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最后一班车免费章节阅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9:05:12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最后一班车免费章节阅读_最后一班车刘明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最后一班车小说完整版由 乎乎文学 提供!在路上,借着昏暗的月色,我小声问:海伯,那白色的壁虎,到底是什么东西?海伯说:了不起啊,这种东西,我都养不出来。我白了海伯一眼,我发现他真的很爱卖关子。

《最后一班车》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说到这里,我恍然大悟,连忙问:也就是说,咱们遇见的那只通体泛白的壁虎,就是阴阳守宫中的阴宫?如果说,你没有用镊子及时控制住它,等它把头转向了西方,那冯婆就知道有陌生人进了她家?

海伯点头,说:不错,阴宫转头,阳宫就能得知,这就是阴阳守宫的神奇之处了,动物对于自然界的方向感是很强的,候鸟迁徒靠的是方向感,地震来袭动物能够更早的感知,这也是方向感。如果当时阴宫壁虎的头转向了西方,那么冯婆带在身上的阳宫壁虎就会感应到,就会告知主人,有陌生人进入了自家。

“那这阴阳壁虎,它们之间是怎么感应的?”

说到这里,海伯沉默了一会,过了许久才说:制作阴阳守宫,方法及其复杂,第一,不能使用成年壁虎,必须要使用壁虎卵,壁虎一般产卵四五个,找到壁虎卵之后,自己用棉花去孵化,孵化出来,找出一对雄雌,进行培养。第二,把雌性壁虎放到一个瓦罐里,再倒点清水,不能倒太多,不然壁虎就淹死了,然后在河里捉来蟾蜍,把蟾蜍背上的毒泡用绣花针刺破,将毒液滴进瓦罐里。

我插了一句话:哦,往瓦罐里倒一点清水的作用,就是用来稀释蟾蜍毒素的,不然就直接让幼年壁虎毒死了,对吧?

海伯眯眼,说:不错,没我想象中的笨。

我不插话,生怕他继续卖关子,海伯又说:这雌性壁虎,就是用来培养阴宫了,把雌性壁虎放入瓦罐之后,终年不见阳光,导致雌性壁虎阴性很强,也导致壁虎的身躯发生异变,通体泛白。

我觉得这就跟人类差不多,有些人很黑,那是终年晒太阳,有些人天天呆在家里不出门,捂也捂白了。

“海伯,那照你这么说,阳宫壁虎的培养方法,就恰好与这相反了?”

海伯嗯了一声,说:阳宫壁虎的培养方法,就是把幼年壁虎装进玻璃瓶中,因为壁虎脚掌上有吸盘,善于攀爬,所以瓶口必须用白布封住,但要扎开几个小洞口,不然就闷死了。然后将这玻璃瓶,在早上太阳刚出来的时候,放在阳光下,吸收阳光,接近日上三竿之时,就赶紧收回。

“哦,大中午的要是不收回玻璃瓶,那就直接把阳宫壁虎晒成肉干了。”

海伯哈哈一笑,拍着我的肩膀,说:对,对,是这么个意思。

我又说:那阳宫壁虎培养完成之后,肯定是通体发黑吧?那这也不能说明两只壁虎就能心灵相通啊?

海伯说:这阴阳守宫最神秘的制作方法,也就是这最后一步了。阴宫培养成型,阳宫培养成型,在每个月的中旬,太阳与月亮能够同时出现在天上的时候,让两只壁虎同时放在一个瓦罐里,让它们交配。

我说我靠,那可是亲兄妹啊!

“正因为是一胞同生,所以在交配之后,便更能心有灵犀!因为制作阴阳守宫的目的,就是让它们心有灵犀,而根本不考虑它们的后代。”

(天上同时出现太阳和月亮的事,并非虚假杜撰,太阳运动周期为一天,月亮则不是一天,这样就会出现月亮出现在东方时,恰好也赶在了白天,但大多数时候阳光太强烈,我们看不到月亮,详细的就不说了,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查一下。)

我暗暗咋舌,这一黑一白,阴阳壁虎的培养方法还真是不同,而且培养完成之后的效果也真是怪异非凡。

同时我也想起了海伯在见到阴宫壁虎的时候,不下手去抓,而是用镊子去夹,因为都说壁虎尿是有剧毒的,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五毒,壁虎便是其一。

