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捡漏免费章节阅读_捡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2:40:20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捡漏免费章节阅读_捡漏年完结版_捡漏小说章节免费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捡漏小说章节免费阅读由 可米书屋 提供! 古玩行里,又有谁能教出来这样惊才绝艳的门徒?鉴宝本事天下无双,更绝的是,还能一眼看出成都手里的红宝石戒指,这样的本事,天底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人来了...... 喜欢就点击捡漏小说章节免费阅读吧!

《捡漏》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徐文章冷冷看看自己的女婿,沉声说道:“这要是假的,我把自己脑袋拧下来。”

“横抱曲弹,神乎其技M算是单老也耍的没那么溜!”

余成都忽然重重一拍自己的脑袋,大叫起来。

“坏了坏了,老汉,我忘记问他叫啥名字了?”

徐文章没好气骂道:“连我都没资格问,你,算个屁!”

“还不快滚回去,把大师给你说的事办了!”

“再怀不上孩子,你跟秀秀离婚,各找各的去!”

余成都顿时面色刷白,嗳嗳嗳的不停点头,飞一般的跑了。

送仙桥在一个上午爆出了两个大新闻,悄悄的在圈子里流传开来,引发了一波小小的海啸。

不过,这两个新闻就淹没在了铺天盖地的各种古玩浪潮之中。

锦城的夏天中午,热得可怕。

热浪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倾轧,无情肆虐。

街上没有一丝风,府南河边上的垂柳无力的垂下,无声的喘息。

在这一千五百万人口的准一线大城中,人就像是一只只蚂蚁,坐在各种交通工具上艰难的移动,背着沉重的枷锁,艰难的生存。

金锋推着三轮板车默默的往回走。

刚在送仙桥门口,这个世界的金锋被曾子墨撞没了。

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过来了。

这个世界金锋的身体,另一个世界金锋的灵魂。

两个人的意识混杂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全新的金锋。

得以重生,金锋要做的事太多。

最紧要的就是要找到那只大鼎。

那是整个神州的镇族神器。

当金锋检查了自己的身体,不由得微微叹息。

现在这副身子骨,差得太远。

还有自己现在的环境和处境,更是令自己悲愤。

摸着自己的右腿,长长的一条口子,那是被曾子墨的三叉戟车撞的。

现在的伤口还在渗出丝丝热血,从大腿上慢慢的流下来,淌满右腿,在四十度的室外高温下很快干涸。

这点小伤小痛,对金锋来说,早已习以为常。

“我说过,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你的事,我来扛。”

早已破烂的板车右边轮子也被撞变了形,花了二十块在配件城里买了新的轱辘,用板车上的工具自己修好。

再次默默静静的往回走,直到下午日头偏西。

回到四环已到郊区,穿过铁路,到了高架桥下面,沿着泥泞不堪的烂路往上,过了河,就是金锋的家。

河边上是一块大空地,空地西边是一块面积一亩多的沼泽地。一群半大的鸭子在沼泽地里欢腾的叫喊觅食。

小山高的各种垃圾在空地上杂乱的堆着。

一袋一袋的塑料瓶、破瓶、废纸废报,破铜烂铁、还有报废的摩托车、电瓶车和自行车。

前些天暴雨的后遗症还没消散,空地上一片狼藉,无数蚊虫肆意飞舞,无数苍蝇钉在各个垃圾上,发出得意嗡嗡叫喊。

垃圾山的旁边,是一间间用各种废旧材料搭建起来的破烂房屋。

一排排矮矮的房屋高不过一米多,得弯腰才能进,屋顶上是五颜六色的彩条布压了几块破铜烂铁和废旧轮胎。

一条赫毛耗子从屋顶上掉落下来,沿着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的泥地里飞速跑进垃圾堆中。

“小锋回来了啊……”

“小锋哥哥回来咯……”

“小锋哥哥给我带吃的没有?”

金锋半截小腿插在泥地里,呵呵一笑,从板车车头拿下塑料袋,冲着房屋门口的小女孩叫道。

“有!”

