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最后一班车免费章节阅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8:55:38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最后一班车免费章节阅读_最后一班车刘明布小说完结版全文章节在线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最后一班车小说完整版由 乎乎文学 提供!茶几上那用清水画出来的动物图案,在水源干枯之后,留下了一个印记,我朝着印记看去,尤其是那条已经断裂,但却呈现S型的尾巴,让我瞬间想起了一种生物,一种在日常生活中,几乎人人都见过的生物。壁虎!

《最后一班车》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海伯画出一个壁虎,又亲自切断了壁虎的尾巴,这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在说,他这一次他也惹祸上身,必须壁虎断尾进行自救?仅仅是看了冯婆一眼就惹祸上身了?难不成他跟冯婆有什么恩怨纠葛?

我回想海伯瞪着眼睛说不可能,不可能的时候,莫非他俩是仇人?又或者海伯曾经亲自动手杀了冯婆,此刻又亲眼看到,所以才说不可能?

可即便是这样,也没必要装神弄鬼,跟我下盲棋吧?

我的大脑再次凌乱,我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恨不得用头撞墙。

忽然间,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条短信,海伯发过来的。

“小子,冯婆家里你最好不要去了。”

我一愣,赶紧回:为啥?海伯你把话说清楚,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海伯回:你每次去冯婆家里都被发现,原因并非是那些四目门童发现了你,这冯婆的年纪,我无法看透,她究竟是人是鬼,我也无法看透,我劝你还是不要去她家了。

我看到这条短息,激动的立马回:那怎么能行,我要找葛钰!

海伯那边没信了,过了许久,才回了一条:哎,你这孩子,我跟你说吧,冯婆的家里,你别想进去,冯婆的秘密,活人永远别想知道,你如果要想找到葛钰,唯一的办法,就是你死。

什么?

我抱着手机,两只手都在颤抖,冯婆到底是什么人?

我仔细回想一下,每一次我去冯婆的家里,不管发现棺材,还是发现黑衣柜,每当我想深入研究的时候,每当我觉得窥探到秘密的时候,冯婆总会鬼使神差的返回到家中,难不成,真的是活人无法窥探到其中秘密?

一个更大胆的设想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去冯婆家里之所以被发现,之所以露馅,就是因为我是个活人I能是我身上的阳气,泄露了我的身份,那如果我变成了鬼魂,是不是就能顺利进入冯婆家里?

我惆怅了。

说到死,我不是不敢,是不想,我还有爹娘要养活,我还没结婚,更没生子,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要是这么死了,那怎么愧对列祖列宗?

这天晚上,我失眠了。

想了整整一晚上,我发现葛钰的音容笑貌,以及那随风飞舞的长发,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就像电影画面一样,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播放着。

翌日清晨,我给海伯发了一条短信。

海伯,我想好了,如果我死了才能进入冯婆的家里,如果我死了才能见到葛钰,那我想结束这煎熬的生命,我扛不下去了,希望我死后,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经常回家看看父母。

发完这条短信,我躺在了床上,心说一会去农药店买一瓶1605,喝两口就足以致命。

海伯久久没有给我回复,估计也是心里难受。

下午,我离开了宾馆,直奔了一家农药店,到了之后,我张口就说买1605。

1605近些年已经是禁止使用的农药了,这玩意毒性太强,很多农民喷洒完药水,都会出现恶心,呕吐的症状,所以,店老板听说我要买1605,吓了一跳。

不过我这个人,撒谎的本事很强,我说家里老娘种了点棉花,睨虫闹的太厉害,敌敌畏杀不死,所以买一瓶这个。

最后聊了许久,店老板还是卖给我了一小瓶,我拿着这瓶1605,独自一人打车来到了河堤上,看着那条潺潺流动的小河,莫名的感叹一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脱衣脱裤。

我还没脱下葛钰的裤子,就已经死心塌地的爱上了她。

缓缓的弄了瓶盖,一股浓烈刺鼻的味道冲天而起,窜进鼻孔里,我干呕了一声,倒了一小盖1605,正准备一饮而尽。

“你他妈的干什么呢!”忽然一块板砖飞了过来,准确无误的砸在了我的手背上。农药泼洒了一地。

靠,这给我疼的,感觉都砸骨折了,我转头一看,海伯满脸怒气的盯着我。

得!

