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8:28:05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免费章节阅读_ 北尚忻、夏浅浅全文免费阅读_夏浅浅大结局版小说精彩章节

  北尚忻、夏浅浅全文免费阅读,夏浅浅大结局版由 八度小说库 提供!夏家的变故,苏羽潇的强势间入,因为沐父的从中阻拦,直到最后,两人也没有正式往过,夏浅浅也只能将那份曾经的朦朦美好深藏心低,永远扼杀。喜欢就继续关注吧~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北尚忻不但没有放开。

    仿佛向是在喧示着某种主权一般。

    手臂一收,反而,揽得更紧了。

    北尚忻勾唇:“女人最喜欢的就是口是心非!你说我不经常,意思就是说我太正经了,不如你意!嗯?这样可还满意?”

    原本只是轻轻放在夏浅浅腰间的手掌,恶做剧般,有意无意的轻轻摩挲了一下。

    掌心里灼热的温度,透着薄薄的布料,直接烫在她腰间感的肌肤上。

    一阵激烈的电流,陡然间自腰间皮肤飞快蹿过。

    夏浅浅仿佛被狠狠的烫了一下,身体一颤。

    登时,面红耳赤,脸色爆红,窘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两人的小动作。

    在外人看来,仿佛就是情侣之间的亲密互动。

    沐子乔失魂落魂的盯着两人看了一会儿,仿佛证实了什么一般。

    高大身形忽然重重一晃,终于,沐子乔一脸沉痛的闭上眼睛。

    垂首,转身,脚步沉重的出了餐厅。

    北尚忻放开夏浅浅。

    夏浅浅喊了一声:“子乔!”

    追出几步,脚步终究顿住了。

    ……

    片刻之后。

    厉天爵以临时有事为由,给客人免单做了补尝,将餐厅里的闲杂人等都请了出去。

    靠窗的餐桌前。

    夏浅浅和席子分坐两边。

    夏浅浅捧着杯咖啡,情绪莫名的有些低落:“北少,谢谢你帮我出头!不过,子乔除了性格太过懦弱了一些,其实不是什么坏人!她妈妈怀上他后,才知道沐伯伯已经结过婚了!子乔十四岁的时候,沐伯伯才把他接回家里!虽然是沐家唯一的男丁,但是因为他特殊的身份,这些年在沐家,其实也不太好过,刚才,真不该……”

    夏浅浅一口一个子乔,听得北尚忻黑眸微微蹙眉。

    “我坐在这里,可不是听你说些不相干的男人怎么怎么样!”北尚忻身体略向前倾,黑眸深湛,笑意不明,“我更想听听,你对我们两人的事,有什么打算!老婆!”

    老婆!

    夏浅浅干咳一阵:“北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好像从认识到现在,只见过三次吧!对于一个只见过两面,还不是太熟的人,这随随便便叫老婆,这不太好吧!”

    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红酒杯子,北尚忻笑意不明的盯着夏浅浅。

    目光闪了闪,俊颜妖冷:“男女相处,重在质量,而不是次数,更不是见过多少次!最重要的是,摸都被你摸过了,这账,你赖不掉的!”

    夏浅浅嘴角轻颤。

    笑得无力:“北少,别开玩笑了!我们不合适!”

    话音刚落,北尚忻忽然起身。

    高大身形忽然走近,笑意慵懒,半眯着眼睛,挑唇逼近:“鞋合不合脚,只有穿了才知道!男人合不合适,只有用了才知道!本人器大,活好,钱多,颜正!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不好?要不,咱们现在就找个地试试!”

    北尚忻,瘦削干净的面颊,近在咫尺,几乎擦到她的鼻尖。

    夏浅浅颤了颤,单薄敏感的皮肤,几乎起了一层粟子。

    侧脸,一脸紧张的将后背紧紧贴着身后的墙壁,努力避开近在迟咫的灼人气息。

    努力装出慎定的样子,边往后缩,边用力摆手:“不用试了,不用试了!呵呵,你很好,很好!”

    干笑一声。

    夏浅浅眸色一转,望向北尚忻,忽然问了一句:“对了!北少,面条你喜吃辣的,还是吃酸的!”

