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漠北兵王当奶爸免费章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2:25:22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漠北兵王当奶爸免费章节阅读_新书漠北兵王当奶爸主角林昆by二斗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小说精彩章节

 漠北兵王当奶爸小说完整版是由禾木小说阅读提供!啥,老子堂堂的漠北兵王,居然要当奶爸?好吧,看在孩子他妈貌若天仙的份儿上,老子勉强答应了……

完整全文小说由 uuhemu  提供,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爱情,可以死的痛哭流涕,也可以突然间天马星空一般奔袭而来……


今天白天,章小雅给远在燕京的爷爷打了个电话,她先是梨花带雨的哭了一阵,将她最近的凄惨遭遇通通诉说了一遍,然后口吻坚定的对那位京城里最低调的小老头说:"爷爷,我决定了,我以后不再低调了!"


此刻,窗外的夜色尤其的繁华,市中心的一家高档餐厅里,许多穿戴时尚有品位的人们,正坐在里面慢条斯文的享受着晚餐,章小雅也坐在里面,她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眼前放了一盘简单的意大利面,和一份水果沙拉,可别小瞧了这两样东西,价格远超它们本身的价值数十倍。


章小雅一边翻看着时尚杂志,一边汹的嚼着沙拉,对面的沙发椅上摆满了精致的购物袋,她身上也换上了一套新买的某大品牌最新款的连衣裙,价码具体是多少她没看,反正是很长的一排数字,她要做的就是穿上衣服,走到试衣镜前看自己是否喜欢,然后把信用卡递给服务员。


她老老实实的坐在这儿,不是为了享受餐厅优雅的环境,而是逛街逛的累了,冷不丁的穿上十厘米的高跟鞋,那双习惯了旅游鞋的小脚还真受不了,而且她还在等一个重要的电话。


桌上的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是新买的IP6,之前那个不到一千块的手机,被她以五十块的价格卖给了倒腾手机的小贩,电话燕京城里那位最低调的小老头打来的,章小雅马上打起了精神。


"喂,爷爷,查到了?……哦哦,我明天就要搬过去,爷爷再帮帮忙啦……嘻嘻,谢谢爷爷!"


挂了电话,章小雅脸上的兴奋无以言表,嘴角噙着一抹阳光盛般的幸福微笑,呢喃道:"嘿,我找到你了!"


办公室里的人都下班了,就连一直都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保洁阿姨也下班了,偌大的办公室里一片黑漆漆的,只有销售经理的办公室里亮着灯。


楚静瑶在赶一个销售方案,这个销售方案如果做的好的话,她就可以荣升公司空缺的销售总监了,按照她的家世她本来是不用这么拼的,身为天楚集团最大的股东,即便她这辈子什么都不做,钱也是多的下辈子都花不完,可她就是想要证明自己,不用钱而是凭着自己的能力。


晚饭又没吃,实在是没什么胃口,这也是她工作的一个不好的习惯,一旦拼命工作起来,食欲就会减退,可该饿的时候肚子还是会咕咕叫,饿的胃疼了她就喝点热水捱捱。


楚静瑶敲了敲有些发酸的后背,望着窗外朦胧的夜色,喝一口热水,想着这时候要是有港记的龙虾煎饺和肉饼吃该有多好,最好再来一份肉松粥。


她脑袋里刚转过这个想法,外面办公室的玻璃门被推开了,有人点亮了大厅里的灯,她以为是某个同事有东西落下来了,结果却听到了儿子的声音。


"妈妈!"小楚澄轻车熟路的跑到了她的办公室,先是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说:"妈妈,你一定饿了吧,我和爸爸来给你送晚餐了。"


林昆拎着外卖进来,楚静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没什么情绪,算是打过招呼了。


楚静瑶也在小楚澄的脸上亲了一口,亲的十分响亮,道:"澄澄,今天在学校有没有不乖啊?"