但科学证明,壁虎尿是没毒的,但冯婆培养出来的阴宫壁虎,从小便浸泡在稀释了蟾蜍毒液的水源中,所以,它浑身都是毒。故然不敢乱碰。

此刻,我抬头看了一眼夜幕苍穹上那一轮明月,不由得叹了口气。

从第一次来到桑槐村,一直到现在才彻底进入了冯婆家中,找到了葛钰的无心冰尸,我感觉自己就跟常山赵子龙差不多,可谓七进七出,不过赵子龙乃是单枪匹马,闯进万军丛中。

而我...

用现代比较流行的话来说,绝对是猪队友一枚。

还好西装大叔和海伯比较给力,尤其是海伯,更是在关键时刻救我一命,有这样的队友,也算洪福齐天了。

等等...

夜幕下,我猛然一愣,朝着海伯就看了过去,在我喝药自杀之时,他为何会在最后关头找到我?

他打不通我的手机,也没给我发短信,他自己一个人更不可能使用什么卫星定位,他肯定知道我想要自杀,因为我给他发过短信,可我并没有告诉他,我去什么地方自杀啊?

他是怎么知道我在那个河堤上的?

一种莫名的惧意,瞬间笼罩全身,葛钰说过,让我不要相信任何人。

此时朝着海伯看去,我只觉得他的背影变得阴暗一片,更觉得他走路的样子有点飘。

这话我不敢问,但现在我告诉自己,对我好的人,不一定就是帮我的,对我坏的人,不一定就是害我的。

可能是我太爱葛钰了,她取走我的心脏,我也仍然爱她,我坚信她这么做是有道理的。

我悄悄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把手掌按在胸口停顿了约有十几秒,说真心话,我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

回到了宾馆,海伯去了他的房间,我则是回到自己的房间,心说找到了葛钰的冰尸,确定了葛钰的死亡消息,我也就彻底死心了。

严格来讲,我也算是彻底安心了,至少我再次见到了她,我坐在茶几上,摸着自己额头上被葛钰浅吻过的地方,傻傻的笑着。

可笑着笑着,我眼角余光忽然瞥见茶几上放着一张小纸条,我一怔,停止了笑容,这张纸条不是我放这的。感觉要出事了。

果不其然,展开小纸条一看,我不由得浑身一震!

《最后一班车》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而这金鱼倒游,我想不明白了,鱼会倒着游吗?我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什么鱼会倒着游,因为这完全违反了生物定律。

水生物中,唯一能说倒着游的,也就只有蚂蟥了,可蚂蟥并不是真正倒着游的,而是吸到人血之后,往后缩自己的身体,所以才有了蚂蟥倒游的说法。

至于最后的血染青云,我更是想不明白了,云朵飘于九天之上,怎么可能沾染上鲜血?

有句话叫做血染半边天,那说的意思是刀兵劫降临,生灵涂炭,整个天下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结合着现在的生活状态,这显然是不会出现的,那么,这血染青云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这青云代表的不是云朵,而是衣服?例如唱戏的戏袍?可我闲的没事穿什么戏袍?

我脑子又乱了,此刻我想起了当初放在我宿舍里的第一张纸条,纸条上说,14路公交车我必须开下去,如果我走了,就由我的灵魂来开。

从第一张纸条上所说的内容来看,至少放纸条的这个人,又或者是这个鬼,还没杀我的打算。

但这第二张纸条就不一样了,上边的话,明摆着就是告诉我,我离死不远了。

想到这里,我浑身一惊,立马伸手如电,摸向自己的胸口!

葛钰提前拿走我的心脏,难道她已经预料到有人要害我了吗?所以拿走了我的心脏,替我保管?

还有海伯,究竟是好是坏,是帮我的还是杀我的?

这个问题刚一浮现出来,我立马摇头否定,不管海伯是不是帮我的,但肯定不是想杀我的,如果想杀我,在兰博基尼要撞死我的那天晚上,他根本不会管我,让我随便去死就好了。

我又从头开始想,给我第一张纸条的时候,还没杀我的打算,但第二张纸条,就准备杀我了。

那么,在第一张纸条出现与第二张纸条出现的这段时间里,一定是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得罪了幕后那控制一切的鬼!

