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8:07:27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免费章节阅读_独家热文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第五十章免费试读小说精彩章节

 独家热文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第五十章免费试读由 八度小说库 提供! 深湛的目光,似笑非笑的凝着已经被惊呆的夏浅浅,棱角分明的嘴角勾起性感弧度,北尚忻墨眸微眯,笑意慵懒:“夏小姐,我送你的这分大礼,可还喜欢?”喜欢就继续关注吧~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却也无比解恨!

    震惊过后。

    夏浅浅抿了抿粉感,一脸感激:“北少,谢谢你!你又帮了我一次!”

    北尚忻笑:“夏小姐,为了你,我从美国飞回n城,到警局把你救出来,再给你准备了这么一份份大礼,我已经整整一天一夜没合过眼睛M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不以身相报,就这么简单的说一句谢谢就算了?”

    棱角分明的唇角,挑起性感无辜的笑弧。

    北尚忻伸手,隔着桌子,直接握住夏浅浅的手,紧紧握紧,细细感受着掌心的细腻,墨眸微眯,一副无比享受的样子。

    夏浅浅窘。

    这个男人,每次说话,要不要都这么无赖,老是找借口自己的豆腐!

    一脸尴尬的抽回手掌。

    夏浅浅不动声色,岔开话题:“北少怎么知道,柳依依和周医生有染,利用腹中的胎儿流产,来陷害我?”

    燃着火苗的墨眸,目光火热的盯着夏浅浅抽回的手掌,回想着刚才握住她时掌心里的温柔和细腻。

    北尚忻墨眉微蹙,意犹未尽吸了口气。

    时刻之后,这才勾唇一笑,满脸不屑:“那个女人,想利用自己流产来陷害你,偏偏自己又害怕疼,竟然让那几个小混混直接给自己吃了流产的药!那药是美国那边新研发出来的最新产品,可以减轻流产时的疼痛,可以把流产对人的负作用降到最底,除了专业的医师,一般人别说弄到,只怕连知道的人都很少!所以,我当时就怀疑,柳依依可能一个职业是医生的同伙!后来,方隽查到,那几个小混混的账户里,忽然多了一笔来源不明的资金,给他们转账的人,刚好就是柳依依流产的主治医师!我派人一查,马上发现,在过去的两年中,柳依依在这名姓周的男医生这里一共就诊了一百多次!”

    轻抿一口红酒,漫不经心的放下杯子。

    挑了挑眉,骨节分明的长指,在额角轻轻一点:“以我的超高智商,只要稍微想想,就不难发现,其中的关联!”

    为了陷害自己,连自己的骨肉也可以利用!

    夏浅浅心情复杂,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见她秀眉紧蹙,一脸郁结。

    盯着郁结的脸看了一会,墨眸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坏笑,北尚忻薄唇勾起:“夏小姐,认识你这么久,我发现有时候,你记性真的不太好,老是忘掉一些不该忘掉的事,一看就知道脑子不太好使!像你这样的,将来如果想生孩子了,给孩子找爸爸,一定得找个高智商的男人,才有利于改善后代的基因!”

    说到这儿,北尚忻神情一肃,收起长腿,身体前倾。

    黑湛墨眸紧紧的盯着夏浅浅:“我这么一个智商高超的优秀男人,就坐在你的面前,夏小姐,你难道真的不打算,现在就把我先预定下来?”

    “咳咳咳!”夏浅浅干咳,脑门上黑了一片。

    调戏别人,还能这么厚颜无耻夸自己,贬底别人!

    这人的无赖程度,已经超出正常人的想象的范围了。

    一脸无语的盯着那张玩世不恭的俊魅男人看了好一会儿。

    夏浅浅实在崩不住,一个没忍住,噗的一声笑出声来。

    红着脸,夏浅浅无奈苦笑:“北尚忻,你能不能正经一点点,不要开这种玩笑,什么事都扯到那种事情上去行不行!”

    话音刚落,一道巨大的阴影忽然罩在头顶。

    倏然间,北尚忻长身而起,俯身,逼近。

    忽如其来的压迫感,让夏浅浅浑身颤了一颤。

    错愕之间,尖瘦的下颌,忽然被一只男子骨节分明的长指,挽住,执意的抬起。

    逃无可逃,避无可避间,一双深湛如墨,仿佛漩涡般,随时都能将人吸进去的黑眸,目光灼灼的望进她的眼。

    夏浅浅呼吸一窒,心跳陡然间漏跳一拍。

    收敛起平时的玩世不恭,仿佛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不羁神情。

    北尚忻薄唇紧抿,目光灼灼,一脸认真。

    一字一句,不容置疑:“夏浅浅,我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以为,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是为了什么?我会给你时间,回家好好想想,我相信,你会想明白的!”

