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万能大师免费章节阅读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9:34:16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万能大师免费章节阅读_完整版《万能大师》玄幻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完整版《万能大师》玄幻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由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万能大师》小说简介:五百多年前太乙门下最杰出弟子钟铭,在闭关修炼之际,被仇家天苍门门主欧阳段给杀害。在危机关头,钟铭逼出三魂。

《万能大师》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柳梢飘动,风带着一丝泞,越来越凶。

古书有云:子夜,阳气最弱,阴气最盛!

夜黑风高,必然要出点事啊。

一个大约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穿着普通,手里拿着一瓶半斤装的红星二锅头,步履摇摆地走在马路上。

“臭女人,水性杨花,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劈腿,你丫的还真够……”

突然,一辆汽车冲了过来。

“砰!”的一声,年轻人的身体在空中翻了两圈,跌落在地,嘴里的鲜血喷在了地上,印出一朵漂亮的红花!

‘狠’字还没说出口,人就已经昏迷。

汽车随即扬长而去,黑夜里,谁会注意呢?

从旁边一颗老槐树飘来的一团‘黑气’,直接钻入了年轻人的身体!

“实在是太难找了!我已经做了五百多年的游魂野鬼,今晚终于等到了子年子月子时出生的人。”那团黑气在进入年轻人身体的时候,发出悠长的感慨道。

“爸爸……好像有人被车撞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孩在‘慈济堂’门口,刚好看到了刚才的车祸。

“别找事!”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白眼道。

“爸爸,你不是中医吗?你快救救他,也许还能救他一命!”女孩放下手里的水盆,急忙冲了过去。

女孩发现倒地的年轻男人嘴角渗着鲜血,脸色惨白。她小心地用手探了下他的脖子,发现动脉还有些反应:“还没死!”

她咬着银牙,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年轻男人扶起:“爸爸,你不会想见死不救吧?”

男人摇头叹气道:“你啊,从型这么善良,你不怕被这小子讹吗?”

“如果看着他死在我们‘慈济堂’的门前,我的良心会不好受!”女孩粉嫩的脸颊上浮起一丝倔强。

两人将受伤的年轻人抬到‘慈济堂’中堂的一张床上。

大概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黑气完全占据了这个名叫钟文涛的肉体。这团黑气其实是一个五百多年的冤魂。

五百多年前,太乙门门下最杰出的弟子,名叫钟铭。他在闭关修炼的时候,仇家闯入,在突破的重要关头,被人杀死。

幸好在死之时,他将三魂逼出,才勉强留得一丝游魂。这几百年间为了找一个子年子月子时出生的人,费劲心机,今天运气不错,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宿主。

此宿主叫钟文涛,他也算是个命运悲苦之人。从小是个孤儿,上个月被公司开除,已经失业一个来月,已经到了没钱吃饭,没地方睡觉的地步,想去找女朋友马媛媛帮忙,谁知打开门却看到她光着身子正跟另外一个男人滚床单。

悲愤交加的他,拿着身上剩下的几十块钱,买了两瓶红星二锅头,疯狂地灌自己,谁知他喝得恍恍惚惚,被黑夜疾驰的车子给撞了。

闻到淡淡的药物香味,揉了下有些发疼的脑袋,钟铭悠悠醒来。

一直守在旁边的靓丽女孩,露出喜色,高兴地对旁边的男人喊道:“他醒了,他醒了。”

穿着白大褂的胖男人,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悦道:“就你多管闲事,这人要是死了,是个麻烦,要是没死,赖上你,看你怎么办?”

不过,他还是走了过来,检查了下钟铭的伤势,舔舔嘴唇道:“嗯,这小子运气还真好,人都被撞飞了,居然只有脑部轻微受创和身上几处擦伤。”

“你错了!”钟铭突然从床上走了下来,扫了下药房,他在不远的桌子上拿起一盒‘银针’,从中取出五根六公分长左右的银针,手势熟练而轻快地点入到脑门上的‘太阳穴’‘人中穴’,‘百会穴’,‘神庭穴’和‘耳门穴’。

银针一半进入脑内。

旁边的女孩一脸惊骇,捂住小嘴惊叫道:“啊!你怎么将银针插进脑袋内!那得多疼啊!”

