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8:22:23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免费章节阅读_夏浅浅小说第四十三章节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夏浅浅小说第四十三章节在线免费阅读由 八度小说库 提供!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在几名同学的鼓励下,忽然大大方方站了起来:“北少长得这么帅,我相信,在场的女生,更关心北先生的个人感情问题!请问北先生,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吗?”。喜欢就继续关注吧~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是你指使他们,让他们去找依依麻烦,给依依一点颜色看看!那天,你拿杯子砸依依,我只不过是说了你几句,没想到,你们母女你竟然怀恨在心,生出这么恶毒的心思来,做出这么心狠手辣手事来,现在,依依小产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你们母女两是不是就开心了?”

    ……

    柳依依流产了?

    夏母一脸震惊。

    夏浅浅愣怔一下。

    忽然满脸愤怒:“我承认,我是很想教训柳依依一下!但是,我没有!夏总,不管你信不信,柳依依流产的事情,跟我无关!”

    夏母满脸通红的咳嗽一阵。

    好不容易缓了过来,用力拉了夏浅浅的手,语气坚定,毫不迟疑:“我相信,浅浅不会做出这种事!”

    夏晋元怒:“除了你们母女,还会有谁会对依依肚子里孩子下手?”

    夏浅浅冷笑:“柳依依狼心狗肺,忘恩负义,跟夏总你倒是有得一拼!这种女人,想必亏心事做得不少!谁知道她在外面得罪了谁!夏总不要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

    “你……”夏晋元脸色难看,气得全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忽然,手臂用力一甩,脸色阴沉得可以滴水出来。

    转向身后两名警察,面无表情:“两位警官,你们不用顾忌夏浅浅是我女儿,我已经跟她脱离父女关系了!你们该怎么审,就怎么审,不用手下留情,一定要让她亲口交代出做案的事实!为了没有出生的儿子讨一个公道!”

    自己叫了二十多年的爸爸,竟然说出这种绝情的话来。

    夏浅浅心底凉透,背上阵阵发寒。

    眼底酸涩痛楚,却紧紧的咬着下唇,怎么也不让自己哭出来。

    “夏小姐,有什么话,先跟我们到警局再说!”两名警员面无表情向前一步,抓住夏浅浅的手臂,硬生生反剪到背后,拉着她就往外走。

    夏母大惊的失色,想身欲追。

    手术过后,身体实在太弱,刚刚坐起,便又重重倒了下去。

    胸口剧烈起伏好一会儿,夏母终于缓过气来。

    看着被警察强行拉走的女儿,夏母泣不成声,苦苦哀求:“夏晋元,浅浅是你女儿啊!这么多年来,浅浅是什么样的人,你会不知道!她再恨柳依依,也绝对不会对一个孕妇下手!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就这样对自己的亲生骨肉啊,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求求你,夏晋元,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份上,你就放过浅浅吧!”

    夏晋元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背过身去。

    手术过后,夏母脸色本就苍白腊黄。

    这么一激动,登时,猛咳不止,满脸通红。

    夏浅浅心中一痛。

    喉头一哽,声音一下子就哑了:“妈!你不要求他!如果他还有一点良心,当初,就不会为了娶柳依依那个女人进门,那样算计你,将你赶出夏家!”

    转向夏晋,夏浅浅眸色微沉,满脸悲愤:“夏晋元,夏总,我叫了你二十多年爸爸,但是,从今天开始,那些叫出去的爸爸,我在这儿全都收回来!从此以后,我夏浅浅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夏晋元怒极,一脸不耐烦的挥手。

    两名警察面无表情,硬生生的拉了夏浅浅就往外走。

    ……

    席谨成刚刚完成一个时长六个小时的重要手术。

    俊朗的眉宇间,透着一丝不难掩的疲惫。

    从急救室出来,正好到夏浅浅被强行拉上警车。

    席谨成大惊失色,眸色紧张。

    几乎想也不想,匆匆追来:“夏小姐,出什么事了?”