小家伙调皮的道:"当然乖了,澄澄可一直都是乖宝宝,嘻嘻。"


楚静瑶笑着道:"那你给妈妈带什么好吃的了?"


小楚澄道:"妈妈最爱吃的龙虾煎饺和肉饼,还有肉松粥,水果沙拉。"


一听到这么多好吃的,而且还是自己刚才所想的,楚静瑶的肚子马上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要是平常和小楚澄在一起,她倒不觉得什么,关键是现在有林昆这个‘外人’在场,她马上就有些脸颊发烫了,偷偷的向林昆看了一眼,林昆正在办公室的茶几上摆晚餐,好像没听到。


楚静瑶暗暗松了一口气,继续和小楚澄亲昵,却没看到林昆嘴角偷偷一笑。


这是一家三口一起吃的第一顿晚餐,小楚澄最开心,林昆吃的坦荡荡,楚静瑶却觉得很别扭,但看着小楚澄这么的开心,别扭也值得了。


吃过了晚餐,林昆主动收拾残局,小楚澄也帮忙收拾,小家伙平时就帮楚静瑶干活,干起活来倒也像模像样,楚静瑶重新坐回了办公桌后,对着电脑又开始噼里啪啦的忙起来了。


怕影响楚静瑶工作,林昆领着小楚澄到外面玩,小家伙坐到了林昆的怀里,拿出一本故事书让林昆给他读,听着听着小家伙就睡着了,林昆抱着小楚澄,看着小家伙熟睡的模样,确实从心里喜欢,这可能和小楚澄本来就很可爱而且很懂事有关吧,又或者是他的内心里本来就藏有着强大的父爱。


林昆学着过去在电视里看到的,轻轻的拍打着小楚澄,心里不由的想:"自己要是真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也挺好的,多酷啊!"


楚静瑶做完了销售方案,已经是快十一点了,林昆就一直抱着睡着的小楚澄坐在外面,楚静瑶拎着包从办公室里出俩,看到这一幕后心底微微一动,冲林昆道:"谢谢你这么照顾我儿子。"


林昆咧嘴一笑,故意嘬着门牙道:"老婆,和我还客气什么,咱们是一家人嘛。"


楚静瑶顿时气节,眉头一挑,就要从林昆的怀里接过孩子。


"别,别把小家伙给弄醒了。"林昆往旁边躲了一下。


楚静瑶不再说话,拎着包走在前面,林昆抱着小楚澄站起来,跟在后面。


楚静瑶早晨是开卡罗拉来上班的,林昆刚才是开着老捷达来,回去的路上,两人各自开各自的车,小楚澄被楚静瑶强烈要求放在她的车上,林昆也不和她争这个,遂了她的意。


回到家,林昆把楚澄抱进了房间里,楚静瑶给孩子盖好了被子,然后关了灯,两人一起从楚澄的房间里出来,林昆故意调戏的说:"老婆,我们睡觉吧。"就要往楚静瑶的房间里走。


楚静瑶立马横身拦住,横起黛眉,冲林昆警告道:"姓林的,你别太过分!"


林昆淡定一笑,道:"老婆,看把你紧张的,我就是开个玩笑,晚安喽。"摆摆手,向旁边的一间卧室走去。


楚静瑶气的哼了一声,准备回房间换睡衣洗漱休息,这时小楚澄的房门突然吱的一声开了,小家伙迷迷糊糊的探出脑袋,冲两个大人问道:"爸爸妈妈,你们要睡觉了么?"


楚静瑶哄着道:"是啊,澄澄你也快睡吧。"


"不。"


小楚澄摇摇头,"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说着,就往楚静瑶的房间走去。


楚静瑶面无表情,林昆嘴角窃笑……


楚静瑶的美,绝非三言两语能描述的,即便请来宋朝最美的女词人,怕是也难以形容出她的美,最直白的描述——拥有仙女一样的容颜与气质的女子。


能和这样一位女子共处一室、同床共枕,得是多少男同胞梦寐以求的事啊!


