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巫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2:44:01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巫门传人小说完结版阅读,巫门传人小说完整版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巫门传人》小说免费完整版由七七文学提供!我是天地银行的伙计,八一八烧纸的十三禁忌。全文已出,喜欢就点击《巫门传人》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吧!

《巫门传人》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铜锤面色大变,摘下对讲机,说我马上就到。

淹死人可是大事儿,属于安保范畴的,铜锤的脑门子出汗了,弄不好,他都会受牵连。

我也挺惊讶的,好端端的怎么会淹死人?

后来我寻思,我刚来就出了人命,会不会跟老太太有关系,她可是鬼,很可能是她把人害死的。

铜锤说九成你等俺会儿,俺先去处理一下,你的事儿,咱们回头在合计。

我说这事儿很蹊跷,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铜锤拦住了我,说人工湖那儿不定多乱呢,你就别搀和了,在这儿等俺消息。

他把我一个人留在了警卫室,然后急匆匆走了,十几分钟后,一辆救护车开进了小区,又过了会儿,来了一辆警车。

〈来真是闹大了,也不知最后怎么处理,估计开发商和物业都脱不了干系,铜锤也得来个失职。

我一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我一拍脑袋,不能再等了,出来的时候铺子没锁。

我找了纸笔,给铜锤留了电话,然后打车离开了海天别苑,等回到铺子后,发现没人光顾,也没丢东西,这叫我心安不少。

∩同一时间,我就想到了铜锤那番话,他说铺子不干净,叫我赶紧离开这里。

这铺子的确有很多古怪的地方,比如蜡烛,比如二楼的柜子,但这几天都算平安,况且我还拿着人家的钱呢,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还是等铜锤的电话吧,他应该知道一些什么,等了解清楚在决定去留。

眼看到正午了,我点燃了一根白蜡烛,蹲在地上,眼看着灯芯燃烧,一滴滴蜡油落在烛台上,也落在了地面。

除了第一天出现‘快跑’两个字,后来的这三天都没有动静,但我心里犯嘀咕,因为很多事情我已经分辨不出来了。

所以我又拨通了东家的电话,想要问个明白。

这次电话打通了,东家喘着粗气,说:“我这里很忙,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

他的语气非常凝重,并且我还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吓得我手一哆嗦,手机掉在了地上。

东家到底干嘛去了,他不会杀了人吧?

等我再打过去,已经无法接通了,我不死心,一口气打了十几个,还是没办法取得联系。

后来我也没辙了,坐在椅子上瞎寻思,我现在想不通的就三个问题。

第一:老太太跟我有什么仇怨,为什么要屡次刁难我。

第二:东家的身份,他懂得很多,不知不觉就能叫你沉浸其中,可越是这样,我越看不透他。

第三:天地银行的问题。东家说蜡烛必须点,柜子死活不能打开。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柜子里真是菩萨吗?

我思来想去,脑袋都疼了,迷迷糊糊的过了一下午。

到了下班的时间,铜锤打来了电话,说你小子咋不等我,现在别墨迹了,赶紧来步行街广场,见了面再说。

我正好有一肚子话想说呢,打车就去了。

步行街广场在县城的中心位置,两旁一水大排档,眼看到了夏季,烧烤摊子遍地都是,见了面之后,铜锤要了点烧烤,又拿了两扎破,我俩就谈论起来。

铜锤一脸倦容,先埋怨我为什么一个人先走,我说这事儿不怪我,就算天地银行有问题,我也不能说撒手就撒手啊,万一失窃了,责任都是我的。

铜锤叹了一口气,说九成啊,你不能贪财啊,不然肯定吃大亏。算了算了,先吃点东西,今天可把俺折腾死了。

他吃了几个串儿,喝了一大口破,这才稳当了一些。

我这才想起来,人工湖淹死人的事儿,就问他怎么个章程。

铜锤眼中有些害怕,说这件事大扯了,淹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全都泡浮肿了,那个惨啊。

我吃了一惊,要说淹死一个人还情有可原,可四个人一起死,那就不正常了。我催促他详细讲讲。

铜锤说人工湖需要定期清理淤泥,维护环境。今天来了干活儿的师傅,在清理淤泥的时候捞出了四具尸体,当时整个小区都炸了,后来经过法医坚定,四个人的死亡时间并不一致,他们是一个一个死的,第一个死者死于四天前,第二个是三天前,以此类推,最后一个是今天早上。下午听物业的管理们议论,这四个人的具体死亡时间,都是上午九点到十点!

这个时间段好熟悉啊,我眯着眼寻思了半天,冷不丁想起来了,貌似老太太都是这个时辰过来买纸,然后去十字路口烧掉。同样持续四天了。

我汗毛都竖了起来,心说两者之间不会有什么联系吧。难道说老太太烧一次纸,就会死一个人?她把我的身份证弄成黑白照片,是不是也想杀我?