    北尚忻勾唇,暗嗓冷魅:“越辣越好!跟你一样!”

    夏浅浅轻轻叹了口气,一脸婉惜:“哎I惜了!我只喜欢酸的!北少,我们生活习惯差异太大了,免强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

    “……”

    没等北尚忻反应过来,夏浅浅一把掠起手边的包包。

    弯腰,滑步,仿佛一只滑溜异常的鱼儿,身姿灵活的从北尚忻的手臂下飞快穿过。

    没等北尚忻反应过来,伸手一把拉了门口的钟凌微,飞快的拦了一出租车,坐了进去。

    看着绝尘而去的出租车,北尚忻向来玩世不恭,似笑非笑的黑湛深眸,目光也不由颤了颤,脑门上黑了一片。

    “噗!”旁边桌上,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的厉天爵和陆远航忍俊不禁。

    厉天爵指北尚忻,着幸灾乐祸:“哈哈!北尚忻竟然因为一碗面条,被人给拒绝了!哈哈,哈哈哈!也不知道是谁,刚才一口一个老婆的叫得挺欢,这下,打脸了吧!”

    陆远航大呼过隐:“先前,我还觉得这女孩子没什么特别的呢,现在看来,简直太有个性了!我喜欢!”

    深眸黑眸划过瞬间的措愕。

    旋即,就恢复了平时的玩世不恭敬和漫不经心。

    不以为然淡扫两人一眼,身姿潇洒的随意往身后沙发里一靠。

    骨节分明的长指,取过瓶红酒,漫不经心的倒了一杯。

    动作优雅的轻抿一口,抬头,盯着那辆绝尘远去的出租车消失的方向。

    北尚忻薄唇微勾,笑容慵懒,目光深湛:“她迟早都是我的女人!”

    ……

    从东方御宴出来,时间已经不早了!

    和钟凌微告别,在医院附近的夜市下了车。

    细细的挑选了些夏母最爱吃的桔子,附了钱,刚刚转身,一阵机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忽然在耳边响起。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辆机车忽然猛的冲了出来。

    一片混乱中,机车上一名戴着黑头盔的男子,手臂一伸,一把抓住夏浅浅手里的包,用力一扯。

    夏浅浅大惊失色。

    几乎是本能的,抓住提包的带子,奋力的跟对方拉扯起来。

    拉扯了几下,那名男子没有得手。

    暴怒之下,从身上拿出把明晃晃的匕首,刷的弹开。

    刀光一闪,直接朝夏浅浅脸上划去。

    夏浅浅惊呼一声,侧脸避开。

    噗!

    男子手中的匕首,带着一阵风声,凌厉之极的扫过。

    夏浅浅手臂一痛,手里的桔子掉在地上,撕落了一地。

    鲜红的液体,一下子在衣服上晕染开来。

    夏浅浅一愣,还没来得及叫疼,对方手中的匕首,再次挥下。

    眼见凌厉的刀锋,就在划到夏浅浅脸上。

    电光石火间,一只男子骨节修长的手掌,忽然间及时伸手,抱住夏浅浅,及时的往怀里一护。

    机车男子手中的匕首,挥了个空。

    四周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

    机车男子心里一慌,不再再贸然行凶。

    一脚踩了油门,飞速逃离。

    “夏小姐!你没事吧!”一个紧张的男音,关心的喊了几声,将夏浅浅惊吓的神智拉了回来。

    经历了刚才惊险的一幕。

    陡然间见到张熟悉的面孔。

    夏浅浅声音一哑,险些哭了出来:“席医生,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原来,刚刚出手相求的男子,不是别人,正好是夏母的主治医生席谨成。

    话音刚落,手臂的忽然传来一阵钻心般的疼痛。

    夏浅浅皱着双眉,疼得脸色惨白,却紧紧痛得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席谨成心脏没来由的颤动了下。

    凝眉,垂眸,见夏浅浅臂上的鲜红一片,被刀锋划开的一条口子的袖管下,皮肉翻卷。

    席谨成微微皱眉,几乎想也不想,噗的一声,伸手在身服上撕下一片布料。

    动作熟练的在她手臂上缠绕几下,席谨成薄唇紧抿:“夏小姐,伤口虽然不是很深,不过要是细菌感染了,就有些麻烦了,必须马上送你到医院消毒!”

