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婚然心动:溺爱小蛮妻免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20:30:15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婚然心动:溺爱小蛮妻免费章节阅读_婚然心动:溺爱小蛮妻小说章节目录完整版小说精彩章节

婚然心动:溺爱小蛮妻小说章节目录完整版由 可米书屋 提供! 这个人,看起来冷冰冰的,不过也不算很难相处,以沫想着,盛了两碗出去,他已经收拾好饭桌等待了。唐裕开完会回来就忙工作了,根本就把吃饭这件事给忘了...... 喜欢就点击婚然心动:溺爱小蛮妻小说章节目录完整版阅读吧!

《婚然心动:溺爱小蛮妻》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你随便吧!”说完,他继续低头,看都不看她一眼了。

夏以沫是懵了下,反应过来以后觉得天雷滚滚,这是让她自力更生了是么?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有东西就不错了,他没挑剔她居然敢在这么漂亮的豪宅里肚子叫,算不算是格外恩赐了?

灰溜溜的钻进厨房,打开冰箱果然看到了他说的那几样东西,所幸还有点培根什么的,便开始忙活起来。

做饭倒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在夏家,佣人请假或者忙不过来的时候,她就是佣人。只不过在这陌生的环境中,还真有点不太习惯。

乒呤乓啷的声音也没有吵到这边,唐裕还有一堆的邮件要处理,今天聪聪在母亲那边,明天才接回来。

油烟味顺着厨房就飘了出来,很快在客厅中弥漫开来。

香味夹杂着烟味钻到唐裕的鼻孔里,他吸了吸鼻子,第一反应是失火了,只犹豫了一秒钟,立刻放下手里的笔记本,冲到厨房,“你是要烧了这里吗?”

这女人不会恶毒成这样吧?因为今天在婚礼上对她没好脸色,就要放火烧房子?

以沫被他吓了一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用手指指上面的抽油烟机,“这个……太高级了,我没找到开关!”

说起来也窘,夏家也算是械富户了,不敢说东西用的都是上等货,起码也是高级货,可是唐裕这厨房里的东西真是顶尖级别的,看着都瞠目结舌。

皱了皱眉,他发现自己面对这女人,皱眉的次数可真多。

抬起头看了看抽油烟机,这房子完全是精装修好配套的,当时卖点之一就是最一流的配套设施,可他也不做饭,哪里会这些。

看了看没找到,直接抬手越过她……

他的手从胸前穿过,立刻深吸一口气,憋住呼吸,本来唐裕觉得没什么的,发觉她的动作,瞥了她一眼,特轻蔑的打开窗户,然后收回手。

脸上热辣辣的,显然是她自己表错情会错意了。

“呃……我明天找找说明书!”她挠了挠头,觉得有些尴尬。

“明天会有佣人来!”他淡淡的说,刚要出厨房,扭头看到锅里的东西,红红黄黄很好看的样子,“你做的?”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以沫想了想,“你吃饭了吗?要不要也来一点,我做的有多。”

“小半碗。”他说完就出去了,谁知道是不是中看不中吃,尝尝好了。

这个人,看起来冷冰冰的,不过也不算很难相处,以沫想着,盛了两碗出去,他已经收拾好饭桌等待了。

唐裕开完会回来就忙工作了,根本就把吃饭这件事给忘了。

每周末佣人都有假期,一般周末他都会回母亲那里的,可是今天结婚……想到结婚,不由多看了她一眼,该死的结婚!

心情莫名又恶劣起来,想起了早上在教堂的偷龙转凤,就觉得很是气愤,把他挡傻子吗?

“培根我用了两片,西红柿挺大的就用了一个,因为没想到你要吃,所以鸡蛋只用了一个!”她汇报着,在夏家养成的习惯,用了什么东西都要汇报,不然好像她自己偷藏了一样。

见他只是看着自己面前的饭,并没有任何的动作,以沫以为他觉得不好吃,“你尝尝看,夕阳炒饭改良版,我觉得还可以的!”

“为什么要换人?”他突然开口说了一句毫不相干的。

“啊?”以沫愣了愣,没有明白什么意思。

“你们想要什么,自抬身价,还是临时反悔?”他往后靠了靠,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静静的看着她。

自认阅人无数,生意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可是面前的这个小女人,有点猜不透。

确切来说,她还不能称之为女人,就是个小女孩,一脸的稚气未脱,回想起来,真的那天是选烦躁了,只要聪聪表现出了喜欢,他就认可了,可这女孩子看上去,应该比自己小不少吧?

