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邪性总裁宠入骨免费章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7:53:07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邪性总裁宠入骨免费章节阅读_温如寒裴慕言小说邪性总裁宠入骨无弹窗无删减全文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温如寒裴慕言小说邪性总裁宠入骨无弹窗无删减全文阅读,由木子小说 或者 倾情阅读 免费 提供!《邪性总裁宠入骨》是一本言情小说,上线了。这是一本情节曲当,剧情新颖的虐恋小说情节精彩,力荐好书,本周主推《邪性总裁宠入骨》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这是一篇套路和反套路的甜宠文。喜欢就点击阅读吧!

《邪性总裁宠入骨》全文已出

喜欢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清醒脱俗的借口。

欧阳泽和Nelly同时看向了温如寒。

温如寒轻咳了下,恢复了一脸的严肃。

“你说她是你女朋友,那她叫什么名字?”Nelly不甘心地指着温如寒问。

“她叫温如寒。”欧阳泽毫不迟疑,脱口而出。

温如寒吃惊地再次看向欧阳泽。他怎么会知道她?

“毕竟我和她都是中国人,我们有共同的祖国,共同的信仰,共同的话题。Nelly,你忘了我吧。身份不同,使我们无法逾越的鸿沟。”欧阳泽用标准的播音语气娓娓道来,掺杂了些失落和感慨,听起来让人不由得信服。

温如寒不得不承认,能做到一线男星,欧阳泽的表演实力确实强。

“阿泽。。。。。。”Nelly又开始哭起来。

“Nelly,命运如此,我们只得认命。你多保重。”欧阳泽伸手拍了拍Nelly的肩,拉着温如寒往前走。

欧阳泽和温如寒拐了两次之后,欧阳泽才放开了她。他紧张地背靠在拐角处,探出头往来路看去,见没人跟上来,松气拍了拍胸脯,“幸好幸好,这个好骗多了。”

欧阳泽也是左尚柯手里的艺人。他绯闻一直不断,而且性子洒脱不羁,谁的面子都不给,经常惹事。但是凭借着欧阳家雄厚的经济财力,他的丑闻用不着帝腾为他解决,欧阳家就出手盖下去了。

“温如寒,谢谢你。以后你就是我欧阳泽的朋友。”欧阳泽转身看向温如寒,一副好兄弟的模样拍了拍温如寒的肩。

“不用谢。”温如寒面无表情,语气冷冷,说完向试镜大厅走去。

要是换成其他正式场合见面,温如寒一定客气地称呼他一声前辈。可是亲眼见证他的生活做派后,她对他实在客气不起来。

“温如寒,你说我怎么报答你呢?”欧阳泽紧走两步跟上温如寒,与她并肩往前走,“要不,我以身相许吧!”

温如寒白了他一眼。

“我开玩笑的,都一个圈子的里的人,你怎么不禁逗呢!简导把你照片给我们看的时候,我们都特别惊讶,一个新人居然能在帝腾出资的戏上拿女二的角色。”欧阳泽说着神神秘秘地靠近了温如寒一些,“跟我说说,你后台是谁?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原来是导演给欧阳泽看了她的照片,那欧阳泽肯定也参演这部戏了。温如寒估计,他那么大的腕儿,应该是男一吧。

“我没后台,凭实力的!”温如寒平和地答道。

既然是一个剧组的,到底关系不能太僵。她是个新人,凭自己喜好得罪了人,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哈哈,你还真是够自信。希望你真的实力强悍,否则你会被简导骂哭的。他可是出了命的挑剔。”欧阳泽对温如寒的不谦虚很赞赏。唯唯诺诺,矫揉造作的女人,他才是看不上眼的。

“你跟每个人都这么自来熟吗?”

“那当然不是。这也是看缘分的,我觉得我们就很有缘分!……诶,你走慢点,等等我啊!”

两人说着已经到了试镜大厅,第一排正中间坐了几个中年男人,其中一个便是简导。

温如寒在电视上见过简导。她径直走过去,主动向简导打着招呼,“简导,您好。我是温如寒。”

“嗯,旁边坐吧。”简导抬了抬眼皮,冷冰冰地回答。

他的戏被魏总硬安排进来一个新人,这让他很不高兴。可是这部剧本他太喜欢,又需要大成本投入制作,除了帝腾公司,恐怕很多投资人都不敢碰。所以虽然违背了他的原则,他还是不得不向魏总妥协。

