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2:09:19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狐踪魅影》小说txt章节目录免费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狐踪魅影》小说免费完整版由七七文学提供!我老家在偏僻的乡下,有许多关于狐狸精的传说,比如月圆之夜它会在屋顶上对着月亮人立作揖,有天晚上我就亲眼看到了狐狸拜月。全文已出,喜欢就点击《狐踪魅影》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吧!

《狐踪魅影》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我大喜过望,急忙跑过去看。猛一看像是一只大黑猫,可是后面有一条毛耸蓬松的长尾巴,比猫尾巴要长得多大得多。爪子也比猫爪更长。再看它的头,嘴巴较尖,三分像猫七分倒像是狐狸,可是狐狸有黑色的么?

子弹刚好打中它的脖子,豁出一个大洞,几乎把整个脖子打烂,鲜血喷涌。它还没有死透,眼睛碧绿如宝石,中间有一点金黄,死死地盯着我。我看着它的眼睛时,莫名其妙打了个寒战,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心里说不清是愤怒、怨恨还是绝望无助,似乎中枪的是我自己。

这种异样的感觉只是一瞬间就过去了,我很快被收获猎物的兴奋所代替,抓住了它的尾巴提起来细看。它通体漆黑没有一根杂毛,黑得油光闪亮,手摸上去如丝绸般柔软顺滑,不说别的,单是这张皮剥下来晾干,拿到城里也能卖不少钱。

来回看了几遍,我还是无法确定是什么动物,嘴和尾巴像狐狸,其他地方像猫,而狐狸和猫都没有这么好的皮毛,莫非是一种罕见的黑貂?这时庙里面有不少老人、小孩和妇女跑出来看,还有几个在旁边摘菜的村民听到枪声也围过来看热闹,我倒提着猎物有些得意地向他们展示:“这是什么东西,你们谁见过?”

众人尽皆摇头,啧啧称奇,有的说是野猫,有的说是黑狐狸。当中有一个白胡子老头,八九十岁了,是以前村里教私塾的先生,饱读诗书,见多识广,大家都尊称他为“八斗公”,也就是才高八斗的意思。但就连他也大摇其头,说一辈子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有一个小屁孩突然说:“张立成你完蛋了,这肯定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我们老师说打死了要坐牢的!”

我怒瞪了他一眼,把猎枪横过来,吓得他赶紧躲到别人后面。有一个我该称为姨婆的老妇女看了看我的猎枪,再看看地上的血和树叶,紧张地问:“伢仔啊,你是从树上打下来的?这树上的东西你也敢打?”

真枪在手,心胆怒张,别说是一只小动物,就是真的神仙来了我也敢开枪,我没好气地说:“我打的是野猫,又没动树,我就打了又怎么样?”

八斗一拍脑门:“唉呀,这肯定是狐狸精,成了精就看不到,难怪没人见过。造孽啊,这不能杀,你,你闯大祸了!”

此言一出,那些迷信的老头子、老太太都惊恐万分,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有的仗着是我的长辈指责我,有的甚至对着大树跪下磕头,嘀咕着:“冤有头债有主,千万不要找错了人,这是张立成干的……”

这话说得也太难听了,就算这真是一只狐狸精,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怕?但都是本村人,说起来都有点亲戚关系,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好跟老人较劲。况且道不同不相为谋,跟这些老迷信有什么好说的?我重重“哼”了一声,转身走人。

走到村口的小卖部,又有许多人围过来看热闹,一个个惊奇不已,各抒己见,还是没人能认出是什么动物,连多年打猎的人都说没见过。这时围着我的大多是年轻人,脸上挂满了羡慕嫉妒恨,有的夸我枪法好,有的想高价收购,有的建议做成标本,能卖大价钱。

我的自尊心终于大大地满足了一回,卖什么大价钱啊,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东西,作为吃货绝对不能放过,留下一张皮当纪念就行了。

我一路炫耀,一路得瑟回到家,刚进门就看到了我奶奶铁青着脸,八斗、我姨婆和几个老迷信也在,表情古怪。不用说了,这些老迷信跑到我家里来向我奶奶告状了。

我奶奶年轻时曾得到过周振岳指点,会“问花”。问花是我们这里的俚语,简单地说就是一个人作为人与鬼魂、神灵之间的传话筒,比如某人的亲人死了,可以来问我奶奶鬼魂到哪里去了,过得好不好。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不信,也不感兴趣。归根结底一句话,我奶奶是个神婆,是这些老迷信的领头羊。

〈到这些人我真的怒了,这些老不死的,秉承着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在庙门口我不跟他们计较,还敢跑到我家里来告状,给脸不要脸!我正要发飙,我奶奶跑过来看了一眼我手里的动物,更是脸色大变,指着我气得手指直哆嗦:“你,你……好大你的胆子,这是狐仙啊,你也敢打死了!”