    ……

    “夏浅浅,我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以为,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是为了什么?回家好好想想,你会想明白的!”

    北尚忻的车停在医院门口。

    从车上下来,夏浅浅脑子仍然有些发晕。

    耳边反反复复响着的,全是北尚忻凝着她时说的那句话。

    仿佛失了魂魄一般,迷迷糊糊的往夏母的病房走着。

    指尖刚碰到病房虚掩着的门,病房的房门忽然从里面被人拉开。

    收拾好碗筷,刚刚从夏母房病里出来手席谨成,陡然间看到失魂落魄的站在病房门口的夏浅浅。

    高大挺拨的身形重重一震,手里的碗筷,拍的一声,掉在地上。

    顾不得掉在地上的碗筷。

    席谨成目露色喜,几乎想也不想,猛的一下,激动得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

    “太好了,夏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激动之余,席谨成的声音竟有些微微发颤。

    席谨成紧紧抱住自己的力道,让夏浅浅有些晕乎乎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

    挣扎一下,轻轻的推开席谨成。

    夏浅浅盯着席谨成,一脸奇怪:“席医生,你这怎么了?”

    席谨成微怔。

    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

    小心翼翼的掩去眼底一丝不自然的尴尬。

    席谨成笑:“我是替梁阿姨高兴!夏小姐这几天不在医院,梁阿姨一直担心你,现在夏小姐回来了,阿姨总算能放心了!”

    一句话提醒了夏浅浅。

    夏浅浅一脸紧张的冲进病房。

    陡然间看到坐在病床上病床上苍白憔悴,愣愣发呆的夏母,。

    夏浅浅喉头一哽,声音一下子就碰了:“妈!我回来了!”

    夏母一愣,缓缓抬头。

    陡然间见到平安回来的女儿,激动之余,夏母赶紧拉住夏浅浅的手,仔细打量起来。

    反反复复的将夏浅浅查看了好好几遍,确定女儿除了瘦了一点,并没有缺了哪儿少了哪儿。

    夏母心里一松,眼圈还是红了:“浅浅,都怪妈没用,没有保护好你,让柳依依那个恶毒的女人,这么欺负你!你在警局,没吃什么苦吧!”

    “妈!我能吃什么苦啊?”虽然警局经历的一切,让夏浅浅不禁后悔。

    但是,不想让夏母担心,夏浅浅收起眼泪,装做什么事也没有一般,一脸轻松,“那些警察问了我几句,没问出什么,就把我放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没事,让夏母放心,夏浅浅还特意站起来,轻轻的跳了几下。

    ……

    病房门口。

    就那样静静的站着,一言不发的盯着夏浅浅看了好久。

    直到夏浅浅为了向夏母证明,自己真的没事,特意站起来到跳了几下。

    席谨成棱角分明的嘴角,再也忍不住勾起一抹淡笑的好看弧度。

    就在此时。

    一阵手机铃声忽然想起。

    席谨成微微一愣,收回神思。

    似乎害怕打搅到母女二人,小心翼翼的将门掩上,席谨成这才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是一个听起来威严中透出几许慈祥的苍老声音:“谨成啊,你让我打听那人,刚才我已经打电话到明城警局问过了,说是已经放出来了!对了!徐市长的千金,知书达理,人也漂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一趟,外公好介绍给你们认识认识啊!”

    下意识的,回头朝夏母的病房看一眼。

    目光深邃的看着夏浅浅那张,眼眶明明还有些泛红,却一脸轻松的给夏母讲着笑话,哄夏母开心的夏浅浅。

    席谨成忽然笑了:“外公,不用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

    从悄悄离开病房的席谨成身上收回目光。

    夏母轻抚了一下女儿的头发,笑意慈祥:“浅浅啊,这次你能平安回来!什么时候有空,别忘了请人家到咱们家里去吃顿饭,谢谢人家!”

    夏浅浅嗯了一声,若有所思的轻轻点头:“是啊!这一次,我能回来,真的多吃亏了那个人!”