我曾经拿板砖砸过他一次,他现在也拿板砖砸我一次,算是扯平了。

我说:海伯,或许你觉得我这个人没志气,但我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你也说了,想弄清冯婆的秘密,就只能成为死人,我确信葛钰就躲在冯婆的家里,我想她,我想找她。

海伯满脸怒气,说:你被鬼上身了吧!谁跟你说死了才能进去冯婆家里的?

我也一愣,说:昨晚你发短信告诉我的啊。

“昨晚我被人跟踪,哪有时间跟你发短信!”

海伯说完这句话,我浑身一震,猛的一个箭步窜过去,翻出海伯的手机就查看了起来,里边并没有短信记录,但短信是完全可以删的。

“我说你这小子,脑袋被驴屁股夹了是吧?今天去宾馆房间找你,人家说你早退房了,后来看到短信,你要自杀,我他妈给你打了一万个电话,你就是不接,你什么意思?”

我又是一惊,正要说话,海伯绷直了手指,指着我的脸,说:你给老子闭嘴!让老子说完!

“老子帮你,救你,是因为你这小子心善,值得帮,现在我发现你是2B吧?”海伯几乎是一个劲的骂我。

我不敢吭声,翻开海伯手机上的通话记录一看,我轰然一震,大脑中嗡嗡作响,只觉得天旋地转。

海伯给我打了几十个电话!

我的手机信号满格,但就是没接到任何一个!

我拿出自己的手机,赶忙递给海伯,说:海伯,你先别生气,你看看,我的手机上一条来电通话都没有。

海伯怒道:屌知道是不是你自己删了!

我又翻出昨天晚上海伯发给我的短信,海伯一看,顿时不骂了,脸色都青了。

“这些短信,不是我发的!”海伯坚定的说。

我的手臂再次开始发抖,我甚至觉得自己的身身子都开始瘫软了,这个鬼,竟然还在一直想办法杀我!

短信不是海伯发的,定然就是一直隐藏在背后的那个鬼发的!难不成,昨天晚上海伯跟我下盲棋,也是被鬼附身了,然后故作玄虚?好让我信以为真?

我赶紧询问了一下海伯,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海伯说的一清二楚,也就是说,海伯跟我聊天,跟我下盲棋,都是他本人,但他走后,那些短信不是他发的!

而且海伯今天收到我的自杀短信之后,给我打电话,打了几十个,全部都打通了。

可我这边,一个来电提示都没有,我怎么接?

我咬牙切齿,说:我又中计了!这个鬼给我下咒,没有弄死我,这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海伯的怒气也慢慢的消散了,知道我可能被鬼引入了一个圈套之中,所幸在最后关头,海伯找到了我。

“对了,海伯,昨天晚上,你见到冯婆之后,为什么会变的那样?难道你认识她?”

海伯一脚踢翻那瓶1605,拉着我走下了河堤,同时对我说:算认识,也算不认识。

“那究竟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啊?”

《最后一班车》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懂是懂了,可懂了这个,却更疑惑了别的。

“海伯,壁虎怎么可能监视人?”这个我想不明白,我知道猴子鹦鹉以及警犬,驯养之后非常聪明,或许也能做到监视人的作用,可一直壁虎也能监视人?我真的不信。

海伯说:壁虎就不能监视人了?壁虎不但能监视人,还能完全听懂咱们说的话!

我不插嘴,海伯说:你以为昨晚我老糊涂了?我不那么做,就完全露馅,你就彻底进不了冯婆的家中了。

“可那壁虎如果能听懂人话,会和冯婆沟通,那肯定会告诉她,咱俩昨晚在演戏啊?”这个我挺想不明白的。

海伯摆手,说:那不会,冯婆饲养的这种壁虎,能听懂人说话,也能把别人说出来的话全部转告给自己的主人,但它看不懂人的动作,所以它们也模仿不出来。

我一惊,猛然醒悟,说:也就是说,你昨天晚上那番话,完全就是说给壁虎听的?好让这监视我们的壁虎,传递错误的信息,让冯婆以为,你就是一个爱下象棋的老头子?