而且据他所知,左尚柯也是迫不得已才收了她。

他只希望这个新人的演技能在正常水准,不用太出色,别拖了后腿就行。

“简导,今天女三可得好好选。我看剧本里女四和我有吻戏,不是貌若天仙我可吻不下去,到时候您可别说我不配合。”欧阳泽双手环胸,挑眉说到。

“就你要求多,都是左尚柯惯得你。”简导和欧阳泽说话的时候,语气明显比对温如寒缓和很多,看得出两人关系不错。

温如寒也没心思再听两人说话,自己坐到了第二排边上的位置。

简导对她的态度她能猜到大概的原因。她没法怪他,因为她知道自己拿到这个角色名不正言不顺,不服气看不过眼的人自然很多。

欧阳泽拿到了剧本,也知道了她是女二,他肯定提前就与简导有很多沟通。很明显,温如寒被整个剧组排斥在外了。而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简导对她的不屑。

“给,剧本。”

温如寒抬头,欧阳泽右手拿着一份剧本递到她的跟前。略微迟疑,她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简导当年对我也是一样的态度。”欧阳泽说着坐到了温如寒的旁边。

“嗯?”温如寒侧头看他,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我第一部戏也是简导的,当时还只是靠着我妈的关系拿了男四号的小角色,简导就对我横眉竖眼的。跟别提你现在是女二号这么这么重要的角色。不过后来我用实力证明了自己,你看他现在不也对我挺好。”

“谢谢!”温如寒为欧阳泽突如其来的安慰感到受宠若惊。但是不得不说,她心里也踏实一些了。

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要怪只能怪裴慕言给她的起点太高,让所有人都不相信她能胜任这个角色。

“所以说你后台究竟是谁啊?这么大面子!”欧阳泽又凑了过来。

“你一个男人好奇心还这么重!”温如寒刚刚才觉得欧阳泽这人心地还不错,没想到转眼就八卦上了。

“这可是帝腾出资、简导执片的戏,你能拿个女二号,我敢保证谁都好奇!不过我也就随便问问,反正你后台再硬,还不是比不过我们欧阳家。你以为我还能图你什么!”

温如寒忍不住白了欧阳泽一眼,他真是自负到极点了。

来试镜的演员已经陆陆续续进入大厅后排坐下。

好多人见到欧阳泽都过来殷切地打着招呼,有些与欧阳泽不熟悉的则是过来混个眼熟。才进入演艺圈的新人有过来向他要签名的,求合照的,不过都比较克制,不像平日里追星时那么狂热。

欧阳泽倒是来者不拒。

这些人都会下意识的看看欧阳泽旁边的温如寒,不过大多把她当成了小助理,无人理会。

温如寒落得清闲,一直在旁看着剧本。

“泽哥,我叫陆依依,我特别崇拜你。我能和你一起拍张照吗?”

温如寒听见熟悉的声音,猛地抬起头。这一抬头就刚好和陆依依诧异不已的眸子对视上。

“温如寒!”陆依依的声音瞬间变得粗厉了几分,不可置信地几乎是吼出声,“你怎么在这儿!”

《邪性总裁宠入骨》全文已出

喜欢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没等欧阳泽说完,温如寒便冷着脸对陆依依说。

欧阳泽识趣地闭了嘴,这下要是再看不出眼前两个女人互相不对付,他也就离弱智不远了。

“大家都是朋友,这么疏离干嘛。”陆依依尽力稳住情绪,扯出勉强的笑,不想让自己的惊讶和嫉妒被温如寒发现。

她的心里早已是翻江倒海,猜想着为什么温如寒会坐在欧阳泽的身边。

温如寒是应聘做了欧阳泽的助理?还是说温如寒自从酒店那一晚之后就破罐子破摔,勾搭上欧阳泽,走上潜规则的路了?

如果温如寒和欧阳泽相熟,那今天温如寒如果试镜,说不定真的会拿到一个角色。虽然拿到也是说不上几句话的小配角,但是在这部戏里能有角色,难免温如寒会抓住机会一步步往上爬。

无论是哪一种,都让陆依依觉得无法接受。温如寒这样无权无势的小人物,怎么可以搭上欧阳泽这一条线。

“没这个荣幸。”温如寒说完,不再理会陆依依,低头继续看她的剧本。

欧阳泽也觉得无趣,坐下拿出了手机玩。

“如寒,你还是这么内向清冷。”陆依依尴尬地笑了笑,见两人都不在理会她,挺直腰背转身离开了。

当着欧阳泽的面,她要保持好大度端庄的形象,不能自贬身价和温如寒吵上。

她今天来是试镜女四号的。她靠着大三参演的一部网剧小火了一把,想要再进一步,这一部戏是她绝佳的跳板,不容有错失。

一切都准备就绪,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安排演员上台试镜。

“怎么白凝薇还没来啊?”欧阳泽四下张望。

“白凝薇?”温如寒目光离开剧本,吃惊地看向欧阳泽。

“你应该还不知道,白凝薇是这部戏的女一,傅辰是男二,加上我和你,我们四个是已经定好了的,其余的角色今天都会选出来。傅辰好像前段时间受伤出国去了,明天才回来。我估计白凝薇是端着架子今天不肯来吧,要不然这么晚都没到。”