门口的小女孩不过五六岁,一身污秽的短裙早已看不清本来的颜色,头发凝结成一股股的黑绳,脸上黑黑的,沾满了泥土。

小女孩毫不顾忌的从门口跳下来,溅起一片污泥,高高兴兴的从金锋手里接过塑料袋。

嘴里惊喜的叫出声来,转过身高举塑料袋,高兴的叫道:“阿婆,小锋哥哥给我买包子咯……”

“抓酥大肉包……”

垃圾山上,一个驼背老婆婆歪过头来,冲着小女孩骂出声来。

“死女子,赶紧去洗手。”

“小锋,谢谢你了。”

金锋静静摇头:“不谢。”

推着板车继续往前走,窄窄的巷道两边,一边是堆积老高的垃圾破烂,一边是矮矮不堪的房屋。

一间房屋门口,一个面色枯败的老头呆滞的坐在一个木头做的板车上。

老头自腰以下便没了,灰白浑浊的眼睛木然的看着金锋,一片惨淡。

金锋再次停下,冲着老头点点头,叫了声拐子爷。

拐子爷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张开嘴巴啊啊两声。

“拐子爷,今晚叫雪儿带你去万达影城吧,昨晚综合大队的才去过,今晚安全。”

拐子爷咧嘴一笑,抬起唯一的一只胳膊,露出仅剩三根指拇的右手,比了比个手势。

金锋摇头说道:“不用,我回家吃。”

这时候,彩条布做的房门掀开,一个女孩俏生生的出现在金锋眼前。

女孩看样子不过十六七岁,穿着一套蓝白相间的校服,扎着马尾。

见到女孩的瞬间,金锋微微有些失神。

这是一个美得惊心动魄的女孩。

标准的瓜子脸,皮肤晰白得有些病态,高翘挺直的瑶鼻,水汪汪的丹凤眼勾人心魄,点点朱唇略带弧线更令人倍生爱怜之心。

第一眼看,女孩带着九分的清纯和一丝的魅惑,恬静温雅。

再看第二眼,女孩又带着九分的妖冶和一分的清纯,勾人心魂。

这样的女孩就算是放到民国那会,也找不出一个来。

“谢谢锋哥。”

“你腿怎么了?”

“被车疵了,没事。”

女孩蹲下来,端着碗,一口一口的喂着拐子爷,轻转臻首,侧望金锋。

“锋哥……”

金锋回头,静静说道:“怎么?”

女孩双眸闪烁,欲言又止,却低低说道:“没事。”

再往前走,垃圾山上的好些人都冲着金锋打招呼,言语亲切,金锋也一一回话。

“刁太婆,文殊院明天庙会,你别忘了。”

“三娃子,安装技校那边在拆化工厂,晚上可以去卖烧烤。”

“白叔,清江那头说是有几个鱼塘爆了,你明天去那试试。别背电瓶。”

垃圾场里的众多人接连向金锋道谢,纷纷叫喊着金锋回家吃饭。

这时候,垃圾场外传来了一声虎啸狮吼般的吼叫。

“金锋在不在?”

众人一听这声音,一下子脸都变了。

金锋转过身,只见一个中年大妈开着一辆电三轮轰轰隆隆的杀了过来。

中年大妈年纪约莫四十岁出头,白白胖胖,富态威严,穿着明显的跟垃圾场里的完全不一样。

金耳环,金项链,金镯子,金闪闪,金光灿烂,晃花了众人眼睛。

中年大妈所到之处,垃圾场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齐刷刷的全都站了起来,如同迎接女皇那般。

在破房子里的好些人赶紧出来站得规规矩矩,就连拐子爷也高高举起唯一的一只手,冲着中年大妈报以最和蔼的笑容。

所有人嘴里齐齐的亲切的叫喊着。

“王大妈好!”

“王大妈辛苦了!”

“王大妈吃了没?”