海伯笑了,指着我,说:小子,有长进了。

我挠了挠头,颇为不好意思,海伯又说:如果不隐藏自己,刚来第一次就露馅了,对于冯婆来说,不免就是打草惊蛇,我也就彻底帮不到你了,现在那只壁虎,肯定告诉冯婆,我只爱下象棋,而且只是一个普通人。

我真心服了!

俗话说的真不假,姜还是老的辣,海伯与冯婆之间,这第一次不算碰面的碰面,这第一次无形之中的较量,海伯就算是略称一筹。

“那现在怎么办?”我追问道。

海伯说:今晚,我就带你破掉冯婆家中的诡异秘术!哼哼,小小伎俩,不足为惧。

我没问冯婆家中的秘术到底是什么东西,因为我感觉海伯现在也不打算告诉我,人与人的性格是不同的,海伯就是那种爱卖关子的人,不像西装大叔那么直爽。

“小子,现在你跟我走,去买点东西。”

海伯带着我,跑遍了整个市区,而且买来的东西,非常怪异,可以说让我目瞪口呆。

荧光粉,塑料袋,大镊子,小手电,以及腐烂的肉!

没错,海伯不买鲜肉,就买腐烂发臭的肉,这让我很是不解。

到了晚上,我心里激动了起来,心说今晚终于可以进入冯婆家中一探究竟了,我觉得葛钰一定没死,一定藏在屋里!这是一种第六感。

海伯我俩收拾好东西,他带着我,没去桑槐村,而是直奔了宾馆附近的一个小树林,随后将那块腐烂的臭肉,扔到了树林的地面上。

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又将荧光粉全部撒在了那块臭肉上。

“海伯,你在做什么?我们不是要去冯婆家里吗?”我忍不住了,因为我俩在这小树林里,快特么的被蚊子给咬死了!

我觉得这树林里的蚊子如果能全部集合,绝对能把我抬起来!

海伯也被咬的够呛,他说:蚊子苍蝇喜欢腐肉,你拿着袋子,在这等着,一会把袋子猛的扣到腐肉上,抓点蚊蝇。

我一愣,问:那你呢?

海伯说:我?我当然是去树林外边等着你了。

说完,海伯风骚的一挥手,就离开了小树林,留下我自己在这喂蚊子。

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自己至少胖了二十斤,看那腐肉上趴了不少蚊蝇,就猛的把塑料袋扣上去,抓了不少。

在路上,海伯对我说:小子,辛苦你了。

我说:不辛苦,就是感觉自己脸肿了点。

海伯看了我一眼,有点尴尬,咳嗽了一声说:荧光粉撒在腐肉上,这些蚊蝇一旦趴上去,身上就会沾染荧光粉,在夜里就会散发着微光。

我说海伯你想制作萤火虫吗?

海伯笑道:天机不可泄露,跟我走就是了。

到了冯婆的家中,一看房门紧锁,冯婆肯定又出去了,海伯眯眼,朝着院子里看了一番,说:果然没错,走,进院子!

海伯有信心,我自然也就不怕,到了院子里,海伯小声问我:你前几次都是从哪进入屋中的?

我指着门槛,说:抽掉门槛,爬进去。

“没从别的地方进入过吗?比如说,爬窗户?”

我说没有,只从门槛下进入过。

海伯点头,从我手中接过装满蚊蝇的塑料袋,走到门槛前,蹲下了身子,让塑料袋露出一个汹,顿时从里边飞出几十只蚊蝇。

黑暗中,那些蚊蝇的身上都闪烁着点点幽光,刚一飞出来,便惊慌失措的逃离门槛的位置,海伯点头,说:冯婆那失传的秘术,就下在这了。

“小子,过来,把这门槛抽掉,你以前抽掉门槛所用多长时间,这一次给我拉长十倍!”