“白凝薇是去年的最佳女主角,傅辰才拿了最佳新人奖,这部戏阵容星光熠熠,难怪简导不待见我。”温如寒听到女主是白凝薇时,心里小窃喜了一下。第一部戏就可以和巨星搭戏,对她来说再好不过。可惜下一秒,小小的自卑感就占了上风。

压力太大了,万一她发挥不好,岂不是毁了这部戏。

“你担心得太早了。和简导相比,白凝薇恐怕才是你要担心的。”

“为什么?”

“能在娱乐圈混到她那么风光的,都不简单。她可是有大金主罩着的,最容不得出头快的新人,总之你自己小心些吧。”欧阳泽看了眼温如寒,摇了摇头。

温如寒眼里的光纯粹无杂质,一看就是没心机的,在这一行混,总要吃些亏。

她一进娱乐圈就拿到这么重要的角色,更是招眼,想找她麻烦的人估计不少。

“大金主?谁啊?”温如寒两眼放了光,白凝薇婚恋状态一直对外宣称单身,难道另有隐情?

“你还说我好奇心重,你看你这表情,像是嗅到新闻的狗仔一样兴奋。我是好心提醒你,多的我可不会说。除非……”欧阳泽对着温如寒挑了挑眉。

“除非什么……”

“除非你告诉我你后台是谁?”

“我凭实力的!”温如寒脖子一梗,转头看向台上的试镜演员。欧阳泽想套她的话,她可不能中计。

“切,没意思!”欧阳泽手一挥,拿出手机继续玩。

过了十几个人,就到了陆依依试镜。

陆依依试镜的角色是剧中的男主大成皇帝的皇后。皇后心机深沉、善嫉善妒,手持凤印,利用手中大权排除异己。

陆依依表演过程中,温如寒注意到简导和几位副导、制片人频频点头,显然都对陆依依很满意。

温如寒冷眼看着台上的陆依依,同一班的两人,她看过陆依依的无数次表演,对她的表演功力知根知底。

陆依依最擅长的就是这种角色,温如寒原本以为这是她的一大优势,毕竟反派想要演好也不容易。可现在温如寒才知道,这根本就是本色演出,自然顺手拈来。

试镜直到中午十二点半才结束,结果要过几天才出来。温如寒和欧阳泽道别后,径直下了车库。

她走到车面前,还没解锁上车,就听见身后传来陆依依阴阳怪气的声音。

“温如寒,你现在可算是开窍了,竟然能想办法勾搭到欧阳泽。你是不是该感谢我,要不是我让你迈出了第一步,恐怕你现在还抹不开面子。”陆依依走到温如寒的身边。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活的那么累,总是怀着目的性去靠近别人。”温如寒站定在车前。

“事到如今,你还装什么清高?欧阳泽是什么人!要不是你费尽心思去接近他,怎么可能会坐在他的身边。娱乐圈里拼的就是心机和手段,你不用藏着掖着。”陆依依神情倨傲,直视着温如寒,仿佛已经把她给看穿。

“陆依依,你现在是嫉妒我?在你眼里,欧阳泽是娱乐圈里高高在上的神,不敢相信我能够和他交集。所以想要从我口中确认,我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才接近他,你就能心理平衡了是吗?”温如寒向陆依依逼近两步。

“你……”陆依依被戳中心思,面色瞬间苍白。

“你实在是可笑又可怜,一门心思都放在别人的身上,你还不如多花时间提升自己的演技。娱乐圈里可并不全靠心机和手段!”

“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我现在已经小有名气,你却默默无闻、无人问津。简导的这部戏我是必能拿下。而你,只能坐在屏幕前,眼睁睁看着我大红大紫。”陆依依对这部戏势在必得,语气间满是骄傲。

“那就祝你前程似锦。恕不奉陪!”

