太操心了,男人嘛,总会出头的,就像我爸说的,有本事的人到那里都冒尖,没有本事的人无论你怎么托关系,怎么走后门,就算给他铺好了路,他也不会走,不过,姐夫可不是这种要托关系,走后门的人,对吧,姐姐,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有本事的,怎么会用这些方法呢。说完,婆婆和堂姐那尴尬的表情,足足让我笑了一晚上,但是这也是和老公吵架的原因,婆婆和堂姐悻悻而归,我知道告状是免不了的。

  吵架,老公说:你不至于吧,至于这么损人吗,不就让你爸帮忙办点破事,你至于这么损吗?我愣,说:你妈是不是开杂货铺的。老公也愣住了,不解。我继续:“你妈妈连说话都带点油带点醋的。这样吧,我们去婆婆家说清楚,如何。我硬拉老公来了婆婆家。

  晚上十一点,我打电话叫堂姐下来,虽然他们极不情愿,我说:婆婆,今天我和大海吵架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什么时候让我爸办事了,我怎么不知道?堂姐说:今天找你的时候……我说:找我的时候,我以为你们来诉苦的,你也没有提让我爸办事啊,妈也没有提过,对吧。我心想,哼,你们确实没有提过。婆婆和堂姐当场哑口无言,我知道他们更回恨我了。

  婆婆依然向老公告状,而且添油加醋的,老公看着我委曲的表情,又不好说些什么。这一仗我又胜了。

  第三次,婆婆突然端了一碗汤到我家来,还有堂姐,奇了怪了,婆婆一脸奸笑,堂姐也是,婆婆带我绕了一大圈,我实在忍不住了,老公不在家,我说:婆婆,有话你就直说吧,何必绕这么大的圈子。堂姐说:妹妹啊,你姐夫上个月辞职了,你是知道的,现在外面四处不好找工作,我们一大家子又需要你姐夫来养,姐夫是IT人员,总不好随便找个公司吧,想原来那家公司规模特大,现在也不好委曲一小公司里面,而且工资又不高……

  然后说了一大车话。我算是明白,想让我帮忙,不,主要是想让我爸帮忙。

  我说:是啊,现在世道不好,只有慢慢找了。姐夫其实也挺不容易的……你想绕,我就陪你。婆婆说话了:其实你堂姐的意思就是……绝对不能让婆婆说下去,我抢白:姐姐的意思我明白,大家都是女人,诉诉苦,姐姐啊,姐夫的事情你不要太操心了,男人嘛,总会出头的,就像我爸说的,有本事的人到那里都冒尖,没有本事的人无论你怎么托关系,怎么走后门,就算给他铺好了路,他也不会走,不过,姐夫可不是这种要托关系,走后门的人,对吧,姐姐,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有本事的,怎么会用这些方法呢。说完,婆婆和堂姐那尴尬的表情,足足让我笑了一晚上,但是这也是和老公吵架的原因,婆婆和堂姐悻悻而归,我知道告状是免不了的。

  吵架,老公说:你不至于吧,至于这么损人吗,不就让你爸帮忙办点破事,你至于这么损吗?我愣,说:你妈是不是开杂货铺的。老公也愣住了,不解。我继续:“你妈妈连说话都带点油带点醋的。这样吧,我们去婆婆家说清楚,如何。我硬拉老公来了婆婆家。

  晚上十一点,我打电话叫堂姐下来,虽然他们极不情愿,我说:婆婆,今天我和大海吵架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什么时候让我爸办事了,我怎么不知道?堂姐说:今天找你的时候……我说:找我的时候,我以为你们来诉苦的,你也没有提让我爸办事啊,妈也没有提过,对吧。我心想,哼,你们确实没有提过。婆婆和堂姐当场哑口无言,我知道他们更回恨我了。

  我辞职了,原因是姨妈和我妈想在这边开个私家菜,一来想让我去看着,二个是想让姨妈过来这边,我好歹有个亲人。姨妈是个老姑娘,一直没有结婚的,单身一人。这个办法也不错,老爸以前在这边买房子的时候,低价在楼下买了两间铺面,刚好可以做私家菜馆,这两间铺子连同房子,居然都是我的名字,但是我只知道房子,却不知铺面的事情。

  和老公商量了一下,老公也同意,况且离我家也不远,说的是帮姨妈的忙,其实最大的股东是我爸爸,我妈和姨妈的关系很好,姨妈其实很可怜的,以前有个男朋友,而且两个都出国了,后来男朋友车祸死在国外,姨妈那个时候一个人抱着骨灰盒回来的。不说这个,免得伤感

  准备了两个多月,开张了,这两个月忙得很,也来不及和婆婆斗了。还真觉得生活有点无聊,老公家都知道这个事情,于是合计好了来压压台面,说是这样说,其实就是想免费蹭吃蹭喝,其实表现最激烈的就是堂姐一家,无耻的一家,姨妈这个人典型的孝庄皇后,喜怒不行于色,但是却是厉害的人,毕竟一个人走南闯北。当年我爸爸为生意时常到处跑,我妈妈和姨妈从小带着我的。

  果然来了,姨妈客气的留了一个包间,这家私家菜,中西结合,有韩国料理,什么都有,一家人吃完,开业期间本来就打折,而且姨妈还给他们来了个折上折,打完折后三百多园,老便宜,结果服务员去收钱的时候,婆婆当场就发火了:你知道我是谁吗?自家人进自家人的地方,还收钱。服务员告诉姨妈。姨妈过来了:说,我已经给了你们最低的折扣,什么叫瞬自家人进自家人的店,我侄女是嫁到你家,可我没有,老实说,我和你们一点关系也没有。这钱肯定是要收的,如果你们没钱,OK,这一盘我请。我不知道姨妈这样说,的确我觉得有点过了。