    夏浅浅闻声回头。

    脸色苍白,眼眸通红。

    明明难受得全身轻轻颤抖,却死死的咬住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席谨成一愣。

    跟着,无法形容的心疼不忍涌上心头。

    看着席谨成眼中透出的紧张关切,夏浅浅苍白颤抖的唇轻轻颤了颤。

    喉头一哽,眼里露出一丝哀求:“席医生,我不在医院的时候,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我妈妈好吗!”

    望着噙着抹晶莹的倔强眼眸,席谨成心里狠狠一抽。

    愣怔点头间,两名警察用力一推,将她拉上警车。

    看着疾驰而去的警车,席谨成心里一抽。

    下意识的,狠狠一拳,砸在墙头。

    无视手背破皮开裂,出血疼痛。

    拿出电话,急急的拨出一个号码。

    一连按了好几次,却怎么也拨打不通。

    席谨成抿唇,不肯死心的接着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立即紧张开口:“林婶,我外公呢?怎么电话老打不通!”

    一个中年妇女温和的声音响起:“小少爷啊,有什么事吗?老军长要出国外去见一个老战友,这会儿应该还在飞机上吧!”

    “什么?”席谨成脸色一变。

    向来沉静平稳的声音忽然间微微颤抖,“那外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

    与此同时。

    沐家书房。

    沐子乔一言不发的低头站在哪儿,连大气也不出一口。

    除了电视里新闻播报的声音,整个书房一片死寂。

    砰!

    沐荆天狠狠一下拍在桌上。

    指着沐子乔,难脸难看,怒不可遏:“臭小子,你翅膀硬了是不是?竟然敢跟我做对了?我好不容易请了苏总和苏家大小姐过来吃饭,你不趁机道歉,给自己找台阶下,竟然还敢当众推婚,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那个夏浅浅有什么好的,且不说,她现在已经不是夏家的大小姐了M算她还是,跟苏氏集团的苏家大小姐,也没有任何可比性!”

    紧了紧拳头,沐子乔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猛的抬头:“是!不管是长相还是家世,浅浅都没办法跟苏羽潇比I是,我就是喜欢她!爸,你为什么非要逼我娶一个我不喜欢自己的人呢?”

    “喜欢!”好像听到天下最大的笑话一般。

    沐荆天冷笑一声,满脸讽刺,“臭小子,你以为,你喜欢就可以换得来衣食无忧,喜欢就可以让你高人一等!如果沐氏跨了,没有沐家大少爷的这个身份,沐子乔,你什么也不是!你喜欢谁,我管不着,但是,做为沐家的子孙,你要娶的人,只能是苏氏的苏大小姐萧雨潇,因为只有苏雨潇可以让苏文博注资沐氏,让沐氏化险为夷,摆脱危机!”

    就在此时。

    电视的闻新中,一名记者,正在激动无比的播报一侧消息,忽然引相父子两人的注意。

    “夏氏集团总裁夏晋元已经怀有三个月身孕太太柳依依忽然受到袭击,导至腹中胎儿流产不保/方已经初步确定,凶手为夏晋元和前妻梁秋的唯一女儿夏浅浅!夏浅浅已经被警方带回警局!正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请大家继续关注本案!”

    “浅浅!她不会做出那种事!”沐子乔心里一紧。

    几乎想也不想,转身,快步朝门口冲去。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沐荆天怒斥。

    砰!

    猛的一下拍在桌子上,沐荆天看着儿子的背影,怒不可能遏:“沐子乔,我想,你还没忘记吧!当年,你和你那个不要脸的母亲,在红灯区里过的是什么样日子!今天,只要你要是敢踏出这个门半步,从此以后,你就再也不是我沐家的子孙!”