温如寒已经不想和陆依依再逞口舌之快,拉开车门,作势就要坐进去。

“这是你的车?”陆依依却不轻易放过温如寒,见她抬脚,瞬间就拉住了她的胳膊,将她往后拖了一下。

温如寒重心没站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你弟弟不是需要很多医药费?你还有钱买车?看来你真是被潜了,就一辆小奥拓,你也太自贬身价了!”陆依依嘴角扬起,嘲弄地说着。

她看着温如寒那辆奥拓,对温如寒搭上欧阳泽的嫉妒也淡然了,一辆车就足以说明她在欧阳泽心中的地位。

“陆依依,你一定要这么不依不饶吗?”温如寒这下子火气也上来了,“你费尽心思毁了我的清白,甚至还是在我弟弟病危急需用钱的情况下。我明知道你是为了向琛才装作和我亲近,可还是念着四年的情谊,想要忽视你对我的所作所为,把你当成陌生人就好。你却偏要一次次挑衅我!”

“这么多年,我眼睁睁看着心爱的男人把你护在手心里,我还为了能得到他的一点点关注,竭力地讨好你,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煎熬吗?你现在所受的痛苦,不及我百分之一。”

陆依依四年的委曲求全,她温如寒怎么能体会半分,陆依依的心头又涌起对温如寒深深的恨意。

“自作自受!”温如寒对陆依依的歪理不感兴趣,再次转身想要上车。

“向琛这个周末回国。”陆依依缓缓开口。

闻言,温如寒背脊一僵,手停在了车把手上。

“你最好是有自知之明,能避着向琛。你已经不是三年前清高完美的温如寒了。嫁进豪门衣食无忧的梦少做些。”

陆依依又靠近温如寒两步,低声在她耳边说,“三年前为了分开你们,我还特意找了向琛的母亲。但是没想到,结果是向琛被送出了国。这一次,你也别挣扎了,免得又惊动双方的父母。到时候,我要是把你给其他男人下药要挟床费的事情一抖出来,我怕你爸妈承受不起这种打击。”

“三年前是你!”温如寒回过头,连陆依依可耻的威胁都不如三年前的真相让她震惊。

《邪性总裁宠入骨》全文已出

喜欢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陆依依冷哼一声,对温如寒的后知后觉很满意,这是能把自己恨的人玩弄在股掌之中的快感,“我把你爸的前科说给向琛妈妈听,又加上你们贫寒的现状,她自然不会让有污点的家庭和薄家联姻。我知道向琛想要慢慢让他的家庭接受你,所以我只能眷下手。”

“呵,我真是低估了你。你一步步处心积虑地算计,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温如寒禁不奏笑,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陆依依。

“所以,不要再想攀上薄家这门高枝。否则,你的丑事我可替你守不住。”

“你担心太多了。我早说了我和他不可能。”温如寒说完,神情自然地上了车,启动车,驶离了车库。

三年前,薄向琛的妈妈找到温如寒,没有利诱,只有威逼,“离开我的儿子,否则我不敢保证会对你的父母和弟弟做出什么事。”

只这一句话,就足以硬生生地斩断温如寒对她和薄向琛美好未来的向往。

家人的安全和她的爱情相比,她没有犹豫的余地。

所有人几乎都能准确找到她的软肋,就连陆依依,也知道威胁她最好的办法,就是涉及到她的父母。

可惜她无能为力,她只能妥协。她还没有强大,势必要被人随意拿捏。

不过还好,她早已断了和薄向琛在一起的念头。

更何况,现在的她,脏得一塌糊涂!

陆依依有一句话是对的:温如寒已经配不上薄向琛!

“嘎”,一个紧急刹车,温如寒慌忙从失神中反应过来,看向路中间。

“妈的,你开车不看路啊!你是看准了老子想要撞上来是吧!”一个男人在温如寒车前破口大骂。

还好没有撞上!

温如寒赶紧下车,向男人赔礼道歉。

男人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温如寒重新上了车,开到了路边停下。

她双手死死抓住方向盘,将头埋在方向盘上,肩膀开始轻轻地抽动,心里深埋的巨大委屈终于化作泪水夺眶而出。

那个男人是薄向琛,是完美到众人瞩目的薄向琛,是将温如寒捧在手心疼在心里的薄向琛。

她以为她可以做到淡然,可是现在才发现,那是压抑进骨髓里的思念和向往。压抑后释放的痛,比往常更让人百倍地难以忍受。

温如寒在路边停了一个下午才驱车回了别墅。她走进别墅连张妈打招呼都没有听见,径直回了卧室,洗漱好后便躺上了床。

“温如寒呢?”晚上十点,裴慕言在别墅大厅问道。

“温小姐下午回来直接回卧室了。”张妈站在一边回答,看了看裴慕言脸色,顿了一下,又补充,“温小姐今晚没有吃晚饭,脸色看起来似乎不太好。”

裴慕言抬头望楼上看了一眼,转头对张妈说,“叫她下来陪我吃饭。”