    言毕,垂眸,看了眼腕表,席谨成微微皱眉,似乎有什么急事要赶时间。

    但,看着夏浅浅手臂上已经染红一片的伤口,席谨成几乎想也不想,伸手,一把将夏浅浅打横抱起,转身,拉开车门,放开车门,坐进车里。

    ……

    半个小时后。

    医院。

    席谨成的办公室内。

    夏浅浅坐在沙发上,手臂的袖子被剪刀剪开。

    清洗过后,除了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外,夏浅浅的整条手臂显得纤瘦,肌肌细腻。

    “夏小姐,夜市那边一向很乱!还好,我下班之后,忽然想起到那边的周记饼店买点桃酥路过夜市,忽然看到你,否则,一个女孩子,后果不敢想像!”席谨成薄唇紧抿,低着头,表情专注的处理着夏浅浅手臂上的伤口。

    夏浅浅一脸感激:“谢谢你席先生,耽误你下班回家的时间了!”

    处理伤口的最后一个步骤完成。

    席谨成抬头,刚好看到夏浅浅皱着眉头,将脸转到一边,紧紧的闭着眼睛,害怕不敢看伤口的紧张样子。

    想到夏浅浅在夜市的时候,被歹徒划伤手臂,仍然死死抓住皮包不放的样子。

    席谨苦笑一下,摇头:“夏小姐,刚才跟歹徒抢包的时候,歹徒的刀子都挥快到脸上了,我也没见你有点害怕,这会儿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你反而害怕了!难道,你上学的时候,老师没有教你,遇到歹陡,保命要紧,而不是为了一点点钱财,跟歹徒起争执吗?”。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当时,我吓傻了,一心想着不能让人把包抢了去,没考虑太多!”

    席谨成愣愣。

    薄唇轻抿一下,开口道歉:“夏小姐!抱歉!”

    夏浅浅不以为意,淡淡的笑笑:“说抱歉的人应该是我才对,耽误席医生这么久的时间!”

    夏浅浅边说,边将套穿好。

    放下袖子,小心翼翼的掩住伤口,转头,目露肯求:“席医生,今天我受伤的事……能不能别告诉我妈!”

    席谨成理解的点点头:“我知道!”

    夏浅浅一脸感激:“谢谢!那我先去看我妈了!”

    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想了想,忽然又退了回来。

    不好意思的冲着席谨成笑笑,夏浅浅从包里拿下出支口红。

    在自己的嘴唇上淡淡的涂抹了一下,很快,就掩住了唇上因为惊吓和失血而染上的苍白。

    深吸一口气,转身,这才装做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故作轻松走了出去。

    走了几步,似乎觉得伤口还有些疼,于是,伸了另一只手,轻轻按在胳膊上。

    看着那皱了眉头,轻轻抚着伤口的疼痛,却努力装做没事一般的纤秀身影,心里忽然生出一股莫名的冲动。

    拉开抽屉,拿了瓶药水,席谨成忽然起身,飞快的追上去。

    将药瓶往夏浅浅手里一塞,席谨成薄唇淡抿:“夏小姐,这药不但止痛,还可以除疤痕,别忘了一个小时擦上一次!”

    目光追着夏浅浅的背影进了电梯,席谨成这才收回目光,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码。

    “外公!对不起,医院临时出了点事,我可能赶不上你的寿宴了!下次,我过来,一定给你带你最爱吃的桃酥!”

    ……

    几天后。

    《金融周刊》编辑部。

    “周助理,陈总最近有没有时间,我想给陈总做一个采访!”

    “夏浅浅,你们杂志社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谁也还接你们的采访啊,你还是洗洗睡吧!”

    “周先生,这几天有时间吗?如果方便的话,我想改天请你吃个饭!”

    “没时间!”

    “那……后天呢!大后天呢!”

    “对不起,夏小姐,最近这几个月,我都很忙!”

    夏浅浅还没接口,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

    夏浅浅一阵头痛。

    转头,向旁边的钟凌微投去询问的目光:“凌微,你那边也没结果吗?”