    这次,如果不是北尚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洗脱罪名,离开警局。

    有时间,是应该请北尚忻到家里吃一顿饭,表示谢意。

    脑子里忽然出现北尚忻那张玩世不恭的俊魅五官,夏浅浅面颊微微泛红。

    见女儿微垂了头,一言不发,脸颊泛红的样子。

    夏母弯唇,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

    这次女儿被人冤枉,如果不是席医生照顾自己,又托人帮忙,不知女儿什么时候才能从警局出来,有时间,是应该请席医生回家吃一顿便饭,好好谢谢人家才是……。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满脸羞臊的轻轻喊了一声他的名字,浅浅在他面前一步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

    夏浅浅轻咬粉唇,睫毛轻颤。

    一双黑白分明,清澈异常的眼眸,目光透过长长的睫毛,双颊泛红的怯怯望来:“北尚忻,我想了一天,终于想明白了!”`

    轻薄如纱的光线中。

    夏浅浅心慌意乱的抿了抿唇。

    忽然向前迈出一步,踮起脚尖,将粉唇紧紧的贴上他的。

    四片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北尚忻胸口一窒。

    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胸口爆裂般的点燃,皮肤下的每一滴血液,都跟着沸腾起来。

    黑湛的墨眸迷乱了一下。

    几乎想也不想,骨节分明的长指,轻柔折穿过夏浅浅脑后乌黑长发,捧起她的后脑。

    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掐住她的细腰,将她整个纤瘦身子一下子抱了起来,用力揉进自己的怀里。

    然后,俯身,侧头,呼吸灼热用力的吻了下去。

    ……

    陡然间感觉到,有什么滚烫的东西,从体内释放。

    北尚忻只觉得燥动的身体登时舒爽起来。

    倏然间睁开眼睛,一双晕染极致望的黑湛墨眸,直直的盯着天板花看了好一会儿。

    北尚忻棱角分明的性薄唇勾起苦笑的弧度。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拨了拨额凌略显凌乱的短发,起身,下床。

    掏出支香烟,偏头,点燃,用力的深吸了一口。

    几个小时前,他答应给夏浅浅不逼她,给她足够的时间,让她好好想想。

    可是,回想着刚才梦中的那一幕,北尚忻忽然有点后悔了!

    天知道,那丫头什么时候能开窍!

    身姿慵懒轻靠窗前,骨节分明的长指,夹着烟雾袅袅的香烟。

    微眯了眼,舌尖轻点唇角,目光深沉的盯着窗外沉思了一会儿。

    薄唇一勾,北尚忻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

    看来,是时候给那丫头施点压了!

    将烟头扔在地上,鞋底捻灭!

    拿出手机,立即给助理方隽打了个电话。

    北尚忻笑微微眯了眸子,笑意慵懒的开口:“给咱们的老朋友打个电话,就说,我想找他谈谈!”

    ……

    第二天。

    《金融周刊》编辑办公室。

    忽然看到出现在办公室里夏浅浅。

    钟凌微大喜过望。

    激动之余,扔下手里的资料,一把将她紧紧抱住:“浅浅,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上班了!那天,去警局去看你!结果,却被几名警官拦在门口,死活不让我见你,真是把我吓死了!”

    见钟凌微又哭又笑,夏浅浅也有些感动。

    刚想对钟凌微说几句感谢的话。

    身边,抱着一堆资料,扭着腰经过的厉微微冷笑一声。

    冷嘲热讽:“事儿可真多!一会儿要辞职,一会儿被警局请去问话,一会儿你妈妈生病住院了,需要你照顾!还真把《金融周刊》当成家了,想来就来,不想来,就随便找个借口!”

    厉微微和方乐姚一起进的《金融周刊》。

    可惜厉微微表现平平,成绩也一直不温不火,做了半年,仍然是一个晋通记者。

    当初,方乐姚还在编辑部时,曾经向厉微微许诺,只要厉微微支持自己当上主编,就向林浩水推荐,正式升她为高级记者。

    没想到,因为夏浅浅的事,方乐姚被杂志社解雇,就连林浩淼也被调离,厉微微晋升高级记者的计划也跟着泡了汤。

    厉微微一直觉得,是夏浅浅害她不能晋升,所以,对夏浅浅多多少少有些怀恨在心。

    一抓到机会,便对夏浅浅冷嘲热讽,找机会挖苦。

    这段时间,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夏浅浅早就不是以前忍气吞声,处处忍让的夏家大小姐。

    对于厉微微这种人,她深知,对方故意找茬,只有直接怼回去,让她知道厉害,她才不会招惹自己。

    忽然听到厉微微冷嘲热讽的这么说了一句。

    夏浅浅目光平静的转头看她一眼,忽然就不急不缓的淡淡笑了:“厉微微,我临时有事没来,连唐经理都没说什么!你这副一脸极度不满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你在给我发薪水呢!”