这给我说懵了又,我抽掉门槛,顶多就是两秒,延长十倍,那就是二十秒,拿一块木板而已,用得着这么长时间吗?

我不敢违抗,走上前去,缓缓的抽掉门槛,这过程当真煎熬,必须一点一点的缓缓往上抽。

等到门槛彻底被我抽出来之后,海伯忽然把手指竖在嘴边,小声嘘了一下。

只见海伯打开小手电,用手指捂住灯头,从指缝中露出几丝微光,在门槛的位置来回寻找,片刻后,海伯冷笑一声,小声说:就是你了!

我顺着海伯的目光看去,只见在门槛角落的缝隙中,趴着一只浑身雪白的壁虎!

天下间竟然还有这种壁虎?

《最后一班车》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由于海伯速度迅猛,那白色壁虎都被掐的嘤叫了一声。

“小子,进去吧,一个小时之内,搞定你所要做的事情,只要我一直捏着这只壁虎,冯婆就不会知道有人潜入了她家。”

海伯说完,我看了一眼那乳白色的壁虎,当即趴下身子,就从门槛下爬了过去。

这一次,我没有再朝着别的地方寻找,直奔那个黑色衣柜。

拉开衣柜一看,里边除了一些破旧的衣衫之外,就再无他物了,我觉得翻找别人的衣物有点不道德,但想了想,既然都到这一步了,也不差翻找衣服了。

三下五除二将那些衣服拿了出来,我发现这衣柜里越来越冷,伸直隐隐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直到最后,完全取出衣服,也没见这柜子有什么诡异的地方,只觉得柜子里,冷的出奇。

这柜子绝对是房间中最冷的地方,问题是,它为什么这么冷?

我用手机灯光照射柜子,来回观看,这里边没什么奇特的地方,难不成,有什么夹层?

伸手拍着衣柜的木板,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等我拍到柜子底板的一瞬间,传来的再也不是实心响动,而是空荡荡的闷响!

果然有猫腻!

我看了一眼门槛,海伯还在用镊子夹着壁虎,心说时不我待,就今天了!

将手机灯光调到最亮,最后终于找到了夹层的打开位置,一掀开柜子底板,瞬间一股扑面的凉气就从下方冲了上来,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低头一看,这柜子底下,竟然挖了一个地道!难不成冯婆这房屋下方,还有密室?

一咬牙,我跳下了黑暗的地道中,顺着地道往前走了三四米,映入眼帘的景象,豁然震惊!

这竟然是一个地下冰库!

这地洞顶多只有二十平米,在这密室中,摆放着二三十个竹篓,竹篓中都是冒着丝丝白雾的冰块!

但定睛一看,那些冰块的颜色并不是特别纯净,而且伴有一股血腥味,我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冯婆去那家海鲜馆,肯定是去拉冰块的!

因为海鲜馆里,冰块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例如一些菜品,生鱼片,三文鱼,金枪鱼什么的,都需要在盘子下边摆上冰块,以保持菜品的鲜美。

而在冰块用完之后,餐馆一般都会把这些用过的冰块倒掉,怪不得冯婆几乎天天晚上都去那家餐馆,这绝对是去拉冰块的。

因为她的三轮车上,放着一口大箱子,而大箱子上盖着一床被子,那被子正是用来保证冰块的温度,让冰块融化的更慢一些。

只是,冯婆天天都去拉这么多冰块干什么?

正自疑惑间,抬头一看,我啊的一声大叫,吓的我差点蹲在地上!

在这房间的最里边,那些竹篓上,放着一块门板,而在门板上,则躺着一具尸体!