林昆艳福不浅,这当然都是拜他的宝贝儿子所赐,他心中偷偷一乐,暗暗的冲小楚澄点了个赞,跟在小家伙的身后,大摇大摆的走进楚静瑶的香闺。


看着林昆一脸的得意,藏不住的窃喜的表情,楚静瑶恨的牙根直痒痒,真想横身拦住这个家伙,可忽然间也意识到,这样小楚澄肯定会不同意的。


请职业奶爸来,就是为了给孩子降的家庭成长环境,要是给孩子造成了父母感情不好的错觉,很有可能会在他幼小的心里留下阴影,到时候就无从谈起降的家庭成长环境了,这一点楚静瑶深有体会。


所以,楚静瑶她忍了……


小楚澄推开楚静瑶的房门,打开了屋里的灯,屋里的一切马上清晰起来,这是林昆第一次走进楚静瑶的闺房,白天的时候他自己在家,但他没有擅自的闯入,他跟大多数的男人一样有好色之心,但绝对不变态。


林昆不否认他自己是‘流氓’,但他绝对是一个正值、有原则的流氓。


楚静瑶闺房里的灯光是暖粉色的,偌大的一张双人床非常的精致,床头柜上摆着一个小相框,小相框里是她抱着小楚澄在秋天的枫树林里照的照片,母女笑的很开心,金色的阳光照在他们的脸上熠熠动人。


楚静瑶闺房的落地窗外就是一个大阳台,大阳台上摆着一张白色的摇椅,还有两盆精致的盆景,摇椅的旁边有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个透明的饮料杯,可以想象平常闲暇的时候,她就抱着小楚澄躺在上面摇啊摇,母子俩喝着饮料,讲着小楚澄爱听的故事,直到小家伙睡着。


林昆的联想力很强,这是他常年在狼牙兵团里侦查敌情养成的习惯,同一个嘲,必须联想出N种不同的画面,从而得出综合的结论和应对方案。


除了这些之外,楚静瑶的房间里再就是女人用的东西,什么梳妆台,大号的衣柜等等。


小楚澄爬上了床,把枕头和被子摊开,又哧溜一下从床上翻到了地上,从床底下的柜子里抱出一个崭新的枕头,笑着冲林昆说:"爸爸,这是我和妈妈为你准备的枕头。"


林昆看了笑着道:"好,谢谢儿子。"


小楚澄仰着有些惺忪的小脑袋,道:"爸爸,你也得谢谢妈妈,这是新天地商场里最好的枕头呢。"


"哦?"林昆笑了笑,转过头对楚静瑶笑道:"那……我也谢谢老婆了。"


楚静瑶一阵的气节,她是真的不喜欢听眼前这个流氓喊她老婆,可在儿子的面前又不得不装,于是牵强的笑了笑,道:"跟我客气什么。"


"爸爸妈妈,澄澄累了,澄澄先睡了,晚安。"小家伙说完,就钻进了被子里,躺在中间的位置,这倒让楚静瑶暗暗的松了口气,这孩子要是躺在边上,那自己今天晚上肯定是要和‘流氓’紧挨着躺在一起了。


"晚安,儿子。"


"晚安,澄澄。"


林昆和楚静瑶笑着道,等小楚澄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楚静瑶马上冲林昆表现出一副难得一见的凶巴巴的表情,张着两瓣性感樱红的嘴唇,咬牙切齿的无声的冲林昆警告道:"流氓,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今天晚上你要是敢趁机占我的便宜,我一定……一定要你好看的!"