    钟凌微摇头:“方乐姚扔下那么大个烂摊子,别说上层名流,商界精英,就是一般小有名气的成功人氏,也不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

    转头,看了眼身后空荡荡的办公桌。

    钟凌微小声说道:“浅浅,今天,又有几个同事辞职了呢!这么下去,恐怕咱们杂志社是撑不了多久了!”

    正为采访的事儿烦恼。

    那边,厉微微忽然冷笑一声。

    热嘲热讽:“哼,把乐姚逼走,连林主任也被你算计了!装模作样的辞个职,还要唐经理亲自上门来请你回去!夏浅浅,我还以为你是谁,有多大的本事呢!都回杂志社这么多天了,还不是一个采访也没搞定!”

    手臂上的伤口,本来就疼。

    打了半天的电话,冷言冷语听得不少,忽然听到厉微微阴阳怪气的这么一句。

    夏浅浅脾气再好,也不禁火大。

    几乎想也没想,回头就给她顶了回去:“有本事,你也辞个职,看看唐经理会不会请你回来!没本事的人,也就只会在背后酸上一酸!”

    “你……”一句话呛得厉微微半天说不出话来。

    虽然口头上占了上风,可是,夏浅浅的心情,仍然好不好哪儿去。

    唐森奇虽然答应,夏浅浅回来上班,就替她承担夏母的医药费用。

    夏浅浅向来不是爱占便宜之人,所以,就当那些药费是暂时向唐森奇借的。

    以后,每月在自己薪水里扣出一部份,算是还款。

    夏浅浅一回杂志社,立即对杂志社现在的情况进行了分析。

    《金融周刊》虽然销量一落千丈,好在关注度并不算太低。

    名人访谈,向来都是《金额周刊》的主要内容,更是吸引顾客的致胜法宝。

    所以,让销量起死回生的办法,无非就是在最短的时候内,拿到最好的采访稿。

    可是方乐姚留下来的烂摊子实在太大!

    现在整个明城,根本没人愿意接受杂志社的采访。

    这几日,《金融周刊》的销量几乎已经跌破了历史新底。

    如果再拿不出像样的访谈,只怕杂志社真的就快撑不下去了!

    一旦杂志社倒闭,唐森奇便没有任何理由,再帮自己垫付母亲的药费。

    到时候,以自己现在的经济能力,根本有办法承坦母亲高昂的药费。

    所以,想让夏母药费的事儿后顾无忧,就得先保住杂志社,让《金融周刊》的销量起死回生。

    以杂志社现在的情况,唯一的办法就是……

    想起某张玩世不恭的欠扁笑脸,及,他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喊自己老婆时的可恨表情。

    夏浅浅心里不由狠狠的颤了一颤。

    她怎么都觉得,自己主动去找那人,简直就跟羊入虎口无异。

    抿着粉唇,一脸挣扎的迟疑了好一会儿。

    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乐意,终于,夏浅浅将牙一咬。

    拿出手机,呼了口气,狠心拨了一个号码出去,表情痛苦的扬起尴尬笑容:“呵呵!呵呵!北少,明天……你有空吗?”

    ……

    一个小时后。

    半山别墅。

    宽敞明亮的客厅里。

    “老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所以,这么快就来找我了!”北尚忻举着红酒,声线性感。

    看着斜靠在沙发上的某人,身上穿着件黑色睡袍,只在腰间随意的绑着条腰带。

    睡衣的襟口敞开得很大,毫无保留的露出胸前一片薄薄的紧窒肌肉。

    夏浅浅嘴角狠抽,满脑黑线。

    真想跳起来指着某人的鼻子大声质问:上次只穿着一条泳裤,这次又只套件睡衣,你要不要每次都这么奇葩!

    可……

    回想到上次采访时候的惨痛经历,夏浅浅最后还是决定保持沉默,视而不见,直接进入采访的主题。

    无视某人嘴角欠扁的笑弧,夏浅浅挽起职业的微笑:“北先生,请问,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吗?”

    “爱好?”北尚忻勾了勾唇,目光暧昧的在夏浅浅身体完美的曲线上流转一下,薄唇轻启,“我的爱好,当然是跟我喜欢的人做……爱做的事!你现在跟我进房,我一定让你亲身体验一下我所有的爱好!”

