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极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2:04:42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极品小保安(黄世仁)全文无广告免费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极品小保安》小说免费完整版由七七文学提供!男人是不是稀有动物? 答案当然是肯定滴! 但 前提条件必须是—— 坏坏的好男人! 比如小保安黄世仁……全文已出,喜欢就点击《极品小保安》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吧!

《极品小保安》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在道德层面上来讲,这可是个带有株连九族性质的重罪啊!管,在讲证据的法律面前,仅凭这小太妹的一面之词也不可能把性质这么恶劣的污名强加在黄世仁的头上,可是,这小太妹要污蔑他一个强-奸未遂也不是不可能。因为仅凭此时此景,要构陷这样的一个罪名,基础条件完全绰绰有余……

即成和未遂基本就是同等性质,二选一的选项,随便摊上那一项,黄世仁这辈子都是玩完!

彻底溃败的王世仁死死捂住小太妹的嘴,几乎是用哀求的口吻,附在小太妹的耳朵边怒声说道:“你别这样喊好吗?我答应你还不成吗?”

说这话的时候,黄世仁几乎把后槽牙都要咬碎了,而且一颗都不带剩的。

被捂住嘴的小太妹在黄世仁的臂弯里呜呜地使劲儿点了两下头。算是答应放黄世仁一马。

根本就不放心的黄世仁原本是没有足够的信心相信这出尔反尔的小太妹的,所以也不想就此罢手,把捂住小太妹的手松开。可是,那辆掉过头的警车已经风驰电掣般地朝着这边开了过来,而且鸣响了警笛。黄世仁要是不立马撒手的话,无须解释,牢房的大门就自动地朝着他开启了。

于是黄世仁极其被动地撒了手。余下的就只有极其被动地接受命运的裁决了。

而裁决他命运的就是这个被他救下的小太妹!

’车稳稳地停在了他们两人的面前。一阵车门的滑动声响,两名警察已经从车里跳了下来。

“是你在喊吗?”刚才被唤作队长的警察朝小太妹大声问道。

小太妹的脸又换上一副呆萌的表情。她用一副懵逼的眼神看着黄世仁,问:“我喊了吗?”

又紧张又气愤的黄世仁正自哆嗦着身子浑身犯凉呢,见小太妹这么问他,心里顿时就错愕了,更是一脸的懵逼,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察用阴森严峻的眼神盯着小太妹,却不盯黄世仁,仍旧问:“你确定不是你喊的?”

继续装出一副懵逼样的小太妹摊了下双手,说:“我——没……没喊呀/察蜀黍,你们会不会是听错了?”

“这么清楚的喊声,我们会听错?”

“可是我真的没喊吔,警察蜀黍。”

’察叔叔或者已经意识到是小太妹搞的恶作剧了。大半夜的调戏警察叔叔,这胆子也真够肥的。可是,面对拒不承认的小太妹,警察蜀黍也是显得有点莫有办法,于是只好朝小太妹问道:“说说,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小太妹居然说:“他是我男盆友啊!”

继续装懵逼,继续演呆萌!

“男朋友?刚才你不是说他救了你啥的吗?怎么这会儿又成了你的男朋友了?”

“呵呵……我的男盆友救他的女盆友,这不是很正常的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你说话注意点用词儿?什么叫大惊小怪的?我们这是在走正常的程序!”警察终于有点按捺不住心里的怒火了。

小太妹笑了一下,住嘴了。

“那你说说,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儿?”老谋深算的警察又问道。

小太妹似乎真的被问住了。但是,只见小太妹亮晶晶的眼珠子在凌晨两点半的夜色里这么一转,很淡定地朝黄世仁说道:“嘿,问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这奇葩女子,连撒谎都不带半点心虚的,面对咄咄逼人的警察蜀黍,完全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淡定态势。这样的心理素质,简直就是没谁谁的节奏了。

’察却立马打断小太妹的话说:“我没问他,问你呢!”