男人的脸色巨变,大声叫喊道。“你想自我了断,也别死在我的诊所里,想死,你滚到外面大马路上去,那里有的是车撞你!”

“别激动……我在针灸。”钟铭说着用手捏住银针尾部,一道淡淡的真气从银针尾部传入穴道位置。不一会儿,那五个穴道位置上面出现了红色斑点。

“啊?爸爸,你看。怎么会出现红点?”女孩惊叫道。

钟铭的动作,让男人有些吃惊,这小子怎么能如此精准地刺在穴道位置。不过,为了小心起见,他必须要制止眼前这年轻小子的疯狂行为,他大喊道:“臭小子,针灸可不是乱来的。一个没弄好,会死人的!你再乱来,我就将你轰出去!”

“哼,亏你还是个中医,连精妙绝伦的‘五行离针’都不认识。”钟铭冷声轻呼,对旁边的中年男人充满鄙视。

想想前世,他以医入道,医术精绝天下,堪称医圣。只是……

轻轻叹了口气,钟铭将脑门上的五只银针轻轻拔出。在最后一只银针离开身体后,他的鼻孔和嘴角都流出黑色的淤血。

钟铭抽了点卫生纸,将淤血擦拭干净,点点头道:“嗯,淤血应该都排出了。”

“这是你通过银针逼出来的脑内淤血?”男人有些惊愕道。

“嗯,没错!”钟铭微微一笑,扫了下房间内,发现了男人的营业执照,房间内是中医药房的布置:“你是中医,叫周苍术?”

“是的,臭小子,我告诉你,要不是我女儿周子涵救了你,你早就死了!”周苍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手插在胸前,瞪了钟铭一眼道:“救了你一命,你想想怎么报答吧。虚话少说,把诊金给付了。”

“爸爸,你怎么能这么现实H人本来是医生的天职。”周苍术的话,让周子涵有些难堪,赶忙说道。

“救人是天职?屁!医生也要吃饭啊,不然,我开这个‘慈济堂’干什么?现在的经济下行,物价飞涨。而且现在看中医的人越来越少,我的生意越来越难做。我起早贪黑,拼死累活,才供养起你这个大学生……”周苍术像个市井大妈,喋喋不休诉苦起来。

“爸爸,别说了,又唱你那八百年的老调子。”周子涵嘟着粉红小嘴,有些不悦道。

天天听她老爸念叨这些,烦都烦死了。

周苍术打了个哈欠,望了下墙壁上的挂钟:“都快一点了,我们要关门了,你呢,就将诊金给付了,然后走吧。”

周苍术可不想白白忙活一晚上,总要收点钱。

钟铭却淡定地坐在床边,从兜里掏出五块钱:“这是我所有的家当,要就拿去吧。”

“啊,就五块钱?”老周激动地瞪大了眼睛,从钟铭的手里扯下那皱巴巴的五块钱:“我女儿救了你的命,你就只给五块钱?难道你的命只值这些?”

“爸爸,你别这样。其实,我们也就只是将他从马路上扶了进来而已。我们不要钱。”周子涵白了他老爸一眼,将钱又还给了钟铭。

周苍术可不这么看,涨红了脸道:“喂,谁说只有这些。我刚才给他急救,细心检查,清理伤口,要不是碰到了我,他早就死了!”