  回来又和老公吵架了,当然他肯定是受了婆婆的气,这一次我没有反唇相讥。

  姨妈认识很多人,加之本来自己就是电视台的人,所以店的名气就比较大了,生意自然比较好,说实在的,我呆在店里也是在办公室里上网,玩游戏,需要我忙的地方根本没有。

  突然开始怀念和婆婆斗气的时候,于是某天回到婆婆家,婆婆现在是相当的恨我及我的家人,婆婆看我进门:哟,大忙人来了。我没有理会他,独自上洗手间,婆婆一个人在外面碎碎念叨,我坐在客厅,根本不理会她,我们开始斗。婆婆说:你们一家人真有趣,自私自利。

  好笑,我说:是啊,对什么人做什么事,对吧,婆婆。婆婆说:我真后悔让你进了我家门。

  我说:我从来不想进来,你忘了,是你硬要我们进来的,不怨我。婆婆: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人。我说:你都不要你的老脸了,我做小辈的怎么敢带脸呢。婆婆你消停一下吧,呆会把您气出病来了,我们还得送您上医院,对吧。

  婆婆气得半晌不说话,我开始做饭了,问婆婆:您今晚想吃什么。她根本不理我。

  故事是绝对真实的,可能艺术化了点,我只能说当时每天的生活从餐厅到婆婆,每天和婆婆斗嘴,他们怒火中烧的,但是我仍有笑里藏刀,这几乎是我每天的生活,我的生活自从辞职后,除了每天去餐厅报道,然后就是在老公下班后和婆婆斗一斗,这几乎是我生活的全部了,有时候觉得人生根本没有什么意义的,对了还没有怎么介绍我老公。

  老公是在学校校庆的时候认识的,我一到学校的时候去学生会帮忙,因为我有一个远房表姐是学生会的,那时老公是学校的干事,但是绝对的儒生类型,很少发脾气,长得其实不是很帅,按当时同学的话来说,就是耐看型,自从认识后,便开始常和学生会的人出去玩,一来二往的就比较熟识了,他比我早毕业,实习和毕业后工作的地方都是同一家公司,恋情比较简单,当然我当时也是比较简单的人,单纯算不上,反正觉得平淡就能过一辈子的。

  只是没有想到后来老公的懦弱是我们婚姻最大的致命点。其他的话不说了,专注于怎么斗婆婆的。其实斗得最厉害的是婚后一年多的样子,我基本上时间都呆在餐厅里,和老公相处的时候反而少了,沟通也少了,第一次开始讨厌自己生活的时候是公公住院的时候。

  公公有一次从楼道上滑下来,骨折了,住院了,作为儿媳,不管关系怎么样,照顾是应该的,公公的单位属于政府机构,有医疗福利,当然住的是四人一间的病房,医院里面单人带卫生间的病房是七百还是五百一天,我记不太清楚了,反正贵,还有当时送医院的时候,是我和姨妈去的,我当时正在餐厅,老公打电话说公公摔到了,让我赶紧回去,婆婆和堂姐都不在家,于是姨妈二话不说和我回去了,送医院,姨妈当时交了三千元住院押金。

  婆婆后来到医院狠狠的恨我一眼,好像是我推公公下楼的,堂姐说,如果你在家里公公就不会自己去买菜,如果不去买菜就不会摔倒,当时公公还躺在病床上的,我不是和堂姐吵,婆婆也跟着说:又没一份正经工作,还一天到晚不着家,家里这么在的事情还和没事人一样,然后她俩一人一句的唱起双簧。

  我忍不住了,大声的吼到:你们知道现在躺在病床上的是什么,是你的老公,是你的大伯父。我这一吼有点成效,他们就不再说了。

  堂姐说要把公公转进单身病房,我在想她还真有点大方,结果后来相当不要脸的说到:这笔钱你承担,你多多少少有点责任。婆婆也在那里略带哭诉的说到:要不是我儿子娶了你,家里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想当初就不该让你们这么早结婚……

  我反问堂姐,我有什么责任,是我推他下楼的吗,如果你觉得是,你可以打110,又对婆婆说:家里究jing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不是你们两个一大一小的两个女人做怪能发生这么多事情,OK,我可以承担一部分药费,因为这是义务。

  堂姐相当激动的骂到:你个破烂货。说完打了我一耳光,我记忆里,只有妈妈以前因为我逃课打过我,还从来没有人给我一耳光,我立即反手给了堂姐一耳光,把她推在地上。说到:打我,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你好意思骂我,谁一天到晚好吃懒做,一到吃饭的时间就下来蹭,交过一分钱吗?

  这一幕就发生在医院的住院室,就发生在离公公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这么多人看到,我当时觉得颜面无存,当然对于这些人,要不要脸已经对我来说不重要了。

温馨提示:图文无关 如有侵权 联系删除

提示:推荐使用BitComet、Utorrent、QQ旋风、迅雷下载。喜欢在线看的朋友可以把种子上传到百度网盘、115网盘,离线下载完手机电脑都可以在线看。

情感辣婆婆 我被野蛮婆婆逼的离婚:等您坐沙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