他这么说,以沫多少有些明白了,早上婚礼的事,其实她也不是很知道啊。

想了想,她说,“我是真的凌晨闹肚子到脱水,然后进了医院,醒过来就赶紧赶过来了,至于为什么当时变成那样,我也不知道。我想,也许是我姐姐以为我赶不过来了,又不想婚礼没有新娘那么尴尬,才自作主张的吧!”

对上他审视的目光,她说,“不管你信不信,真的只是这样。没有你想的那么多阴谋!”

“你多大了。”他忽然开口问道。

《婚然心动:溺爱小蛮妻》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理论上说,我已经成年了!”她干咳两声,诚然,对着他来说,自己似乎是年纪有点小,可是她也已经是成年人了好吗?

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他却叹息一声,“至少从感官上来说,还没有!”

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去,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方才在沙发上睡的时候估计松动了扣子,后来又去做饭什么的没注意,胸前的扣子刚好解开了两颗,露出一片雪白的旖旎风光。

立刻将领子收拢,也明白了他那句什么叫做“感官上来说还没有”,简直是又羞又愤。

看就看了吧,还给了这么一句评价,简直太不把她当个女人了。

“其实……我也觉得我太小了,既然这样,你还是等我长大了好不好?”她看向他,不如借机讨价还价?

唐裕低下头正在品尝着她的手艺,“等你长大,似乎有点难度,估计……也就这样了吧!”

“……”差点被他噎死,她红了脸,干脆直接了当的说,“我的意思是,夫妻间的义务,我们可以等以后再说,现在还是你睡你的我睡我的!OK?”

他吃着饭,连搭理她都没有,瞬间觉得被无视了,简直是一个人的独角戏,刚往嘴里塞了一口,就听到他慢条斯理的说,“你是说,上床是吧?”

“噗……”一口饭满满当当全喷在他的脸上,咳嗽了两声,连忙去替他擦干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

但是他怎么可以把那么羞人的话题,说的那么的随意。

看着她慌慌张张的从自己脸上摘饭粒,推开她的手,站起身,斜睨了她一眼,走进卫生间,然后以沫就听到哗啦啦的水流声。

惨了,自己今天真的是把他得罪惨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和他说不了几句话,就会犯冲,两个人八成是八字不合。

正忐忑中,他已经出来了,脸上的水擦干,头上搭着的毛巾也都去了,一头乌黑的短发不似早上那样服服帖帖,而是倔强的挺立着,看上去很有个性的样子。

她还想说点什么缓和下气氛,可是又觉得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唐裕也不理会她,端起面前的碗,走到垃圾桶的面前一倾斜,倒了。

刚才喷了那么多的饭粒和口水,谁还吃的下!

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炒出来的饭被他倒了,难免还是有些生气的,闷头吃自己的,不管他,饿死他活该,哼!

端起电脑,他继续未完的邮件,方才发生的事对他来说,根本就算翻篇儿了。

可夏以沫不知道啊,吃完饭,又去把碗洗了,不时撇他几眼,发现人家压根就没看自己,这样最好,各做各的,互不打扰。

刚准备继续去睡会儿,就听到他说,“给我冲杯咖啡来!”

左右看看,又没有别人,明显就是叫自己了,真是大爷,连个称呼都没有的,好歹“喂”一声,也算是打个招呼了吧。

不过,谁让现在吃人家住人家的,还得指着人帮忙交学费呢,只能乖乖的去翻,乒呤乓啷,噼里啪啦!

耳边一直传来噪音,唐裕哪里还工作的下去,不得不放下手头的活,走到蹲在柜子面前的小女人面前,“你在干什么?”

“找咖啡啊!”她歪头,一脸理所当然的说。

不是他吩咐的么?这么快就忘了!老年痴呆?!

“咖啡就在这里,你眼睛干什么使的?”指了指就摆在桌面上的咖啡机,这是摆设么?

“我看到这个了,不过没看到咖啡包!”

以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唐裕说,“我从来不喝速溶咖啡,咖啡豆已经磨好了,给我煮一下!”

转过身走了两步,觉得有点不对劲,回转身,果然她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他,无奈叹气,“你不会告诉我,你不会煮咖啡吧?”