小太妹却根本没理会警察的话,而是继续朝黄世仁说道:“问你话呢!”

此时,小太妹看黄世仁的眼神是恶狠狠的。

心里憋屈得直想将面前的这位小太妹碎尸万段的黄世仁只好应道:“黄世仁!”

“我男盆友叫黄世仁。”

“我知道他叫黄世仁。刚才他已经跟我说过的。只是你没有记住!”警察却突然说。

黄世仁这才想起来,警察刚才盘查自己身份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的名字说给警察听了。这警察果然是好记性。

情知中计的小太妹仍旧没有显出半点慌乱,居然在嘴里小声嘟噜了一句:“知道还问,有病!”

’察却对小太妹嘴里嘟噜出的话并不计较,而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盯着小太妹,说:“连男朋友的名字都会不知道,你这谎也撒得太低级了。”

小太妹却狡辩道:“我刚认识的男盆友,还没来得及问他的名字?不可以吗?”

小太妹的无理狡辩还真的把老练的警察给问住了。不过警察倒没有继续就这个问题盘查下去,而是朝小太妹说:“把你的手机拿出来给我看看。”

这回小太妹倒是挺配合,将手机很随意地递到了警察的手上。

不过,令黄世仁有点理解不了的是,警察没有盘问涉嫌犯罪的他,反倒是先盘问起小太妹来了。这倒是挺不合逻辑的。

’察迅速翻看了一下小太妹的手机,说:“你的电话薄里怎么就储存了这一个电话号码?”

“没用的电话号码我都储存在脑子里的。谁说电话号码都要储存在电话里的?”小太妹用不屑的口吻说道。

小太妹的话把一旁黄世仁的神经网络都快烧焦了。

脑子里贮存没用的电话号码?这简直就是外星人的逻辑思维方式啊!

’察似乎对眼前的小太妹也是无计可施,因为小太妹看似无厘头的话,却又句句在理,警察在这些无厘头的话里居然找不到任何破绽。

这才是当着人面正儿八经说胡话的祖宗啊!而且是当着警察叔叔的面……

’察将手机递还给小太妹,却走到黄世仁的跟前,用手拍了拍黄世仁的肩膀,颇有些语重心长地朝黄世仁说:“兄弟,你好自为之吧。”说完转身上了警车。

’车开走的时候,黄世仁在回味着警察叔叔离开时说的这句话,他从这句话里品出了同情的味道。

难道自己真的是摊上事儿了?而且是摊上大事儿了?连警察都无能为力?

《极品小保安》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还傻愣着干啥?”

黄世仁定在原地足足有十秒钟,终于忍无可忍地朝小太妹说:“我路见不平有错吗?你为什么要这么胡搅蛮缠?有意思吗?”

小太妹却轻松地笑了,还朝黄世仁做了个调皮的鬼脸,说:“我没说你路见不平有什么错呀?我只是觉得你是在错误的时间救了错误的人,就这么简单。”

“你能不能说点正常人的话,讲点起码的道理?”

“我是在用正常人说的话跟你讲起码的道理呀!我觉得我是很讲道理的呀!没什么地方不妥的啊?我要跟你到你那儿住一晚上就有这么难吗?再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哪怕你就当我是一只被人遗弃,无家可归的宠物呀!”

小太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里明显有了情感上的起伏和顿挫。

黄世仁立马从小太妹最后的那句话里嗅出了某种信息,他内心里的某根弦一下子就被触动了。于是他什么话也不说了,迈腿就走,小太妹寸步不离地跟了上来。

黄世仁租住的地方是一个尚且来不及拆迁的城中村,全是原先的土著用彩钢瓦搭建起来的违章建筑。这些违章建筑毫无章法地搭建得低矮憋屈,冬天冷得透彻,热天烤得火热。更要命的是,这些出租屋都没有独立的浴室和卫生间。

这种脏乱差的居住环境不容乐观。

黄世仁带着小太妹进入城中村的时候,城中村里没有一盏路灯的小巷子四通八达曲里拐弯的,陌生人走进去,搞得就像是进入到了迷魂阵里一般。

而黄世仁租住的那间屋子里呈现出的状况就更是厉害了,连一张床也没有,水泥地上就丢了一张脏兮兮的席梦思床底,上面被子枕头床单揉作一团,根本就没有整理过的迹象。脏衣服和缺胳膊断腿的塑料制品家什胡搅蛮缠地扭打在一起,整间屋子乱成了一锅粥。

这是一个真正的居住着人类的狗窝!