“清理伤口好像是我做的,至于你的急救和细心检查,不就是随便看看吗?”周子涵好像是特意要拆自己老爸的台子。

“臭丫头,你说什么呢?你这种做法,是要将我的诊所败掉吗?”周苍术气得喘着粗气道。

周子涵没管老爸,对钟铭说道:“你走吧,我爸爸就这样,你别理会他。”

谁知道钟铭却没有走,耸耸肩膀,淡淡道:“不好意思,我没有住的地方。”

“什么!你……你还要赖在这里不成?”周苍术感觉胸口一阵难受,眼前这人也太无耻了吧。不给钱不说,居然还要赖着不走!

“我已经失业一个多月了,身上就五块钱,本来想找女朋友帮忙的,谁知她今晚跟一个男人在滚床单,刚才还差点被车撞死,既然你们救了我,那我只好先留在这里了!”钟铭语气平淡,好像在说一件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而且一副没有要离开的样子。

“唉,我的天啊!臭丫头,你听到了吧,我早就告诫过你,不要乱做好人,现在你看看,人家要赖上我们了!”周苍术激动地从墙角抽出笤帚,要将钟铭扫出门去。

旁边的周子涵,一把抢过笤帚:“爸爸,你这是干什么啊。现在都这么晚了,让他休息一晚上又没有什么关系。”

钟铭微微皱眉,心道:“我太乙门医术精绝,我随便点拨一下,也可以让他们两个人一生荣华,谁知这老头却是一块朽木。真是可气!只是,这女孩心肠善良救了我,跟我算是有些缘分,以后我定会让她得些好处!”

周子涵涨红着脸,大声喊道:“老爸,你再乱来,我可生气了!人家无处可去,刚受了重伤,身体虚弱,你还赶人家走,爷爷教你的医者之心,你难道都忘记了?我们这里不是还有一间空房,你就让他住一晚上,又能怎么的!”

《万能大师》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臭丫头,居然教训起老爸来了!长大了,反而没了规矩!”周苍术瞪了女儿一眼道。

周子涵露出欣喜之色,对着钟铭说道:“我爸爸答应你住这里了。”

“谢谢。”钟铭微微点头。

感觉自己的女儿对钟铭有点热情过度,周苍术心里咯噔一下:“臭小子,你别打我女儿主意,我女儿这条件,可是要嫁有钱人家的,我这后半辈子能不能享福,就要看我女儿了。

“老爸,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周子涵的俏脸飘起红云,悄悄地瞟了下钟铭。

钟铭却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好了,后面有个小房间,女儿你带他去吧。记得将房门锁牢,现在这世道啊,什么人都有,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周苍术扫了一眼钟铭,吩咐道。

在周子涵的带领下,钟铭来到后面的小房间,面积不大,能放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背阴,有些潮湿。

不过对钟铭来说,已经不错了。在五百多年前,作为修士的他,经常在洞府中修炼,那里的条件更差。只是,现在的灵气稀薄得厉害,看来要修炼进阶,只有用药材来帮忙了。

“钟大哥,那你好好休息吧。”周子涵露出皓齿,轻轻一笑:“我刚才看过你口袋里的身份证,你叫钟文涛,对吧?”

“钟文涛?”钟铭一愣,随即笑笑道:“是是是,我叫钟文涛。”

现在附身在这具肉体上,当然只能借用下宿主的名字了,那我以后就叫钟文涛吧。

“你要是还有什么需要,可以再找我,我就住在隔壁。”周子涵交代了两句,微微一笑就离开了。

望着清纯可爱,善良温柔的周子涵,钟文涛沉浸了几百年的心,慢慢舒络开来。

“这小姑娘的心肠还真不错。”

关上门,钟文涛在床上打坐,练习呼吸吐纳。

一直到天亮,钟文涛才停止修炼,他缓缓睁开眼睛:“五百多年了,既然我钟文涛没死,那我定要找到害我的人,报我血仇!”

来到‘慈济堂’的前厅,此时周苍术正在打瞌睡,店内就只有他一人,安静地要命,估计掉根针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钟大哥,来吃早饭了。”周子涵从后面走了出来,手里端着碗筷,还有油条。

周苍术猛地睁开眼睛,激动道:“臭丫头,吃什么早饭,我不是让小子一大早就走吗?我哪里有闲粮,让他吃?”