中年大妈开着电三轮风风火火杀过来,面对列队两旁欢迎自己的众多老幼不屑一顾,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的金锋,杀气满面,煞气腾腾。

在场所有人吓得魂不附体,战战兢兢。

《捡漏》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一声闷响!

电三轮陷进了泥泞的路面,任凭中年大妈再怎么用力扭油门,电三轮发出悲惨的呜呜哀鸣,却是无法再寸进分毫。

“金锋!”

“你回来得正好。”

“说,你们什么时候搬?”

金锋皱了皱眉。

这个王大妈就是这块地的主人。

王大妈的老公以前成分不好,改开之后包产到户,因为这个原因,分到的田土自然是最差的。

这里地理位置偏远,又是沼泽地,俗称的烂包田,种庄稼肯定没戏,种其他的产出投入比例太差,久而久之,这块地就闲置荒废。

很多年前,王大妈就把这里租给了第一任的租客。

那就是金锋。

随着锦城一天天的扩张长大,好些个行业都被赶出三环四环,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很多无家可归、特殊职业的聚集地。

前些年地产疯狂的时候,这片地也被大老板看中,想要买下来建房,前前后后来了不下一百波老板,打桩一查地质,最后全都放弃。

“金锋,我告诉你啊,这回是动真格的了啊。”

“环境保护事关百年大计,我身为土地庙居委会二组组长必须以身作则,你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

“咱们这里可是土地庙的一大毒瘤……”

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一干老少静若寒蝉,聆听着包租婆的训示,酷热到爆的天个个冷汗长流。

“我知道你们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难处,可你们也得理解我的难处……”

面对包租婆王大妈,金锋眉头皱了皱,静静说道:“要搬可以,退房租。”

一听这话,王大妈的跋扈啰嗦顿时戛然而止,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直视金锋。

没过几秒便自指着金锋破口大骂:“你还好意思跟我提房租!?”

“你小子当初三百块钱一年就租了这五亩的地,八年了,到现在你还是只给三百……”

“你个臭小子……”

金锋淡淡说道:“那怨不得我,当初是你硬逼我签的十年合同。”

王大妈呆了呆,气结恼怒,指着金锋恶狠狠的骂了半天。

“臭小子翅膀长硬了啊……敢这样跟大妈说话了……”

“别忘了,当初是谁收留的你……”

“你小子刚来的时候还没拖把高,连自行车都是大妈借给你的,现在长大了,敢跟大妈横了是吧!”

“车,是我五十块买的!”

“你,骗走了我们兄弟最后的五十块钱。”

金锋不轻不重的回应,推着板车往前走,进了一个铁栏杆院子。

“还是那句话,要搬可以,把大伙儿今年的房租都给退了。”

王大妈半响没做声,周围的租客们看自己的脸色都不对了。

灿灿的冲着金锋背影骂了句臭小子。

“臭小子,告诉你,只有十天时间,你自己看着办……”

“你在我跟前拽没用!”

“能耐的,你把这地给买了,再建个大棚,随便你怎么玩……”

低头看看满是泥浆的道路,再看看自己白白的凉鞋,大声喝骂。

“三娃子,还不快过来给老娘推车。”

三娃子嗳嗳的叫着,一脚插进一尺多深的淤泥中,嗨嗤嗨嗤的推起了电三轮。

在众多人的努力下,土皇帝包租婆王大妈的銮驾开出厂房,众人不由得长长吁出一口大气。

相顾苦笑,下一秒都从彼此眼里看见了深深的忧虑。

天慢慢暗了下来,一团团黑云在西边的天空上汇聚,组成一个个诡异的图案。

破院子外的一盏桔灯如豆在将夜未夜的时分点亮起来,一片惨淡。

院子里的各种废品堆得有五六米高,各种破烂垃圾的气味在空气里弥散,一阵阵恶臭扑面而来。

金锋却是早已习惯这种味道,甚至有些亲切。

“锋哥!?”

“是你不?”