读唇语,是林昆最基本的一项技能,他心里明白楚静瑶说的什么,脸上却装出一副很茫然的表情,两手一摊,摆出个‘你说什么?’的Pose。


楚静瑶再次气节,不过也实在拿这个臭流氓没办法,只好悻悻的从衣柜里拿出睡衣,回过头一看,却见林昆正一副色眯眯的表情看着她。


她本能的蹙起眉头,刚要忍不住的‘骂’这个流氓一通,马上意识到怎么回事了,脸颊迅速的羞红了起来——她手里拿着的是一件真丝的镂空睡衣,平时在孩子的面前都绝对不轻易的穿,怎么可能在这个流氓的面前穿,而且她身后的衣柜是专门放内衣和睡衣的衣柜,里面整齐的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睡衣、内衣和一排整齐的五颜六色的丁字秀裤。


林昆的眼神完全在衣柜里面,至于楚静瑶手里的那件真丝镂空睡衣,实在只是冰山一角,实际上这种睡衣都是在平常小楚澄不在家的时候,楚静瑶才会穿的。


林昆色眯眯的眼神里,同时也浮现出一抹惊讶来,真看不出平时气质冷艳,OL范儿十足的楚静瑶,竟然有喜欢穿镂空睡衣和丁字小内内的爱好。


楚静瑶赶紧把手里的镂空睡衣放进了衣柜里,拿出另一件正常保守的睡衣,然后把衣柜的大门嚯的关上,回过头来凶巴巴的瞪了林昆一眼,意思是说:"看什么看,臭流氓!"


林昆全然不在乎,故意嘬着门牙笑了笑,转过身脱掉上衣就准备睡觉。


林昆脱掉上衣的一瞬间,楚静瑶震惊了,他那古铜色肌肉矫健的后背上,布满了无数道交错狰狞的疤痕……这个男人的过去到底经历过什么?


林昆转过身,露出一副刚健的胸膛,肚子上漂亮的八块倒三角肌肉,和后背上无数疤痕交错的嘲全然相反,他的胸前竟一丝伤疤也没有。


楚静瑶隐隐明白了,过去她也曾在楚相国的后背上看到过狰狞的疤痕,楚相国曾告诉过她:一个真正的战士,胸前的疤痕是替自己挨的,背后的疤痕是为兄弟挨的。


林昆冲一副震惊表情的楚静瑶咧嘴一笑,楚静瑶马上回过了心思,走过去硬拉着林昆到屋外,轻轻的关上门,然后捱着满腔的怨愤低声的说:"姓林的,我警告你,不要仗着澄澄现在喜欢你,就想胡作非为,今天晚上你要是敢占我的便宜,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在我的房间睡觉,你必须先洗澡!"


"老婆,我们一起洗么?"林昆气死人不偿命的道,嘴角一抹轻佻的微笑。


"你……"


楚静瑶简直要被气的崩溃了,她现在真有一股恨不得把眼前这个臭流氓千刀万剐的冲动。


别墅的二楼有一个专门的洗浴间,里面浴缸、桑拿、淋浴等设施一应俱全,就差一个专门搓澡按摩的技师了,否则绝对是VIP级的桑拿享受。


林昆从里面洗完澡出来,裹着浴巾,身上一阵的舒畅,刚才他先是泡澡,然后又蒸了个桑拿,嘿,真舒服啊,这在漠北的军营里可是八辈子都享受不到的。


楚静瑶这时也已经冲完了凉,坐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见林昆裹着浴巾出来,她的黛眉顿时皱了起来,如果按照皱眉头容易衰老的说法,她这一天被林昆气的皱眉头的次数,绝对可以让她提前衰老好几年了。


楚静瑶指着林昆身上的浴巾,一时间气节的说不出话,想她如此一个身姿天仙一般,气质尤如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一样的富家女、高级女白领,平常无论生活中还是工作上,何时像今天这样被连番气节过?


楚静瑶颤抖着指尖,指着林昆身上淡粉色的浴巾,咬牙道:"你……你……谁让你用我的浴巾了!"


"哦?"


林昆一副茫然的表情,扯起浴巾的一角嗅了嗅,然后咧嘴一笑,道:"我说的嘛,这么香!"