    厉微微哑口无言的瞪了夏浅浅好一会儿。

    憋了好半天,这才脸色难看的冷笑一声:“夏浅浅,你还不知道吧!昨天《金融周刊》已经被人出资收购了,虽然管理层不变,老板却是换人了!一会儿,新总裁就会来接手杂志社!我就不信,老板换了人,唐经理还能像以前那样护着你!我看你不能得意几天!”

    厉微微阴阳怪气的冷笑一声,抱着资料,扭着腰得意洋洋的走了。

    夏浅浅转向钟凌微,一脸茫然:“凌微,《金融周刊》的总裁换人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说啊?”

    钟凌微感慨:“不就是昨天的事吗!因为方乐姚那事,《金融周刊》的销量一直低迷!好在你回来了,《金融周刊》的销理才算上去了一些!谁知道,前几天,你又遇上那种事!没了你的那些采访稿,《金融周刊》的销量,一下子又下去了!唐经理不是正为这事头痛吗?谁知道,天无绝人之路,忽然有个神秘投资人出来说,在管理层不变的情况下,愿意出资高价收购《金融周刊》!管理层不变,又有人出钱收金融周刊的烂摊子,唐经理当然乐意呢!这不,昨天才跟对方谈妥,今天,唐经理直接就把人带过来了!”

    “有这样的事?”夏浅浅睁大眼睛,有点不信,“金额周刊现在的情况,谁会做这种陪本的买卖?”

    钟凌微耸肩:“管他呢!有了这笔资金的注入,《金额周刊》的动转重新步入正轨,咱们老老实实的上咱们的班就行了,其他的,管他那么多呢!”

    夏浅浅点头:“这倒是!”

    就在此时。

    唐森奇忽然领着一群管理层,浩浩荡荡的走进编辑办公室。

    唐森奇似乎心情很是不错,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

    响亮的拍了拍手掌,唐森奇笑呵呵的环顾四周:“哎哎哎,大家都先把手里的工作停停!我相信,昨天的事儿,大家都听说了!一会儿,咱们的新总裁马上就到了,大家先准备一下,一会全都到前厅去迎接一下!”

    看着浩浩荡荡的管理人员,四下里一片哗然。

    整个办公室都在交头接耳,小声议论。

    “这位新总裁什么人啊?为了迎接这位新总裁,不仅仅是我们总部的管理人员,就连几个分部的管理人员也赶来了!”

    “不止我们杂志社的管理人员!你看那几位?如果我没认错的话,好像是业界几个顶顶有名的大佬!怎么连他们都亲自来了?”

    “喂喂喂!你们快出去看看啊,我们杂志社的门口,已经被上百家媒体记者包围了!你们说,我们这位新总裁,倒底是什么人啊,竟然有这么大的派头?”

    一片激动无比的纷纷议论声中。

    夏浅浅和钟凌微,跟着其他人,很快来到大厅里。

    果然,《金额周刊》办公大楼的大厅门口,密密麻麻的,竟被上百家媒体记者围得水泄不通。

    忽然看到这样的阵势,就连夏浅浅也不禁好奇,重金收购金融周刊的这个神秘人物是何方神圣了!

    正疑惑间。

    十余辆豪车连成一长串,忽然停在《金额周刊》的大厅门外的街道上。

    当先一辆深蓝捷豹的车门忽然打开。

    修长的长腿率先迈出,高大的身形跟着闪现。

    璀璨耀眼的反光中。

    一身暗紫衬衣的俊魅男子,单手轻插兜中,棱角分明的嘴角勾起性感弧度,神情慵懒的朝着站在人群中,已然被惊呆民的夏浅浅墨眸深眸,的望了过来……。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原来高价收购我们杂志社的人,竟然是北少北尚忻呢!难怪派头这么大!想不到,堂堂皇帝集团的少东家北尚忻,竟然会收购咱们这家小小的杂志社!”

    转头,见夏浅浅红咬着唇,满脸通红的躲在人后。

    钟凌微眯了眯眼。

    若有所思的盯着面红耳赤的夏浅浅看了一会儿。

    转头,又向北尚忻看了看。

    钟凌微忽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伸手在夏浅浅的肩膀上轻轻拍了几下。

    钟凌微一脸佩服:“可以啊!浅浅!”