矮矮的平房下,一个略带喘息的声音低低响起。

小平房就三间小得不能再小的蜗居房,一个弱弱瘦瘦、满脸污垢的小男孩站在门口,迟疑的看着金锋。

“锋哥,我打你电话打不通。”

“被人撞了。”

放好板车,金锋把板车里收的破铜烂铁、塑料瓶、纸箱子、旧主机、显示器搬了下来。

瘦弱少年一瘸一拐的拖着一条腿过来,默默地将这些破烂一一归类码放在不大的院子里。

瘦弱的男生叫周淼,是金锋从帝都山里带出来的伙伴。

当年金锋的老爹和周淼的老爸以及其他几个人都是死党好基友。

某一天,几个好基友欢聚一堂祭天祭地喝血酒结拜兄弟,为此还宰了一头八年多的老母鸡。

结果真应了几个人发的毒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吃了老母鸡的几个好基友一起组团见了阎王爷。

一死死八个!

八口棺材,村子里的老人把自己存着的棺材全拿了出来,都还差两副。

家里没了顶梁柱,几个好基友的老婆撑不住纷纷改嫁远走。

包括金锋的老娘在内,带走了尚在襁褓中的妹妹走得无声无息,丢下了半大小子的金锋。

带着男娃,再嫁认很困难。

剩下的几个半大小子也就相依为命直到现在。

十二岁那年,在山里活不下去的金锋带着三个人来到了锦城,第一落脚点就是这里。

周淼就是其中之一。

山里太艰苦,在城市里,总有条活路。

让几个兄弟都出人头地,就是金锋最大的希望。

还有自己的妹妹,金锋发过誓,一定要找到她。

周淼默默地给金锋端来几个馒头外加一盘卤猪头,低低说了一句。

“傲哥给你留的。”

金锋抓起半冷不热的馒头轻轻咬了一口,看也不看卤猪头。

“我不吃他的东西。”

伸手将喷香诱人的卤猪头端走,看着在垃圾堆里翻翻拣拣的周淼,轻声说道。

“他什么时候来的?”

周淼将一堆易拉罐挨着踩瘪,轻声回应。

“下午……傲哥说……”

“他说了什么?”

“傲哥说,最近环保查得严,生意不太好,一天纯利润也就三百块。”

“他问我,我们的收入有多少?”

馒头塞在金锋咽喉,金锋闭上眼,端起五斤重的太空杯猛灌一气,费了老大的劲慢慢咽下馒头,沉声说道。

“他还说了什么?”

周淼背对金锋,期期艾艾的说道:“傲哥还说……混不下去就去找他。”

“他……那里还缺一个洗碗的,一个打杂的……”

金锋身子僵硬,鼻子里哼了一声。

“出息了!龙二狗!”

⊥着三块一斤的冷土茶咽下馒头,疲惫虚弱的身子骨慢慢有了一丝力气。

周淼轻轻说道:“锋哥,刚王大妈的话我都听见了,你说,咱们搬到哪儿去?”

“我看了新闻,查得好严。”

“东城陈胖子的收购站交了十万才开的门。”

金锋轻声说道:“不搬!”

短短两个字从金锋嘴里出来,说不出的坚定。

周淼弯曲的背微微一震。

“我听你的。”

踩完了易拉罐,称了重量,周淼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端着一锅废品放在金锋跟前,喘着气不停咳嗽。

“锋哥,你看看这些都是铜不?”

“早上老袁头拿过来卖的,我照铜的价格给收的。”

金锋低头一看。

这是一堆铜钱!

这些铜钱时间放置太久,长期没有得到保护,通过自然氧化和遇水凝结,牢牢死死的粘在一块,有的像是砖头,有的像是筒子。

铜线上有不少的铜绿铜锈,有些铜钱死死的黏在一起,早已锈死。

有几个铜钱上隐约能看见乾隆、顺治和康熙几个楷体字。

“铜肯定是铜的,在清朝,各个手都有铸币权,每个手铸造的铜钱比例都不一样……”

《捡漏》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顿了顿,周淼又道:“亏了算我的。”

金锋随手抄起一坨筒子钱,淡淡说道:“没亏!”