    沐子乔浑身猛的一震,脸色刷白。

    已经伸出去握住门把的手,忽然间僵在半空中,脸色苍白难看的闭上眼睛。

    ……

    几天之前。

    北尚忻忽然接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邀请。

    希望他能给学生做一场关于奢侈品牌演讲。

    临走之前的前一个晚上。

    北尚忻约夏浅浅在东方御宴见面,希望能把真相告诉夏浅浅。

    可,从早上九点一直坐到第二天的零晨五点。

    窗外飘零的雪花,已经在地面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白色。

    餐桌上的玫瑰也尽数调零,一片一片的花瓣,散落在餐桌上。

    北尚忻在东方御宴整整坐了二十个小时。

    夏浅浅始终没有出现。

    零晨六点。

    方隽开着车停在东方御宴门口,直接载着北尚忻去了明城国际机场。

    然后,登机,直接飞往纽约。

    ……

    此时此刻。

    千里之外。

    美国纽约。

    一个宽敞明亮,灯光华丽,几乎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巨大圆形的会场中。

    上千人的人注目中。

    北尚忻正在进行着一场大型的演讲,对夏浅浅的遭遇一无所知。

    白衣黑裤,单手插兜,神情潇洒,姿态随意。

    随随便便的往哪儿一站,便如中世纪欧洲油画中走出来的贵族王子。

    加上幽默风趣的谈吐,言行之间透出来的洒脱,高贵中难掩桀骜。

    整个人仿佛是一个强大的磁场,磁石一般牢牢的吸引着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演讲之中,时不时的,激起听众一阵阵激烈无比的热情掌声。

    一阵掌声过去。

    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在几名同学的鼓励下,忽然大大方方站了起来:“北少长得这么帅,我相信,在场的女生,更关心北先生的个人感情问题!请问北先生,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请问北先生,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北尚忻笑:“这真是一个伤感的问题啊!我长得这么帅,我连自己都不相信,我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台下轰笑。

    金发女孩一阵激动。

    北尚忻忽然神情一肃,笑意慵懒的黑眸,难得一见的认真起来。

    棱角分明的薄唇淡抿一下,北尚忻缓缓开口:“虽然没有女朋友!不过,我却有个很喜欢的女孩子!我整整喜欢了她十年!”

    台下哗然。

    金发女儿满脸失落,缓缓落坐。

    接着,忽然有个男生起身笑问:“想不到,北少竟然这么痴情!不知道,那个女孩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让北少喜欢了整整十年!北少是否能向大家透露下,您和那个女孩的故事,满足下大家的好奇心!”

    台下一静。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了过来。

    北尚忻回忆一下,勾唇笑了:“我可以告诉大家!没有那个女孩,也许,就没有今天的北尚忻!至于其他……”

    说到这儿。

    北尚忻忽然勾唇,笑意慵懒,诲莫如深,“srr!至于其他的事,那些,我只想留给我和她两个人!”

    忽然间想起那张被自己捉弄时,粉唇紧抿的倔强笑颜。

    北尚忻棱角分明的性感薄唇,下意识的弯起好看弧度。

    笑意慵懒的轻笑一下,轻揣兜里的手缓缓抽出,正准备回归主题,继续演讲。

    兜里的手机,忽然跟着抽出的手臂滑了出来。

    然后,直直的掉在地上。

    啪!一声脆响,仿佛砸在心上。

    手机屏幕应声四分五裂,破碎开来。

    屏幕上的照片,是酒会那晚,北尚忻偷偷拍下,夏浅浅穿着礼服时安静温婉的模样。

    手机屏幕裂开的诡异细纹,仿佛是张忽然间收紧的网络,让人心里莫名烦燥。

    看着四分五裂的手机屏幕,一阵强烈不安的感觉,陡然间涌上心头。

    北尚忻微微皱眉。

    骨节分明的手指,下意识的收起,握紧成拳。

    ……

    明城。

    第一康复医院。

    病房。

    柳依依侧卧床上,双手捂脸,哭得死去活来,泣不成声。

    唐贞淑满脸愤怒,望着比自己还小着几岁的夏晋元,一口一个女婿:“女婿啊!我们家依依,清清白白的一个女孩子,也没嫌弃你女儿都跟她一般大了,大学还没上完,就跟了你,做了你的女人!你就这样任着夏浅浅那丫头,这么欺负我们家依依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哎,可怜我那还没出生的小外孙啊,都已经成形了,忽然就这样没了!”