我仔细想想自己这一段时间所做的事,除了去冯婆家里,别的还真没做过什么。

心中一颤,我惊道:难道那个在背后操纵一切的鬼,是冯婆?

海伯说过,她非人非鬼,可她算是什么,海伯也不告诉我,这可真是让我苦恼死了。

怀揣着无限疑惑,第二天晚上,我提前去了那家海参馆,不过我不是走前门进去的,而是走的后门。

一个正在偷偷抽烟的小厨师看到了我,吓了一跳,但一看不是领导,也就不以为然了。

我走过去,笑着递上一根好烟,说:兄弟,咱这还招不招学徒了?

他一看我手里的烟盒,就知道是好烟,笑嘻嘻的接住,说:招啊,一直招呢,你找厨师长吧,在里边呢。

我说行,不着急,我也抽根烟。

点了一根烟,我笑着问:兄弟啊,这后边的走廊里,血腥味这么浓,放的都是啥东西啊?

小学徒一摆手,不屑的说:都是些牛蛙什么的,这年头,总有人想吃点野味。

“那制冰机也在这块吧?感觉凉飕飕的。”我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因为这后门的楼道口,确实冷。

小学徒说:对啊,制冰机在前边那个屋子,旁边的屋子是仍废弃的冰块。

一听到废弃的冰块,我立马一个激灵,但心说还是不要问的太急,就多抽了两口,在那小学徒临走的时候,我笑着问:废弃的冰块直接就扔了啊?

小学徒一愣,说:对啊,不扔掉干什么?不过咱们家的冰块,每天晚上都会被一个老太太拉走,也不知道她用冰块干什么,每天都拉走一大筐。

他当然不知道冯婆用冰块是来干什么的了,那是用来冰冻葛钰尸体的。

掐算着时间,感觉冯婆快来的时候,我进到了厨房内部,找到了所谓的厨师长,说我想应聘厨师。

在厨师长带着我进入后厨办公室的时候,我心中一喜,心说机会来了!

因为后厨里,到处都是菜味,调料味,只有办公室里干净点,而那几台监控器也都放置在了办公室里,厨师长进来的时候,冯婆刚好也从后门进来,我从监控器里看的清清楚楚。

厨师长说:小伙,你先填一份简历,过一会交给我。

说完,厨师长扭着大屁股就走出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另外有一位女文员,笑了笑,递给我一支笔。

我填写简历的时候,一直斜眼瞄着监控器,只见冯婆进入那间放置废弃冰块的房间里,开始用手往塑料盆里装冰块。

她装冰块时,很小心翼翼,而且尽量挑那些略微干净的冰块,看到这里,我的眼眶不自觉的涌出了泪花。

一个深爱着自己女儿的老妇人,在女儿死后,还保留着女儿的尸体,她年纪这么大了,没钱买那些新鲜的冰块,就只能拉走餐馆里废弃的冰块,但这些废弃的冰块,鱼腥味太重,冯婆知道,自己冰清玉洁的女儿,是要躺在这些冰块上的,所以,她挑的很仔细,很仔细...

女文员看了我一眼,都傻了,心想填个简历表都能感动到哭出来,这是多久没找到过工作了?

我注意到了女文员那怪异的眼神,就用衣袖抹了一下眼角,写简历的时候,继续观察冯婆。

冯婆右手端着盆,左手在那冰堆中不停的扒着,挑选着,因为有些冰块已经融化,所以冯婆的手,始终处于泡在水中的状态。

当冯婆挑选完一盆冰块的时候,我再朝着她的左手看去,豁然大惊!

她的左手,从干枯变为充盈,原本犹如鸡爪一般的手掌,此刻充盈白皙,犹如三十岁女人的手。

恍然大悟之间,我不由得感动万分,冯婆每次从村外回来,左手都会变得充盈,而右手仍然干枯如鸡爪,并非是她用了什么妖术。

而是她左手抓冰块,右手端着塑料盆,左手始终被冷水泡着,硬是被泡的发白发胀!