“有赚!”

周淼怔了怔,抬头看金锋。

金锋起身拿了工具箱过来,取出穿心一字改锥,暴力的插进筒子钱,重重一撬。

筒子钱便分成了两半。

再把剩下的筒子钱分开,嘴里问道:“问过老袁头,筒子钱哪儿收的没?”

周淼摇头:“那个老狐狸,奸诈得很。”

“不过应该是西城区收的,那边棚户区改造拆迁,老袁头这些天一直在那捡便宜。”

“专坑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婆。”

“锋哥,这些铜钱值钱?”

“清理出来才知道。”

金锋叫周淼拿了家里的陈醋过来,配了一些水调匀,将筒子钱丢了进去。

筒子钱在醋水中浸泡了半个钟头,金锋又丢了把改锥给周淼,两个人很快把十几个筒子钱拆开。

昏暗的灯光下,旷野中的蚊虫飞蛾灭火般的扑来,密密麻麻的钉在灯泡上。

废品站最是招蚊子和苍蝇,又挨着沼泽地,夏天夜里,蚊子大军嗡嗡嗡的轰炸声令人头皮发麻。

啪啪啪的拍打声络绎不绝,周淼被咬得龇牙咧嘴,一只手在身上抓挠个不停。

金锋起身上了垃圾山,四下翻腾捣鼓半响,捡回一根柴块,用柴刀劈开点燃。

一阵阵清香从点燃的柴块溢散出来,青烟缭绕中,没一会,周围的蚊虫径自神奇般的没了。

周淼微微觉得奇怪,看了看周围,再看看金锋。

“锋哥,你用的啥?”

“香樟树!驱蚊的!”

周淼哦了声,低低说道:“还是你懂的多。”

金锋的动作很麻利,十几个筒子钱很快被拆成一块一块的铜钱。

一来二去,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金锋不停的捶着腰,活动筋骨,有些恼怒。

这幅身体实在差得离谱。比起自己当年百分之一都不如。

未来要做的事还有很多,但,首先要做的,还得把这幅身子骨给弄好。

身体,才是真正的本钱。

将钱币用干衣服拭干,金锋挨着挨着的检查每个钱币。

在送仙桥的那段时间,金锋早已经把看到的听到的全都记在了心里。

在现如今,清朝的各个皇帝的钱币已经成为了古董。

对于金锋来说,清朝的钱币根本不入眼,但现在却是不同。

在这些筒子钱里,有康熙通宝,宝泉局所制。也有乾隆通宝,雍正通宝,出自各个手。

周淼烧了一大锅开水,金锋将用得着的钱币丢了进去。

这是清理古钱币的最实用的法子。

“只要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和嘉庆的……”

“其他的不值钱,不要。”

“水别烧开,坏了品相得跌价。”

吩咐周淼之后,金锋进了矮矮的小平房,脱掉自己裤子,冲洗干净。

腿上那一条大口子足足长二十公分,痛得钻心。

〈着杂乱破烂的房间,鼻息里酸臭刺鼻的味道,金锋深深的叹息。

点燃一支烟出来,周淼已经将十几枚钱币捞了出来,摆在破烂的塑料盆里。

捡起几枚看了看,其中两枚已经露出本来的庐山真面,其他几枚虽然还有黑锈,不过字体已经全部显现出来。

几枚钱币接着泡热水里,金锋拿来了一把牙刷,开始清理钱币上的一些瑕疵。

一枚康熙通宝平放在金锋的手心。

〉熙通宝最普遍的就是宝泉局制造的,正面康熙的熙字左边多了一竖,后面是满文的宝泉两字。

金锋手里这枚却是宝福局的钱币,宝字是满文,福字却是汉字,价格不低。

拇指轻轻一弹,康熙通宝飞射如夜空,带着一丝清脆的鸣叫。

轻轻摊开手,钱币正正落下。

掌心一错,钱币从无名指间冒了出来,从中指间钻进掌心,再从拇指间冒出来。

灵巧如斯的手法叫一旁的周淼看得一愣一愣的,接下来金锋手一抖,钱币顿时跌落尘埃。

金锋脸上有些不好看,默默拾起钱币。

周淼的伸过来,递给金锋一枚钱币。

“锋哥,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跟铜钱不一样。”