楚静瑶:"……"


浴巾用了也就算了,接下来回房睡觉,楚静瑶本来心想反正孩子已经睡了,就不让林昆进屋睡了,可不等她开口,卧室的门就被打开了,小楚澄探出个脑袋,揉着惺忪的小眼睛说:"爸爸妈妈,你们怎么还不睡啊?"


楚静瑶马上收起了脸上萧杀的表情,换上一副贤妻良母的微笑,道:"澄澄乖,爸爸妈妈马上就睡了。"


小楚澄哦了一声,一脸童真的说:"我以为爸爸妈妈趁我睡着了,在外面打架呢,小红跟我说过,她爸爸妈妈总趁着她睡着了,在客厅里打架,每次打的都很凶,衣服裤子都脱光了,还抱在一起摔跤呢……"


楚静瑶的脸唰的一下红了,林昆先是一愣,然后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楚静瑶冷了他一眼,刚要说:"不许笑!",林昆已经领着小楚澄进屋了。


楚静瑶恨的牙根痒痒,在客厅里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才走进了卧室……


关了灯,躺在床上,整个房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安静了,楚静瑶却如何也睡不着,除了宝贝儿子之外,她的床上可从来没躺过第二个男人。


现在,这个男人和儿子一起响起了轻鼾,儿子在梦中呢喃的叫了一声爸爸,然后趴在了他的怀里,他也像一个父亲一样,轻轻的揽过了孩子……


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和远处灯塔的光亮,楚静瑶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心里一阵难言的情绪,有对儿子的愧疚,也有被感动的成分。


夜,越来越深了,在确定隔着儿子的那个‘流氓’真的睡着了以后,楚静瑶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看着儿子幸福开心,她也打心眼里高兴。


……


午夜,十二点。


整个中港市都几乎都笼罩在一片静谧璀璨的灯光中,唯独南城区依旧繁华喧嚣,热热闹的酒吧,吵吵闹闹的KTV,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疯彪这个好色之徒,夜夜做新郎,夜夜换新娘,这会儿刚从他私人会所的豪华套间里出来,提了提裤子,裤裆上还沾着一抹透明的白色液体。


阿狗站在门外,刚才是他打电话给疯彪,说有紧急情况的,疯彪这才草草的在屋里的那个小靓妞的身上抖了两下,提着裤子从里面出来了。


"阿狗,什么事儿啊,这么急三火四的。"疯彪坐在了走廊的大沙发上,点了根烟。


阿狗站到疯彪的身侧,道:"彪哥,黄光明那边出了点情况,有些蹊跷。"


疯彪深吸一口烟,轻佻道:"那个老混蛋,他出什么情况了,被车撞了?"


阿狗道:"他被查了。"


疯彪轻轻皱眉,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阿狗道:"我也是刚得到消息,听说是今天中午的事,晌午的时候姜市长亲自去了趟市中心警局,下午黄光明就被市纪检委的人带走了。"


疯彪深锁起了眉头,狠狠的抽了两口,抬起头看着阿狗又确认的问道:"阿狗,消息可靠么?"


阿狗点头道:"可靠,是我一个市中心警局的朋友传来的,黄光明下午被带走后,一直到现在都处于联络不上的状态,肯定还在被调查。"


疯彪点点头,略微沉思一下,道:"阿狗,你马上派人去把黄光明的老婆孩子‘请’来,以防这个老东西在里面不老实,吐出了我跟他的事。"


"好的,彪哥。"阿狗答应一声,下去了。


疯彪继续坐在沙发上抽烟,眼睛微微一眯,闪过一丝狡猾阴森的光芒。


——受妻举报,市中心警察局局长黄光明畏罪自杀。


第二天一早,这则轰动性的新闻就贴满了各大报纸的头条,疯彪一夜未睡,叼着烟卷坐在沙发上,捧着报纸看到这条新闻后他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一个满脸悲愤的中年熟妇被阿狗带了进来,这熟妇相貌中等,但胜在丰腴熟妇的气质撩人,熟妇一看到疯彪,脸上的悲愤之情陡然大增,不顾一切的冲阿彪吼道:"混蛋,现在你满意了吧!"