    想到那个流下来的,已经成形的男婴。

    夏晋元脸色阴沉得几乎滴出水来,却没有说话。

    柳依依一阵火大。

    忽然哭着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老夏,你说句话啊!难道咱们的儿子,就这样白白没了?这次,你可一定不能饶了夏浅浅那丫头啊!”

    听着柳依依没完没了的哭声,夏晋元一阵心烦。

    砰!

    重重一下拍在桌子上,猛的回头,脸色难看:“那丫头已经被抓进警察局了!你还想怎么样!我没了儿子,难道,你还想我连女儿也跟着没了!”

    柳依依被吓了一跳,登时止住了哭声。

    唐贞淑也跟着噤了声,再不敢多说一句。

    “哼!”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夏晋元一阵心烦,脸色难看的转身走了。

    柳依依看着被门被重重甩上的门,愣怔了好一会儿。

    忽然,尖叫一声,发了疯似的,将头柜上的东西,一下子全都扫到了地上:“夏晋元,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护着夏浅浅那个丫头!”

    胸口起伏着,盯着满地的狼藉看了好一会儿。

    柳依依的眼中,忽然飞快的闪过一阵怨毒狠辣,忽然就笑了起来,一张脸扭曲阴森,莫名的吓人。

    ……

    明城警局。

    刺眼的白光直射脸上,晃得人眼不开眼睛。

    主审面无表情,身体前倾,做逼问状:“夏浅浅,那几个小混混,是不是你指使的!”

    夏浅浅声音嘶哑,嘴唇泛白:“不是!我没有!我根本就不认识那几个男人!”

    审了一夜,换了好几个主审。

    整整一夜,连一口水也没有喝过,夏浅浅嘴唇干裂,疲惫不堪。

    若非努力撑着,几乎已经坐不住了。

    疲惫之余,夏浅浅难受的摇晃几下。

    眼睛刚刚瞌上。

    砰!

    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主审声色俱厉:“夏浅浅,那几个小混混全都说了!你以为,你不认罪,就没事了,别太天真了!识相的,还是早点认罪,大家好早点回去休息,这么耗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夏浅浅眼前发黑,思维混乱,几乎无法运转。

    却有一个声音,在心里不为重复:“夏浅浅,你没做过,你不能承认!”

    用力咬了下下唇,一阵刺痛,总算拉回一点神智。

    努力压下脑中晕眩的感觉,夏浅浅粉唇紧抿,直视主审:“我没有!柳依依流产的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们回去告诉夏晋元,别让让我认罪!”

    夏浅浅就那个瞬也不瞬的对视着主审,态度坚决,一脸坦然。

    一双倔强之极的眼睛,明明布满了血丝,却丝毫没有服软的意思。

    无愧于心的清凛的目光,仿佛是对灵魂最深处的拷问。

    主审微微一愣,不由伸手在额头上擦了把汗。

    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再审下去。

    ……

    审讯室外。

    两名警察双手抱胸,瞬也不瞬的盯着监视器。

    审了一夜。

    夏浅浅仍然没有认罪的意思,两名警察不由佩服了下,却也不由暗暗皱眉。

    “夏氏集团的总裁夏晋元,认定他太太肚子里的孩子流产的事,跟这丫头脱不了关系!已经跟上面打过招呼了,今天晚上,一定要让这丫头交待犯罪的事实!她不承认,咱们只能接着审,直到她抗不住了,承罪为止!”

    就在此时。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另一名警察接了个电话回来,忽然他耳边低语一阵。

    那名警察目光晦暗不明的向审讯视里的夏浅浅望了几眼:“不用审了!先把她关起来,明天再说!”