我一百个不服,大声道:“就是一只野猫子,哪里是什么狐仙了?你别听这些老不死的乱讲……”

“啪”的一声,我脸上挨了重重一记耳光,火辣辣的疼。

我被打得有些懵了。我爷爷死得早,我奶奶就生了我爸一个,我爸妈赶上了计划生育最严的时代,就生了我一个。所以奶奶一向把我当宝贝,对我是无微不至的关爱和无底线的宠爱,不管我做错了什么,爸妈要打我时都是她护着我,现在她居然打我一巴掌!

三秒钟后我反应过来了,丢下猎物端起枪对着那几个老迷信怒吼:“你们这些老王八,老妓婆,活腻了就给我去死,TMD跑到我家来作怪,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们!”

众老迷信大惊失色,我奶奶抢步过来,一把抓住枪管抵到自己胸口,怒目圆睁,脸容扭曲,表情非常吓人,嘶声吼道:“你干脆把我打死算了!”

我的猎枪里面没有装子弹,但也不能对着我奶奶,我往回扯,不知怎么回事我奶奶这时力气比我还大,我居然扯不动。刚好我爸提着一竹篮子菜从大门口进来,看到我拿枪对着奶奶,顿时火冒三丈,一声霹雳大吼,丢了菜篮子,抄起门后一根木棍向我冲来。

我奶奶手上突然没了力气,猎枪被我扯了过来,并且为了躲避我爸的棍子,我转了一个方向。就在枪口与我奶奶的脖子错开的瞬间,枪响了,我完全没有防备,被后坐力震得一个踉跄,同时我奶奶后面的木壁上出现了一个洞。

所有人都惊呆了,就差那么零点几秒,就差那么两公分距离我奶奶没有被打中,要不是我转身的快,后果不堪设想!

我的震惊更甚于其他人,因为在庙门口开了一枪之后,我绝对没有再装子弹,回来的路上也肯定没有装过子弹,为什么枪里面有子弹?况且刚才我双手都握着枪身,没有碰到扳机。

我急忙往口袋里一摸,里面只有三颗子弹。我朋友给了我五颗子弹,我只开过一枪,应该剩下四颗才对。我把子弹全掏出来,把口袋翻了个底朝天,清清楚楚就是三颗,这事也太邪门了。

《狐踪魅影》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有人在我耳边大吼一声,并且抓住了我的手臂,把枪口压下,“你疯了是不是?”

我猛地清醒过来,这可是我爸啊,我怎能真的对他开枪?我爸也愣在那儿,显然对刚才自己的行为感到惊诧和后悔。

这是怎么了?刚才我奶奶的狰狞表情,我爸打我时的狂暴,以及我突然失去理智想要朝我爸开枪,像是一家人都疯了,差点自相残杀,冷静下来让人一阵后怕。

抓住我的人正是借枪给我的朋友李左成。我们从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玩,小学、中学都是同班,一样的调皮捣蛋不爱读书。我叫张立成,他叫李左成,在我们最顽劣那几年,八斗老先生甚至送了我们“双成不成,败尽家庭”的评语。在方言中“成”与“庭”都是eng的后音,倒是很压韵,大意就是我们两个不成人样,破耗家财丢人现眼。后来高中我们都没有考上,又一起去了市职业中专。毕业后我到泉州打工,他在乡政府里面混,今年回来他摇身一变戴上大盖帽了,人也稳重了许多。

李左成虽然没有穿警服,还是警察,自有一股慑人威风,我和我爸一下变冷静了。那几个老迷信这时开始充好人了,都过来劝解,把我们父子俩拉开。

李左成问我怎么回事,我气鼓鼓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我还是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我爸脸色很难看,眉头紧皱,一副大祸临头的样子。俗话说有其母必有其子,这些年我爸受我奶奶耳濡目染,也是个老迷信了。

在我向李左成说经过时,我奶奶战战兢兢把那只“狐仙”放到供桌上,点了香烛,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请罪:“大仙饶命,大仙慈悲,孩子不懂事冒犯了你,请你一定不要怪罪他,所有过错都由我来承担,要命就把我这老命带去……”

我爸叫我也跪下陪罪,当着李左成和众多老迷信的面,我要是服软了,这张脸以后怎么见人?我坚决不肯,振振有词:“如果真的是什么狐仙,怎么可能被枪打死?能被枪打死就说明它不是仙,就是一只野猫,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天下本无事,都是你们这些人装神弄鬼折腾出事来。”

我爸又举起了棍子:“你还说,给我跪下!”