    被钟凌微似笑非笑,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了的神情看得夏浅浅全身一阵不自然,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耳根子都在发烧。

    抿着唇,夏浅浅神情别扭的看了一眼钟凌微:“凌微,你别胡说!也许,人家出资收购咱们杂志社,说不定,真的只是看中《金融周刊》的前景呢!”

    钟凌微黑眸带笑,看着面红耳赤,神情别扭的夏浅浅,一脸赞同的点点头:“咱们《金融周刊》前景确实挺好,说不定,直接关系到人家北少下半辈子的幸福呢!”

    夏浅浅一窘,哑口无言。

    原本已经面红耳红赤的脸上,登时烫得几乎喷出血来。

    ……

    两人小声交谈间。

    那边,一大群锋涌而至的记者,还没挤到北尚忻的身边,已经被十余名身着统一黑色西装,耳戴通讯器的保镖,面无表情的远远挡住。

    在一大群衣装正式,一看便是商界精英的男女的簇拥下,北尚忻单手轻揣兜,迈着修长的长腿,姿态潇洒的走进大厅。

    从夏浅浅的面前经过时,北尚忻目视前方,仿佛根本就没注意到夏浅浅一般,迈着笔直的步伐,直接夏浅浅的面前走了过去,直接进了电梯。

    看来,北尚忻收购杂志社,真的跟自己无关!

    夏浅浅拍了拍胸口。

    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否则,她真不敢想像,面对这么个让她一点招架能力也没有的无赖男人,自己该怎办。

    ……

    那边。

    电梯门自动合上的一瞬间。

    夏浅浅轻拍胸口,一副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微妙表情,被一双深眸如墨的眼眸尽收眼底。

    棱角分明的性感薄唇微微一扯,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淡淡笑意。

    似无心的,北尚忻淡扫一眼陪着笑站在身后的唐森奇,随意的问了一句:“唐经理,杂志社都有哪些能力不错的资深编辑?”

    唐森奇想了想,一脸讨好倾身过去:“北少,咱们杂志社的能力不错的资深编辑不少,不过艾微儿,蓝若惜,夏浅浅这几个,应该算是杂志社里工作能力拨尖的!尤其是夏浅浅,咱们杂志社的好多专题,都是她亲自策划的!”

    “夏浅浅!”北尚忻微眯了眯眼。

    似乎努力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个人名字,“就是上次给我做采访的那个女编辑?嗯!很好!一会让她单独来我办公室!让她给我汇报一下杂志社目前情况!”

    话落,叮的一声,电梯应声而开。

    北尚忻勾了勾薄唇。

    长腿一迈,笑意慵懒的直接出了电梯。

    刚走了几步,似乎想起什么,北尚忻步代一顿。

    转身,回头,笑眯眯的看着唐森奇:“唐经理,十分钟内,如果那位叫夏浅浅的编辑没出现在我的办公室,你就去给我写检讨,然后,照着那份检讨抄一千份,下班之前交上来!”

    ……

    三楼。

    编辑办公室。

    “什么?唐经理,杂志社这么多人,干嘛我让去啊!”夏浅浅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为难的看着唐森奇,心里一百个不乐意。

    刚刚落回肚子里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咱们杂志社的人虽然不少,可是,也就你一个人给北少做过采访!接触过几次,对北少的脾气,多少有些了解!你去,再合适不过,所以我才向北少特意推荐的你!”

    “可是……”一想到那张似笑非笑,盯着她看的时候,总是透着让她看不清的不明笑意的黑湛墨眸,夏浅浅就觉得心跳加速,心里莫名的紧张害怕。

    尤其昨天,北尚忻忽然俯身,笑意慵懒的微眯了眼,目光灼热的逼近她,在她的耳边呵着灼热的气息,用透着极至欲望的沙哑轻轻低笑:“夏小姐,我可没跟你开玩笑!你以为,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夏浅浅就觉得心里发麻,面颊发热,丝毫没有再一次单独面对那个极致妖孽的男人的勇气。

    “没什么可是的!”唐森奇神情一肃,表情慎重的轻点了下桌面,“小夏,这件事直接关系到杂志社的生死存亡,你做为咱们杂志社的份子,你怎么说不去这种话呢!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如果没有去北少的办公室,就去给我写检讨,然后,照着那份检讨抄一千份,下班之前交上来!”