眼前的钱币跟铜钱不一样,铜钱是外圆内方,而这枚却是全圆,压手感也比较重。

钱币两面黑乎乎的一片,看不起本来面目。

金锋大拇指紧紧摁着钱币一面重重一搓,嗯了一声。

“银币!?”

周淼脑袋凑过来,轻声说道:“银元?”

“不是银元。是银币。”

“要不要煮?”

金锋摇头说道:“铜钱可以煮,银币不能。”

“煮了包浆会化,不值钱。”

“包浆老的才值钱。”

这回金锋在破烂废品里寻了件羊绒大衣的衣袖,将银元放置其中,开始慢慢的搓磨。

锅里的水慢慢冷却,一枚枚铜钱被周淼捞上来,按照金锋教的法子,用牙刷轻轻擦拭。

一共三枚顺治通宝,六枚康熙通宝,十枚乾隆通宝,十枚雍正通宝和十一枚嘉庆通宝。

这当口,金锋也停止了搓磨。

手慢慢摊开,一枚直径十五厘米的银币在夜里闪过一抹银光。

周淼又凑了过来,对着银币正面上的字念出声来。

“饷军州漳!”

“是漳州军饷!”

银币上的漳州军饷是繁体字,从左往右四个字排开,但并不是很规范。

在州和军两个字的下面是一个图案。

这个图案有些像一个牛字少了下面一横,还有好些个杂乱的丝线缠绕着残缺的牛字。

虽然那些丝线绕得很多很杂,但总体看上去却是别有味道。

翻过来看银币的背面,上面是两个字足纹。

足纹下还有两个字,通行!

漳州军饷!

足纹通行!

周淼指着银币说道:“锋哥,这个也值钱的不?”

“在民国不值钱。现在值钱。”

“送仙桥里没见着这种银币。”

“这种银币,不应该出现在巴蜀。”

金锋云淡风轻的说出这些话来,一旁的周淼怔怔的呆立半响,默默地低头。

“还是你懂得多。”

地上还剩下一百多枚铜钱,金锋随眼扫了扫,最后还是收了起来,丢进锅里。

这些铜钱涵盖了从顺治到宣统,大都都是由川局制造。

在清朝,各省都有制币的机构,川局制造的通宝大多制式普通,重量不一,存世量极大,市场上的价格也不高,基本没有啥收藏价值。

到了光绪那会,引进了西方的技术,市面上的钱币由机制币取代,也就是无孔的小铜元。

再到最后一任皇帝宣统这里,制币已经无利可图,由机制铜元代替。

仅有宝泉局造过一种小铜钱,重一钱,被叫做小宣统。

方孔钱币从始皇帝统一六国,书同文、车同轨以来铸造秦半两钱到宣统通宝正式结束,历时两千年岁月,贯穿整个神州历史,在全世界也属于独一份。

收好钱币,已是深夜。

沼泽地里传来阵阵蛙声虫鸣,在静寂的夜里清晰可闻。

隔壁三娃子家里又传来了杀猪般的吼叫。

两种呻吟越来越大声,伴着简易床板的哐哐作响,还有三娃子婆娘长长久久的喘息。

“锋哥,我们的废品站还能开下去不?”

窄窄的小房间里,周淼静静的躺在床上,黑暗里一双黑黑的眼瞳轻轻的闪动。

金锋木然的抽着烟,轻声问道:“开不开无所谓。”

“你,想不想开?”

黑暗中,周淼转过头,看着金锋,低低说道。

“我不知道。”

《捡漏》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763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捡漏年完结版,捡漏小说章节免费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