“爸爸,早饭就一点豆浆和油条,又不需要多少钱,钟大哥身体虚弱,就让吃点,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人情味。”周子涵白了她老爸一眼,哼哼道。

“我这傻女儿啊,你真是没救了。好吧好吧,你小子快来吃吧,吃完快点走。别让街坊邻里说我冷血,没人情味。”周苍术叹口气,连忙说道。

“嘻嘻,钟大哥,你快趁热吃啊。”周子涵将热油条立刻塞到了钟文涛的手里。

“唉,傻女儿啊!”周苍术拿过一根油条,走向大门口,摇头叹气道。

钟文涛咬了一口香喷喷的热油条,轻轻说道:“谢谢。”

现在有件事情让他有些烦恼,吃完了早饭后,真离开‘慈济堂’?可是,自己没地方可去,而现在所在‘慈济堂’有不少自己需要的药材,这地方也清净,适合修炼。嗯,得想个法子留下来。

扫了下墙壁上的时间,都快10点了,可‘慈济堂’内,一个病人都没有,冷清得可怕。

“有了。”钟文涛的嘴角露出微笑,向旁边的周苍术说道:“你店铺里怎么没生意呢?”

“谁说没生意,你懂什么,现在还早,病人还没起床。”老头瞪了他一眼道。

“老爸,‘慈济堂’这一个礼拜才来一个病人,你就别骗人了。”

周苍术脸色一红,向周子涵白眼道:“你这臭丫头,怎么老喜欢拆你老爸的台。”

“我有办法拉来病人。”钟文涛胸有成竹道。

“你?”老头有点不相信道。

“我们不如打个赌,我要是找来病人,我就留在这里当帮工。”

老头用手撮了撮下巴的山羊小胡须,露出狐疑之色,心道:“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不过,他若是真找来病人,那我也倒不亏。”

“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不过在中午12点前,你找不来病人,你也就别再回来了。”老头眼露精光道。

旁边的周子涵有些打抱不平道:“老爸,两个小时的时间也太少了,你让钟大哥上哪里去找啊。”

“足够了!”钟文涛微笑道。

随即,他将手里剩下的一点油条,全部塞到了嘴里,抬脚就跨出门去。

“钟大哥,你吃饱了没,要不再吃一根油条。”周子涵连忙拿起热油条,紧追了过去。

“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了。”钟文涛回头淡淡道。

钟文涛的话,让她的内心升起一股莫名的甜蜜。

“丫头,还不快来给我盛粥,一个穷小子而已,何必对他那么好!”老头满腹牢骚道。

站在门口的周子涵没有理会势力的老爸,而是望着过了马路,向对面小公园走去钟文涛。

“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病人?”周子涵有些担心道。

想想我前世,多少豪门富家人来找我看病,我都挑着给他们看,现如今却沦落到自己去找病人?钟文涛摇头笑笑,然后就来到绿意盎然的小公园,有几个老大爷在石凳子上下象棋。

人到老年,体质变弱,多多少少会有些病痛。我随便找上一两个到‘慈济堂’去,这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只是我这么贸然去拉人,别人肯定会以为我是骗子,得先跟他们套套近乎。

“下象棋?有门道了。”钟文涛嘴角露出喜色。

一个小小棋盘,由九条竖线和十条横线交叉组成,共90个点,供黑红双方32个棋子对弈。

方寸棋盘,却暗藏机谋算计,是智力游戏,趣味性很强。

左边的白发老头将右边的秃顶老头杀得后退连连,马上就要被逼得要掷子投降。钟文涛凑到秃顶老头的身后,小声地指点了几句。

立刻,秃顶老头从颓势转为顺势,最后将白发老头给彻底将死!