“看过猪不代表吃过猪!”她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就会速溶的!”

唐裕摆了摆手,你还能指望她干什么呢?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唐裕接起来没说两句,脸色就变了。

《婚然心动:溺爱小蛮妻》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啊?!”她张了张嘴,自己的衣服还没换呢!

从门口经过的时候,顺手拽了一件外套,就这样匆匆忙忙的跟着他出去了,也不知道这是去哪,干什么。

但是看着他脸色好像很不对劲的样子,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上了车,唐裕才发现她只是披了件外套,身上还是家居服,不过也不想回去换了,耽误时间,脸色有点凝重,拿出手机再次拨过去,“妈,聪聪怎么样了?”

“好,我知道了,马上就到了!”他说着,然后挂断了。

只是听了几句,也隐约猜到,估计是那小家伙出了点问题,聪聪,就是第一次见他时候的那个孩子?话说回来,不知道那孩子是谁的,他的吗?

“聪聪……是谁家的宝宝?”她试探着问。

也许以前跟她没什么关系,可是现在既然两个人都结婚了,自然要关心一下了。

眉梢微挑,看了看她,唐裕往后靠了靠,“我儿子!以后你就好生照顾着!他有什么闪失,我不会饶过你!”

他的眼神凌厉,以沫绝对相信他不是开玩笑的,不过这消息也太震撼了,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他说什么?他儿子?!他都有儿子了,还跟自己结的什么婚?孩子妈呢?!

一连串的问题在脑袋里闪过,她只觉得千头万绪,好像一团乱麻。

忍了再忍,还是没忍住,“那……孩子妈妈呢?”

离婚了?自己嫁了个二婚男?未婚先育?反正不管怎么说,自己这后妈是当定了?!瞬间觉得天雷滚滚,自己才二十吧,嫁人就嫁人了,还要给人当后妈?!

“死了!”淡淡的抛出两个字,真是惜字如金,这就不愿意再说了。

看着他的脸色,以沫也不敢招惹他,索性就不问了。

死了,看来是个伤心事儿,自己就算再迟钝,去戳人伤疤就不好了,闹了半天,光鲜亮丽在爸爸口中的金龟婿,就是个鳏夫,夏以沫,你还真是捡了个宝!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一处庭院门口,这是唐家老宅,唐夫人一直住在这里,唐家的年轻一代大多都搬出去住了,因此这里显得格外冷清。

还没进门,就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声,唐裕脸色一紧,快步走了进去,夏以沫也加快步伐跟在他的后面。

小娃儿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就算有保姆抱着在哄也没用,唐母美丽精致的脸上,透着一股浓浓的无奈。

她自己就没有动手带过孩子,这一项上,根本就是无可奈何的。

“怎么哭成这样,不是病了吧?”唐裕一边问着,上手就接过来。

说也奇怪,保姆怎么哄都哭,他看到唐裕,居然就不哭了,收起眼泪,就是鼻涕还挂着。

夏以沫连忙掏出纸巾给他擦拭,也不知道小家伙是不是认识她,盯着她看了会儿,一咧嘴,乐了。

鼻涕瞬间被冲出一个泡,以沫也忍不住笑起来。

唐母这才注意到,还有人跟着唐裕一起进来的,鉴于婚礼上的印象,对这个新儿媳妇真的不怎么喜欢,“要不晚上就留在这里吧,这孩子离不开你!”

反正唐裕也不喜欢她,等一切都妥当了,离了也随他。

“不了,我还是把聪聪带走吧,不然在这里,您也休息不好!”唐裕说着,把他高高的抱了起来,这就准备要走,都不多坐一会儿。

“你一年到头,都不在家里呆上几天,今天来都来了,还走什么!”唐母这就是在挽留了,现在身边就这一个孩子,还不能多陪自己两天。

“妈,明早我还要开会,您神经衰弱,聪聪在这里已经够麻烦你了,我要是留下来,这一宿您就不用睡了。改天吧!”他面色淡淡,虽然嘴里说的是关切的话,但是听着让人觉得很淡漠疏离。

“去开门!”他突然扭脸冲她来了一句,正在跟小娃娃挤眉弄眼的以沫愣了下,干脆的答应,“哎!”,小跑着去开门了。

《婚然心动:溺爱小蛮妻》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2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婚然心动:溺爱小蛮妻小说章节目录完整版》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