“我就不跪,一只野猫子把你们吓成这样,我不但要打死它,还要扒了它的皮,吃了它的肉,骨头烧成灰,看它还能把我怎么样。”

我爸火了,绕开李左成又敲了我一棍子,不过这次拿起来高,砸下来不重。我奶奶发疯了似的磕头,我妈也吓得面无人色,不停的抹眼泪。我一看不妙,在家里待下去没完没了,最终只能服软,就更不用说在家里煮猎物吃了。我猛地抓住了供桌上的猎物,飞一样往门外跑去,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李左成扛着猎枪紧跟着我追出来,边跑边说:“阿叔你别急,我去把他抓回来让你教训,他要是不听话,我替你打断他的腿……”

我们在村中小巷子里狂奔了一阵,确定我爸没跟上来了,才停下喘气,然后相对哈哈大笑。笑完李左成接过我手中的动物尸体,翻来翻去看了几遍,很严肃地说:“这真的是狐仙!”

我很惊讶:“你怎么知道?”

他一本正经地说:“吃了可以长生不老。”

我这才醒悟过来,一脚踹向他:“妈的,我被人又打又骂,你捡现成便宜还来损我!”

李左成大笑:“哈哈,你是用我的枪打的,我分一腿不应该么?走,到我家整治去,我还有一瓶茅台。”

我一听有茅台也乐了,家人给我造成的阴影抛到脑后,等我把这只东西吃到肚子里,什么事都没有,他们就没话可说,总不能迷信得连传宗接代的独苗苗都不要吧?

李左成一只手伸到我面前:“把子弹给我。”

我立即按宗袋:“不行,哪里有给了我还讨回去的道理!”

李左成严肃地说:“你疯了是不是,刚才还真想拿枪打你爸?”

我也不清楚刚才是怎么回事,强辩道:“我只是吓一吓他而己,他可是真的把我往死里打,我的手现在还抬不起来呢!”

“那你对着你奶奶开枪又是怎么回事?从现在开始你不许摸枪!”

我急了:“难道你也不相信我?那时枪里真的没子弹啊!”

“事实证明一切,你得意忘形,顺手装上子弹就忘了。”

我非常郁闷,我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可是口袋里的子弹是怎么跑到枪里面去的?也许……也许我曾经一边想别的事一边装子弹,装完自己也忘记了吧?我自己也有些动摇了,感觉今天发生的事有些诡异,但我绝对不会在李左成面前示弱。

我坚决不肯交出剩下的两颗子弹,李左成也没办法,我们一起往他家走去。到了李左成家门口,却看到了我爸拿着棍子,在客厅里跟李左成妈妈讲着什么。李左成立即像泄了气的皮球,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妈妈,被我爸一说,他妈妈还肯让我们在他家煮猎物么?恐怕我打死“狐仙”的事很快会传遍全村,没有一家敢接受我了。

本来我也不是谗得非要吃掉这只动物,实在是我家里人,以及村里这些老迷信激怒了我,他们越不让我吃,我就越要吃给他们看看。我叫李左成回家去把茅台拎出来,带上盐巴、香料,到村后烧烤去。

以前我们偷了人家的鸡、鸭,就是躲到村后的山上烧烤,虽然有几年没干了,还是熟门熟路。我先到村后老地方,在山涧溪水边开始剥皮。因为脖子已经打烂了,留着头也没有用,就用锁匙串上的小刀把脖子上还没完全断掉的皮割开,从头上往下剥。

我怕把一张好皮弄破了,小心翼翼地弄。剥了一会儿,后面有一个人走过来,我回头一看,却是李左成的爸爸李宗友,我们村的村主任。不用多说,肯定是我爸把他请来,并且李左成把我出卖了,这个孬种!

我不想再逃了,对他尴尬一笑:“二伯,你是党员,难道你也相信狐仙什么的?”

李宗友笑了笑:“这叫尊重地方习俗和宗教信仰,不管是狐仙还是野猫,总之是稀罕的动物,你打死了就应该,跟长辈顶嘴、动手就更不对了。你是读书人,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我无话可说,李宗友继续说:“马上就过年了,你再跟你爸顶下去,到哪里过年?听我的话,把这只东西给我,他们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今晚先去我家睡,等明天你爸气消了,回去给他陪个礼,不就什么事都没了?都是一家人啊!”