对面的白发老头一拍棋子,指着秃顶老头身后的钟文涛,喝道:“小子,你在后面嘀嘀咕咕什么,有本事我们两个来下一盘。”

秃顶老头将位置让给钟文涛,并对他说道:“年轻人,这老头赢了我一上午,嚣张得很,你来帮我杀杀他的锐气!你要赢了他,我请你吃饭!”

“大爷,您客气了。其实我只是初学而已,比你们的技术差多了!”钟文涛谦虚道。

“别啰嗦,坐下来下棋,你要是能赢我,我不仅请你吃饭,我还给你钱!”对面的白发老头脾气有些急。

被秃顶老头赢了一盘,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觉得秃顶老头赢得侥幸而已。

钟文涛只得坐了下来,只是连着几盘下来,他连连得胜。对面的白发老头,急得满头汗水。

“好小子,你这棋下的也太好了,在这公园内,还没有一个人能连赢我三盘!”对面的白发老头不得不佩服。

周围的老头们,也对钟文涛称赞不已。

“大爷,你们过赞了。我也只是运气好罢了。好了,你们玩吧,我还要去上班了!”钟文涛让出位置,微笑道。

他是来办正事的,再这么玩下去,很快就会到十二点的。

“小伙子,你在哪里上班啊?”秃顶老头跟钟文涛熟络起来,开口问道。

“噢,我就在不远的‘慈济堂’上班。”

“老周那里啊,他抠门得很,怎么有钱请帮工了?”

“他的生意冷清得很,经常见他一个人在药店里打瞌睡。”

“是啊,现在中医没落,谁家有个头疼脑热的首先都是看西药门诊,中药疗效太慢。”

老头们纷纷议论起来。

钟文涛咳嗽了一声,认真道:“其实大家误会中医了,中医在我国源远流长了几千年,博大精深。西医疗效快,却不治本。西医能治疗的病,我们中医全部都能搞定。而且,中医还能治疗西医不能治的病!”

“年轻人,你这口气有点大了!你看那边轮椅上的赵五爷,他的腿肌肉萎缩,使不上劲,医院的人说没治了。你中医能治疗吗?”白发老头指着不远处一个老头说道。

“嗯,我过去看看。”钟文涛走了过去,查看了下赵五爷的腿。

赵五爷的腿已经毫无知觉,不过他倒也看得开:“没治了,燕京大医院内的教授都说我的腿算是残废了,我已经想通了,只要身上其他地方没毛病,就这么躺在轮椅上能活几年是几年吧。”

“赵五爷,看样子你的轮椅嫌弃你,不想让你再坐了。”钟文涛微笑着站起来道。

《万能大师》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钟文涛淡淡道。

“年轻人,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啊。”

“大医院的教授都说没治了,你一个年轻人说能治?”

“我看是吹牛吧。”

周围的老大爷们都不相信钟文涛说的话。

“赵五爷,你的腿脚肌肉之所以萎缩,是因为脚上的几个大穴阻塞。人体周身约有52个单穴,309个双穴,50个经外奇穴,共720个穴位。十二经常脉合于十二时辰: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各穴位合于周天位置,以统帅全身之机枢。”钟文涛左手放于胸前,右手扬起,宛然如一个大师在做讲道。

周围的人不由得一脸惊愕,这小子好像还真有点本事。

“如果要害穴受伤,气滞血淤,人体就会失去局部或整体的活动机能,甚至死亡。我只需要将赵五爷的经脉疏通,他的腿自然就可以活动了。”钟文涛将病理淡淡讲述出来。

赵五爷觉得钟文涛的话有几分道理,再者自己的腿脚已经失去知觉,被针插几下也没有什么关系,他很大方地将裤腿给拉了起来:“小兄弟,那麻烦你就给我针灸针灸吧。”