我赶紧问铜锤,有没有凶手的线索,这一定是谋杀。

铜锤说鬼都知道是谋杀了,要说线索嘛,真是半点儿都没有,也奇了怪了,你说四个人接连不断的淹死,总得有点蛛丝马迹吧。结果呢,根本没有任何目击证人,监控录像里也没有画面,好像他们四个是突然死在了水中,所以小区里的人都说闹鬼了,说海天别苑的前身是坟地,孤魂野鬼过来索命了。

我现在最怕谈论鬼神,因为老太太就是鬼,她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我。

同时我想起了蜡油字迹,‘快跑‘是不是在暗示我这方面?

我不把铜锤当外人,就将心里想的都说了,铜锤顿时拧起了眉毛,说九成啊,你这点事儿除了我信你,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以为你再讲故事,要是按照我的意思,你还是赶紧离开天地银行,那是祸根,你只要走了,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的。

我探了探身子,说你到底知道啥?

铜锤沉默了一会儿,说咱哥俩这么多年不见了,还是先喝点儿吧,不喝出气氛,俺他妈慎得慌。

他的话叫我更害怕了,我说那先走一个吧。

我俩一口气喝了半扎,浑身就有点燥re了,吃了几口串儿,又干掉了半扎。

等喝的差不多了,铜锤呼出一口气,说这个事儿得从两年前说起,那时候俺刚当上海天别苑的保安,听队友说,兴华南路有个天地银行,就没有这么邪性的,无论是谁从那儿买纸钱,第二天家里准死人。人们都说那不是普通的冥币,而是阴间的买命钱,谁拿了钱,命就没了。

我嘴角一哆嗦,难怪这几天一个顾客都没有,敢情天地银行已经名声在外了。我终于知道兰州拉面的小胡子为什么说我是替死鬼短命相了。

铜锤又要了两扎破,接着喝,一来二去我俩就晕乎乎的,气氛也就起来了。

他一拍桌子,说邪性的还在后头,他们说天地银行的老板也就是你的东家,跟郊区的火葬场来往密切,他经常去那里买尸油。

我瞪圆了眼睛,买尸油?买那玩意儿干嘛。

铜锤说具体的咱不懂,听说是用尸油做蜡烛,做出来的蜡烛叫人蜡,上面有邪性的咒语,只要点一根,人就会减寿十年!!!

《巫门传人》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铜锤的老家是东北长白山一带的,七岁的时候举家搬迁来到我们村,然后跟我成了死党,他比我大一岁,上学的时候常护着我,跟亲哥哥一样。

所以我听了这些话,心里暖呼呼的,一拍桌子,说今天晚上我不回天地银行了,爱咋咋地。

铜锤说这就对了,有哥呢,怕啥,咱哥俩走一个。

不一会儿,我俩又喝了一扎,我也有点儿晕头转向,也不害怕了,感觉无比畅快。

铜锤叫老板再来两扎,另外烤两个腰子,别撒孜然,越骚越好!

⊥在这个当口,我手机响了,我看也没看就接通了电话,含含糊糊的说谁啊。

电话里传来一个低沉严肃的声音:“九成,我是东家。”

我一下就站起来了,酒劲儿消退了一半,心说我正要找你呢。

我气急败坏的大吼:“东家,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那蜡烛是怎么回事?”

东家愣了一下,很低沉的道:“我知道你在胡说什么,现在我只跟你说一句话,千万不能离开天地银行,不然你会死!”

我是真急了,你到这个时候了还唬我,真把我当成三岁小孩了?我如果继续留下,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东家说:“你冷静点,我如果想害你,你活不到现在,你扪心自问,自从来到天地银行,发生过危险吗?“

我愣住了,貌似这几天是很平静,不过那老太太却跟我死缠烂打的。

东家又丢出一个重磅炸弹:“如果没有天地银行,你已经被那个老太太整死了!“

什么?!

我瞳孔收缩起来,感觉头皮发麻。天地银行到成了我的护身符了?

“东家你把话讲清楚,不然我不会相信你的。“

东家说:“我的事情还没办完,等我回去后,我会把一切的内情都告诉你,九成你切记,当你卷入了一个漩涡,你要做的不是挣扎,而是坚守本心。”

我微张着嘴巴,大脑一片空白,平白无故的,我怎么会卷入漩涡?

东家说你不能把这些话传出去,不然后果自负,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拿着电话久久回味,铜锤被我刚才的举动吓得不轻,周围的食客也纷纷扭头看我,烧烤店的老板拿着两串大腰子不敢过来,以为我撒酒疯呢。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恢复正常,心说我到底该相信谁?