    审讯结束,夏浅浅被关进临时监狱。

    监狱的铁门关上的瞬间。

    夏浅浅身子一软,仿佛所有的力气被瞬间抽干,靠着冰冷的墙壁无力的坐下。

    精疲力尽之余,正准备闭着眼睛休息一下。

    就在此时。

    紧闭的铁门再度打开,跟着,两名膀大腰圆的中年女子被人推了进来。

    押送的警察刚刚离开,两名中年女子立即神情古怪的对望一眼。

    旋即,目露凶狠,飞快朝夏浅浅扑了过来。

    一个死死的将夏浅浅按住,一个紧紧的捂住她的嘴,让她发不出一点声间地。

    一道抹锐利的刀光,忽然间飞蹿而起,凌厉之极的划破冰冷潮湿的漆黑。

    惊恐之余,夏浅浅猛然惊醒,睁大眼睛。

    看着一名中年女子扬起的手中,正向自己脸上狠狠划来的刀片。

    夏浅浅全身颤抖。

    一种无法言喻巨大恐惧感,一瞬间遍布全身,让人不寒而粟,毛骨悚然。

    ……

    就在刀片几乎已经快要划到夏浅浅脸上的最后瞬间。

    两名警察神情紧张的带着几个人在临时监狱外出现,手里拿着马钥匙,双手顫抖的往琐孔里插去。

    陡然间见到阴暗潮湿的黑暗中,夏浅浅被两名中年女子紧紧压在身下,一片锋利无比的刀片已经划到脸颊边。

    两名警察身后的男子眉锋一紧,胸腔下的心脏狠狠一阵收缩。

    警察手中钥匙刚插入琐孔,男子脸色一沉,几乎想也不想,抬腿一脚猛的踢出。

    砰!

    临时监狱的铁门,猛的向后面弹开。

    跟着,一道高大挺拨的身影,飞快的冲了进来。

    电光石火间,一只男子骨节分明,却充满了力量的手掌,紧紧抓住那名手持刀片的中年妇女的手腕。

    下意识的落眸,向夏浅浅的脸上望去,看她有没有受伤。

    黑湛的深眸,陡然间映出夏浅浅全身剧烈颤抖,紧紧的闭着眼睛,惊吓恐怖得没有一丝的血色的面容。

    一阵无法形容的剧烈疼痛过去陡然间涌上心头,接着,便是铺天盖地般的惊天怒意。

    向来玩世不恭的慵懒目光,飞快的掠过一抹让人不寒而粟的冰冷锐利。

    下意识的,抓住那名中年妇女的手腕忽然用力一拧。

    一声惨叫,那名中年妇女难色难看的抱着手腕滚倒在地。

    另一名中年女子见状,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将夏浅浅放开,一脸惊骇的退开几步。

    死死压在身上力道忽然消失,夏浅浅浑身一颤,颤抖哽咽着缩成一团。

    看着那道蜷缩着颤抖成一团的瘦小身子,男子几乎想也不想,伸手一把,紧紧的将她抱进怀里。

    下意识的,便轻轻的抚着她凌乱的秀发,轻声安慰:“夏浅浅,没事了,我来了!”。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一夜的审讯,加上刚才的惊吓恐惧,夏浅浅早已经精疲力尽,意识不清。

    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她名字,夏浅浅下意识的抬头,向那人望去。

    一片模糊的视线中,隐约有个人影紧紧抱着自己。

    一双灼灼的深湛眼眸,仿佛狂风巨浪的海夜上,天空中最明亮的启明星,有种安抚人心的奇异魔力,让人觉得莫名的安心。

    崩紧的神经一瞬间松懈下来,颤抖不已的身子也开始渐渐平静。

    终于,一阵黑暗袭来,夏浅浅再也支撑不住,侧了头,在男子厚实有力的怀里紧上眼睛,沉沉睡去。

    看着夏浅浅苍白得几近透明的疲翻脸色,干裂翻皮的嘴唇,男子心脏一紧,头也不回的沉声吩咐一句:“马上去找医生!”