而最醒目的,就是黄世仁在这间屋子正中的房梁上,挂了一个自制的沙袋。沙袋是用塑料编织袋装了大半口袋沙子做成的,很土鳖!

一脸呆萌的小太妹被黄世仁领进屋,面对一屋子的脏乱差,小太妹居然没有表现出半点嫌弃和厌恶的样子,反而是用一种风月无边的好奇眼神打量着整间屋子。

“你就住这儿啊?”小太妹朝黄世仁问道。

“你以为呢?”黄世仁没好气地说。

小太妹朝黄世仁拍手赞道:“帅哥,你好有个性哦!”

黄世仁知道小太妹是在讽刺他,但却懒得理会她,开始给她划定疆域,说:“一会儿你就睡那张沙发……”

“凭什么就我睡沙发?”小太妹没等黄世仁把话说完就抢白道。

“我这没有多余的空床……”

“没有多余的空床,你就不能睡沙发吗?我是客人呢!再说,你这儿根本就没有床的,好不好?”小太妹边说已经边朝地上的席梦思床垫走去

这小太妹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黄世仁无奈,只好走到那张缺了一条腿的布艺沙发前,颓废地坐下,木木地看着小太妹。

小太妹审视了一下席梦思床垫,扭头看了看坐在沙发上发呆的黄世仁,说:“你没有皮肤病之类的……”

黄世仁阴沉着脸,理也不理会小太妹。他已经被这小太妹折腾得精疲力竭了。

小太妹倒也知趣,不再理会黄世仁,开始整理席梦思床垫上的床单被褥。

黄世仁就坐在沙发上看小太妹忙活。

小太妹草草整理好了即将要下榻的床铺,幺蛾子又出来了,朝依旧在沙发上发呆的黄世仁说:“好了,我要泡个澡了。你这儿浴室在哪儿?”

黄世仁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说:“就我这儿,你看哪儿适合泡澡?”

“那你平常都在哪儿泡的澡嘛?”

“澡堂子。”黄世仁用仅有的耐心说道。

“那怎么办呀?我每天都是要泡一阵澡才可以睡的。”小太妹有点可怜兮兮地说。

而黄世仁已经无力再跟小太妹胡搅蛮缠下去,他是真的被折腾得又疲又乏了,说道:“入乡随俗,你就凑合一晚上吧。”说完身子一歪,眼睛一闭,倒在沙发上就睡了。

小太妹却走过来,推了黄世仁一把,说:“那我要方便怎么办呀?”

这倒还真是个不能回避的问题,于是黄世仁只好坐起来,拉开门,朝门外一指说:“前面有个公厕。”然后将一把小手电递在小太妹手里。

小太妹还真的拿了手电去外边上了一趟厕所,然后关灯睡觉。

不过,关灯没一会儿,隔壁房间却传来了一阵不协调的声音。

这声音是隔壁两口子贴身肉搏的声音。这出租屋不隔音,男人呼哧呼哧地狠命喘气,女人嗯嗯啊啊地近距离呼应,一对狗男女就像是故意要欺负少不更事的黄世仁似的,故意把动静弄得很大,完全不顾及在隔壁睡觉的黄世仁。

其实,隔壁传过来的这种声音黄世仁已经习以为常了。而且这种声音总是在夜间不定时地响起。

—始黄世仁还挺好奇的,每当这种声音响起来的时候,黄世仁都会屏住气息听上一阵子,后来听得多了,也就不听了,甚至还感到恶心,直至这种声音一旦响起来的时候,黄世仁就会用被子把耳朵死死捂起来,让自己的身心跟这种声音彻底的隔绝开来,免得受到无端的摧残。因为发出这种声音的女主角实在是太丑了。

如果是换作曾经诱惑过的庄静姐发出这种声音试试,黄世仁不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听它个循环播放才怪呢!