东家给我的第一印象太深刻,他是个不苟言笑但深不可测的人,说的话很有分量,可铜锤跟我不分彼此,别看这么多年不见了,他一点没变,肯定不会忽悠我。

我心里琢磨这个,脸上阴晴不定的,铜锤知道是东家的电话,就问我东家跟我说了什么?

话到嘴边了,我又咽了回去,因为东家说不能把通话内容告诉旁人,说实在的,铜锤跟我的关系更近,可这事儿不能用正常逻辑对待,所以我很犹豫。

铜锤喝多了,看我不言语也没在意,不过反复叨念着:“一会儿你跟俺回去,先住一宿,赶明儿俺给你找个活儿干。天地银行直接玩鸟去吧。”

我没理这个茬儿,只顾喝酒。

破一扎一扎的上,一开始我还清醒,可后来嘴都喝歪了,很快就抛却了东家这个话题,不知不觉就谈论起上学时候的事儿,铜锤埋怨我当初抢了他喜欢的女孩儿,又说要不是他帮忙,我早就被高年级的一帮杂碎给揍死了。

我恬不知耻的笑,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初中时代,那些过往有点酸,不过挺叫人感慨。

而后,我醉眼迷离的说,你上完初中就去西藏当兵了,跟我说说当兵的事儿呗。

提起这个,铜锤傻傻的笑,说当兵有啥好说的,除了操练就是站岗,西藏海拔高啊,俺们日子过的艰苦,这几年总吃罐头了,你看俺的双手。

他伸出来给我看,吓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十指都没有指甲。

铜锤说海拔太高水烧不开,只能吃蔬菜罐头,缺乏维生素,慢慢的,指甲就掉光啦,受苦受噎,只能咬牙忍着。

我心里有些不好受,说以后好日子长着呢,咱哥俩还在一起混,跟你在一起,我心里踏实。

铜锤听完这句话,神情很不自然,眼睛里似乎藏着很多事情,还掺杂着一丝恐惧。

我说你怎么了,铜锤闷头不言语,然后一口气把剩下的半扎破喝了,醉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他说:九…九成啊,其实哥不…不厚道,哥骗了你,其实俺知道人工湖那四个死人是…是咋回事,他们呀,都是……

话说到一半,‘咚’的一声,他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话叫我心里不安,翻江倒海一样,我赶紧推他,叫他继续说。

∩推了半天也没动静,其实我也喝的够呛,只是一惊一乍的,我还能再坚持会儿。

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我就是再傻也知道其中的诡异了,因此更加坚定原先的猜测,这四个人都是老太太杀的。

我拿出身份证,看着自己的黑白照片,心想明天就是第五天了,我会不会变成第五具尸体呢?由于害怕,我着急忙慌的结了帐,可回不回天地银行成了问题。

铜锤说那里不干净,东家说不回去就是死。

最后我一跺脚,就再相信东家一次,毕竟关乎到我的生命安全,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再说了,铜锤跟着我呢,也能壮胆。

回到天地银行,我背着铜锤上了二楼,奶奶的,这小子也太沉了,起码一百九十斤。

给他安顿好了,我躺在床上呼哧带喘,浑身没劲。

∩夜深人静的当口,我手机又来电话了,我一开始以为是东家,等看到来电显示之后我很惊讶。

是唐伟在联系我。

唐伟是我曾经最好的哥们儿,就是他跟我开的超市,半年我俩前雄心勃勃,可现在却分道扬镳,所以我很诧异,不知道他找我做什么。

接通电话后,唐伟道:“九成,你干嘛呢。”

我说我刚喝了点儿,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儿?

唐伟说:“也没啥事儿,就是想跟你道个歉,当初因为账目跟你翻脸,现在想想挺不应该的。”

我更诧异了,当初因为账目,闹得水火不容,他扬言老死不相往来,这小子一向言出必行,今天怎么转性了。

弄得我半天没言语。

唐伟也沉默了,最后他说了一句:“九成啊,我还记得咱俩在高中是因为一根烟认识的,我现在特别想跟你抽一口,最后一口。“

深更半夜的,这话把我说毛了,我说唐伟你是不是也喝多了,咱俩的事儿其实没啥,回头我去找你,话说开了就行了,毕竟咱们也是十来年的交情。

唐伟苦笑了一声,小声说了句话,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因为他说:九成,你谁也不要相信,他们都在骗你!

等我再打回去,唐伟已经关机了,这叫我更为不安。

谁也不要相信?我想想东家,又看看睡在旁边的铜锤,心说唐伟为什么要讲这些,他有什么证据不成?