不愧是主任,说话就是有水平,我心服口服,也没有一点尝新的心情了,把剥了一半的猎物给李宗友,他拎着尾巴看了看就走了。

剥皮时我双手都沾了血,所以放到小溪中洗了洗,其他地方的血水很快洗掉了,左手掌心处却有一块血迹洗不掉。再放到水里用力搓了几下,还是一样艳红如血,边沿清晰,就像是一个不规则的篆章印在上面,竖着看像是一座山峰,横着看有点像一只很多尾巴的狐狸。

我有些惊讶,把掌心凑到眼前细看,皮肤完好,掌纹清晰,并没有鲜血凝固在上面,就像是天生红色的一块皮肤。奇了怪了,就算是鲜血会渗进皮肤,也不会这么完整清晰吧?

我横着手掌越看越觉得掌心的红印,像一个抽像画的多尾狐狸,有些心里发毛,用泥土搓洗,用小刀刮,那红印却没有一点变模糊的迹像。

《狐踪魅影》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我一个激灵,急忙跳起来:“我家里人怎么了?”

“你家里人没事,但是……所有鸡、鸭和老黄都死了。”

我很惊讶:“怎么死的?”

“我刚听说的,还不清楚。”李左成先往外走,我急忙跟上。

天刚亮没多久,薄雾朦朦,晨风凛凛。我被风一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感觉头重脚轻,手脚冰冷,不像是宿醉,更像是感冒发烧了。李左成边走边说:“你倒好,睡得像死猪一样,我给你站岗站了一夜。你昨天打死的那个东西,真的有些邪门。”

“啊?”我转头看向他,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李左成眉头微皱,眼神阴郁地说:“昨晚从半夜开始村里的狗就疯了似的叫,有东西在我家屋顶上跑,风刮得也有些诡异,我怕是那东西的同伙来报复你,拿着枪坐在你旁边守到天亮。它们不敢进屋,就跑到你家里去折腾了。”

我还有些不信:“你又没看到,可能是几只猫发春了吧?”

李左成脸色凝重,不再说话。不一会儿到了我家门口,已经有好多人围着,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看到我过来像避瘟神一样急忙退开。我往家里面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大门内不远处躺着我家的狗老黄,身上到处是伤,肚子被撕开,肠子拖出好远,鲜血流了一地。再往前一直到大厅,横七竖八都是鸡、鸭的尸体,大部分是被咬断了头,垂死挣扎把鸡毛、鸭毛和鲜血甩得到处都是,连墙壁上也溅了不少血。更恐怖的是,在正堂香案的墙壁上,用鲜血写了一个巨大的“死”字,血水一条条流下像是在哭泣,此时鲜血还没有干透,整个屋里都是浓重的血腥味。

我傻了眼,杀死一条狗和七八只鸡鸭也不算什么,但是如此血腥残忍却太罕见、太吓人了。还有那个“死”字,猖狂嚣张,霸气侧漏,简直像是来自地狱的审判。我错了,我杀死了一只,还有它的同伙会找我报仇,那些东西居然会写字,我还能再质疑它们不是妖怪吗?

我爸蹲在地上不停地抽烟,我奶奶跪在香案前念叨着什么,我妈哭哭啼啼抹眼泪,亲戚朋友们听到风声赶来,指指点点没人敢靠近。对这些思想简单的村民来说,妖魔鬼怪比流氓土匪更可怕,没人敢再进我家了。

李左成来回查看了几遍,低声对我说:“伤口明显是爪牙造成的,老黄没怎么挣扎就被咬死了,鸡鸭脖子都是一下咬断,逃跑都来不及,可见它们速度很快,力大凶猛。从搏杀痕迹来看,应该有两三只……”

我的心更加缩紧了,连鸡和狗都不放过,这是要我家鸡犬不留啊!我翻过左掌看了一眼,掌心的血印还是那么清晰,像一只血染的狐狸在盯着我,感觉非常妖异。

我再也没有昨天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豪气了,恐惧有如一只魔爪,把我紧紧抓住,加上头晕头痛全身发冷,我情不自禁地连打了几个寒战。

接着李宗友和几个村干部先后来了,疏散围观的人,关上门帮忙清理家禽的尸体和血迹,然后对我家人说一些宽慰的话。但他们说的话苍白无力,很明显连他们自己也害怕,这一刻他们没有一个是无神论者。