然后冯婆回到家,睡一觉,第二天,被泡肿的左手就重新恢复了干枯的状态,这也就是我每次看到冯婆骑着三轮车离开桑槐村的时候,双手都是干枯的犹如树皮,可骑着三轮车从市区回到桑槐村之后,她的左手就变得充盈白皙。

可怜天下父母心!

葛钰虽然死了,但她永远活在冯婆的心中,我不知道冯婆还能活多久,但我知道,她活多久,葛钰的尸体就能被保存多久。

现在我确定冯婆不是那个鬼,我不管她到底懂什么巫蛊之术,我都不相信她是一个残暴的人,一个默默为死去女儿奉献十几年光阴的老妇人,我不相信她能坏到什么地方去。

至于冯婆院子里饲养的那些鸡仔,究竟是不是四目门童,如果有机会我会去验证的,我觉得西装大叔跟我说的话,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这四目门童,就隐藏在了这真真假假之中,让我无法分辨。

第二天,我和海伯一起回到了市区,晚上八点多,我跟海伯一起下馆子,狠狠的搓了一顿,海伯吃的很满意,也喝的很满意,酒足饭饱之际,海伯神秘兮兮的对我说:小子,你今晚回去开14路公交车的时候,把驾驶座打开,看看里边放了什么东西。

我一惊,朝着海伯看去,不免觉得他的眼神颇为诡异。

《最后一班车》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海伯哈哈一笑,说:谁告诉你的?

我说一个西装男子。

海伯点头,说:他说的不错,驾驶座下边的东西,你如果打开看了,必死无疑。

我瞪着眼珠子,说:那你这不是扯淡吗?我看了必死无疑,还教唆我打开看看?

海伯端着酒杯,一饮而尽,附在我耳边,小声说:如果打开了,你确实必死无疑,但现在的你,还是活人吗?

说完,海伯饶有深意的拍了拍我的胸口,然后继续倒酒,继续喝酒,就像什么话都没说过一样。

我浑身一软,差点就倒在地上了。

他故意拍拍我的胸口,不就是在暗示我,他知道我没心脏?海伯到底是什么人?

见我脸上惊讶不已,海伯喝了一口衅,说:我不会说什么让你相信我的话了,因为老子上一次吃过你的亏,你这小子,还敢拿板砖砸我,这一次,你爱信不信,我要说的是,我完全可以不用管你,让你随便死去。

我尴尬的说:海伯,您别这么说,我上一次不是被人蛊惑了嘛,幸好您及时找到了我,不然我就没命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将事情联系到了一起!

第一次,我差点被兰博基尼撞死的时候,海伯莫名其妙的就找到了我,然后把我救了。

第二次,我应该是被蛊惑了心智,差点喝下农药而死,在紧急关头,海伯还是莫名其妙的找到了我,然后又把我救了。

海伯救了我,这是真的,但他怎么每次都能准确的找到我?难不成是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又或者他确实是个高人?

又跟海伯聊了几句,海伯想劝我喝两口,但我坚持说今晚要开车,不能喝酒。

晚上回到房子店客运站的时候,陈伟的脸色很不好,毕竟我请了三天假。

见我进入办公室,也不搭理我,自顾自的玩电脑,我也不说话,不想自找没趣,到了十二点,就直接发车去了。

发车回来,陈伟就站在办公室门口,端着一小杯白酒,一边喝,一边抽着烟,见我从车上下来之后,说:小刘,明天去中心医院体检一下。

我说:怎么突然让体检了?

陈伟回身,在办公室里拿出了一张资料表,递给我,说:上头规定的,必须体检,到时候跟我一起去也行,我开车带你。

我说行,那就坐你的车去吧。

陈伟怔了一下,没想到我答应的这么爽快。

第二天清晨,我和陈伟都没吃饭,空腹开车去中心医院体检,交了钱,排着队,陈伟忽然对我说:我肚子疼,你先排着,我一会过来。

陈伟这一趟厕所,整整去了半个小时,也仍然没见他回来。

我就纳闷了,掉茅坑里了?

等我抽完了血,验完了别的,陈伟这才姗姗来迟,捂着肚子,满脸铁青,我说趁这会人少,你赶紧去吧。

陈伟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递给我说:小刘,帮我买包烟去,别在这附近买啊,都是假烟,去八一路那个家乐福买。

我接过了钱,陈伟继续排队,当我走出医院的时候,我就纳闷了,买一包烟而已,用得着让我跑到几里地外的八一路?