∩是今天,当隔壁突然响起这种声音的时候,黄世仁居然产生了强烈的生理反应,因为房间里此时就有一个绝色美眉睡在旁边的床垫上呢!

于是黄世仁的神经网络立刻就变得异常的敏感活络起来。

黄世仁屏住气息听着隔壁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母猪一样发出的哼哼声。在这样的过程中,他的脑子完全呈失控状地开始浮想翩连起来。

原本,黄世仁是希望把意念粘连在睡在床垫上的小太妹身上的,可是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或许是小太妹刚才呈现出的那种气场不适合让黄世仁产生这样的冥想。

于是黄世仁的意念绕着席梦思床垫上的小太妹漂浮了一阵子,却怎么也落不到实处,只好缭绕开去,继续在脑子里游荡悬浮。终于,黄世仁把这种美好的意念落在了庄静姐的身体上,于是,黄世仁就凭借着意念在庄静姐的身体上开始努力地运作了起来。

⊥在黄世仁要处在登峰造极的巅峰状态时刻,黑暗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咚咚咚的敲击墙壁的声音。

席梦思床垫上的小太妹居然朝隔壁使劲拍打了几下墙壁,并大喊道:“你们能不能小声点?还有没有公德心?影响到别人休息了,知道吗?”

隔壁果然就没有了动静,紧接着就传出一声噗嗤的窃笑声。是隔壁的那个丑女人发出的。简直是恬不知耻的节奏啊!

而正处在另一种状态的黄世仁,却有种遭遇雪崩的危机感。他的身子一下子就僵直地定在沙发里,一动不动了,连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脸上早已充血的毛细血管火烧火燎地发烫。

“你隔壁都住的是什么人啊?怎么素质这么差?”黑暗中小太妹说道。

黄世仁装作没听见,他甚至想佯装打呼噜,但又担心戏份演得有点过了,所以他选择了噤声蛰伏。

“别装了,我知道你根本就没睡着。”小太妹在黑暗中说。

“睡吧,明天我还要上班呢。”黄世仁只好在沙发上说。他有种怕跟小太妹说话的胆怯。

“陪我说说话呗,我现在一点睡意也没有了。”小太妹说。

黄世仁说:“我明天还要上班呢,睡吧。”说完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把脸朝向沙发里边。

而小太妹已经拉亮了灯,从床垫上坐起来,说:“不行,你得起来陪我说话。”

黄世仁却有种被人从暗处揪扯出来,被曝光在了光天化日之下的惊慌失措感,他顺手抓过沙发上的一件衣物,把脸盖上了。

但是,小太妹已经走过来,一把将他遮在脸上的衣物掀开了……

《极品小保安》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小人!不光是小人,你还是个变态!”

小太妹的这句话不光像是揭掉了黄世仁的底裤,而且更像是朝黄世仁的两肋同时插了把尖刀,因为小太妹骂他的话毫无遮拦,已经完全被隔壁的两口子听见了。以后,自己该怎么去面对隔壁这两口子。虽然这两个子跟自己算不上有什么瓜葛,可是毕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见了面得多尴尬?

所以黄世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怒火了,他一下子跳起来,直直地挺立在小太妹的面前,用手朝门口一指,朝小太妹恶狠狠地吼道:“你立马在我面前消失!滚蛋!立马滚蛋!”