    “咳咳咳!”夏浅浅一阵干咳。

    翻了一个白眼,夏浅浅继续忍:“北少,你平时有什么爱吃的东西吗?”

    北尚忻笑得欠扁:“我不吃欢吃东西,我只喜欢吃女人!尤其是拿一碗面条当借口,当众拒绝我的女人!”

    夏浅浅满脸黑线,一阵无语。

    忍,继续忍!

    “北少平时喜欢什么运动!”

    北尚忻眯眼轻笑:“和夏小姐一起运动,什么运动,我都喜欢!”

    夏浅浅嘴角狠抽,半天说不出话来:“……”

    采访了半天,北尚忻一个问题也没有正经回答。

    夏浅浅一阵头痛,目露肯求:“北少,你继续这样下去,我根本就没有办法采访好吗?”

    “夏小姐的采访之所以没办法进行下去,其实是夏小姐跟我之间的互动太少!”北尚忻放下红杯,长身而起,忽然挑唇逼近。

    黑眸微眯,声线妖娆,“如果夏小姐愿意跟我回房,彼此这间更深处的了解一下,顺便谈谈人生,谈谈理想!我相信,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意外惊喜!”

    沙哑性感的男嗓,故意加强“深入”二字的语调。

    火辣灼人的视线,更是丝毫不掩饰的透着浓烈的望,直直望进夏浅浅的眼里。

    夏浅浅心里一麻,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刺了一下。

    刷的一声,惊得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北少,今天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下次再采访吧!”一脸慌乱的避开北尚忻灼人的视线。

    夏浅浅一脸慌乱,拿了东西,转身就逃。

    看着那抹踩着高跟鞋向门外走去,一副唯恐逃之不及的纤秀背影。

    北尚忻嘴角笑意渐深:“夏小姐,既然时间不早了,要不就别走了吧,今天晚上就在这儿睡!”

    膝盖仿佛被射了一箭,夏浅浅脚下一崴,险些摔了。

    心脏狠狠的颤了颤,加快步伐,夏浅浅几乎是用小跑的速度往门口走去。

    一只脚刚迈面厅门。

    一个笑意慵懒的声音,忽然间漫不经心的在身后响起:“对了!夏小姐,忘了提醒你,这里是半山别墅,荒郊野邻,根本叫不到出租!”

    夏浅浅满脸不屑的撇撇嘴角。

    刚拿出手机,准备叫滴滴搭车。

    似乎忍着强烈笑意的慵懒声音再度响起:“这里也没信号!”

    ……。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

    一个小时后。

    夏浅浅一个人倔强的走在山间公路蜿蜒而清冷的路面上。

    “北尚忻,北尚忻,这个大混蛋,登陡浪子,无耻小人!”

    夏浅浅狠狠的跺着鞋底,每走一步,夏浅浅都想像着,自己踩在北尚忻那张欠扁的脸上。

    已经走了一个小时的路了,回程的路连十分之一也没走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山间公路的两旁,除了零零星星的几盏路灯,四周黑黝黝的一片。

    别说是车,连一个人影也看也看不见。

    整整走了一个小时,夏浅浅又累又饿。

    都是北尚忻害的!

    在什么地方采访不好!

    扁扁找了这么一个连鬼都没有一个的地方!

    想着北尚忻那玩世不恭,笑得欠扁的臭脸,夏浅浅忍不住大骂:“混蛋,混蛋!”

    夏浅浅心中火大,恼恨的用力跺了下鞋底。

    啪!

    一阵清脆的声音,忽然在鞋底响起。

    夏浅浅一怔。

    弯腰,看着忽然断掉的鞋跟。

    夏浅浅嘴角抽动,满脑黑线。

    登时,欲哭无泪,连死的心都有了。

    就在此时,一阵汽车行驶的引擎声忽然在身后响起。

    回头,看着后身的路面上,忽然亮起的车灯。

    夏浅浅大喜过望,喜极而泣。

    终于有辆路过的车了!

    看着那辆由远渐渐驶近,疾驰而来的红色跑车。

    夏浅浅挥手大叫:“喂喂喂!停车啊!能载我一程吗?”