这附近的烟酒商店不少,有些规模还挺大的,怎么可能到处卖假烟?谁也没那么大的胆子。

刚走出医院门,我一愣,猛的拍了一下脑袋,心说自己真是笨啊,连买什么烟都没问呢!

我这就折回,重新走向体检中心,到了体检中心一看,陈伟正站在队伍的最后边,很有耐心的排着队,忽然他身后走过去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悄悄的拍了一下他的后背。

陈伟转身,跟着那个白大褂医生离开了。

诶,怎么走了?不体检了吗?

我赶紧朝着陈伟追过去,眼睁睁的看着陈伟跟着那个医生走进了一间会诊室,我心想赶紧追上去问问陈伟,看他抽什么烟。

就在我刚追到那间会诊室的时候,忽然听到里边传来一句:陈先生,您的情况比较特殊,不过倒也不是什么难事,我这里已经帮你做了一份假的体检报告。

陈伟笑了笑,说:谢谢周医生了,改日我再登门拜访。

说完,里边就传来了脚步声,看样子陈伟是准备出来了,我一怔,赶紧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但会诊室里又传来了一句:不过陈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抽不出你的血液?

一听这话,我瞪着眼珠子,满脸的难以置信,抽不出血液?

我虽然不是医生,但对这个多少也懂点,一般来说,抽不出血液,那只能说明针头没扎进血管里,扎进了肌肉组织里,那当然抽不出血液了。可这市中心医院,三甲级医院,怎么可能会有水平这么差的护士?

就算是实习的,也不可能扎不进血管吧?一次扎不进,两次呢?三次呢?

“周医生,我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多问,反正好处是少不了你的,仅仅是做一份假的体检报告而已,这不算什么大事吧?”陈伟的语气有些不愉快。

周医生说:那是当然,只不过你每次体检都让我给你做假报告,如果你身上真的携带恶性传染病毒,那可就是我的失职了。

陈伟笑着说: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有艾滋吗?

周医生说:那倒不像,但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抽不出你的血液,就好像你的体内根本没有血液。

陈伟说:这个事你就不要操心了,反正好处少不了你的,我走了。

说完,会诊室里再次传来脚步声,我一惊,转头四看,我已经没处躲了,眼看陈伟拉开房门就能看见我。

情况紧急,我灵机一动,连忙做出四处张望的动作,像是在寻找陈伟一样。

门拉开了,陈伟拿着体检报告出来了,第一眼就看到了我。

“小刘,你咋在这?买完烟了?”陈伟有些惊讶。

我说:不是,我刚走出医院大门,想起来还没问你买什么牌子的烟呢,这就回来了,正巧看到你往这边来,也不知道你进了哪个房间。

没等陈伟说话,我立马又补了一句:陈哥,这么快就体检完了?

陈伟刻意隐藏了一下体检报告,笑着说:嗯,抽个血而已,挺快的。

回去的路上,陈伟一言不发,路过八一路那个家乐福超市的时候,他也没让我下车买烟,我让钱还给了他,回到房子店客运总站,便一头钻进了宿舍里。

看来我以前的猜想完全没错,我一直把陈伟置身事外了,先不说他是人还是鬼,至少他身上一定藏着秘密,或许很多,或许很大。

但有一件事我想不明白,如果是一个正常人,那针管怎么会抽不出血液呢?在针头绝对扎进血管里边的情况下,如果还没抽出血液,那只能说明,他身体里一定没有鲜血!

我不由得想起了海伯说的话,想辨别一个人究竟是人还是鬼,捅他一刀,如果流血,是人,如果不流血,是鬼!

身上忽然冒出一股无名的寒意。

难不成,我一直都没在意过的陈伟,才是真正的鬼?才是幕后操纵一切的那个鬼?

如若不然,护士为何抽不出他的鲜血?

我忽然脑子一震,想到了一个惊天的杀人计划!这条惊天的连环杀人计划,完全可以把这几任死去的司机,以及跟14路公交车有关的人联系在一起!

《最后一班车》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者数字 4182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最后一班车刘明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