黄世仁的个头足足比小太妹高出了一个头。小太妹也是一米七的修长身材,可是在一米八五的黄世仁跟前,却显得弱不禁风般的羸弱。

黄世仁几乎是用居高临下的威严态势逼视着小太妹的。

小太妹没想到黄世仁会突然间雷霆震怒,一下子就露了怯,一双灵动的眼睛里立马起了一层水雾,紧接着就泪眼朦胧了,颤着声儿说:“你凶什么嘛凶?我又没说错什么?你是没有专心睡觉嘛!我冤枉你了吗?”

而黄世仁的倔脾气这个时候已经被完全激发出来了,尽管小太妹已经露出了女人柔情似水的一面,但是,此时黄世仁的心里根本就不会滋生出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的情感,他依旧朝小太妹大声说:“滚!立马从我这儿消失!”

愤怒已经将黄世仁的理智烤糊了。

泪眼朦胧的小太妹盯着黄世仁,足足盯有五秒钟,她似乎是想给黄世仁一次反悔的机会。但是黄世仁根本就没有反悔的迹象,依旧用愤怒的眼神和小太妹对视着。

小太妹瘪了瘪嘴,小声说:“好!算你狠!我走就是了。”

说完小太妹还真的转身,从床垫的枕头上拿过自己的手提包,打开屋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黄世仁看着小太妹消失的背影,心里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是做错了什么。想要紧追出去叫住小太妹,可是终究没有迈过心里的一道坎,犹豫了一下,很草率地就将刚起的念头放弃了,但他却没有过去把门关上,人傻站在那儿,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跟自己犯拧似的。

这时,一个顶着一堆花白头发的大脑袋,从门框外边鬼鬼祟祟地伸了出来。一张似乎从来就没有洗干净过的脸上,堆积着龌蹉的烂笑。

是隔壁刚才弄出不协调动静的那个男人,他叫郑叔。

郑叔站在门外,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冲依旧发着愣的黄世仁说道:“小黄,大半夜的,怎么把你女朋友撵啦?”

黄世仁厌恶地盯了门外的郑叔一眼,原本是想将心里的怒气迁怒到郑叔身上的,可是,黄世仁还是忍住了。他不是那种情绪一旦泛滥就完全失去掌控的人。所以黄世仁没有理会郑叔问的话,有点无奈地重新坐在沙发上,从裤兜里掏出烟,撕开尚且没有开封的玻璃纸,抽一根出来点上。

烟是软中华,交接班的时候肖畅飞给他的那包。

门外的郑叔这时走进来,小龙虾似的弓着腰。

郑叔的年龄其实也不算大,也就四十五六岁的样子,但是,因为被生活强烈挤压的缘故,他的腰杆似乎永远就挺不起来了,一直就这么半弓着了,一副低三下四的样子。

“对不起小黄,刚才影响你两口子休息了。郑叔给你陪个礼道个歉。”郑叔很真诚地朝黄世仁说。

黄世仁仰起头,朝男人苦笑了一下,说:“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停顿了一下又说:“不过,郑叔,说真的,你以后做那事的时候,真的能不能小声点?”说着顺手递了一根烟给唤作郑叔的这个男人。

男人接过烟,似乎舍不得抽,卡耳朵上,说:“以后郑叔注意点就是了。”

黄世仁又笑了一下,说:“其实说老实话,我都忍了你们大半年了……”

“别说了小黄,再说郑叔都要把脸抹下来搁裤裆里头了。你还是赶紧去把你女朋友找回来吧。这段时间这周围不清净,有个变态一直在周围转悠,怕出事情。”

…郑叔这么一提醒,黄世仁这才想起确实有个超变态的家伙,这段时间在这周围游荡出没。就在这片城中村里,已经有两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惨遭这个变态的毒手了。两个小女孩都是被这个变态从后面打晕,然后抱到没人的僻静处,将她们的下身生生地撕裂开,手段凶残至极!

而这个变态至今没有落网,搞得人心惶惶的。

想到这儿,黄世仁立马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于是他再也坐不住了,起身急冲冲地出了门!

《极品小保安》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68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极品小保安(黄世仁)全文无广告免费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