    下一瞬。

    乎想也不想,打横一把抱起夏浅浅,转身,头也不回出了监狱的大门。

    ……

    一个小时后。

    一间布置轻奢,色调偏男性化的房间里。

    夏浅浅安静的躺着,长长的睫毛,在她没有血色苍白面颊上,投下一片淡淡的疏影。

    被那张足够睡上好几个人的特制的大床一衬,本来就很瘦的身体,越发显得单薄纤细。

    床头的支架上,挂着几瓶生理盐水。

    一滴滴的液体,从针管中滴中,缓缓的注入苍白的皮肤下单薄的血管中。

    小心翼翼的收了听诊器,医身取下口罩:“夏小姐没事,只不过是因为精神极度紧张,精疲力尽睡着了!不过她身体有些脱水,还需要输几瓶营养液才行!”

    助理方隽送医生出门,回来,见北尚忻还穿着在美国演讲时的白衣黑裤,一动不动的立在大床的一侧。

    收敛了平时的玩世不恭,桀骜不羁,北尚忻薄唇淡抿,目光专注的样子,竟有一种莫名可靠的感觉。

    迟疑了一下,方隽这才小声开口:“北少,我已经给警局的孙局长打过招呼了,让他暂时不要泄露夏小姐被我们带走的消息!另个,柳依依被袭击的时候的监控,和相关资料,我已经从警局拿回来了!”

    攒了黑眉,北尚忻单的轻揣兜中。

    一言不发的盯着夏浅浅那张苍白疲惫得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容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淡淡的轻嗯了一声。

    压了压夏浅浅身上的薄被,弯腰,拿起床头的遥控板,将空调的温度调整为适合睡眠。

    拉了窗帘,只在卧室里留了一盏照明用的睡眠灯,这才转身,出门。

    ……

    三个小时后。

    书房中。

    黑湛的深眸,一瞬不瞬的盯着电脑屏幕,已经将监控的画面从头到尾,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

    俊魅的眉宇间,隐隐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

    骨节分明的长指,轻捏了一下发紧的眉心。

    北尚忻薄唇轻抿一下,转头,淡扫了一眼站在身侧的助理方隽:“方隽,如果有人嫁祸你母亲跟别的男人关系不正当,还拍了照片,发给你父亲,让你父亲怒之余,赶走你母亲,跟着再嫁给了你父亲,最后还给你怀上了一个弟弟!又趁着你母亲重病住院的时候,借着怀孕的事,忽然跑到医院耀武扬威,把你母亲气得当场吐血,你会怎么做?”

    方隽汗了一下。

    想了想,忽然一脸认真:“直接找人狠狠修理她,打得连她妈都不认识!”

    北尚忻笑。

    沉吟一下,转尔再问:“你会不会因为那个人怀了你爸的孩子,手下留情?”

    “别人我不知道!”方隽几乎想也不想,“反正我不会,我会直接让人揍得她下辈子都不能生!”

    “噗!”北尚忻挑眉,了然的点了点头。

    姿态随意的往身后的皮椅里一靠。

    半眯了眼,盯着监控画面,做沉思状。

    “如果那几小混混,真的是夏浅浅派去修理柳依依的,那么,动手的时候,肯定不会客气!直接动手,打得柳依依连她妈都不认识I是,这段监控,我反反复得看了不下十遍,几乎可以肯定,那几个小混混,除了打了柳依依的母亲唐贞淑几个耳光之外,从头到尾,就没有动过柳依依一下,然后,就直接拿下了一片可以让人流产的药片,直接塞进柳依依的嘴里!”

    说到这儿,北尚忻慵懒的眸色微微一凛。

    似乎忽然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事,姿态随意的半靠在皮椅上的身体倏然坐直。

    拿起鼠标,轻晃几下。

    片刻之后,电脑屏幕上的监控画面一再放大。

    仔仔细细的盯着画面看了好一会儿,棱角分明的薄唇了然轻勾一下,骨节分明的长指,在电脑屏幕不起眼的一角轻点一下,

    “刚才我在网上查了一下,这种药是国外最新研发出来的新药,在市面上并不常见,药的价格不算低!这种药用于流行,对人体的伤害,也可以减到最轻,痛苦也最小!如果那几小混混,真的是夏浅浅指使的,直接几脚下去,就能打得柳依依那个女人流产,即方便又快快捷,说不定还能让柳依依那个女人这一辈子都不能生,岂不是更解气!何必在夏母治病急需要钱的时候,花那么一大笔钱,帮一个自己恨之入骨的女人买药,减轻对方流产时的痛苦?”