疯彪淡然的一笑,道:"嫂子,没想到你效率这么高,一出面老黄就死了。"


"你个混蛋,还不是你逼的!"熟妇突然发疯了一样,向疯彪扑了过来,但被阿狗给拦住了。


"阿狗,放开嫂子。"疯彪笑着说。


"你个混蛋,还我老公!"


阿狗一松手,黄光明的老婆李娟立马就发疯了一样朝疯彪扑了过来,疯彪任她扑过来,故意把身子一闪,伸手抱住了她的腰,直接揽到了怀里。


李娟一边挣扎一边大骂,疯彪全然不动怒,歪过头冲阿狗吩咐了一句:"阿狗,你出去吧,我和嫂子有事儿要详谈,别让任何人来打扰。"


说完,疯彪直接把手伸进了李娟的裙子底下……


阿狗会意的一笑,退出门外,就听屋里的挣扎怒骂声越来越抑扬顿挫,没过多久就彻底的偃旗息鼓了,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呻吟,最后又是一声怒骂传来——"疯彪,你特么的不是人,你这个挨千刀的王八蛋!"


阿狗嘴角邪意的一笑,站在门外点了根烟,这时在斜对面的一间屋里,两个衣衫不整的双胞胎女孩,正蓬头散发的坐在地毯上抱在一起哭。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卧室,温馨舒软的大床上,林昆‘嚯’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瞳孔里一道精光闪过,要是被人看到,肯定会吓了一跳,太像僵尸电影里的诈尸了,但他这可不是诈尸,而是多年部队生活养成的习惯。


就像他从来都不用闹钟,但只要时间一到,肯定会分秒不差的醒过来。


林昆觉得胳膊有点酸,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歪过头一看,眼前的画面实在是太有爱了——‘儿子’小楚澄趴在他的胸膛上,小家伙睡的很酣甜,嘴角隐隐的流出一抹哈喇子,‘老婆’楚静瑶枕在他的胳膊上,乌黑的秀发散落,露出那美若天仙的脸颊,他的手很应景的搂着楚静瑶的半边香肩,把这母子俩一并揽在自己的怀里——有爱吧!


林昆还从未这么近距离的看过楚静瑶,只觉得这么近看更加的美了,这美打动人心,同时也令他生不出半丝的邪念……好吧,虽然他的小弟弟此时雄姿高昂的,但他发誓那绝对不是受楚静瑶的诱惑,而是晨勃!


怕吵醒了母子俩,也怕楚静瑶醒了以后看到这一幕尴尬,林昆以极其轻微缓慢的动作,将胳膊从母子的头下抽了出来,然后又悄悄的下地。


林昆有个习惯——裸睡,但也不是全裸,而是只穿一个小内裤,昨天晚上他睡觉前本来是穿着睡衣的,别看他平时表现的流氓俗气,但其实他也是一个矜持、心思细腻的男人,怕和楚静瑶睡在一张床上引发尴尬,所以提前穿了睡衣,但早上起来一看,身上的睡衣竟鬼使神差的被脱掉了扔在地上,不用说,肯定是他自己睡觉中无意识自己脱的。


本来就晨勃,再加上只穿了一条小内裤,林昆的裤裆前顿时就支起了一个伟岸的帐篷,他从床上下来,佝偻着腰就满地的找睡衣,找了一圈没发现,最后又绕到了床的另一边,结果在靠楚静瑶的这边找到了,也不知道他昨天晚上是怎么扔的。


林昆一只手拎着睡衣站了起来,恰好这时楚静瑶翻身过来并睁开了眼睛,一瞬间,林昆看着楚静瑶的眼睛发呆,楚静瑶则盯着眼前的不明小帐篷愣了愣,林昆不是没想过在楚静瑶的面前展示一下他小帐篷的伟岸,但那无异于在这位美女的心目中自寻死路,所以趁着楚静瑶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他赶紧弯腰用手捂住了小帐篷,而楚静瑶在他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也恰好反应了过来,顿时就要尖叫‘啊,流氓!’