干部们走后,我以为我爸会狠狠打我一顿,但他好几次看到我,并没有发怒的意思,眼神很复杂。我奶奶也没骂我,连连叹气,过了一会儿她说:“没别的办法了,只能请本村神主来化解,你们要诚心悔错,千万不能再乱说话了。”

我爸点了点头,把李左成也赶走了,把前后门都关上。我奶奶点上香烛,摆上供品,然后我跪在中间,我爸妈跪在两边,我奶奶站在前面。

我奶奶双手合十拜了几下,口中念念有词,突然烛火无风猛地一摇,我奶奶两眼上翻,嘴里“嘘嘘”有声。接着她摇头晃脑,手舞足蹈,动作之刚劲有力,简直可以用龙行虎步、大刀阔斧来形容。摆了几下造形之后,她一跳坐到了供桌上,左臂半屈于身前,右手作抚须状,发出雄厚男音,腔调像是越剧中的念白,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

我有些震惊,以前我围观过她“问花”,但都是站得远远的没仔细看,半信半疑以为她是在骗人家的钱。这一次我是近距离看清了,表演得如此有真实感,虎虎生风,连古代语言都说得这么溜,她简直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了!

“我是本村神主!”我奶奶改成了本地方言,还是浑厚雄壮的男音,“你们是我炉下弟子,本应该照顾,但是这一回事,是你孩儿不对,拿枪作恶,杀死人命,还要扒皮吃肉,是太过份了。”

我爸急忙说:“神主慈悲,法力无边,小儿不知事闯祸,还请你出大力化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的恩情永不敢忘记,以后给你重塑金身……”

我奶奶摇头叹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人家占了道理,我也不好多说,最多我只能保住你家中别人。我真的很忙,退了。”

我爸妈急忙磕头乞求,但我奶奶已经恢复正常,神主已经走了。

我既惊诧又恼怒,惊诧的是看起来真有神仙附体,恼怒的是作为一村保护神,居然说出这么混蛋加三级的话!妖怪能算是人吗?我打死妖怪是为民除害好不好?我应该得到表彰才对,他却站在妖怪一边说话,摆明了就是在偏袒妖怪!那妖怪就住在他庙前的树上,说不定给他送了很多红包……当然,这一次我只敢在心里骂,不敢说出来。

“神主”的意思,是我必死无疑,只保我家中别人没事。我奶奶和父母又惊又怕,唉声叹气,想了一会儿,我奶奶又开始请神,这一次请的是“仙奶”。

我曾听我爸说过,仙奶又叫做马仙、马氏真仙,在离我们这儿不远一个叫仙岩的山顶上修道成仙,是闽浙三大女神之一。据说她得道之时已经有了身孕,不能飞升,于是抽剑剥腹取出胎儿。血水流入井中,井内有一条鱼得到她的精血,化龙飞升,她骑着龙飞走了,所以小庙里面她的神像是骑着龙的。

以前我只当这是故事,没当一回事,现在听说要请她,急忙瞪大眼睛竖起耳朵,幻想着我奶奶骑龙是什么样子。

我奶奶请了一遍没动静,再请第二遍还是没有动静,奶奶又是念咒语又是烧纸钱,一遍遍地乞求,终于有了反应。这一次她的表情变得很温和,面带微笑,动作舒缓,有一种神圣高贵的味道,但只说了一句话就退了。

她说的是古语,我没听懂,望向我爸。我爸一脸疑惑:“她说的是‘要找同姓人来化解啊’。”

这时我奶奶恢复正常了,但显得很虚弱,摇摇晃晃,我和我爸急忙起来扶住了她,让她坐下。她的手非常冰,并且在不停地轻颤,我妈端来热水给她喝几口,才慢慢稳定下来。

从字面意思来理解,“要找同姓人来化解”,那就是要找一个姓张的人帮忙,可是村里哪个姓张的有能耐帮忙呢?我们村里姓张的并不多,想来想去,连我奶奶也想不出指的是谁。

我很懊恼,都怪我年少轻狂不懂事,害得家人担惊受怕。可是这能怪我吗?所有的老师都是教导我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要相信科学,不要迷信,否则我也不敢朝着神树上的东西开枪。还有那些神仙,一个摆明了贪赃枉法,包庇妖怪;一个没头没脑丢下一句话叫人猜,太不负责任,太不敬业了,就没个人出来申张正义吗?

《狐踪魅影》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63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狐踪魅影》小说txt章节目录免费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