因为这个电话,我彻底蒙圈了,不过酒意一个劲儿的上撞,没过十分钟我也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过来,我脑袋生疼,这啤的喝多了,还不如白的呢。

等回头一看,铜锤已经不在了,他可能是着急着上班,直接去了海天别苑。不过我心里有章程,这小子昨天话说了一半,等会儿我得给他打个电话。

洗漱之后,我头脑清醒了一些,随之而来的便是慌张,今天是第五天了,不知那老太太还买不买纸钱,如果她来了,我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既然留在这里,那就信东家的,在天地银行里,老太太不敢把我怎么样。可是柜台里那一排排蜡烛,叫我心惊胆战,这都是人油做的,并且蜡烛还成了精。

一瞬间,我就感觉铺子里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

为了摆脱这种恐惧感,我赶紧打开卷帘门,一道刺目的阳光就射了进来,我赶紧闭眼。

睁开眼睛之后,看到十字路口围拢了很多人,还有警车和救护车,我心里咯噔一声,难道老太太又烧纸呢?不对啊,她烧纸怎么会搞出这么大动静,况且她也没买纸钱。

我赶紧走了出去,等扒开人群一看,发现十字路口躺着一具死尸,浑身鲜血淋漓,非常瘆人。

原来是发生交通意外了。

但等我细打量,就发现这尸体很眼熟,我不禁走近了几步,当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感觉天旋地转的……

《巫门传人》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我顿时瞪大了双眼,难道说他摔死之后,又有人把他转移到了这里?

谁知黄队道:“根据法医的验证,尸体骨骼多数粉碎性骨骨折,伴随内脏破裂,颅内出血,能摔成这样,起码得十五米,也就是五层楼的高度,身上也没有任何指纹,或者扭打的痕迹,并且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

说着,他仰头看着半空,可空中除了云朵便是虚无了。

我浑身的冷汗都下来了,这么说唐伟是自杀,并且还是从十字路口的高空中跳下来的。

我的亲娘啊,这怎么可能?!

黄队揉着两个鼻翼,一脸倦容。我想到,人工湖四具尸体的案子,似乎也是他们接手的,那个案子也没有任何线索,如今又出来一桩,要说不心烦那是骗鬼。

∩就在这个当口,一个女法医突然说道:“黄队,你过来一下,这具尸体的左脚脚心也有一个字。”

黄队当时面色剧变,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赶紧跑过去,蹲下身子看唐伟的左脚脚心。

我心里也奇怪了,脚心怎么会有字,并且女法医的语气也不对,他说‘也’有一个字,这说明还有别的尸体出现了这种情况。

我一时没忍住跑了过去,当时就被两个侦查员拦住了,可我依旧看到了脚心上有一个大字:龙!

这个字貌似是鲜血写上去的,笔画很稚嫩,显得异常扭曲,看在眼里,就跟吃了秤砣一样,心里沉甸甸的。

黄队缓缓站了起来,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女法医跟他说了几句话,声音很小,我没听清。而黄队叹息了一声,说:“并案侦查吧。”

并案侦查我也明白,就是几起案件有相似的线索,我顿时想到了人工湖四具尸体。

昨天晚上铜锤酒后吐真言,说他知道四具尸体是咋回事。弄不好,这四具尸体的脚心也有字迹。

想到这里,我退出了警戒线,开始给铜锤打电话,想问清楚事实。

但打了三遍都显示无法接通,似乎是关机了。

我心说这个犊子,怎么还关机,真是急死我了。

黄队看我要走,说唐伟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你的,你一会儿要录下口供,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得擅自离开县城,做好随叫随到的准备。

我算是破裤子缠腿,挣脱不开了。

等我录完口供,唐伟的父母就来了,看到尸体哭天喊地,场面非常混乱。

我看不了这个,跟黄队打个招呼,就推到了路边。

现在已经快十点了,街面上车水马龙,都知道出了人命,警方为了避免引起恐慌,赶紧把尸体装入救护车,一溜烟离去了。

我看着车辆的背影,心里感慨万千,原来生死是那么简单。

回到天地银行之后,我的脑袋好似炸了锅,眼看到中午了,我点上了白蜡烛,想吃点东西,可一点胃口都没有,想想还是算了。

我打算关闭天地银行,去海天别苑找铜锤,可唐伟死的这么蹊跷,我心有余悸的,生怕我也出事。

现在死了五个人了,老太太也消失了,不知道死亡是否会持续下去。

后来我看到了笔记本,心里灵机一动,铺子外面可有监控录像,如果十字路口真是第一案发现场的话,那肯定会被拍下来。

∩打开录像之后,只看了一眼,就吓得我如坠冰窖!

《巫门传人》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61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巫门传人小说完结版阅读,巫门传人小说完整版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