一双清瘦枯萎的腿显露在面前,瘦巴巴,干瘪瘪,已经完全没了生气,就像两根干木棍一样。

钟文涛的手轻轻捏着银针,将银针插入赵五爷腿上的‘足三里’,‘上巨虚’,‘下巨虚’,‘三阴交’各重要穴道。同时,他将一道淡淡的真气从银针的尾部灌入。

银针身上发出淡淡红色光芒,随即穴道处的肌肉也跟着轻微颤抖。

“你们看,银针在动呢。”

“不但银针在动,连皮肉也在动。”

“啊,针扎的地方出红色的点点了。”

老大爷们,都发出惊叫声,好像看到了什么奇观一样。

作为当事人的赵五爷则更加惊讶,他在想,皮肉上出来红点,不知道对他的腿有没有影响。

“啊,痛!”赵五爷突然张口喊叫一声。

旁边的老头担心赵五爷会出事,都连忙喊道:“年轻人快拔了你的那些银针吧,赵五爷好像很痛苦。”

谁知赵五爷却摆手道:“慢着,等等,好舒服……不止有点小痛,还有点麻麻胀胀的感觉。”

“啊?老赵,你的腿有感觉了啊?”

“哟,好麻,好麻,我有点受不住了。”赵五爷的腿不由得开始微微颤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好像很享受又好像很痛苦。

钟文涛一把按住了赵五爷的颤抖的腿,连忙说道:“经脉正在疏通,您得咬牙坚持,不然就没有效果了!”

“嗯,小兄弟,我听你的!”赵五爷此刻对钟文涛有了信心。

他那双几年没知觉的腿,今天在钟文涛的针灸下,终于有感觉了,他的心里有了一丝丝的兴奋。

过了有十五分钟后,钟文涛才将插在赵五爷腿上重要穴道处的银针给拔出。

银针一出,赵五爷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可憋死我了!”

说完,他突然站了起来,还用力地甩动了下腿。

他的动作,让周围的人震惊无比,一个个满脸惊愕:“老赵,你能走路了!”

“什么?”赵五爷这才发觉自己的腿可以动了,惊变间,他自己被吓得突然跌倒在地。

钟文涛立刻喊道:“赵爷爷,你的腿已经好了,别怕,你勇敢地站起来吧。”

这赵五爷巴住旁边的轮椅,试着站了起来,最终发现自己并没有跌倒,腿可以用力。他又试着走了一步:“我能走路了!老伙伴们,我能走路了!”

喊这话时,赵五爷激动地掉下眼泪。

“年轻人,你真是神医啊!”

“你是当代扁鹊公啊!”

“小神医,若不是我们亲眼所见,我会相信中医针灸有这么神奇啊!”

周围的人都向钟文涛竖起大拇指,各种赞美,如蜜蜂围绕,循环不绝。

钟文涛微微笑着说道:“中医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我只是会些皮毛,就能治好赵爷爷的腿病,所以大家还是要相信咱们老祖宗留下的精粹。”

“是是是,小兄弟,你说的极是!我们以前都错了,还是中医强!”大家纷纷表示赞同钟文涛的话。

“好了,各位爷爷,我得去上班了,不然老板得骂我了。你们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可以去‘慈济堂’找我。”钟文涛微笑着摆摆手,然后从公园离开。

看到钟文涛回来,周子涵满脸兴奋地迎了出来:“钟大哥,你回来了啊。”

“臭小子,你刚才跑哪里晃荡去了。”周老头向钟文涛的身后扫了两眼,发现没有其他人,冷哼道:“愿赌服输,既然你没本事带病人回来,那就赶紧走吧,省得碍眼!”

钟文涛指着墙上的挂钟说道:“这不还差五分钟才到十二点吗?”