    “……”

    ……

    几分钟后。

    夏浅浅抱着一沓杂志社目前情况的相关资料,抿着粉唇,站在北尚忻的办公室门外。

    “夏浅浅,别紧张,不要胡思乱想,也许让我去,真的就只是的让我汇报一下工作情况呢!办公室外面人来人往的,只有一有事,你就大叫,他能把你怎么着!”

    深吸几口气,努力稳了稳胸腔里怦怦乱跳的心脏,夏浅浅安慰自己。

    迟疑了半天,夏浅浅敲门的手举在半空,还在犹豫要不要敲下去。

    办公室的门忽然从里面被人拉开。

    跟着,手腕倏然间一紧。

    夏浅浅还没反应过来。

    一只男子骨节分明的手掌,已然抓住她的手腕。

    一声惊呼,怀里的资料应声掉在地上,下一瞬,夏浅浅整个人已经被人用力拉了进去。

    夏浅浅被拉进去的同时,办公室的门跟着关上,反琐。

    错愕之间,纤细的手腕被人抓住,拉起,紧紧的制在门板上。

    随后,一赌灼热得发烫的结实胸膛,带着一股男子特有的,无法忽视的强烈气息,强而有力的压了过来,将她紧紧的抵在身后的门板上。

    倏然,一抹灼热湿润的气息,近在咫迟的吹拂在额上。

    夏浅浅触电般的浑身一颤。

    惊慌失措的扬起水眸,就看见一张似笑非笑的俊魅五官,勾着薄唇,带着点诱惑般的浅笑,近在咫迟的悬在眼前。

    那两片棱角分明的性感薄唇,只要往往前一点点,便会触到她额上的皮肤。

    一双黑湛如眸的深邃眸子,目光灼灼的紧盯着她泛着水光的粉唇,声音嘶哑魅惑,透着股极致欲望的味道:“想清楚没有?”

    夏浅浅心中骤然一乱,心脏跳得无比的厉害。

    此时此刻,她才意识到,先前以为他叫自己到他办公室来,真的只是为了汇报工作的侥幸心理有多天真!

    心慌意乱间。

    下意识的侧头,神情不安的避他灼热滚烫的视线,夏浅浅连声音都在发颤:“北少……你昨天说过的,给我时间!我……真的还没有想清楚!”

    “还没想清楚!”微微眯了眯眼,目光灼灼的盯着夏浅浅垂头轻颤的样子看了好一会儿。

    黑眉了然的轻轻一挑。

    “没想清楚?”棱角分明的性感薄唇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弧:“关没系!我现在就帮你想清楚!”

    夏浅浅还没明白过来,北尚忻这话是什么意思。

    下一瞬,面颊陡然间一紧,北尚忻忽然腾出一只手来,紧紧的捏住夏浅浅的面颊。

    然后,俯身,侧头,滚烫的唇舌直接就吻了下来。

    四唇相触。

    仿佛有细小的电流激烈的蹿开,仿佛无数的烟花,在脑子里忽然惊爆的炸开。

    夏浅浅猛的瞪大水眸,全身的血液涌上脑门,紧张害怕得双腿发软。

    错愕了好半晌。

    陡然间意识到,这里是办公室。

    门外人来人往的,随时可能被路过的人看见。

    夏浅浅惊了一惊。

    空白的思维一下子重新动转起来。

    伸手,抵住北尚忻的胸膛,面红耳赤的用力将他推开一些。

    夏浅浅惊慌失措的挣扎一下,这才摆脱那个几乎差点让她窒息的吻。

    神情慌乱的扫了眼百叶窗外,不时来来回回的一道道人影。

    心,几乎从嗓子里跳了出来。

    紧紧的抓住北尚忻胸前衣襟,带着一丝哀求,夏浅浅急得差点哭了出来:“北少,快放开我,外面有人!”

    “嗯!”黑湛墨眸,淡淡的扫了一眼百叶窗外不时走过去的人影。

    北尚忻忽然笑意慵懒的勾了下唇。

    伸手,动作轻柔的在夏浅浅的头发上轻轻的揉了一下。

    低沉的嗓音带着丝诱哄般的轻笑:“外面有人!乖了!别闹,会被人听到的!”

    没等夏浅浅反应过来,弯腰,侧头,再度吻了下去。

    就在北尚忻棱角分明的薄唇,就在碰到夏浅浅的粉唇时。

    砰砰砰,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忽然将北尚忻的动作打断。

    然后,厉微微的声音,忽然甜得发腻的在门外响了起:“北少,我能进来吗?”。

《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988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独家热文总裁,上门小妻请签收第五十章免费试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