张妈诧异地看了裴慕言一眼,平时裴慕言晚上回别墅从不加餐的,哪怕是他在外没有用晚餐。

还好今晚给温如寒做的饭菜张妈让厨房再留一会儿,要不然现在做可来不及了。

“好的,裴总。”张妈应声,先是进厨房嘱咐了几句,再上了楼。

“温小姐,”张妈站在卧室门外敲了敲门,“裴总让您陪他用晚餐。”

没有任何的回应。

“温小姐?”张妈提高了些声音,敲门也加重了力道。

“我不饿,不想吃饭。”室内传来了温如寒微弱平静的声音。

“可是……”

“我真不想吃。“

张妈听温如寒拒绝地果断,也不再劝,想着裴慕言还在楼下等,转身快步下了楼。

“裴总,温小姐说她不饿,不想吃饭。”张妈回道。

裴慕言略微一蹙眉,起身向楼上走去。

“裴总,饭菜已准备好了,您先用吧!”张妈紧走两步跟在裴慕言身后,提醒着说。

“不用了。”裴慕言面无表情,冷声说道。

张妈停了步子,疑惑地看向裴慕言。难道裴慕言刚刚是因为担心温如寒没吃晚饭,才要吃吗?

不可能吧,这可不像是他!

裴慕言打开了卧室的门,卧室内一片黑暗。他将灯打开,看到床上的人在被子里缩成一团,脑袋都没有露出来。

裴慕言洗过澡上床,掀开被子,将自己盖住。这一掀,被子往下滑了一些,那颗小脑袋就暴露了出来。

裴慕言冷眼看着温如寒一双红肿的眼睛。这双眼紧紧闭着,温如寒整个人一动也不动,像是睡了过去。

但是裴慕言注意到了她微微颤动的睫毛,明显她是醒着的,只是很用力地在刻意装睡。

“我不希望你以这样的状态呆在我的床上。”裴慕言保持着与她一定的距离,仔细看着她的表情。

温如寒没有说话。

“你今天被人欺负了?”裴慕言又道。

裴慕言本以为温如寒只是他的催眠工具,只要他能睡着就好。可是现在他发现,他不想看到温如寒是这种状态,毫无生机,像是一株凋零的植物,和昨天在他面前生动活泼的温如寒天壤之别。

“有事你就去找刘尽。”裴慕言心里没来由的就有些烦躁,他这样可睡不着。所以,他要为她解决后顾之忧。

裴慕言的语气冰冷,听起来毫无温度,也不像是关心。可偏偏让温如寒心里有了丝感动。

她鼻头一酸,怕下一秒就会哭出来,又不希望被裴慕言看见她脆弱的样子,于是一把抱住裴慕言,将脑袋靠在他的胸口,然后又恢复一动不动。

反正他等会儿也要抱他,还不如她主动点。

裴慕言略微一怔,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她的主动和温顺让他诧异。她明明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他也表示可以帮忙解决,但她却依旧故作坚强。

就像一只受了重伤,还要伸出厉爪逞强的猫。

他轻轻把温如寒抱住,闭上了眼。

……

温如寒坐在一块木板上,飘荡在白茫茫的海面。她举目四望,一眼望不到岸。

远处忽然驶来一艘邮轮,薄向柰站立在最前端,神色平淡地俯视着温如寒。

“向琛……”温如寒张开嘴,用尽力气大声嘶吼,可是身旁大风咆哮,她的声音被淹没在茫茫大海。

薄向柰这么看着她,任由轮船向前开,与温如寒的木板相错而过。

“向琛……”温如寒绝望地朝着邮轮大喊。

“不准念我的名字。”薄向琛回过头,厉声大喝,“你已经不干净,为了钱出卖了自己。现在又夜夜陪着陌生的男人睡觉,肮脏的女人!”

“向琛……”温如寒心痛犹如刀割,她要解释!

可是一个巨浪打过来,温如寒的木板瞬间倾覆在大海的汹涌波涛里……

梦,是梦!

她要清醒过来!

温如寒猛地睁开眼,却对上一双狠厉的眸子,让她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裴慕言微眯着双眸,散发出危险的光,他浑身充斥着的怒火像是要将温如寒整个人燃烧殆尽。

温如寒下意识往旁边挪了挪,裴慕言脸色一沉,伸手抓住温如寒的一只手臂。

“疼……”温如寒只觉手臂快要被裴慕言捏断,而他力道还在不断加重。

“向琛是谁?”裴慕言的声音低沉暗哑,戾气陡生。

温如寒恐惧地睁大了眼睛。

《邪性总裁宠入骨》全文已出

喜欢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或数字680  获取全文章节吧

《·温如寒裴慕言小说邪性总裁宠入骨无弹窗无删减全文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