由于那具尸体的身上盖着一块白布,我不知道这是谁,也不知道多大年纪,但我的心脏,随着刚才那剧烈的一下跳动,便再也无法停止下来了。

我想过去,但又怕。我怕这具尸体就是葛钰的,我怕掀开白布之后,看见葛钰已经凝固的容颜。

但我又想,我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想要去掀开白布确认一下。

内心中斗争了许久,我,还是走了过去。

当我掀开白布的一瞬间,一张绝美的脸庞呈现在我的眼前,泪水也忍不住滑落脸庞,滴落到了她的脸上。

“葛钰...”我跪了下来,轻轻的抚摸着葛钰的容颜。

就在我刚落下眼泪的一瞬间,葛钰的尸体忽然睁开了双眼。

我没有被吓到,而是瞪着眼珠子看向了葛钰,葛钰的冰尸睁开双眼之后,眼眶中也是充满了水雾,冰凉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她竟然坐起了身子。

“你真傻!”葛钰刚一坐起来,身上盖着的白布瞬间脱落,露出了她雪白的身子。

我的目光放到了葛钰的胸口,她心脏处有一个洞口,里边的心脏不翼而飞,此刻伤口处正缓缓的流淌着鲜血,那鲜血顺着她雪白的躯体,流到了白布之上。

“葛钰,你为什么躲着我?”我双手捧着葛钰冰凉的脸颊,颤抖的问。

“我也爱你,但我如果跟你在一起,就是害了你,你知道吗?”葛钰的冰尸没有一点温度,说出来的话,也没有一点温度。

我说:我不怕!死就死!

葛钰的眼泪再次滑落脸颊,与鲜血融入一起,她摇了摇头说:你走吧,你救不了我,同样也救不了你自己,你注定是死,我们注定无法在一起的。

我咬着牙说:我不信!

见我脸上表情坚毅,葛钰泪眼朦胧,小声问我:阿布,菜无心能活,人若无心还能活吗?

我忽然想起纣王剜出比干的心脏之后,姜子牙告诉比干,你去城东三十里处,问一个卖菜的老妇人,问他菜无心可活,人若无心还能不能活。

比干去了,结果那个妇人是申公豹变幻的,妇人狡狯的说:菜无心能活,人若无心,当然就得死了。比干喷出一口鲜血,当场身亡。

此刻葛钰也问了我同样的话语,我沉思片刻,咬牙振声道:人若无心,能活!

葛钰笑了,她哭着笑了。

忽然间,她白皙如冰晶一般的手掌发生了变化,指甲暴涨,猛的一下插进我的心脏,狠狠的把我的心脏拽了出来。

虽然没有一丝疼痛,但我瞪大了眼珠子,满脸的难以置信!

只见葛钰抓着我的心脏,说:它确实是纯净的,也确实是爱我的,阿布,我取走了你的心脏,你恨我吗?

爱,就是有一天哪怕你一枪打死我,我也认为那是走火。

我摇头,说:不恨。

葛钰的泪水已经止不住了,她啜泣的说:阿布,你的心脏先放在我这里,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时间不多了,你赶紧走吧。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衣服完好无损,也没有破裂的伤口,但就是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葛钰捧着我的心脏,缓缓的放到了她的心脏位置,对我说:阿布,有些话,我不能告诉你,把事情说的太明白,反而是害了你,但你出去之后,一定要记住我一句话!

我忙不迭点头,盯着葛钰的脸面。

“你谁都不要相信,也千万不要吃蛇肉。”葛钰说完,捧着我的脸颊,在我额头上浅吻了一下。

凉!她的红唇真凉,但我却为之迷醉。

我不知道一具美艳冰尸能够说话是不是鬼上身,但我相信葛钰!

我虽然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但我确实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等我离开了地下冰库的时候,钻出了地道,让柜子底板放好,衣服也重新叠好,海伯已经快扛不住了。

他说:你这小子,下去了多久啊?我胳膊都酸了。

我伸头一看,海伯仍然用镊子,紧紧的掐着那只白色的壁虎,而那壁虎不停的挣扎,但脑袋所朝的方向,一直都是东方。

从屋里爬出来,海伯一松镊子,那白色壁虎立马钻进墙缝中,我放好了门槛,和海伯速速离去,冯婆应该快要从海鲜馆回来了。

在路上,借着昏暗的月色,我小声问:海伯,那白色的壁虎,到底是什么东西?

《最后一班车》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者数字 4182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最后一班车刘明布小说完结版全文章节在线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