    北尚忻微眯了眼眸,若有所思沉吟一下,继续开口:“如果是那几个小混混自做主张买的药,以那几个小混混的认知,我想,他们恐怕根本不知道这种药物的存在!那唯一的可能就是……”

    经北尚忻这么一提醒,方隽似乎也想到什么。

    一愣之下,一脸震惊,不敢相信:“这不可能啊!那个人就这样做,一点好处也没有啊!”

    北尚忻冷笑:“排除所有不可能因素,剩下的即使再不合理,必然是事实的真相……”

    笑意慵懒的黑湛深眸中忽然透出丝讽刺不屑,北尚忻嘲讽般的冷笑一声,盯着监控的画面,头也不抬:“方隽,马上去帮调查一下,那几个小混混,还有,在警局里忽然对夏浅浅动手的那两个女惯偷儿!”

    方隽点了点头,转身出门。

    不一会儿,方隽就回来了。

    原本还有些不敢相信的脸上,忽然多出了一丝愤怒的表情:“北少,真的被你猜中了,那几个小混混,还有那两个惯偷的账户里,果然多了一笔,对他们来说,数目不算小的钱!而且,我已经查过了,那些钱都来自同一个人的转账,不过,转账开户的人,并不是我们怀疑的那个人,而是……”

    方隽神情一肃,弯腰在北尚忻的耳边,小声说了一个人的名字。

    “竟然是那个人?”北尚忻笑意慵懒的墨眸中不由露出一阵诧异震惊:“想不到,顺着这条线,我们还能挖出种爆炸性的内幕,这下,有意思了!”

    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下,北尚忻薄唇轻勾一下,嘴角噙着抹讽刺般的冷笑:“方隽,你马上派人盯紧那人,一有情况,马上联系我!”

    “好,北少,我这就去!”方隽神情严峻的点了下头,转身出门,很少抽烟的北尚忻,忽然拿下出一只烟,侧头点上,夹在骨节分明的长指间,一口一口缓缓的吸了起来。

    让自己的整个五官,都朦胧在一片升腾的烟雾中。

    在美国加州大学演讲的时候,如果不是手机忽然滑出来,摔坏了屏幕,让北尚忻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一种强烈不好的预感。

    也许,当时,他就不会打电话回来,让方隽去查夏浅浅的事,也就不知道,夏浅浅因为涉嫌故意伤人,让柳依依流产,被抓进了警局。

    如果他没有立即登机,赶回明城,他不敢想像,晚到警局一步,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一想到监狱中,夏浅浅那张苍白疲惫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色。

    一想到,那两名惯犯几乎已经划到夏浅浅脸上的刀片,朦胧的烟雾中,北尚忻笑意慵懒的黑湛深眸中,陡然间飞快划过一丝冰冷锐利。

    棱角分明的性感薄唇明明弯着,看起来明明在笑。

    但是,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慑人寒意,却让人有一种莫名不寒而粟的感觉。

    抬腕,看了一下时间。

    已经早上六点!

    捻灭烟头,身起迈步,回到卧室中。

    淡淡的光线中。

    那张足以睡下几个人的温暖大床上。

    夏浅浅胸口微微起伏,仍然安静的睡着。

    几瓶营养液输下来,脸色虽然已经好些了一些,但是,仍然苍白疲惫。

    收敛起平时的玩世不恭,仿佛什么都没放在心上的不羁神情。

    伸手,轻轻拢了下夏浅浅耳边的一缕发丝。

    一脸专注的凝着那张苍白疲惫的容颜看了好久好久,北尚忻这才收回视线。

    转头,看了一眼窗外已经渐渐泛白的天色。

    北尚忻薄唇轻勾一下,神情变得无比的温柔起来:“夏浅浅好好睡一觉,等你睡醒,我就送一份大礼给你!”

    ……。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988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夏浅浅小说第四十三章节在线免费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