    伴着一阵车轮和地面摩擦的声音,那辆红色的跑车从夏浅浅身边经过的时候,忽然稳稳停了下来。

    夏浅浅大喜过望。

    踩着断跟的鞋子,一拐一瘸的跑过去。

    刚想说两句感谢之类的话,希望能打动主车,载自己一程。

    就在此时。

    红色敞蓬跑车上,一名穿着件暗紫衬衫,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男子,忽然从车里出头来。

    勾唇,伸臂,姿态随意的摘下脸上的黑色墨镜。

    一张轮廓分明,妖冷魅惑的妖孽五官便露了出来,路灯的衬托下,越发显得阴暗分明,俊美不羁,却也分外的欠扁。

    望着夏浅浅露晦若如深笑弧,北尚忻挑了挑眉,笑得欠扁:“夏小姐,才三个小时,我们又见面了4来,我们缘份不浅啊!这样你都不跟我,简直有违天意,人神共愤啊!”

    ……

    “北尚忻!”夏浅浅嘴角轻颤几下。

    脑门登时黑了一片,脚步一下子就顿住了。

    “北少,她不来才好了呢,就我们两难道不好吗!”咯咯咯的一阵轻笑忽然从车上传来。

    夏浅浅偏头,这才发现,北尚忻的身边,竟还坐着一名身材火辣,穿着大胆的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姿态媚惑的取了瓶红酒,动作轻缓的倒了一杯。

    烈焰般的红唇在酒杯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印上一个性感之极的火红唇印。

    这才柔若无骨般,软软的靠在北尚忻的身上。

    一只手捧了红酒,将唇印的方向转换一下,对上北尚忻的薄唇,噗噗轻笑着,将酒送到他的唇边。

    带着浓烈的挑逗意味,红衣女子的另一只手,一颗一颗的解开北尚忻胸前的扣子。

    然后,直接伸进北尚忻敞开的衣襟下,在他胸前那层薄薄的肌肉上,轻抚划圈。

    红衣女子微垂了头,视线透过长长的睫毛,目光挑衅的朝夏浅浅望来。

    北尚忻只手抚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直接一把将红衣女子搂在怀里。

    男人敞开的衣襟前,一条做工精细的银制挂件,衬得北尚忻的每一个动作,都透出极致的性感。

    也不知道是红衣女子挑衅的目光,还在北尚忻脖子上那条做工精细的,在路灯中散发出明晃晃的光泽的银制挂断。

    夏浅浅只觉得,车上的画面,莫名刺眼,连一眼也不想继续看下去。

    夏浅浅皱眉。

    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盯着北尚忻,粉唇轻唇。

    北尚忻眸底闪过丝意味不明的笑意,晦莫如深。

    轻抿了一口红衣女子送到唇边的红酒,抬头,目光潋滟的将视线漫不经心的转了过来。

    “夏小姐,你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莫非……你看到我抱着别的女人,你吃醋了?要不,你上来,我马上让她离开!”

    “谁吃醋了!”夏浅浅没好气的道。

    仿佛赌气般,转身,倔强之极的一步步的朝前走去。

    可是刚走了几步,啪,另一只鞋子的跟也断了。

    夏浅浅的额头登时黑了一片。

    气恼之余,脱下鞋子,直接扔了。

    连看都不看北尚忻一眼,赤着双足,紧抿着双唇,一脸固势的朝前走去。

    “噗!”看着夏浅浅秀眉微蹙,一脸倔强的模样,薄唇一勾,忍不住轻笑出声。

    一脸戏谑的勾了勾薄唇,北尚忻笑:“夏小姐,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气,从这里走回城区,自少还有六十公里的路程,你确定,明天早上你能走完?”

    一阵黑压压的乌鸦忽拉拉的从头顶飞过。

    夏浅浅在心里哭了一会,连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一想到北尚忻那张欠扁的脸,粉唇一抿,牙齿一咬,满脸倔强的朝前走着,丝毫没有回头上车的意思。

    北尚忻不以为意的勾唇笑笑。

    滑动车子,追了上来,滑行的速度和夏浅浅的脚步保持一致。

    低头,在红衣女子送到唇边的红杯前轻轻一嗅,北尚忻黑眸眯,一脸享受:“一九九六年的拉斐,口感纯粹,香味浓厚,嗯,真是难得的佳品啊!夏小姐,天气这么冷,你真的不要上来喝一杯?我相

信,我身边的人换成是你,这酒的味道会更好的!”