“好好好……你个臭小子,我就让你在我这里赖几分钟!”周老头白了他一眼道。

“老爸,你说话别这么难听。”周子涵随即转向钟文涛,微笑着说道:“钟大哥,在你没找到住的地方前,你可以先住这里。”

“喂,臭丫头,这个家到底谁做主啊!我可没钱养闲人!”一听这话,周老头的胡子都翘了起来。

慈济堂这一个月的收入本来就少,多一张嘴,就多一份开销。周老头绝对不会做吃亏的事情。

“老爸,你怎么这么冷血。”周子涵秀眉微皱,指责起她爸来。

“臭丫头,你居然说我冷血4我不打你!”周老头气呼呼地从桌子上抓过一个鸡毛掸子,就要向周子涵身上打去。

谁知诊所门口呼涌涌地进来一群人。

周老头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里的‘武器’笑呵呵道:“王老头,白老头,出什么事了?”

这些老头们,不由理会周老头,而是激动地向钟文涛走去:“小神医,快给我看看病,我这几天腰酸背痛。”

“哎呦,小神医,我的肠胃不好,老上厕所。”

“先给我看看,我先来的。”

眼前这些老头们,吵吵闹闹地将诊所都给挤爆了。

周老头一脸发懵,自己的‘慈济堂’可从来没来过这么多病人。他将钟文涛一把拉到旁边:“这都是你找来的病人?”

钟文涛微微点头:“嗯,没错!现在正好12点,我可以留下来了吧!”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周老头笑歪了嘴,这么多病人,慈济堂有救了。

“各位街坊们,你们一个个排着队,我马上给大家看病。”周老头将挂在支架上很久没穿的白大褂给披在了身上。

“周老头,我们是来找小神医的。你那医术不怎么样,你还是靠边站吧。”王老头揶揄道。

“王老头,你说什么,我医术不怎样?”周老头有些生气。

“你店里的这位小伙子的医术才是神,老赵瘫了几年的腿,被他几针给扎下去,居然就可以站着走路了!”王老头神情有些激动地指着钟文涛道。

“什么!你说他把老赵的腿给治好了?哼,就他?”周老头根本不信。

旁边其他几位老头,接着说道:“是啊,就是他!若不是我们亲眼所见,我们也不相信啊!”

就在他们说话时候,外面又走进来几个人,走在前面的正是他们嘴里说的赵老头。

赵老头在家人的陪伴下,走向钟文涛:“小神医,太感谢你了!”

“谢谢你,大恩人!您的医术真是太神了!我父亲可以正常地站着走路了,这多亏了您啊!”说着,找老头的儿子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一点小心意,还请小神医收下。”

周老头眼睛一亮,笑嘻嘻地将信封给拿了过来:“呵呵,我先替我家伙计收下。”

此刻,赵家人都沉浸在喜悦之中,也就忽略了周老头那让人嫌弃的贪财嘴脸。

钟文涛却淡淡道:“你们不需要客气,我只希望大家以后多多相信中医。”

“嗯,那是当然了!我们现在都特别相信!小神医,你快给我们看看病吧。”旁边的人激动道。

亲眼见到针灸术将老赵的腿给治好,他们已经从心底彻底佩服钟文涛的医术。

既然大家都这么热情,钟文涛也就不好推辞了:“好了,那我就来为大家详细的了解一下吧。”

旁边的周子涵热情地为钟文涛摆了一个大桌子:“钟大哥,你这样就方便诊病了。”

“谢谢你!”钟文涛点头示意。

眼前这个清纯女孩的体贴,让钟文涛的沉浸几百年的心为之一暖。

“神医,我肠胃不好,拉了三天的肚子。”

“你这是胃寒虚热,平时饱一顿饿一顿,三餐也不按时。不需要针灸,我给你开个药方,你拿回去煮三碗药汤,喝上三天就好了。”钟文涛随意的一摸脉,便对病人的病情了如指掌。周围的人都露出敬佩的眼神,暗暗称奇。

一下午的时间,钟文涛就看了有二十多个病人。每个人都很满意他的诊治。

《万能大师》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475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完整版《万能大师》玄幻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