楚静瑶要真是尖叫出来了,肯定会惊醒了旁边的小楚澄,林昆情急之下,趁着楚静瑶刚张开嘴但声音还没发出的一瞬间,果断的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生生的把这句尖叫给捂了回去。


楚静瑶被捂的脸色通红,林昆用拎着睡衣的手,冲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用眼神指了指床上的小楚澄,楚静瑶会意,凶巴巴的瞪了林昆一眼,转而情绪得到平复,但很快她又皱起了眉头,盯着林昆捂着她的手。


林昆起初一愣,但接下来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捂着楚静瑶嘴巴的手,正是他刚才情急之下捂着小帐篷的手,这手刚捂完小帐篷,又去捂楚静瑶的嘴巴,这是不是就相当于……间接的一次亲密接触?


林昆不好意思的咧嘴一笑,冲楚静瑶小声的道:"不好意思啊,不是故意的。"


楚静瑶忍着满腔的怨愤,用嘴型冲林昆吼了一句——"你给我出去!"


林昆依旧咧嘴笑,小声的道:"老婆,你别生气,我这就去给你做早餐。"说完,转身就溜出了卧室。


楚静瑶愤恨的鼻孔都要冒烟了,但也拿这个流氓没办法,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一阵的恶心。


做早餐对于林昆来说小菜一碟,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他这个漠北兵王可跟其他军区的兵王不一样,别的军区的兵王作为军区里的尖头兵,可都是被‘供着养着’的,除了执行特殊的任务以外,什么事都不用做。


林昆跟这些兵王不一样,他是什么事儿都喜欢亲历其为,可以说他不摆谱,也可以说他有一颗热爱劳动的心,同时他也心灵手巧,啥东西几乎一学就会,除了做饭之外,他还懂一些军医、修理、建筑等的知识。


早餐再丰盛也就那几样,林昆倒做不出什么花样来,不过他营养搭配讲究的非常好,这在楚静瑶这个精心研究过营养搭配的女人的眼里,实在是异常的惊讶,真没看出来,臭流氓也懂得营养搭配这种精细的活?


楚静瑶和楚澄下楼,本来母子俩是有说有笑的,但一看到林昆之后,楚静瑶的脸色忍不住的就黑了下来,小楚澄只顾着开心的扑到林昆的怀里,没有注意到。


小楚澄开心的吃着早餐,林昆也一起吃,楚静瑶却半天也不动筷子,并且脸色不怎么好看,小楚澄以为妈妈的胃不舒服了,关心的问道:"妈妈,你怎么不吃呀,是不是胃不舒服了?"转过头又冲林昆道:"爸爸,你快看,妈妈的胃不舒服,不能吃东西了。"


林昆笑着看着小楚澄,又看向楚静瑶,明知故问的问道:"老婆,胃不舒服了?待会儿我陪你去医院详细的了解一下吧,别让儿子担心了。"


"没有,我好的很!"楚静瑶赌气似的冲林昆说道,然后又回过头慈爱的笑着对小楚澄说:"澄澄,妈妈没有胃不舒服,妈妈是在想工作上的事。"


"哦。"小楚澄开心的笑了起来,道:"太好了,妈妈没有胃不舒服。妈妈,吃饭的时候不要想事情了,快吃饭吧,爸爸做的早餐很好吃呢。"


楚静瑶笑着点点头,拿起了筷子。


这时,别墅的门铃突然响了……

完整全文小说由 uuhemu  提供,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新书漠北兵王当奶爸主角林昆by二斗小说在线阅读全文》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