    整整走了三个小时,夏浅浅又累又饿又渴!

    北尚忻这个混蛋,香车美人,还喝着红酒!

    想到这儿,她就杀人!

    可,忽然闻到北尚忻手里的那杯红酒浓烈的香味,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吐直叫起来。

    夏浅浅下意识的添了下嘴唇。

    陡然间意识到,自己的脚步,竟然脱离了大脑的控制,下意识的向北尚忻的方向走了一步。

    夏浅浅大惊失色,心中暗骂:“夏浅浅啊,夏浅浅,北尚忻就是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狼!你上去了,还走得掉吗?你可不能为了一杯红酒,就把自己送进野兽嘴里送啊!

    叫苦之余,夏浅浅赶紧的收住心神。

    不去听,不去想,不去闻!

    紧抿着粉唇,目视前方,一脸坚持着的往前走去。

    “夏小姐,你相信这个鬼吗?”带着一丝戏谑的意味,北尚忻忽然问。

    夏浅浅直接无视,一步步的朝前走去。

    北尚忻也不介意,勾了勾唇,继续说道:“夏小姐,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上个月,这条路上刚刚出了一次车祸,车主当场身亡!听人说,车主刚刚被自己的女友甩了,心情不好才出了车故!所以,

我想,车主死前,最恨的就是那些年轻漂亮的单身女性!夏,你说,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在这条路上走,那位死去的车主,会不会化身厉鬼,忽然把你找上!”

    夏浅浅背心一凉。

    虽然不相信北尚忻说的话,可是,还是下意识的朝四下里紧张的望了一下。

    除了路灯黯淡的灯光,四周黑黝黝的一片。

    一阵山风过去,黑影撞撞,呼呼直响。

    夏浅浅脸色不由白了一白。

    就在此时,北尚忻神情一肃,忽然伸手朝夏浅浅身后一指:“夏小姐,你看你身后?”

    北尚忻忽如其来的这么一指,夏浅浅登时吓得毛骨悚然,全身寒毛倒竖。

    “啊!”的一声,几乎想也不想,拉开车门,飞快的坐了上去。

    坐在车里,这才回头,全身轻轻顫抖着,回头,朝身后紧张的望去。

    发现身后除了一片黑黝黝的树影外,什么也没有。

    夏浅浅松了一口气。

    这时,忽然像是感知到什么,夏浅浅愣愣,缓缓回头。

    下一瞬,便对上了北尚忻那双笑意慵懒,晦莫如深的黑湛如墨的眼。

    北尚忻勾唇,神情懒懒的看着夏浅浅,挑了挑眉,眼中笑意不明:“夏小姐,想不到,原来你竟然这么主动!恩,男下女上,我喜欢!”

    被北尚忻这么一提醒,夏浅浅愣住。

    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被他那么一吓,慌慌张张的拉开车门坐了进来,竟然直接坐在了北尚忻的双腿上。

    此时,自己双腿分开,跨坐在北尚忻双腿上面的动作,真的是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再被北尚忻那么似笑非笑,目光灼灼的盯着,登时,夏浅浅浑身火辣,面红耳赤,心跳如鼓,一瞬间,便不受控制的猛烈撞击着胸腔。

    神情慌乱的盯着北尚忻那双似笑非,灼热滚烫,丝毫不掩饰的透出浓烈望手黑眸对视一会儿。

    猛的,夏浅浅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刺了一下,惊呼一声,伸手在北尚忻的胸前用力一推,起身,便要往车上跳去。

    不想,北尚忻却更快的一步,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笑着猛的往怀里一扯。

    一声惊呼!

    夏浅浅整个人一下子摔进北尚忻的怀里。

    慌乱之间,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忽然穿过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捧起的后脑。

    伴随着一阵男子特有的灼热气息,轮廓分明的五官迅速逼近。

    夏浅浅一惊抬头,下一瞬,两片棱色分明的性感薄唇,已然再迫不急待的吻了下来……。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988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北尚忻、夏浅浅全文免费阅读,夏浅浅大结局版》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